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作者笠原JunE

0

受访者:笠原JunE
采访者:河流
时间:2021年1月17日

我关于王丰的创作 & 有关意义和世界观的颠覆

河流:您是因为什么知道了衬衬杯科幻征文,想在评论员的意见中得到些什么?

笠原:大概就是去年七八月的时候,随着一些学业事项暂时性的尘埃落定,生活暂时进入了一种百无聊赖的状态,这时阴差阳错的从北师幻协的群里找到了隔壁北邮幻协的传送门,又从北邮的写作组接触到了衬衬杯,然后听说可以免费挨喷和领红包,就来了。

其实初衷是找一个环境督促自己多写一些,只要有人看,有意见就是好的,无论是褒是贬,当然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希望能在语言风格、节奏把控和章节设置上得到一些意见。事实上从加入到现在,我感觉在语言风格上我已经又了很大的改进了。

河流:您怎样看待高校科幻圈互相黑屁的现象?此刻,你想对笑匠说些什么?

笠原:我是觉得黑屁无所谓,重要的是,要干事,要出货。不要键政,不要魔怔,不要口嗨。

我特别想对笑匠说:“我特别想对你说些什么!”

河流:咬文嚼字于近日发布了2020十大流行语,其中内卷赫然在列。您怎样看待高校内卷的现象?

笠原:内卷体现在各个层次,各个行业中,我以为本质是发展增量不足,导致的对存量资源的激烈争夺,这东西,不可说也;高校不过是内卷在尘世中具象化的一个所在罢了。

没啥好说的,希望世界和平吧。愿未来世界该插旗的插旗,该吊上路灯的吊上路灯。

河流:您个人会怎么看待科幻,会认为怎样的一篇小说是优秀的科幻小说?

笠原:我个人觉得科幻是艺术创作的一种主题吧,而科幻小说则是科幻和文学的一个交集。科幻文学作为一种文学流派,是有其独到之处的,它可以通过设定一种现在没有,而通过某种科技的大发展,在未来可能会实现的一些科技或者制度,从而对在那种特殊条件下的人与人之间的故事进行描绘,其中就包括那种全景式的未来,或者说某种科技或制度发展到极致乃至极端的未来——例如赛博朋克中的意识上传这种科技。那么我觉得评价作品是否是科幻的金标准其实就是:去掉这个“科幻”设定,这个故事逻辑上还成立吗?如果不成立,那就是科幻,如果依然成立,那不过是披着科幻的皮儿的其他类型的故事罢了,所以跑个题,就像“科幻推理”和“推理科幻”这二词之辨一样。那么什么样的小说是优秀的科幻小说呢,首先它要是一篇优秀的小说,这里是适用对于各种小说的一般评判标准的,再具体到科幻小说,那就是这个科幻的设定,要和小说结合得比较好,要较为深入地刻画这种科幻设定对人物的生活、言谈举止,以及社会和科学的影响等等。简单来说就是,这个科幻设定不能是个摆设。

河流:在进行王丰文学创作时,您的主体思路来源于哪里?您认为王丰文学的精髓是什么?截至目前,你认为最好的王丰文学作品是哪一篇?

笠原:其实最开始的想法也是源于一种对于隐喻的偏执。当时我那个叫王丰的学弟,沉湎在对远赴重洋,此生可能不复得见的女网友的回忆里。一个表情,一个物件,一个事情,都会触发他对女网友的回忆。那个时候看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哎哟nwy最喜欢xxx了,我开始了,求求你别说了”,我当时就特别看不上这种行为,所以就黑屁了一个主角是王丰,剩下的角色名字缩写都是nwy的剧情,然后配上了一些奇怪的剧情。

我写王丰得到的风评很怪,认识王丰的觉得我在整烂活,我说我就要恶心群友们。沧海遗珠想表达的,是2020年3月前讨论写穷人从富人的尿液中提取抗生素/糖使用,本来想写。后来大家伙把天界的化粪池炸了,富人自己发明新活,这是沧海遗珠的起源,我憋了半年抄走。

河流:实际上当它发展成一个类型,作为一个独特的特点的时候,他们带有一些偏见是正常的,因为他们不是文学研究者,带有一种偏见和介意,说从一个一个人身上起源过来有侮辱的意思,但文学界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大家都诚心而论,该从谁起源就研究哪里,事实就是这样发展,你也不能让他倒回去。

笠原:我们写作组有个人给我解构了我的写作套路,两个性格迥异的工具人发现了一件怪事,突然发现世界不是如你之前所想,然后揭开谜题发现世界被人操纵。我确实感觉自己迄今为止的所有套路写的就是俩人贫嘴,只不过当时出于黑屁,两个工具人的名字分别是王丰和宁五月而已。

  • 《论佛骨表》,发现佛骨是鸭骨,是外星人从中作梗;
  • 《猫和蒙娜丽莎》,发现地球是玩物,外星人从中作梗;
  • 《出济南记》,发现济南是废1弃的玩物,资本家从中作梗;
  • 《永生指南》,发现王丰是永生者,神秘外星人从中作梗;
  • 《瓦尔哈拉》,发现宇宙并非如此,公司从中作梗;
  • 《自闭指南》,发现地球是玩物,外星人从中作梗;
  • 《沧海遗珠》,发现吃的是屎,上等人从中作梗;
  • 《跳海》,发现自己被骗了,公司从中作梗;

从海德格尔的观点来说就是主角对世界的观点永远是被遮蔽的,剧情推进的过程就是这一遮蔽被去掉的过程同时遮蔽主角对世界认知的幕后黑手,也就是泛泛地漠视生命者/公司/权贵/资本家。

结局就是主角无能为力,女人也没到手,选集我自觉是不太合这个套路的。这里不是王丰和世界互动,是人和人的关系,宁五月只是个工具人,本来打算写到“宁五月虽然发现小说不再更新了,但是她没有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就为止,后来想想太惨,加了个形而上的扫墓。

河流:选集我最大的感觉写的都是主角最后慢慢脱掉这个遮蔽的过程,然而在选集里我并没有看到主角脱掉过什么,它发生的就是王丰和宁五月之间的事情。

笠原:我最开始的创作理念就是想写,对于意义和世界观的建构被颠覆的结构,出发点是对世界构成的认知偏差,一切的源头是2019年我花了整个上半年看《存在与时间》开始,想写存在主义科幻。虚无主义是说,万物没有目的,一切皆无意义,是对传统形而上学的反思。存在主义就是在虚无主义之后,存在主义的代表尼采说上帝已死,人要变成超人就要重估所有价值,意义要靠人自己设置;而海德格尔认为认识世界被建构的意义所包围,目之所及都已经作为工具被赋予了意义。人活在自己建构的意义世界中,眼前事物都是有其原因而放置于此。因此“凡人”“沉沦”在“闲言”中,从而没有意识到死之将至。选集之前的基本都是这个路子,“我以为世界如何如何”,“然而真相竟是”“资本家请上路灯”,宁五月只是个铁工具人。当时天天看苏联的东西,每天听着国际歌马赛曲和苏联颂落泪。

河流:无论宁五月有鲜明特征还是没有鲜明特征,都是为了王丰或者反映你的创作核心思想,同反时代的想法相映而成。

笠原:宁五月最开始只是个吐槽设定,后来才缝合上我认识的女人样子。为啥宁五月总会笑呢,因为第一个女网友经常笑;为啥总会翻白眼呢,因为学妹经常翻白眼;为啥后边开始有jk形象了呢,因为最近的女网友穿jk甚至变开朗了。最近的女网友比较阳光,之前的学妹比较臭屁,王丰只是个剧情推进器,里面的骚话原来是计划说给学妹听的,刨去所有的皮。

  • 《论佛骨表》:佛骨是鸭子
  • 《出济南记》:密教模拟器+天空之子+鲁迅名言摘抄
  • 《猫和蒙娜丽莎》:从我一个女同学问我卢浮宫着火救猫还是画说开去
  • 《永生指南》:《哈利的十五次人生》——永生者如何不被发现
  • 《自闭指南》:《银河系漫游指南》+《欢呼哈雷》
  • 《瓦尔哈拉》:泛灵论
  • 《跳海》:我一个同学跟我说你和jk这出去玩不就是形而上的约会吗
  • 《沧海遗珠》:穷人吃富人屎

操作不规范反而是最早期16年的作品,是上课时候听到的异闻缝合版,忘了把主角改成王丰了,当时还没那么多骚想法。现在让我改我直接第一句我叫王丰,后面不改就完事了,但那已经有俩人说对口相声的雏形了,所以我后边还是在想办法加点场景描写,多加点场景什么的,毕竟是短板。

河流:其实王丰朋克的质量开始下降了,去年12月的王丰朋克作品能看的也就你那一篇,其他整活整的太厉害了。

笠原:下滑这种事情你算算就行了,大佬玩梗就玩一次,玩够了就又开始用自己主角的名字,剩下的就是群友跟风玩烂梗,算起来我写的东西就是

  • 主角:王丰
  • 剧情:揭秘世界真相
  • 佐料:求女人而不得
  • 结局:无能为力

如果大家只看到了求女人而不得然后无能为力的话还是很套路化的。为啥叫宁五月呢,我对着拼音输入法找的nwy,女网友拼音首字母而已;有个小说里面女主叫笠原May,我突然觉得这是某种神秘联系。当然作为玩梗的出发点,王丰本人天天nwy nwy nwy,这是选nwy的原因。他本人打出来的字是宁婉约和妮维雅但我觉得都不行,后来我用了南温烟,宁无言和倪五月,感觉太文绉绉了就变成了宁五月。论佛骨表叫南温烟,因为佛骨的底座上写着南无的南,为了玩个南无的梗就叫南温烟;出济南记里有句台词“也许明年五月的雨里,你能嗅到我的气息吧”我大学关系最好的同学steam昵称叫五月雨,为了玩梗改成了宁五月;最近的女网友母亲的名字里带“月”这也许是某种冥冥之中的巧合。

群友想写王丰主角对我是一种附加的欢喜,有一种虚幻的满足感。但群友不写了我觉得也很正常,可能是玩够了,但我只是懒得起名,被何夕同化了,大刘也是一个丁仪到处用。我寻思费劲起名儿不累吗,又不是写长篇。考虑到人物关系搞点典故整得跟金庸小说似的,每个名字都有诗经典故。解构后我本人还是很苍白的,风潮当然还是依赖群友的创作,属实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惊喜。尽管这个惊喜可能是作为附带填充物的舔狗情节引起了群友的共鸣,毕竟舔而不得还是太可怜了。路子其实是冒险小说的路子,所以我认为是苦情引起了群友的共鸣,算是无心插柳。我过去在搞女人,现在在搞女人,之后还要搞女人。笑匠和E老师分别私信我说想整活,我说好,请!于是E老师的《龙之梦》和笑匠的《离别别离》诞生了。后面就变成了狂欢,也许这就是大佬带头的作用吧。

河流:宁五月也只是一个附加品,主要的还是王丰以及其本身性格的一个主要特征,王丰朋克事实上不能算是文学类型,只能说更偏向于是一种败犬文学里的想法。用的还是最普通的那种经典矛盾与冲突。点子由王丰和女网友与学妹萌发,以既是舔狗又反抗于时代的王丰为大头。

笠原:刻板印象里理工男和工具人女主角发现对世界的认知是被蒙蔽的,发现幕后黑手是既得利益者或天外来客和冰冷的世界规律,主角因为女人求而不得表达对世界的愤怒和对女人的遗憾。因为当时键政的东西看多了,觉得自己是个左派就黑屁了既得利益者。为啥本来不是败犬文学呢,因为真正的时间线是19年的论佛骨表,出济南记,后面被学妹残忍抛弃了才有《猫和蒙娜丽莎》。《论佛骨表》的主角是王丰和宁无言,都是男的,但后来为了风格一致大改了一遍;出济南记是好结局,自闭指南的时候我是真自闭了才狂写脏话,找不到机会舔学妹又写不出论文,出济南记是舔到了学妹很开心,蒙娜丽莎是学妹建议我“重新投胎”,主要是嘲笑我自己所以内容也比较癫狂,同时学妹的学姐问我博物馆着火了你救猫还是救画;当时有一天快疯了特想表白就有了里面的对诗“从你的眼中我能看到亘古不变的清冷月光”。当时有人玩飞花令就搜了一堆跟月亮有关的句子。

为什么会出现烤鸭呢,因为王丰喜欢吃烤鸭;乌兰巴托是什么意思呢,是王丰建的群;为啥定在济南呢,因为王丰是济南人,后面发现济南有山有水有人文有城乡矛盾,大学和历史底蕴,是个好地方。

河流:你怎样看待科幻征文现状?

笠原:我加过川大写作组的群,他们搞的挺好的,但是定期练笔组织不起来,只有大活动才调动的起来。加过蝌蚪的群,里面一开始群魔乱舞,后面没人说话,我就感觉衬衬杯能在保持群活跃的情况下还能保证每月有保质保量的产出和评论真难能可贵,评论员一定得受我一拜,反馈对于写作来说还是非常关键的而反馈中情绪化的又是最没用的,但是衬衬杯评论员能从相对客观的角度比较理性的评判作品,再就是发红包这个我也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激励。有的时候不想写了想想红包没了,赶紧当死线战士。瓦力舍得了孩子套着狼。像这种用爱发电的脱离资本运作的群体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用爱发电的人吧能用自己的休闲时间来搞事情,就比如说河流。我这人就比较凉薄,有时候就不太想管别人的死活,让我对一件事上心这么久挺难的。尤其是我自己组织协会的写作组时就更感觉有创作动力的写手,给有效反馈的评论员,激励写作的机制,然后为组织运作出力的甘心充当背景板的人以及用来维持群热度的吃瓜群众都缺一不可,最重要的是讨论的时候不能有阴阳人,但凡是多几个阴阳人这个群啊就要出问题,不是几句堵得说出来话,就是大家一起阴阳,所以维持一个和谐的讨论氛围也真的很劳组织者费心了

我现在还处在自己写自己的,瞄两眼群友评论感觉略爽的阶段,也只是谈谈对科幻写作社群的一点粗浅看法吧。如果这是个梦应该多做一会;如果这是个筵席应该多吃一会,永远有人向着前路扯起长旗殊为不易,希望大家还是不忘初心吧,总而言之还是非常感谢,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