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双极(七)

战士:双极(七)
战士:双极(七)

接下来的战术,就是先将火星所处背阳面180度辐射的小行星带上的火星执行官部署的军事武装全部拔除,随后的部队配合内轨道直接进攻火星的部队将整颗火星包围,实施歼灭战。

火星方面救援小行星带,那么后防势必亏空,地球直达军直接乘虚而入;如果不救援的话,小行星带的基地就会陷落,火星呈现腹背受敌的状态,就算大部队直接进攻地球与我们换家,那也是我们优势,因为地球具有完善的对外太空轨道防御工事,火星则没有,因此一定是我们更快地攻垮他们的基地并回援地球,到时候照样是一个死局。

这是一个明显的阳谋,主要的目的就是避免对方取巧,唯一的办法就是散开与我们相同的兵线硬碰硬打呆仗。

我还是跟索别斯基分开了,我现在的任务是携带资源去联合卡赛银进攻阋神星(1)是现已知太阳系中第二大的矮行星,在所有直接围绕太阳运行的天体中质量排名第九。阋神星和阋卫一是太阳系中最遥远的已知自然天体。基地。

系统显示已经遭遇第一颗小行星,我已驶入小行星带,接下来会遭遇更多小行星。

“这里是卡赛银,CE92,我已经看见你的舰船了,不过你也要小心,敌方舰队也可能盯上了你。”

“这里的守军足以称之为舰队吗?”

“不知道呢,我不敢说自己完全掌握情况。”

我打开武装防御,与卡赛银的舰船从两个方向接近阋神星。

“据说战前动员令人热血沸腾啊,可惜我被派来小行星带巡航了,都没机会参加的。”卡赛银惋惜道。

“纯粹是一场烂得发指的演讲和人们的自我狂欢罢了。”我说。

“无情的自嘲啊……”

雷达突然报警,打断了我们的话语。

“警告!遭到光学武器锁定!舰船右侧出现熔蚀。”

光能武器是不可能躲开的,不过有防御方法。我脑机连接控制舰船,发射镜雾,将袭来的光线射散,但是随后又在另一方向看见了亮星,那实际上是粒子束。

真空与大气层的环境相差较大,单纯用核弹引爆的杀伤效果并不好,使用动能武器是最好的。

光能武器是可控核聚变的附属应用,直接将反应堆放射出的聚变光通过大功率光纤导出,用棱镜技术折射在一点,变成直径只能以微米计的光线发射杀伤敌方,不过这种武器同样可以用纳米三棱镜组成的“镜雾”折射开来分散光能达到防御效果;粒子武器,即金星轨道上遭遇的粒子束,本质是大功率的粒子加速器,将大量等离子用磁场约束,通过加速赋予动能然后发射,具有极强的贯穿性,无法将其拦截。不过粒子束无法指导,因此会因为星球引力而使其偏移弹道无法修正,所以能够采取躲避的方式让开粒子炮弹。

启动飞船进入最大功率避让,同时继续散布镜雾。

粒子束与我的舰船交隙而过,搅散了一片镜雾,附带的电磁脉冲搅得舰船仪器出现一阵花屏。

“CE92,遭受到攻击了吗?”卡赛银连忙问。

“嗯,我能应付,放宽心,卡赛银,你就想象自己在打虚拟战。”

“输了人就没了那种吗?”

“是的。”

卡赛银传来一阵苦笑。

在一颗陨石块后面发现了敌舰的踪迹。

超视距的概念只在星球上或星球附近才存在,因为这时有星球作为遮挡物。但是宇宙里不一样,只要有足够的接收仪器,几光年外的事物都能看到。

砂鸟弹不只是用于防御,还可以用于攻击。

对面方向穿过来一条条白线,他们想要用散花阵来对付我。

我也有自己专属的散花矩阵。

自己的飞船也射出几枚导弹窜出镜雾。

双方的导弹同时炸开,和对方千万枚飞散的碎片不同,我发射的导弹炸开时却是一堆黑色的网。

黑网在沾上碎片时就片片破碎,但是所有的碎片也都确保已经被黑网沾上。

那些黑色物质实际上是我生化装甲上的纳米机器人。

沾到黑色的碎片全部散碎成更小的碎片,再碎成沙砾尘埃,飘浮在空间之中,再也构不成威胁。

我的纳米机器人啃噬能力一流,毕竟花了许多心血在上面。

双方的飞弹再次纠缠在一起,企图突破对方的防御。

无论是中子弹还是次声波,只要无法靠近舰船都是徒劳的。

纳米机器人当然是要能够配合其它武器使用的,发射出的数十枚导弹沿着敌我舰队的中线飞去,带头的一枚导弹突然爆开,黑雾将所有的导弹埋了进去,下一秒黑雾里又冒出一枚导弹,导弹迅速引爆,那块地区也成了黑雾,很快黑雾中又窜出一枚导弹,引爆成为黑雾,继续掩护后面的导弹前进,如此在中线上散成一团团黑雾,其中跟着一枚特殊涂装的导弹顺着黑雾弥漫的区域前进却不受黑雾侵蚀。

敌方企图动用武器拦截,但被黑雾遮盖视野,因此光线武器无法瞄准;范围性爆炸的能量又会被黑雾吸收,里面行进的导弹不受影响。

对方的舰船开始向左后闪避,但是舰船的质量相比飞弹很大,因此无论是加速度还是灵活性都不如导弹,况且这里是陨石带,胡乱的转向躲避可是会撞到小行星的。

临近敌方舰船只剩一百多公里时,从绵延六千公里的黑雾中一下窜出四枚黑雾弹来。

黑雾不止用于掩护,也可以用于进攻啊。

只有几秒的反应时间,敌方舰队果断放出四枚飞弹招呼我的黑雾弹,四枚导弹击中了三枚,最后一枚却错开了。几秒钟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最后的黑雾弹炸开,爆发出的纳米机器人顺着惯性砸在了他们的舰身上,我估计他们的舰桥已经开始响起侵蚀警报了。

但是,别忘了这一轮黑雾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掩护。

特殊涂装的弹头这时才突然从黑雾中蹿出来,在仅剩一百多公里的距离时一个二级加速,只是一秒不到的时间就没入了他们的舰舱里。

太空中不能传声,只有忻忻的电磁波。

他们的整艘舰船瞬间膨胀扭曲,最终遭受不住高温膨胀而爆炸,爆炸的中心点是一枚金光耀眼的小太阳。

核弹在太空中杀伤力有限,但是在舰船上有工质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阿卡特兹,摆平了吗?”无线电里卡赛银的声音问。

“嗯,继续朝阋神星前进。”

“明白。”

越是接近阋神星,却越是不好走了。

舰船航速不得不降到它原速的二十分之一,只得以一百多年前的化学推进器一样龟速前进。

炸开了一些陨星,前面是实在不可以前进了。

“那么,卡赛银,你还是在外围等着我吧,我搭乘子舰进入,这么密集的陨带他们也一样不可能开大型舰船进去,你退出密集区,否则外面有敌人援军的话机动性不够好会受尽劣势的,我的舰船暂时转交给你,同时接引其它己方部队。”

“你自己一个人行不?”

“只身闯敌营的事儿我跟索别以前经常干。”我回答他说。

嘴上是这么说,自己心里可不是那么有底气了。

子舰上挂着纳米棱镜喷雾和黑雾弹,我只身一人穿过陨石群,终于看清了阋神星的全貌。

外表像月球一样坑坑洼洼,星球表面有些细密的裂缝,透蓝的白雾渐渐从裂缝中不断渗透出来。

然后我看见的是扩展开来依附在星球上的一座空间城,如同章鱼一样趴在上面。

从结构特性来看,那是A1空间城没错了。

尽管吞噬了多颗小行星冶炼加装成更大的体型,但是基本的模块化结构不会变。

也正是如此,它才能够通过解装的方式穿过密集的星带进来。

A1空间城是座综合性的太空工事,但是比起专门的攻击舰还是差点儿意思,我通过黑雾与纳米棱镜的掩护,没费多大力就从它的进攻缝隙中钻入了空间城内部。

即使模块再增加,这座空间城的格局与模式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嗡隆——”

这声音是……

我在墙壁上安装了声呐振动器,感知着整座空间城。

没有陆地的感觉,悬空的?

看来指挥中心已经让其脱离了星球表面。

我掰了掰门,纹丝不动,看来门也被锁起了。

我就地站定,装甲肌肉蓄力,一脚踹出,门便整块飞了出去。

确实不是专门的军用设备。也是,与其改造,不如加紧时间造新武器。

我依照刚才的办法继续踹门,却发现安装的振动器消失了。

那个模块脱离了吗?

一股力突然让我身子朝右边拖拽,我战靴的吸附力被抵消脱离地面,顺着力道向右飞了出去,砸在右边的墙壁上,紧接着又是一股向下的力将我拉拽向下。

我明白了。

我的左拳蓄力,一拳轰在墙壁上,右手张开手掌,放在墙壁上。

没错,整座空间城的模块都在快速变化着。

下一道力接踵而至,将失重状态下的我朝斜上方带飞。

我受的力正是模块在磁悬浮滑轨中快速变换受到的相对惯性力。

我计算着模块变化的矢量,四肢协调配合,适应着模块变换带来的惯性,双手双脚都用上了,终于稳稳落在墙角。

对方毫无疑问是想用A1空间城的模块变换将我困住拖延时间,毕竟A1不是攻击型设施,正常状态下的模块也不会变换得那么快。既然无法将敌人阻挡在外面,那么就用里面的复杂结构来拖延。

这一招的确聪明。

提起枪,黑雾子弹朝着房间四面八方射去,目标是滑轨上的直线电机。

尽管滑动吧,这样就能够更多的在轨道上传播我的纳米机器人。

我自己也在行动,顺应着每次剧烈的滑轨移动变换脚步,翻滚身形,聚集力道顺势朝着门攻去,破开一道道的门,在各个滑动的模块中穿行,寻找控制模块。

只要入侵了控制模块,那么整座空间城的所有权就进入了我的手里,到时候被动的就是对方了。

模块区域里果然不可能是安全地段,各种机枪,炸弹的陷阱相继向我袭来,我一一将其躲开,继续开枪发射子弹打在墙壁内,持续地散播纳米机器人。

生化外骨骼也正在变异,我的身体四肢躯干合成了感光元件,也就是摄像头来观察全身四周的景象。

视野经过装甲的改造而改变,视界从原本的双锥体变成了将身体周遭一切事务囊括在内的球状。

动态捕捉能力也在持续提升,不断上下翻滚着撞破一道门,心中的空间城运作模型也在逐渐成形。

差不多了!

散播出去的机器人同时向电机发难,整座城四分之一的模块电机被破坏乃至无法动弹。

突然的停滞再次让我斜身一飞,朝着一个方向的模块飞了四五个才抓住了墙沿停下,稳定住身形,我感觉已经快要分不清上下左右了。这样剩余的活动模块也会因为这些死模块的阻碍滑动受限,我就有机会闯进控制室。

失重状态下只要轻轻借力就能够移动得很快,我只是几个大踏步,撞开几道门,终于进了控制室里。

我沿途一直在留意着对方的执行官在哪里,可是却一直没发现。

管不了那么多了。

连接控制设备,破解密码。

下方传上来一阵振动。

嗯?

地壁破碎,窜出一道火光来。

我在感到振动的同时就已经朝身旁的门跳去,躲进另一个模块。

右半身装甲被烧伤,连电磁炮枪的枪管竟然也毁了。

分离出去的生化装部分还有响应,证明刚刚没有破坏掉空间城的控制终端。

我直接强制命令整座空间城脱离所有模块。

随着四肢传来的一阵阵振动,模块与模块之间开始相互远离。

我从模块间的缝隙中看见了那个执行官。

他的身高超过二米五,身上插了十几个核心,右肩上扛着一座巨型的发射器。那十几个微核心的供能使他的装甲泛着红白色的光芒,从虬结的人造肌肉中透出来。

红色朝着巨炮推移,炮身开始亮了起来。

我心里暗草了一声,扔去一枚震爆弹炸开,他在略带黑色的白光之中恍惚了一下,但下一瞬赤白的光柱就从他的炮口喷射出来。

我向地面猛踏,装甲加力,在千万块组成空间城的模块中穿梭,躲避光束。

不需回头,球形视角中看见正后方的模块直接被光炮蒸发了。

绝对不能被命中。

他捕捉到我的移动轨迹,将发射的炮口向我的方向拖过来。

光柱也拖着炽热的火光和电浆朝我迅速接近,横扫过的地方只剩下悬浮着白炽液滴的真空。

这家伙是把自己改造成了人形炮台了吗?就像我专门改造纳米机器人一样。

我在惊异着,腿脚却一刻不能停,最终一步踏在模块墙壁上,墙壁深深凹陷下去,我的身体蹿朝上方,勉强躲过了他的横扫。

光柱慢慢变弱,最终收敛,他的粒子炮果然还是有充能时间的,即使是有十几块堆芯供能。

他刚刚拖延时间大概就是为了改装自己的装甲吧。

我不断踏击飘浮的模块加速,朝着他奔袭过去。

他的肩上炮口马上又开始发起红来,我看准时机,在他发射前一瞬间避开了红光。

间隔时间:3.5秒。

烧伤的右半身刚刚自动修复,我可不想再被伤到。

双脚挥动得出了残影,我感觉得累死在这里,双手拨着模块废墟的碎片,朝着模块背面躲藏。

球形视角显示的身后,甩不脱的赤白光束在后面紧跟着,不可以出现差错,只要一个失误,我就会被那粒子束追上,像身后那些模块一样被瞬间蒸发。

他的装甲特化了攻击力,那么我的的装甲特化的则是机动性和感知能力。

差不多了,一个侧身躲开他的扫荡,我开始向他的地点进发。

他把光束下移,但是还没接触到我就开始萎缩了。

能量释放时间:7秒。

看着向他逼近的我,他有些惊恐的后退,手上的炮口再次红了起来。

注意力浏览视界一周,看着被烧蚀蒸发的模块壁,根据刚刚记录的接触时间计算他粒子炮的功率。

他手中的炮口快要再次发动。

掐着时间,震爆弹隐藏的那次黑雾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呃……”他迟缓了一下。

我一脚飞踢踹过来,他缓过神来,却来不及瞄准,于是缩紧肌肉,胸口结结实实挨了我一记飞踢。

我弯起膝盖,凝聚力道,往他身上用力一踏,用他的身体作为踏板,朝他身后跃去。

向前奔跑加速,一个紧急的左拐弯躲过身后的粒子炮。

继续计算。

计算时间,计算空间,计算功率,计算速度……

光束继续向我紧逼过来,我只能不断变换方位来躲避。

距离不能离他太远,因为硬直时间内赶不回他的位置对他进行攻击;也不能离他太近,因为无处可躲。

实际上模块还是能够替我抵挡许多威力的,虽然只有一瞬间,但也能躲在后面拖延时间。

不断向纳米机器人下命令侵蚀。

视野捕捉到他的身形,不再像刚刚那样如同山一般不可动摇的气势,开始出现些许的虚浮。

实际上要是我的电磁枪没被他一上来就给毁了,我也不至于这么被动,绝对不可能让他这么嚣张的。

继续折转身形躲闪,光束紧随其后。

七秒的时间到了。

我向他猛冲过去,他这次明白了,不准备闪躲,抡起炮托就向我砸来,我一个身法让过他的攻击向他头部扔了颗炸弹,同时一脚出尽全力踏碎他的立足之地。

这时他的炮再次放出光束,向我抡过来,我却已经借力跳上了其它模块。

他所在的模块彻底碎了,失去重心的他被自己粒子炮的后坐力甩得乱飞,我的处境却反而因此更加危险起来,光束的纵切横扫毫无规律,好在光束来得快去得也快,我躲在其中一块破碎的墙板后,挡住了他斜划过的光束,我知道他能捕捉到我的踪迹,光束略过之后我赶紧跳开,下一次到来的光瞬间瓦解掉了那块板壁。

我拔出短刀,紧握手中,盯准下一次机会。

在他的炮火再次结束之际,我出了掩体,朝着他再次奔去。他机动性不如我,只能抬起左手格挡我的短刀,硬抗我的拳脚。

炮口再次亮起,我朝他腹部猛地一蹬,和他拉开距离。

光束到处横扫着,原本方方正正的模块已经变得零零碎碎,我借力的物件质量越来越小,躲避难度越来越大。

快要被扫中了。

我奋力用手猛将周围的碎片下拍,躲避光束。

粒子光束从我身旁扫过。

总算避开了,借力的物件越来越少,但是遭到纳米机器人侵蚀的他又要全力针对我硬直状态下的突击,一直没时间专心清理沾上的黑雾,也差不多已到了强弩之末。

往后飞着,正寻找合适的落脚点。

突然被一个东西砸到了,但我却看不到那东西的轮廓。

“不好打吧?”熟悉的电子音笑着说道。

“卡赛银?”

“我来吸引他的火力,你用枪爆他头。”

“我枪毁了。”

“用我的。”

心念想通,快速完成战术分享,我进入了光学迷彩模式,他则显了形,同时细心地改变了自己的外观,包括左臂的号牌一起变成了CE92。

我抽了他的电磁炮枪,贴着一块碎片掩护着向上移动过去。

卡赛银却没有上下跳跃躲避,而是选择一个模块站定。

对面的炮口已经红了起来。

对手可能在疑惑,但是现状已经容不得他在多做考虑了。

卡赛银的左手正在长出许多鳞片来,那是他的纳米机器人正在组装,我的成果自然是会分享给别人的,只不过最尖端的一点没分享出去罢了。

对面的炮口已经亮了起来,卡赛银的装甲能量也在持续供应给左臂,一块块鳞片最终竖起,完全合拢,变成了一枚盾牌,已经看不出鳞片的痕迹了。

我现在也在为电磁炮枪注入能量,将它积蓄到最大值。

“你的研究方向是?”蜃楼之上,我问卡赛银。

“原子核。”卡赛银说道。

“电子被压缩到原子核中,同质子中和为中子,使原子变得仅由中子组成,中子简并压支撑住了中子星,阻止它进一步压缩。而整个中子星就是由这样的原子核紧挨在一起形成的,中子星就是原子核。”

“我的想法,就是通过研究力场,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转化出一个人造的强力场,将原子核捕获,将其黏连在一起。”

“嗯,这不错,加油哦。”

赤白的光芒闪烁,将我从闪回记忆里拉回现实。

我隐隐担心,看着光束砸在卡赛银身上。

就像翻涌的潮水冲击在坚硬的堤坝上一样,粒子光束到了那里之后也在迅速朝着四周散开,他脚下的支撑地却也同样在土崩瓦解。

他的研发还真的成功了。

我一脚踏上碎片掩体举枪瞄准。

对方才后知后觉,他的面甲终于捕捉到我的身影。

不过太迟了。

我扣动了扳机。

枪口无声的振动,蓄满能量的子弹被涡流烧成白炽状态,向着高大的红色执行官的头盔直飞过去。

没入,灼烧,穿透。

赤白光束失了准星,朝斜上方偏移,烧焦的装甲才从光束中显露出来。

我一脚猛蹬,直越到高大壮实的红色执行官身后,手腕蓄力,一刀刺入脖颈,横拉,割断了他的脊柱,再一脚踩坏他的粒子炮。

补了刀,确保他不会再复活坏事,我赶忙来到卡赛银面前确认他的情况。

所幸只是装甲消耗过度自己发热烧坏了一些部分而已,卡赛银的盾倒是完全的挡下了致命的粒子炮。

他本人则是因为消耗过度暂时昏厥了。

他的装甲解除了肌肉锁定,瘫软了下来,我抱住了他,向着子舰的位置踏去。

“呃呃……”

他在修养舱内醒了过来。

“你醒了?”我发了条信号问卡赛银。

“赢了吗?”卡赛银缓了缓才回信息过来。

“当然,你不来我也是稳赢了的,不过要的时间可能久一点。”我说。

“还说呢,被人拿粒子炮轰得到处乱窜。”卡赛银笑道。

“别贫了,好好养着,把生化装甲当做电容加压储能供应维持中子盾的点子也就你敢真的实施。”我说着,“你当场没爆体已经是命大了。”

“你和索别不是说凡事不要总因为考虑太多而顾忌犹豫吗?”他反问我。

“行,那您今后继续玩命,好好睡着吧,再过几十个小时就到火星了,我们快大决战了,起码得养回你七八成的实力。”我说着。

他顿了一会儿没有回应,最终只是“嗯”答应了一声,没再回我话。

卡赛银是在地球援军到来之后跑进去找我的,火星在我们发动攻击后就一直在不断收缩,因为武器设备的供应不如我们,哪怕我们的补给线远比他们长。

他们在火星附近作战,是因为他们拥有自己的底气——level复制体。

身为进攻方的地球军无法享受level的实时信息辅助,因此火星的执行官们就有了算力上的优势。

这样的优势能否补足武器量的缺失还很难说。

执行官从卡赛银这一代开始,就已经是从没有接触过战争的世代了,他自然是会本能地害怕的。

实际上我也会怕,只是像隐藏情绪一样藏起来了而已。

接下来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环节了。

……

“火星的轨道防御平台还未建设成型,所以是有漏洞的,也就是说,你们当中的执行官可以让舰船在轨道掩护下降落在火星地表。找出其信息控制中心,也就是我的复制体的所在地,摧毁它,火星势力的最后的优势有荡然无存,但是你们要知道,执行官本来是需要level配合才能发挥最大效力的,有level支援的执行官与没有level支援的执行官是完全的两种战斗力。”

火星已经遥遥在望了。

火星的执行官们为了建设轨道防御工事将两颗火卫推开了。

“地球level发来讯息,地球遭受到攻击,来源系自小行星带撤离的火星执行官,由于无法突入我们对火星的包围圈,转而袭击地球。”

“地球有level配合人类守护,只是零星的执行官问题不大,我们做好我们的任务就行。”我发出一条信息。

“了解。”

“明白。”

看着两圈还没建设完毕的人造火星环,我接收到执行官们的进攻约定。

毕竟大家都是平级,也没有level宣布进攻。

当所有执行官准备完毕后,开始向火星发动总攻。

我被分在抵达陆地摧毁level的任务栏上。

距离火星0.1个天文单位(2)是天文学上的长度单位,曾以地球与太阳的平均距离定义。2012年8月,天文学家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把天文单位固定为149,597,870,700米。

以火星大地的纹路为背景,飞来了数百枚亮点。

那是一束束正飞过来的粒子光炮,敌方已经发起了攻击。

“曲线航行,释放镜雾,反击!”

一名执行官喊着。

我们的舰船迅速释放镜雾,但是一部分没有来得及躲进去的舰身还是受到了光棱武器的攻击。

继续躲避炮火,前进。

火星在 里以一个可观的速度变大。

距离火星表面,0.05个天文单位。

“查找火星level的信号,检索区域,确定它的坐标!”

“明白。”

注意力环顾,地球执行官的战舰在广袤的宇宙中飞行,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一点点银光,从火星的四面八方聚拢而来。

一束粒子亮点跟一枚银点撞在了一起,在宇宙中打了个微弱的火花,随后即时战报上阵亡名单里多出了一个执行官的编号。

但是火星守军拦截着武器装备几乎双倍于他们的地球舰队。

然而在level的实时弹道补正下他们的命中率和闪避率却高出了我们一倍。

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前进,现在也只有前进。

距离火星表面,0.02个天文单位。

被火星引力捕获的感觉已经很明显了,重力加速度下,开始向火星俯冲。

导弹,粒子束,发现即命中的折射棱光……

距离越近,战斗就越激烈,阵亡名单上的编号开始一排排地在即时战报上显示。

不要理会,不要担那些多余的心。

我向自己注入情绪抑制剂,高速思考已经达到极限,与舰载计算机配合着,观测弹道进行矫正和躲避。

距离火星表面二十万公里。

千分之一的光速下走完这段路程仅需要十一分钟。

火星越来越大以至于可以作为背景。

太空战场跟地面不同的其中一点:太空之中没有掩体,因此只能靠拦截或闪避掉敌方的攻击。

因此对于敌我双方的弹道计算就成了重中之重。

现在的自己成了一台失去感情的计算机,配合着摄像头观测预算弹道,释放镜雾,躲避飞弹。

离子束和和棱光是极好的配合武器,棱光将飞船限制在镜雾范围里,这样就大大增加了粒子炮的命中率。

还是嫌飞船速度太慢,或许是因为在高速思维下需要的处理的事件太多的原因。

还剩两万公里。

我们已经冲入跟敌军同一高度的轨道上,现在的战场从刚刚的队列射击彻底变成了混战。

我接收到了信号。

“追踪到level的信号源所在地,位于希腊平原,已将坐标共享。”

抬头显示上的火星地图出现了一个相应的坐标。

“搜索到一个信号源,位于水手谷。”

“搜索到一个level信号源……”

Level需要不停地发射信息来保证火星一方的优势,没办法隐藏自己,即使有数个信号发射基站,也可以通过有线传输的最优路径推算查找出level的主机位置。

“阿卡特兹,我们掩护你,快点进入大气层,其他分到排查人物的也快些。”

“等等,路西法,你的舰船怎么不减速?要跌入大气层了!”

教官传来电子音:“我的推进设备已经坏掉了,武器设备也让棱光烧得差不多了,我们准备直接下去引爆其中一个,让你们少一处排查地点。只要让几个人去确认一下就是了。”

无线电中寂静了一瞬。

“好,我们掩护你。”仅仅是一瞬,执行官们瞬间就反应了过来,配合起路西法的部署。

“维塔,舰船就交给你了,我要下去了。”我说着。

“根据计算结果显示,希腊平原的位置是level主机所在地的可能性最高。”

“明白。”

只是可能性最高,但不等于完全确定啊。

其它地区就是其余执行官的了。

登入空天飞机,脱出主舰,像大气层里俯冲而去。

火星地平线的另一边出现了一片赤白的光亮,阵亡名单上多出了一个“OD04”的编号。

教官让其他几位执行官跳船了,他自己则引爆了舰船里所有的弹药与燃料。

暗红的蘑菇云随着视野的下降被火星的大地挡住。同时挡住的还有阳光。

上方的轨道上同时许多光亮在肆虐。

我不能再去关注那些东西了,因为我已经进入了属于我的战场。

对面负责拦截的空天机已经飞了过来,出现在视野里。

体积质量比舰船小了很多的空天机感觉操纵起来十分灵活,开始躲避敌军的追击。

“孤身奋战的日子很难熬吧?阿卡?”索别斯基操着他特有的略带狡黠的语气也飞了过来。

“你也来了?”我问。

“当然,我俩本就不因分开的嘛。”索别笑着。

“执行官WE2r45,很荣幸与你并肩作战,CE92。”另一架空天飞机也过来搭话。

“我也很荣幸。”我客套地回了一句。

目前的重点是前往目标地点排除level主机。

没有时间继续纠缠,我朝着目标地点不断前进着。

火星大气层几乎没有音障,空天飞机比在地球上时要快多了,控制矢量喷口,在空气中不断进行钝角转弯规避后方的追击。

“阿卡特兹!上方!”

嗯?

注意力转向上。

大意了。

对手使用轨道舰队的武器下轰。

来不及了!

弹射出舱。

身后的飞机瞬间笼罩在了一团粒子束中蒸发。

喷射座舱向下降落着,队友们在上空掩护着我降落在地面上。

“阿卡特兹,我们缠住他们,距离目的地还有二百公里,你的外骨骼撑得住吗?”

“二百公里……撑不住也要撑呀。”我苦笑着。

身上的装甲经过机械特化,就像A1空间城里的那样,用尽力量奔跑。

我现在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每一脚都将火星的岩石踏坏,加速到极限。

早已脱出了人类定义的双脚带动着身形拖出残影,我成为一个红色平原上跑步的机器。

这次要十分注意来自头顶上的威胁了。

球形视界完全打开,像躲避粒子炮那次一样躲避飞机的扫荡。

火星的夜空中,不断闪现着战争的火花,在宇宙本身看来,这简直可以完全忽视。

舰艇破碎的部件撞击在大气层之上,高空中出现一片圆形的白雾散开,碎片摩擦着大气层坠落下来,撞击大气层的“嘣嘣”的闷响传入耳机,映衬着夜空中连绵不断的流星雨,即时战报中跳跃的阵亡名单,表明着死亡人员的编号。

死一个人,感觉有种天崩地裂的的震撼,死十万个人,反而觉得那只不过是个数字。

这个火星之夜,亦是群星坠落之时。

责编:瓦力

其他章节

)|()|()|()|()|()|()|(

脚注

脚注
1 是现已知太阳系中第二大的矮行星,在所有直接围绕太阳运行的天体中质量排名第九。阋神星和阋卫一是太阳系中最遥远的已知自然天体。
2 是天文学上的长度单位,曾以地球与太阳的平均距离定义。2012年8月,天文学家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把天文单位固定为149,597,870,700米。

原创文章,作者:瞬轉金辰,如若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0)
瞬轉金辰的头像瞬轉金辰零重力管理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下午8:22
下一篇 2022年9月17日 下午8: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