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科幻的回忆:银河帝国第一步是如何迈出的

我与科幻的回忆:银河帝国第一步是如何迈出的

作者:黄李悦(深圳大学)

我是一个左撇子,并且一直引以为傲。这好像与科幻没什么关联?不然,不然。江苏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本的《银河帝国》系列,赫然印着“本·拉登是根据《银河帝国:基地》的战争策略,建立了同名恐怖组织——基地”。出版商选用了这个人物形象,宣传策略必是奔着猎奇去的,从这个饱受诟病的封面设计也可见一斑。但是在我这里,本·拉登还有另一重身份:他也是个左撇子。

我与科幻的回忆:银河帝国第一步是如何迈出的

在那个不断追索个人身份认同的年纪,在那个大部分左撇子都会在更年幼时被“矫正”的年代,左撇子是我给自己贴上的最大的标签,本·拉登则是我在《左撇子的神奇世界》中记住的众多左撇子名人之一。“咱左撇子家的名人这么喜欢这个基地?还给自己的组织取同名?那我可得来看看,不能掉了队。”明星效应以一种偏门的方式在我身上起了作用。阿西莫夫就这样,用他那随处释放的魅力,捕获了一名青春期少女的中二之魂。

中学,身边左撇子不多,能遇到一两个。看科幻的也不多,直到高三我才靠着在洗衣桶上写满的“R Daneel Olivaw”和幻迷学妹相认。更多时候,我一个人闷头看科幻。在我眼里,每个图书馆都有一个区域放满了科幻。对外那个区域一般叫英美文学。我循着书脊,精准捕捉到那些寥寥几个字就写满无边无际的太空、奇形怪状的生命、尖锐的人性命题的科幻作品。在罗湖区图书馆,我从英美科幻,看到中国科幻,看遍了中国科幻短篇集,也发现署名刘慈欣的短篇集子也太多了,但只要是第二次翻开,就不停地有重复的篇目。这家伙也太受出版商喜欢了吧!

看科幻的最好年纪是中学时期。中考完,读客出的十五本系列《银河帝国》被我直接端盒。在没有手机,睁眼闭眼都是学习的时候,什么都比学习好玩,更何况那个比“考上大学”还要庞大的还要迷人的太空世界。对广东省外的疆域都没什么感知的我,倒是对川陀、端点、安纳克里昂、卫荷(真妙的译名!)充满好奇,当然,还必须有索拉利、盖娅。能去那儿旅游一趟棒极了!我的灵魂向我的肉体炫耀。

2018年,我考入深圳大学。这所学校没有科幻协会,但在那年承办了科幻大会。我追齐了叶李华教授出场的活动,还在签售现场捡漏了一个基地七部曲的书壳请叶老签名。在那时我真觉得在追一个非常小众的星,签售摊位前有人,但不多,我、几位幻迷朋友和叶老师闲聊,不必顾虑太多。这大概就是冷圈但有饭吃的快乐罢。

此次科幻大会之行,也让我认识到了好几位幻迷朋友,有的现在是朋友圈好友,还有的在未来常有联系。尤其是王真祯大哥,不仅带着当时还有点社恐的我进南科大听叶李华教授的讲座,以及其他各种科幻活动,还在我创办社团之后给予了许多建议,深感荣幸!

但在当时,见科幻大会在校内的反响并不格外热烈,我隐隐萌芽的创办社团的想法没有得到足够的精神支持去执行。此外,受《银河帝国》中神一般的机器人丹尼尔的影响,我凭着对机器人的一腔热血和虽苍白但真诚的简历,加入了深大RobotPilots机器人俱乐部,展开了为期两年半的运营技能训练,治好了社交恐惧症,成为社交恐怖份子。在此期间,我感觉到自己与科幻渐行渐远,不再有阅读科幻小说的习惯,但我一直和机器人走得很近,我或许能从这些方方正正的,装着枪管的钢铁小车身上,看到那个穿着粉红色紧身皮裤的契特·夫铭(又是一个精妙的译名!)。不然,究竟是什么让我,在对传媒一无所知且频频受挫的情况下,坚持留任社团宣传经理呢?

难道真的是为了看着实验室的同学们千辛万苦把夫铭的前世生出来,一年又一年迭代?——未来生育的压力会从女性身上卸下,转移到程序员身上吗?菲龙,如果你看到了这里,请与我联系。地址:川陀中央图书馆地下室第YYY排第*架。

总之,机器人社团为我培养了足够的社交能力,开始转向科幻研究的江老师则为我指明了新的发展方向:研究生,原来是可以研究科幻小说的。这就意味着我在顺从专业潮流去做小学语文老师的道路之外,有了新的小径。吭哧吭哧考研,考上了本校。大四下学期,在大部分人与学校分别时,我用一根扎带把我跟深大绑得更紧了。在江老师的鼓励下,我着手创办深圳大学科幻协会。凭借四年的人脉,创社需要的20个人很快凑齐,一次集体会议后,社团远景也已基本拟定。学校方面的审批流程非常顺利。2022年秋季,我成为了研究生,也正式成为深圳大学银河村科幻协会的社长。

银河村的命名我非常满意。我们参考了许多幻协的拟名也没有思路,最后我决定一言堂,这个社团成立的起因是《银河帝国》,那么它就应该狠狠蹭《银河帝国》。但是叫“银河”的东西太多了,常见的词语搭配都显得很土,那么我们不如效仿二手玫瑰,返璞归真,将“银河”与“村”结合,制造脚踏实地的惊奇感。我也在这里大放厥词,银河村或许会是银河帝国的前身。

银河村的成立与探索发展路径的过程,我要感谢非常多人,就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了。未来会写一篇感谢信,贺谢各位银河帝国先锋者。近期,银河村也会开启不少活动,欢迎关注。我们想法很多,奈何执行人员不足,只能一项一项推进。没关系,树是一棵一棵种的,路是一步一步漂的,星球是一颗一颗捏的。

二十年前,左撇子大多会被强行矫正,被要求用右手写字。二十年后,有一个左手写字的老师在一年级的教室里,在黑板上临写生字,转头发现小半个班都觉得好玩,变成了左撇子。

二十年前,科幻在国内还是小众爱好,科幻爱好者把刘慈欣的短篇换着花样编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能有更多机会能吸引到新的爱好者看到这些放飞灵魂的科幻。二十年后,《流浪地球》《三体》进入公众讨论视野,有一群人严肃地对科幻文学进行研究,科幻的通俗程度越来越高。

科幻文化,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最后,谢谢阿西莫夫,谢谢叶李华,谢谢读客。

原创文章,作者:我与科幻专栏小编,如若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0)
上一篇 2023年9月9日 上午10:50
下一篇 2023年9月11日 上午10: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