子平科幻回忆

0

非常感谢河流的约稿。说来惭愧,相比起瓦力和河流,我对这个圈子没啥贡献,就聊聊自己的心路历程吧。

我对科幻的兴趣起于3年前,中间经历了很多心态的转变。

大二大三的我才踏进大学不久,还没有适应骤然自由的生活。在社会实践的过程中,我也产生了很多困惑,比如什么是智能,什么是意识,什么是未来等等。当时还有一个中二的野心,希望自己能像预言家那样,怀揣着沧桑且悲悯的眼神,看透未来的命运。此外就是功利的想法,我接受了比较严格的科学训练,稍微会写点东西,说不定能在这个交叉领域一展才华。

得益于万能的互联网,初生牛犊冲去闯世界了。

科幻群的水平参差不齐,大多数群的聊天内容离不开三体、漫威和科幻游戏,剩下就是无脑水。不可否认,这些群的确凝聚了一些对科幻题材感兴趣的人,但不是我要的科幻群。

后来我进了火舌和李雷的群,觉得这两个群都不错,可惜很难驻足。我又从钟天心那里了解了衬衬杯征文,才最终定居在这边。

进群之后,我就磨刀霍霍写科幻了。zmb人很好,给了我很多帮助。我精力旺盛,天天在群里吹水,聊一些抽象的话题。咱们群活跃度是很高的,当时有朋友说我一聊到复杂问题,眼睛就亮了。由于时间相对自由,我每个月至少能花一周在写作,作品反响也不错,侥幸得了一些名次。同期进圈子的我记得还有左洛复、卡卡,现在他们都混得比我好哈哈。

再聊聊我对科幻这一对象的态度转变。

刚开始我对科幻的概念是模糊的;也许是钢铁侠、星战,也许是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时空旅人;也许是三体、超时空接触。总之是一个抽象认识,大概是科学加幻想。

在接触嘻哈文化后,我惊奇地发现赛博朋克与嘻哈的共同内核,鼓励个性、反抗权威、和平与爱。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的兴趣转向那边,赛博平克、子平邮差(1)衬衬杯作品《子平:我是个邮差什么的也是群友们的一个回应。

现在对科幻的观点相对灵活,文无定法。这个想法的坏处就是,我对科幻创作失去了激情;好处是更能包容他人,也能欣赏大多数人文、艺术类作品了。

玩了一年嘻哈后,我陷入了更深的困惑。

在这个阶段大概是19年前后,当时群里画风很奇怪,我也慢慢淡出了。我的生活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转专业、读研、谈恋爱。后来还接了学生会的项目,科研的进度也蒸蒸日上,科幻的空间被慢慢挤压了。当时我出差到上海,zmb和瓦力接待了我,当时参加的还有卡卡、夏威夷和老白。大家人都很好,我也吃了人生第一顿本帮菜和佛跳墙。夏威夷和老白是豆瓣认识的。在豆瓣读书上,我和洛合写了一部文,烂尾了。

我问了他们最关切的问题,还要不要继续写科幻。当时我的精力捉襟见肘,虽然继续下去能提升,但必然职业化了。职业化意味着更多的精力,以及其他领域的弃权。zmb说,如果我写科幻只是开心,那就可以放放。我还记得瓦力跑到路边打车的情形,那模样特别像关心我的大师兄哈哈。

20年恰巧疫情,我接受了系统的哲学训练,很多认识在不断重塑,性格也在变化。

到这时候,我喜欢科幻的最初动力已经慢慢消散。比如困惑,我可以自己去各个学科找答案,总结进日记。比如未来,历史把握在人性手里,有无数人看得比我透,幻想只是黄粱一梦。比如个人价值在文学的表达,我现在认为科幻偏娱乐化,哲学或者科普创作可能更吸引我些。

和我一起涌入科幻的这群人,是在大刘爆火之后加入的。有的人成了上刊常客,有的人过街喊打,我心态是很复杂的。科幻这个圈子很年轻,每天都有新人加入,肯定会越来越好。现在能看到新人不断进来,也经常看到老人淡出。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奔跑,也没法说什么。

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以及好好做朋友,不要慢慢走散。

挺奢侈的。

脚注

1 衬衬杯作品《子平:我是个邮差

关于作者

子平

保持好奇心。

留下评论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