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颂歌

0

作者:陈思睿Alex
责任编辑:风幻百夜
本文获得第二十三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三等奖
阅读需要:16分钟
[views]

导读:当人工智能“学会”了人类文明的艺术,人类的艺术是否还能突破险境、卷土重来?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镜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我把三十块钱交给司机,轻轻地爬出出租车,走进了这家酒吧。我要参加一场会议。

所有人都到了。键盘手、贝司手、鼓手、主唱,一个不少,他们都在等我。

五年了,自乐队解散以来,我们都很少联系彼此。时间在所有人的脸上留下了皱纹,却无法带走曾经的光辉回忆。如今大势已去,我不知道再次团聚还有什么意义,我们的乐队除了一位顽强不屈的女主唱和几位实力十足的队员以外一无所有。

“我们等你很久了,”我们的女主唱微笑着说道,“坐下吧。”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让酒吧服务员倒了一杯红酒。

看着分别五年的战友们,我不禁感到一阵心酸。时间是世界上最狠的东西,再坚强的人也会老。

我是陈石瑞,“黑光乐队”的吉他手。我从小就热爱音乐,特别是摇滚乐。12岁的我拥有了人生第一把电吉他,我的音乐生涯就此开始。

六年后,我背着电吉他踏进了大学的大门。在大学的日子里,我认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键盘手、贝司手、鼓手和女主唱,在我们主唱的带领下,我们建立了重金属乐队钢铁时代。一开始,我们翻唱一些明星的歌曲,本来是想自娱自乐,却唱红了整座大学,甚至在一定范围内小有名气。受到成功带来的刺激,我们做出来一个决定:由女主唱编曲作词,我和键盘手编写伴奏,我们要发布原创专辑。

经过了几个星期的创作和排练,我们乐队走进了录音室,录制了一张原创专辑,几个月后乐队和唱片公司签订了合约,我们的专辑登上了2022年中国专辑排行榜的前十名。

接着,我们进行了第一次演出巡回演唱会,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

在接下来的十九年里,我们发布了八张录音室唱片,举办了六次全球巡回演唱会,全球的粉丝数量达到天文数字。大街小巷都出售我们的专辑,公交车和酒吧里都播放着我们的歌曲,超市和学校里都贴着我们的海报,全国各地都售卖我们的T恤,我们的Q版玩具铺天盖地。

我敢毫不犹豫地说,我们黑光乐队是中国重金属乐史乃至世界摇滚音乐史上一座不朽的里程碑。

但是,我们终究还是陨落了,就像人类世界中的所有音乐人一样。

2039年,弘百人工智能科技集团推出了人工智能软件“小亦”。这个软件本来是协助人类创作的小助手。可是人类低估了AI的力量,小亦成为了真正的艺术家。弘百公司首先推出了会画画的“美术家小亦”,这个软件通过绘制不同的颜色,创作出了各种风格的画作。弘百公司的本意是好的,但最恐怖的是,人工智能的艺术潜力超越了人类。

人们不再观赏人类画的绘画,小亦的作品受到了人们的爱戴。半年之内,成千上万的人类画家失业。几个月后,弘百公司推出了“文学家小亦”,能够写诗、创作小说甚至翻译外语作品。失业的浪潮迅速吞没了文学界,无数人类文学家失业了,小亦渐渐称霸了人类文明的艺术。

最令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弘百公司推出了人工智能软件“音乐家小亦”。

音乐家小亦应该是最强大的小亦。,弘百公司的服务器里储存了数十万种乐器的音色,AI通过从服务器中获取音色样本,再根据软件使用者的喜好编写旋律、创作歌词,组合各种乐器和极度逼真的合成人声播放整首歌曲。音乐家小亦能在浩瀚的互联网数据海洋中学习各种音乐风格,无论是流行的伤感情歌还是叛逆的金属摇滚,无论是充满怀旧感的古典交响乐还是充满异族风情的各国土著音乐,都难不倒音乐家小亦。

毫无疑问,我们的饭碗要丢了。

不到一个月,成百上千家唱片公司倒闭,无数音乐人失去了梦想——比起他们创作的音乐,人们更喜欢由AI一对一定制的歌曲。风格的多样性和百分之百的标准性使人们对人类自己的音乐作品失去了兴趣。音乐家小亦如同一瓶毒药,让娱乐圈渐渐死去。

紧接着,由成千上万失业的文学家、画家和音乐家组成了一个组织。他们天天上街游行示威,反对弘百人工智能集团。我们自然也加入了组织。可惜,弘百公司的产品就像毒品一样,一旦接触就无法自拔。响应号召的普通群众少之又少,所有人都沉迷与小亦带来的快乐,组织日渐衰弱。

黑光乐队的女主唱和队长,她是个顽强不屈的人,我们都非常欣赏她的精神。在乐队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发布了几首力量金属风格的单曲。可惜再好听的歌曲也不是音乐家小亦浩瀚无垠的创作能力的对手。

于是,乐队解散了,钢铁时代乐队失败了。我从演唱会上屌炸天的电吉他手变为了在雾霾弥漫的街道上抓小贩的城管,就这样干了五年。

弘百公司没有停止开发人工智能产品,“导演小亦”,“摄影师小亦”,“舞蹈家小亦”,人类组成人类文化的艺术已经被人工智能吞噬,万年灿烂文明的灵魂已经消失,继续创作艺术已经毫无意义。

五年后,我们重聚了。

“我想你们都知道这次聚会是要干什么。”主唱表情严肃,她说。

“卷土重来。”贝斯手轻轻地说。我摇摇头,没有任何期望。

“各位最近都有看新闻吧?”主唱道,“一位法国的小说家写了一篇奇幻小说,激起了一波人类艺术作品的浪潮,这是两年来第一部人类艺术作品。人们终于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人类的艺术中去。在人类艺术家们的带领下,许多人渐渐意识到AI艺术对人类文化的危害,开始反对弘百公司,弘百公司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此同时,无数人类艺术作品如图雨后春笋般涌现——同志们,这是我们卷土重来的好机会啊!”

“你想要出新专辑?你要知道,我们没有这个实力啊!”鼓手睁大了眼睛。

“我们需要跟唱片公司签约,录音室录制,是非常烧钱的啊!我已经没有任何积蓄了,我一直在电池厂工作。”键盘手说。

“我当了三年的城管临时工,跟街头小贩做斗争。”我自嘲道。

“你们忘记我们乐队曾经的辉煌了吗?当年的热血和激情呢?难道你们想要当一辈子的城管或工厂员工吗?”女主唱坚定地说。

我感到无比佩服,我们的女主唱一直是我们乐队的灵魂和精神支柱。记得我们刚出道时,唱片公司总是把机会留给已经有一定名气的乐队,经常无视我们。想要在娱乐圈生存,必须杀出一条血路。为此我们呕心沥血,在她的带领下才走向成功。

一个坚贞不屈的女人,一个无所畏惧的女人。

“好吧……”我叹了口气,“你想怎样?”

“我们要出一部大型录音室专辑,以反人工智能艺术为主题。我已经编好了十多首歌曲和纯音乐,接下来的就靠你们了。”

于是我们走进了录音室,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录制好了整部专辑。

黑光乐队录制了新专辑这一消息震惊了世界,数十个刚刚复苏的唱片公司争着要跟我们签合同。一时间,广告铺天盖地,无论是电视还是智能手机都能看到我们乐队的形象,大街小巷都贴着我们新专辑封面的海报——四个大大的哥特式字体“黑光”之下,专辑名称“人性颂歌”的金属字体闪闪发光。专辑的封面是一座已成废墟的城市的道路。一个带着兜帽,穿着斗篷,手上拿着一把破旧的小提琴的的小女孩站在道路中央,无助地走在冰冷的废墟之中。专辑封面的下方写着一行字:“当我们失去了灵魂,人类还剩什么?”,这句话被之后的很多反弘百公司人工智能艺术的游行示威用作口号。

专辑发布的一个星期内,我们受到了各家娱乐节目的采访。很多记者都会问我们如何看待弘百公司的人工智能科技,我们总会强硬地说:“弘百公司的人工智能艺术夺走了人类的灵魂,导致人类精神家园的毁灭。”这句话也成为了游行示威的口号。

“人性颂歌”如同一枚炸弹,在遭到音乐家小亦抢生意后日渐枯萎的娱乐圈中炸开了花。各家大型媒体给我们安上了各种新闻标题,“钢铁时代乐队发布新专辑精神家园的毁灭,矛头直指弘百公司”,“人工智能遭到质疑?如何评论钢铁时代乐队的新专辑。”,“昔日重金属摇滚乐团再次崛起,怒怼AI艺术”……

在我们的带领下,一波反对人工智能艺术的浪潮卷土而来,弘百公司的总部大楼前天天都挤满了游行示威的群众。也有不少人支持弘百公司,两批人在网上对骂,搞得昏天黑地。我甚至听说有一群狂热的反AI艺术黑客入侵了小亦的服务器,弘百公司不得不暂时关闭服务器,却引发了一些AI艺术支持者的不满,导致了一系列冲突……

总之,钢铁时代乐队与弘百公司的对战成为了各大媒体最热门的话题。

我本以为我们能够改变这一切,可是我错了……

那天我在家打电脑游戏,突然接到了那个电话。

“喂?谁啊?”为了接电话,我的电脑游戏又输了一局。

“您好,请问你是黑光乐队的吉它手陈石瑞吗?”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我提高了警惕。我们乐队的私人信息都很少透露,这家伙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是弘百人工智能科技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想要与您谈谈。”那人说。

弘百公司的人!他想要劝服我们停止售卖专辑,看来一场舌战不可避免了。

“呃……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我问道。

“猜的。首先,我要代表弘百公司的所有成员祝贺黑光乐队的新专辑取得巨大的成功。”

“嗯,所以呢?”在弘百公司“小亦”的压迫下,我们丢掉了饭碗,我可不会客气地对待弘百公司的人。

“我只想告诉你和黑光乐队全体成员,你们的努力是没用的,咸鱼翻身还是咸鱼啊!”

“什么?!我感觉你在侮辱我们。”

“本公司的软件已经遍布世界各地,几乎全球每一部手机都下载了小亦,AI艺术早已贯穿了人类的文化,你们反对AI艺术又有什么用呢?”这位CEO油腻的声音令我讨厌。

“哼哼,要知道我们新专辑发布后,弘百公司股票大跌,世界各地都是反对人工智能艺术的游行示威,我看不到一年,所有用户都会卸载小亦,重新欣赏人类的艺术。”

“我只能说,股票大跌,游行示威都是事实,但我们小亦软件的下载量根本就没有减少,甚至有所增加。”

“什么?!”我惊叫道。

“是的,下载量根本没有减少。即使是购买你们专辑的人也很快就会扔掉唱片,打开小亦。实际上,反AI艺术人士只知道跟随潮流骂弘百公司,其实他们自己也是小亦的用户。”那家伙得意地说。

“这……”我彻底地绝望了,原来我们一直在做无用功。

电话的另一端,这位CEO叹了口气,说:“人类是一群喜新厌旧的生物,人类文明的历史就是一段生生不息的更换史。数千年前,远古的人类发现火烤肉吃很香,还有人愿意吃生肉吗?蔡伦发明了造纸术,还有人愿意在龟壳上刻字吗?卡尔·本茨发明了汽车,还有人愿意坐缓慢的马车吗?冯·诺依曼发明了电脑,还有人愿意用算盘卖菜吗?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被取代,就像人工智能取代人类艺术家一样,只是人类大更换史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我竟无言以对。

不到一个月,专辑销量的折线统计图停止了上升,新鲜的劲头儿一过,接下来的变化就像失控的宇宙飞船,形成一条富有弧度的抛物线。游行示威的人群一天一天地减少,直到完全消失。

我明白了,人们仅仅把我们当成新闻人物,满足一时好奇,仅此而已。

我们输了。

又是一个夜晚,同一家酒吧,我们在此聚会,不过这次可不是准备发布新专辑,而是分道扬镳的最后一次见面。黑光乐队在此解散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一股酸痛涌上心头,或雨,或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在人类的更换史中,人类是否会被取代?

校对:瓦力

©本文版权归陈思睿Alex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陈思睿Alex,科幻爱好者,网易云音乐人,萌新作家,星球大战脑残粉,重金属乐迷,欢迎交流!QQ:2535012481

留下评论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