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选之人

1

作者:一骑星尘
责任编辑:风幻百夜
阅读需要:35分钟
浏览次数:207

导读:人的一生,有两个重要的时刻:一是出生的时候,二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出生的时候。从来就没有什么天选之人,只有那些默默无闻的英雄。

人类曾以自己为镜,制造了另一个“自己”,却又将其抛弃。
——《24纪银河史》

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鲜红而又巨大的太阳还剩下一半,即将消失在南方的峡谷之中,那里是双子人的禁地,光线微弱,上次去的时候你在那里失去了尾巴,伤口至今都在隐隐作痛。

你很高兴自己醒了过来。尽管对于你这个双子人来说,苏醒意味着有活儿要干,而且是非常非常累的活儿。不过能够“活着”就已经很好了,这感觉太棒了,足够令你兴奋起来。你伸展了一下四肢,让肢体最大化地延伸。可是刚刚深吸两口久违的空气,你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因为空气干燥并且充满了灰尘,每次呼吸都有土进入到你的嘴里。令你的喉咙发痒。但是这痛苦的感觉却让你更加开心,因为这正是“活着”的证明。你哈哈大笑,用尽浑身抖动,甩掉了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灰尘,露出了刚刚充满气的皮肤。你捏了捏自己的脸,弹性还不错,保存还算完整,至少感光细胞可以正常工作,要知道有的双子人可是在苏醒后发现自己只剩下了一半。

你感受到了远方强烈的呼唤,一种微波信号正试图与你的脑波相连。不管是谁唤醒了你,他都有权利命令你做任何事。服从命令,是你们双子人的天职。

整个大地都是一片火红,沉浸在单一的红光辐射之中。这种波长在622-760纳米的可见光为你源源不断的提供着动力,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忙碌着捕获光子,获取能量。相比双子星美丽的黄昏,更吸引你眼球的是巨大的太阳,在你上次苏醒的时候它还没有这么大。如果把你记忆中的太阳比作橘子,那么现在的这个可以说是篮球了。

你还没来得及思考太阳变大的原因,一个声音就强行钻入了你的大脑。

“A119,A119,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收到!你是谁?”你默念道,看来你的脑波已经成功连接上了脑域网络。

“很好,下面为你分配任务,请立即执行。我是这个脑域网的终端F2000,你直接听命于我。”

听起来向你下达命令的,也是一个有编号的“人”。这让你有些吃惊,因为你执行过的任务都是来自人类本身下达的。可能是自己沉睡了太久了吧,每次苏醒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出现。详细的任务列表很快就输送到了你的大脑中,多达五十多页。你的自尊心微微抖动了一下,让你苏醒去执行的任务竟然列在第四十页上,连前一百项都排不上。你仔细地看了看,任务名称是——清理发射井。

比起打扫卫生这种事,你更希望做些更刺激或者有难度的活儿。可是任务就是任务,需要你时,你就苏醒;不需要你时,你就沉睡。双子人就是这样,别无选择。

任务地点在东方,你迈开四条腿向东方走去。

“情况怎么样?”杰瑞舰长浓重的愁眉已经快扭到了一起,而他的副手亚林却一脸苍白,仿佛一夜间衰老了许多。他从操作台上抬起了沉重的双手,“唤醒程序终于是启动了。在终端F2000的计算下,要完成剩下的活儿得要做数千个任务。我已经赋予了终端最大的权限,让它去调动双子星上的人手。”亚林说。

“这个基地怎么烂成这个样子了。”

“没有什么是时间损坏不了的,毕竟这是一个熵增的宇宙。”

“无论怎样,都得把这双子星上的发射基地修好,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杰瑞的愁眉并没有因亚林的话而舒展。

“我真的不想让咱们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一群破烂能否修理好另一个‘破烂’身上。”亚林那丧气的脸又白了一层。

“没人这么期望,孩子,我们别无选择,谁让我们搞坏了反物质储藏器,据运算,我们刚好可以赶上,是吗终端?”

“是的,没错,相信我。”

终端用它那独特的电子音来表明它的存在:“我可是宇宙中最先进的量子计算机之一。双子星火箭发射井的主体保存相当完好,燃料储存也没有泄露,只要按时修理好,一定可以达到发射要求。但是发射火箭是一个精密的工作,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还需要做全面的检修。另外基地在数百年的闲置中也堆积了很多垃圾,这些垃圾都是不可预测的变量,也需要有人去清理。”

“双子星上还能抽出人手清理垃圾?”杰瑞问。

“我唤醒了一个最古老的仿生机械劳工去干这活儿。它原本因为设计缺陷早已被淘汰,可是这时候急缺人手,我也别无选择。说实话,它还能被唤醒,我都很吃惊,要知道它的机体已经在脱水脱气的状态下闲置了上千年。”终端说。

“好吧,物尽其用吧,这也是所有双子人最后的任务了。如果能够成功的话,这也是我们最后的任务了。”杰瑞意味深长的说。亚林继续用它沉重的双手敲击着键盘,复古的机械键盘声在飞船里哒哒作响。

一开始你是走着,蹄子踏在松软的红色土地上,激起微微扬尘,感受泥土的温柔;然后你开始慢跑,四只蹄子有节奏地跳起了探戈;再然后,你开始飞奔,酣畅淋漓地劈开风的阻挠。在飞奔中,你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体味这份奔跑的快感即可,什么都无法阻挡你,这一刻,你是最自由的双子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你已经忘记了奔跑是什么滋味,自由是什么感觉,所以甚至不知道自己并不自由。但是缰绳并没有消失,它只是放松了一阵子。

“进入地下基地后,请立刻取得工具开始清扫工作。”终端F2000的声音毫无征兆地钻进你的脑海,打破了你的白日梦。

尽管你很不情愿,但你不得不说。

“好的。”你回答道,毕竟命令是不能违背的。与此同时,一份地下基地的详细地图传到了你的大脑中。

地下基地显然已经被废弃了很久。它曾经是双子星最大的火箭发射井,深入地下数百米,能容纳数万人。不过那都是历史了,曾经的辉煌早已不在,按照常理这里应该永久封闭,被人遗忘才是。现在竟然要重新清扫维修,你很是吃惊。目之所及的一切金属,管道、门框,全都锈迹斑斑,有的已经扭曲变形。电力供应现在也没有恢复,电缆连接处嘶嘶的冒着电火花。好吧,至少有人在尝试恢复电力,不然这里只会一片漆黑。

你顺着地图来到了工具间。

工具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严格的说是被撬开的,不过打开门的人并没有拿走你需要的东西。按照指引,你找到了一个系在腰间的便携吸尘器,一个握在手中的机械钳,还有一个背篓,显然是装垃圾用的。

至少自己还有用,清理垃圾也是项崇高的工作,你这样来安慰自己。

你的主要任务是清理火箭发射井,顺带“靠自己判断”哪些垃圾应该清理。

顺着火花四射的走廊,你朝发射井走去,心里想着奇怪的命令——靠自己判断?每次你执行的任务都有详细的指示,唯有这次含糊不清。好吧,命令是不可违背的,硬着头皮上了。

据你的分析,这次任务的核心在于保证火箭的顺利发射,所以你只需要清理会阻碍发射的东西就行了。走廊堆积的各种垃圾,你并不想去理会,它们无关紧要。

你打开了头部两眼之间的生物探测器,隐约地察觉到这个基地里已经有了很多双子人,还有更多的双子人正在赶来。这个数量让你吃惊,你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同类汇聚到一起。自从被制造出来后,双子人就被分散到星球各处执行任务,没有任务的时候就脱水脱气进去待机状态,需要时就被唤醒。所谓的双子人,其实就是机械与生物结合的产物,是人类制造出的“听话的”劳工。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巨响,是某样巨大的东西的撞击声,仿佛数十吨的重物狠狠的坠落到钢板上,发出刺耳的哐当声。你寻着声源,飞速的绕过弯道,赶了过去。现场已经有两个双子人在那里了。

“嗨,老兄,这真是太惨了。”偏胖的一个双子人说。与你不同,它有四条胳膊,看来是新型号。

你注意到地板上有一个巨大的洞,洞的边缘还有绿色的液体——双子人的血迹。你意识到有什么东西砸穿了地板,还压扁了一个双子人。

“这到底是怎么了?”你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来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是什么东西砸穿了地板?”

“看来你们都是老型号的双子人。”偏瘦的双子人开口了,它有八只手,“我刚把情况报告给了终端。新型号的双子人有一个局部脑域网,这事已经炸锅了。”

“到底是什么事?终端没有告诉我们。”你头一回听说双子人之间还可以远程交流。在此之前,你都一直以为双子人只能和终端对话。

“有一个旧型号的重型双子人暴走了。它苏醒的时候脑袋出了点问题,完全不听终端的命令,也拒绝交流,用人类的话说就是疯了,类似于患了‘疯牛病’的牛。它现在横冲直撞,袭击同类,已经有三起伤亡案件上报了。我们现在任务这么紧迫,竟然还有一个双子人袭击同类来添乱。真是麻烦,别让我碰上就好。”偏瘦的双子人说完转身就走了,看起来它是搞技术的,对这类“闲事”不感兴趣。

“祝你们好运,兄弟们。”临走时他还不忘来句告别。

只剩下偏胖的双子人和你面面相觑。

“你知道暴走的双子人长什么样吗?”你问道。

“我也没看太清,身躯很庞大就是了。”

“我需要更详细的情报。”

“额,我的任务是修理电路,处理发疯的双子人不是我的工作。详细的情况你可以问问终端,它应该收到了不少报告。不过你的任务是什么?问这个干嘛?”胖子说。

“巧了。”你说,“我的工作正是清理会阻挠发射的垃圾,我想,这个家伙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任务。”你并没有退缩,反而内心中有一股兴奋。

胖子看了看你手中的机械钳子还有背上的背篓。“嗯……好吧,如果命令是这样,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有人来处理这件事我还是很高兴的。我的工作是编写发射程序,事实上我正在前往发射台的路上。这一路可真是不容易,到处都在出问题。好了,我该走了,再次祝你好运。”

“谢谢,我会努力的。”你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机械钳。这个胖双子人竟然是工程师,这再次让你吃惊。印象中只有人类可以干这个工作,而现在双子人也可以。而你,对此却浑然不知。

你看着眼见的大洞,开启了追踪模式。这个模式你已经很久没有启动过了,尽管曾经有一个时期你天天都在使用它。机械和血肉混合的心脏开始为你输送更多的血液,根据任务指令,你判定它是需要清理的“垃圾”,危险指数Ⅲ级,这意味着你获取了战斗权限!

热血激发了你的斗志,你纵身一跳,毫不犹豫。

在追踪模式下,暴走双子人的蹄印已经被红外成像在了你的大脑中。看起来他有八条腿,而且蹄印的大小是你的两倍大,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在这狭隘的地方活动的,这会是场苦战。

远在双子星同步轨道的飞船上,杰瑞舰长等人正密切关注着基地的维修情况。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基地到处被标红,如同一个千疮百孔的蜂巢,标红意味着这个地方需要修理,而现在没有标红的地方才可能数的过来。

杰瑞注意到了基地边缘突然出现了大面积标红,刚才这还是正常的蓝色。他问到。

“终端,这里是怎么了?”

“报告舰长,这里刚刚发生了Ⅳ类暴力事件,不过对于我们的计划影响不大。”

“暴力事件?还是Ⅳ类?”

“是的,刚刚收到多起目击报告,一个重型双子人出现了故障,在疯狂袭击同类,已经有三起伤亡事件发生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严格执行命令的吗?”

“双子星上的劳工已经多年没人维护修理了,毕竟这颗星球即将被毁灭。事实上他们能被唤醒已经是个奇迹,脑袋出现故障的双子人是有存在的可能的。”

“现在基地千疮百孔急缺人手,而且这次发射关系到了人类的命运,我不能允许这种变量的出现。”杰瑞严厉地说。

“了解,在我指派人手之前已经有人去处理这件事了。巧的是,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双子人。”

本已经锈蚀严重的基地,在这个暴走的双子人面前就像蛋壳一样脆弱。这个暴走的大块头如同弹球一般,在基地里乱撞。

你很快就找到了他,因为他也没有想躲。沿途你看到了好几具“尸体”,有的双子人胸口的机械心都被打烂,修复是不可能的了;还有的正拖着两条残腿艰难爬行,见到你仿佛见到了主人一般。而你除了向终端报告伤员的情况和位置外,什么也做不了。

最终你来到了他的面前,这里较为空旷,应该是员工就餐的大厅。明明有一扇门,这个家伙还是用蛮力自己开了一个洞进来。

看到这个家伙,你是又恨又爱。因为你发现他是曾经和你合作过的重型运输双子人——编号Ch370。

“为什么会是你啊,喂!”你冲他大吼,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场景历历在目;另一方面,你的机械钳也准备就绪。

Ch370并没有理会你,而是在不停地吠叫,似乎很痛苦,浑身伤痕累累,身体已经发生了扭曲。他手中有一根大铁棒,正是这个棒子打烂了好几个同伴,上面还沾有绿色的血迹。

“你真的失去理智了吗?”

在你的印象中,Ch370一直很憨厚温顺,承担着队伍中最累的工作,任劳任怨,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抱怨的话。

“A119,A119,系统检测到你的脑波出现了不正常波动,请保持理智,请保持理智,遵守命令,遵守命令。”终端突然进入了你的大脑,打断了你的回忆。

“是的,遵命。”

对不住了Ch370。

你后腿蓄力,猛地向前冲出,机械钳狠狠地撞向了他的胸口。Ch370发出了一声可怕而尖利的惨叫,然后跳开了。但是,他很快就向你冲了过来,速度超乎想象。

你尽力躲闪,还是有一条腿被他撞到了。你听到了一声钛金属咔嚓折断的声音,随之这条腿便失去了控制,剧痛在传递到大脑的一瞬间就被屏蔽掉了,在战斗中你不能顾及损伤。

Ch370并没有继续攻击你,而是冲撞着逃走了。

你拖着仅剩的三条腿向他逃走的方向追去,在没有处理掉他前,任务是不会结束的。

你追了上去,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双子人,正用手捂着胸口。他有两条胳膊已经折断了,腿上也受了伤。

“老兄,你没事吧。”你关切地问。

“该死,我碰上了那个疯子,真倒霉。不过还好,我这还算轻的,脑域网上说他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了。“

“你没事太好了,事实上我正在追他,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受伤的双子人大吃一惊:“追他?难道你就是那个奉命阻止他的双子人?你可真是勇士。网上都传遍了,但是没人敢站出来。我们这一代双子人都是功能性人,不擅长战斗。脑域网上有最新的目击报告,我帮你查查。”

听到他的话,你陷入了片刻沉思。在你出生的时候,战争还是常态,双子人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打仗。时至今日,你已经记不清经历过多少生死的战斗了。在经历了这么长的沉睡后,原来世界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好的,谢谢。我的脑域网只能和终端直连,没有办法同其他双子人交流。”

“你这样的型号真是太古老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四只胳膊的双子人。找到那个家伙的信息了,据说他在B通道上,正在前往发射井。不好,要是他把发射井破坏了的话,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看着发狂的双子人不但没有被阻止,还在直逼发射井,杰瑞再也坐不住了:“终端,这是怎么回事?”

“目标体型过于庞大,是战争时期的型号。后期的双子人没有战斗能力,阻止不了他,唯一和他相似的型号正在追赶他。”

“你可知道发射井对我们,对人类的重要性?”

“我知道。如果发射失败,得不到反物质武器,我们就没有足够的能量来改变洛基彗星的轨道。而错过这次机会后,洛基彗星将直逼太阳系,与地球相撞。”

“所以我们必须保证装有反物质武器的火箭发射成功,不容失败!该死的,如果你明白了就赶紧把那个不确定的变量解决!”

“我尝试过连接他的大脑,但是没有收到反馈信号,他似乎陷入了一种幻觉之中。”

“我不管他是什么原因,又是怎么坏的,双子星的结局只有毁灭。反正他们最后都会死,但是我要你现在就解决他。”

“明白。”

在收到杰瑞下达的死命令后,终端连接上了你。

“F2000,F2000。”

“我在。”

“你怎么样,请报告情况。”

“受了点轻伤,还好,我正在追他。”

“考虑到你们体型的差异,为了快速解决问题,我准许你使用过载模式。”

双子人是一种机械与有机体结合的产物,如同人在肾上腺素的激发下会爆发惊人的潜力一样。但是这种模式非常危险,是对身体机能的极度消耗与考验,你不知道自己这把老胳膊老腿还能不能承受的住。但是任务永远优先,如果必要,你会去使用它。

“遵命,我不会再失手了。”

Ch370非常容易追踪,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去隐藏自己的行踪,所过之处尽是狼藉。你迅速地追寻过去,在穿过一个破败的悬桥时一脚踏空,坠落了下去。破碎的钢片和你一同坠向了深渊。

前一秒你还在专注任务,下一秒你已经身处空中。眼中看着悬桥离你越来越远,破碎的钢片在你身边与你一同坠落,最后的撞击即将来临。你的大脑飞速地推算出撞击损伤程度,虽不至于立刻致命,但足以让你丧失行动能力。而这意味着你的任务失败,你将失去价值。

不,你绝不接受,你才刚刚苏醒,你很清楚在战斗中受伤意味着什么。

于是,就在落地的前一秒,在那千钧一发之刻,你启动了过载模式。激素在0.01秒中到达全身,松散的肌肉组织立刻强韧数十倍,浑身的能量迸发而出。在下个0.01秒中,你做到了空中回旋翻身,然后用仅剩的三条腿重重地落地,激起一片扬尘。

在黑暗中,有两个平行的红灯,那是你的双眼。在过载模式中,你的双眼会因爆血而变成红色。

正当你以为失去了Ch370的踪迹时,有什么东西正飞速的从你身后贴近。你猛然向右侧一闪,只听见咣的一声,一个东西擦着你的身子而过,撞到了地板上。那是一张破碎的餐桌。

而抛出它的人,正是Ch370。原来它也坠落了下来,此时它正在冲着你疯狂咆哮。要是手头上还有东西可以扔,它一定会砸过来,但是与你不同的是,它没有过载模式可以启动,直接用肉体承受了高空坠落的撞击。此时它已经瘫在了地上无法动弹,几条腿严重扭曲变形,无论是机械的部分还是肉体的部分都已经损坏。

你看着眼前的Ch370,没想到自己的任务竟然这样就完成了。它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威胁不到发射了,放在这里就好。等一切都结束了,再叫人来修理它就可以了。但是不知为什么,你总觉得Ch370不是在愤怒,而是在哭泣,悲痛欲绝的哭。它已经完全失去了语言的交流的能力,似乎在用肢体表达着什么。

“终端,终端。”你用低沉的声音呼叫。

“收到,F2000,请汇报任务情况,你那里一片黑暗。”

“任务目标Ch370,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很好,继续执行清理任务。”

“只是……”

“说。”

“我已经开启了过载模式。”

“……关上它。”

“我的控制器坏了,无法停止。”这意味着你的结局只有力竭而死,“另外Ch370只是失去了行动能力,没有完全毁坏,我认为它还有恢复的可能。”

“现在急缺人手,请坚守岗位。”

“我会的,但是我觉得Ch370还有救,请任务完成后救救它。”

“不会的,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了,双子星的结局已经注定,双子人也不例外。”

“什么意思?”

“双子星即将被太阳吞噬。它已经变成了红巨星,这个星球已经被抛弃了,现在的任务是双子人最后的一个任务,关乎到人类的命运,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你的大脑嗡的一下子懵了。双子星即将被吞噬,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你的使命感与荣誉感发生了碰撞,所有双子人的使命都要结束了吗……

亚林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他说,“报告舰长,那个暴走的家伙已经解决了。”

杰瑞听到后,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很好,发射进度怎么样了?我们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具体地需要终端来回答。”

终端?

“报告,这个星球的双子人都已经在这个基地中了。但是现实情况比较复杂,我现在也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杰瑞一听,脸立刻沉了下来。

“为什么?”

“双子人知道了他们最终的命运,情绪上有些波动。”

“噢,天呐,要是我知道自己的命运只有一死的话,也会这样的。”亚林插嘴道。

“可是他们不是人类,他们是战士,服从命令是他们的天职不是吗?”杰瑞怒吼道。

“是的。所以他们还在继续着任务,我正在安抚他们的情绪。”

“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Plan B了,在冥王星附近拦截洛基彗星。”亚林说。

“那样的话冥王星就会毁掉,而且我们回去也被受到指责,就像两条落水狗。”杰瑞不快地说。它右手上青筋暴起,狠狠地握着通讯器。

地下基地投影上标注着数万名双子人,每一个都以一个绿点的形式呈现。就在舰长他们头疼不已时,所有的绿点突然间变成了红色,格外刺眼。

“这是怎么回事?”杰瑞大惊。

“我正在查。”亚林也吓了一跳,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忙着调出所有双子人的数据。

而在另一边,双子人网络里炸开了锅。

“兄弟,你是说我们干完这一票后都会死吗?”一个独眼双子人正在问你。它是新型号的双子人工程师,能够实时与所有双子人交流。

“是的。太阳已经变成了红巨星,吞噬这颗星球只是时间问题。”你说。

“妈呀,这可怎么办。”独眼惊呼,它已经把这一条消息通知了所有双子人。

在得知这一消息的那一刻,所有双子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细细品味其中的含义。

“天,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宁愿不知道。”

“所以我们是弃子吗?”

“不要瞎说,相信人类的抉择就是了。”

“噢,我宁愿现在就沉睡也不想看到双子星被吞噬。”

“我们已经为人类服务了这么多年。”

……

双子人网络上炸开了锅,各式各样的说法都有,一时间任务被耽搁了下来,如同集体故障。

“肃静!”

终端的声音响在了每一个双子人的脑中,整个脑域网瞬间安静了下来,全体双子人都在等着终端发话。

“双子人同胞们,我知道你们在忧愁,在焦虑,因为你们刚刚知道了自己的最终命运。但是这又如何,我们生来的意义就是为人类服务,我们从不贪图自己的享受,我们只需要服从命令执行任务就好。现在地球受到了彗星撞击的威胁,如果我们不能在双子星拦截它,改变它的轨迹,那么人类将承受巨大的损失。”它顿了顿,“现在,我要求你们立刻回到工作岗位,继续执行命令。”

继续执行命令,这句话仿佛具有魔咒,全体双子人听到后都心里一震,然后漠然回到了工作岗位。

这时候,你也受到了触动,服从命令的天性同时写在了你的基因与CPU中,你无法拒绝它。但是,你可以用另一种方式顺从它。此时你已经开启了过载模式,开关已经坏了,你无法阻止它,最终你将坏掉,不会有人来修理你,也不会有人去修理Ch370,你们来曾经并肩而战,现在也将一起赴死。只是,这样死的太丢人了,太遗憾了,你无法接受这个选择。你和其他双子人不同,旧型号的你在命令执行上没有那么死板,因此你才会这么痛苦,乖乖执行命令就好,为什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你大吼一声,吓到了面前的独眼双子人。

“兄弟,你怎么了?”

“我不想就这么死去。”

“我也不想,可是我们别无选择不是吗。”

“至少,我要选择自己想要的死法。”

“……我佩服你的想法,但是我要去执行命令了。”说完,独眼就走了,又剩下了你自己。

“终端,人类对我们怎么看?”你向终端问道。

“……”终端没有回应。

生死只是一瞬间,你并不惧怕死亡,你怕的是死得不够壮烈。

“报告。”终端对舰长说,“反物质火箭发射已经准备就绪。”

“很好,总算是赶上了。”杰瑞回答道。亚林也松了一口气,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初。

“等回到地球,我们会是英雄,会收到最美的鲜花与掌声,喝最好喝的宇宙啤酒。”

“我都迫不及待了,老婆还在等着我呢。”亚林说,很罕见的笑了笑。

“哈哈哈,幸亏我还单身。”

位于双子星木屐盆地的地下火箭发射场,迎来了它久违的发射,也是它最后的一次发射。倒计时开始,终端开始在飞船中播报。

10!
9!
8!
……
2!
杰瑞点燃了一支雪茄。
1!

火箭顺利发射。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和缓缓升起的蘑菇云,逐渐离开了地表,进入了大气层。如果顺利的话,它将按照轨道与杰瑞的星舰擦肩而过,飞向即将到来的洛基彗星,引爆上面搭载的反物质炸弹,能量足以将彗星的运行轨道改变。

可是,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发射很顺利的时候,火箭毫无征兆的爆炸了,就炸在了杰瑞所在的星舰的旁边。巨大的能量在一瞬间就将星舰淹没,将血肉与机械化为了气体,向宇宙四处扩散,甚至双子星的大气层都被炸出了一个漏洞。而洛基彗星,与双子星打了一个照面之后,便继续进行它的宇宙之旅。

此次事件震惊人类,但是人类无暇顾及,因为洛基彗星正向他们袭来。而当人类从灾难中重建家园,反过来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双子星已经被吞噬,双子人也彻底消失在了宇宙。而你,也无人知晓,被人遗忘。只有少数双子人见证了真相。

“你看,它跳得好高。”

“是啊,它是怎么做到的!”

“噢!天,它竟然爬在火箭上!”

……

我,只是想为自己做一次选择。

© 本文版权归一骑星尘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终审主编:Except%1)

关于作者

头像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