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

0

作者:梅林
责任编辑:Except
阅读需要:23分钟
浏览次数:110

导读:人类的恶推动巨石,日复一日,徒劳无功。死神又一次前来,西绪福斯以为塔纳托斯会继续以往的嘲笑,但这次不同以往,他带来了一颗炸弹:恒星熄灭了。

西绪福斯日复一日地推着那块沉重巨石,又日复一日地看着巨石滚落到山脚。他原本是个普通的人类。现在他进行这毫无价值的劳动,被众神视作人类荒谬性的代表。他的一切努力都毫无意义,他将失去理想,失去尊严,失去自由,永远在这地狱里煎熬。

然而,西绪福斯掌握着自己的命运。他为这样的生活感到充实。

——神话中的他,本应是这样的。

现实是,当死神塔纳托斯来见他时,后者满脸愁容,毫无生气。

“你好,人类的恶,”死神说,“我又来了,顺便给你带来口信。”

“你好,死神,”西绪福斯没有停下脚上的动作,“不管你带来的是什么坏消息,我都不会输的。”他的声音略显吃力,没有了往日的底气。

“那可真不巧——因为我带来的消息就是关于这个的,”死神嗤嗤笑着,“一颗恒星熄灭了;不是变成了红巨星,而是彻彻底底地冷寂了。想知道它的名字吗?”

西绪福斯停下了脚步。他用一只手勉强撑住了可怖的巨石,瘦削的脸迎向了不怀好意的死神,“我不知道。”他喘气,“我不想知道。”

“看来你是猜到了。”死神说。

“够了!没有人会相信你的鬼话!”西绪福斯愤怒地举起了拳头,任凭沉重的巨石滚下去,“我的太阳是如此年轻!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熄灭?”

“别骗自己了,西绪福斯。”死神哈哈大笑起来,“你早就不是人类了!你难道还看不到人类丑恶的嘴脸吗?哈哈,被人类抛弃的恶啊,看到了吗?人类还是失败了,使用了【燃烧】的他们还是失败了。他们燃尽了太阳的能量,最后甚至开始燃烧自己,但是结果呢?他们还是逃不出这个小小的恒星系,他们的命运依旧没有改变:那就是像虫子一样被毁灭。”

死神张狂的影子在西绪福斯面前舞动,邪恶与黑暗充斥了整个地狱。

西绪福斯说:“狡猾的死神!你——”但话依旧没有出口。他早已明白会是这个结局了,这一天终究还是到了。

塔纳托斯的奸笑又一次传来:“你们的地球不堪重负,你们的太阳今已冷寂。我满足了,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愚蠢的你们自作自受。看看你自己吧,西绪福斯!看看你自己越来越虚弱的身体,现在的你还能做什么?失去了作为存在基石的人类,身为人类之恶的你又能存在多久呢?啊哈哈!解脱!你的解脱!”

地狱陷入了黑暗。西绪福斯倚在巨石上,眼中含着复杂的神情。别听那个黑影的,他对自己说,我的事业还未完成。人类最后的火种。

“请等一下,死神,”西绪福斯轻声说,“人类文明真的——已消失?”

“毫无疑问。”

“那么,请待我推上这沉重巨石,让我再次见证它的陨落,好让我随人类沉寂。”

他的声音已变得虚弱。因为人类已不复存在。

死神大笑着:“接受死神难得的慈悲吧!西绪福斯,你可别忘了你为何在此。快,推起巨石,让我再把那份绝望诉说给你——给你送葬。”

在轰轰地鸣声中,巨石被瘦小的西绪福斯再一次推动,毫无保留地。每踏出一步,他本就消瘦的身体就更衰弱一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坚持到最后的时刻。

死神端坐在虚空里,讲起了一个遥远的故事:

“我们对一些人类来说,是神;而对于另一些人类,我们被冠以恶魔之名。你们上贡,你们献祭,你们祈求;然后我们回应了,如此而已。我们给了你们知识,给了你们工具,给了你们机遇;我们让你们的文明加速进化,我们让你们从农耕文明飞跃到信息时代,我们让你们的足迹遍布地球,我们甚至让你们短暂地飞出了地球。然后,你们停滞了。”

“你们究竟是地球的原生高位生命体,还是来自于我们所不知道的世界?”

“谁知道呢?”塔纳托斯注视着西绪福斯无谓的劳动,讥讽般地笑着。

它继续说:“再也没有新的理论提出,再也没有新的造物发明;人类的科技发展到了一个顶点,但却永远定格在那一刻,死死卡住,寸步不能行。人类终于开始了祈求,终于开始向着被他们遗忘的神明祈祷。

‘神啊,请不要让人类止步不前。’我听见他们可笑的话语。我们中的一人说:‘那已无可能了,你们的命运即是如此。凭你们自己,这个高度已是极限。我们催化,但不能改变。’那是狩猎女神阿尔忒俄斯说的话,她待人类的好是出了名的。可是你们不听,你们不信;你们叫嚣,你们哭喊。有意思,真有意思!”

西绪福斯已将巨石推到了半山腰。

“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西绪福斯。我还没讲到你的部分呢。

“我们看着人类社会一步步走向混乱。先是所有的人类,年轻的和年长的,一窝蜂涌上了科研的最前方。教育系统得到了极大的重视,人们盼望着下一个牛顿、爱因斯坦或者普朗克等的诞生,给世界带来变革。但是没有,即使用上你们的基因技术,进行那些反人道的实验。成果很多,很丰硕,但没一个能够称得上是‘突破’。冷兵器时代的所有奇迹都比不上一发RPG。即便如此,你们的狡猾还是让我吃了一惊。你们居然开始尝试用化学燃料推动的飞行器,实现太空移民!可笑!”

塔纳托斯毫不留情地狂笑。它若隐若现的身体上出现了不可名状的亮丽斑纹,扭动着,撕裂着,在尖锐的笑声中舞动。

西绪福斯说:“因为我们终于明白了女神的暗示,”他的声音在颤抖,“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上,人类文明本没有技术爆炸式发展的能力。我们花了十几万年从原始社会进入农业社会,原本也应该花费同样、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能进入工业时代、原子时代……到了第五次科技革命时,地球早已破败不堪,人类的空间技术还远远不足以进行地外殖民。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们的灭亡。即使我们遇见了众神,你们能给予的也只有催化加速,丝毫不能改变‘人类只能发展到这里’的命运。人类和这个星球的命运紧紧系住,唯有逃离这个星球,人类文明才会有新的可能。”说完这番话,西绪福斯停下来歇息了许久。他的状况已不允许他侃侃而谈。

时间快到了,西绪福斯安慰自己。马上就结束了。他强迫自己再一次推起巨石。

“你们猜的不全对,但也不远了。嘻嘻,蛆虫般的你们,就算知道又有什么用?因果之律连我们也忌惮,更何况你们这些小小的爬虫?”死神在斑斓的虚空里坐起身,“我们还有的是时间聊。问题不过在于能量——在我们高维的视角来看,不论你们发展的快慢,人类文明从开始到消亡所接收的太阳能是一定的;换言之,人类文明只能拥有定量的太阳能,只能靠这些能量发展。地球本身不会受到这一限制,但也仅仅能维持你们现有的社会罢了。如同一个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标本。”

它的声音沉闷而嘶哑,无时无刻都环绕在西绪福斯耳边,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对人类曾经辉煌的轻蔑。

“当你们人类绝望的时候,又是普罗米修斯站了出来:是他又一次违背了众神,赐给人类第二次光明。”

死神顿了顿。

“他愿意赐予你们【燃烧】的力量,一种从高维度完全重构物质,并从中获取巨量能量的方法。而为了能让这份力量为你们这些爬虫所用,他自身的存在将被完全抹去。上位神不愿趟这浑水,才派了我来监督你们对【燃烧】的使用。说实话,这不是个好主意。”

“这我知道。”西绪福斯竭力使自己看起来凶狠一点。但四肢越发的脱力,声音也若游丝,似乎下一秒就会戛然而止,“你的到来,才是噩梦的开始。”他咬着牙,信念支撑着他迎向那理应存在的光明结局。即使是虚无之中也应有路,即便是极黑之中也应有光。

死神并没有正眼看他:“你可太抬举我了,人类之恶。现在想起来,当初他们说第一个要燃烧你时,我可是吃了一惊。是怎样愚昧的文明,才会想着先去燃烧自己本性中的黑暗呢?说实话,有的时候我还真庆幸你们在此毁灭;在一些地方,你们比我这个死神更可怖。你们令我害怕。”死神的语气变得冷淡。

“你们居然想到了把人性的恶分离出来的方法:用你们作呕的技术对全人类进行催眠,同时暗示他们,把他们内心所有的罪恶全都塞在一个普通人的躯壳里,使这个替死鬼成为全人类认知中的‘人类之恶’——当然,这个可怜虫就在我面前,就是你,西绪福斯。”

西绪福斯辩解道:“这不怪他们。【燃烧】针对任何与这个文明相关的实体成立。只要符合集体意识认知的东西,燃烧人性的恶也不是难事。重要的是燃烧带来的能量,额外的能量。”

“愚蠢!太过愚蠢!你们自以为精明,在试探【燃烧】的同时,又计划着建成你们理想中高度有序、共同发展的乌托邦。你们以为没有了恶,即使失去了太阳的光辉,人类也能用这燃烧的能量使自己取得飞跃!但是你们忘了恒星的能量是如此庞大,以至于过去的你们浑然不知;区区人性的恶燃烧换来的能量,不过杯水车薪。最后,你们不过迈出了小小的一步。”死神伸出弯曲的食指和大拇指,来强调“小”这一形容词。西绪福斯并没有理他。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的时间不多了。把受【燃烧】重构后的你搞到这里来是我的主意,毕竟难保你这个人类恶会干出什么狡猾的事来。”

“后面都是些无聊的东西了。【燃烧】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为了那点微不足道的能量,为了那点微不足道的进步,你们就像瘾君子一样。先是燃烧了自己的恶,然后是你们的各种新旧垃圾,接着是你们的工厂,特别是发电厂;然后是村庄、城镇,一切与科技发展无关的造物。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你们像是输红了眼的赌徒,低头看着衣不蔽体的自己,想着还剩有什么筹码能拿出手。你们想;既然人类早晚要离开地球,那么为何不让地球给人类尽最后一分力呢?”

“你们集体登上了粗制滥造的空间站。那里三分之二的空间用于科研,剩下的居住条件比不上猪圈。然后,在万事俱备之后,你们【燃烧】了地球。”

塔纳托斯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

“你们取得了突破。巨大的突破,以至于你们认为自己离成功就只有一点点距离了。但是很遗憾,你们忘了一个问题:失去了地球,原本供给你们用于日常生存的能量消失了,你们的一切消耗都得自给自足。但是即便是意识到了问题又如何呢?你们能够依靠的只有【燃烧】。燃烧一切,燃尽一切,人类踏着废墟的灰烬向着虚无的希望前进。这一次是地球,然后是火木小行星带,不够;月球、火卫一、火卫二、甚至加上木星与土星的百余颗卫星,不够;于是还有水星、金星、火星、土星……

“最后,是恒星。”

这原可以是一段史诗。抛弃一切的人类,在不断的自我毁灭中前行,摸索着逃离灭亡命运的道路。但是在死神眼中,这一切不比一场喜剧来的有意思,不过是一场爬虫的闹剧。

“太阳就这么熄灭了。人类文明最后的火光也在这地狱中奄奄一息。没错,你们确实逃开了停滞的命运,但下场不还是灭亡!嘻嘻嘻,在最后,你们一个接一个地燃烧自己,换来微不足道的一点能量。你们前赴后继,你们继续着徒劳的努力,就像你一样,一样的愚蠢。”

“接受现实吧。你们的努力没有意义。”

西绪福斯将巨石推到了地狱的顶点。

“你错了,死神。”

塔纳托斯看到西绪福斯的身体变得半透明。人类的最后残渣也即将要消失在这个宇宙。它不明白眼前的东西为何还要逞强。

“你轻视了人类。你理解不了人类的偏执。没有谁的努力是徒劳的,没有谁的牺牲是无意义的。没错,死神,你现在战胜了我们,你现在彻彻底底战胜了我们,我们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谁告诉你,我们赌的是现在的事情?”

死神定定地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全新的物种。

“无意义的大话。在太阳已熄灭,人类文明已熄灭的当下,你除了陪葬还能干什么?”

西绪福斯开始感到极度的痛苦,这是【燃烧】的前兆。他忘了自己何时习得【燃烧】,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这块巨石,储存着整个太阳系和人类文明的信息,还有足以重燃太阳的能量。”他挺起身子,以平等的姿态与死神对峙。

死神沉默了。

“你肯定早就发现了我与人类的联系。我一直在接受着人类那边传来的情报,而人类新的恶念也在源源不断地向我输送着能量。但是你轻敌了,塔纳托斯,曾被我欺骗的死神。你看到了人类文明自我毁灭,判断其永无可能翻身,因而放松了监督。这是你唯一,也是最大的失误。”西绪福斯露出虚弱的微笑,“我可是人性之恶的集合,欺骗和阴谋是我的本职工作。你赢了现在,但是输了将来。”

死神看着这个傲慢的人类,想起他曾是那么颓然,好像已接受了人类的失败。他这是在无中生有,死神不禁怀疑。如此巨量的信息,怎么可能毫无察觉地传输到这里?

被忽略的地方是……

死神的神情变得严肃。它把目光移向了西绪福斯的脚下,那条因千万年的推动与滚落形成的沟壑。在深深的底部,闪烁着星星点点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光芒。

爬虫。狡猾的爬虫。

“你想点燃太阳,你想重启人类文明,但是那是徒劳。诸神不会再帮助新生的人类。断绝了与神的联系,你们的未来难道不是一片黑暗吗?”

“人类从不惧怕黑暗。人类一直在探索着无尽的未知。我们唯一惧怕的,是将自己的命运交由他人手上。为了夺回那份自由意志,人类愿燃尽自己。”

沉默。

“可笑。”死神自嘲似地笑起来,似乎又在叹气——西绪福斯已看不清了。“你们依旧只是目光短浅的虫子,但是至少现在,你们有那么一点点让我喜欢了。

无序的乱流中,似乎有一声轻轻的叹息。

死神离开了。就像它未曾来过。

西绪福斯身上发出强烈的光芒。他正在把自己的存在二次【燃烧】,不是作为人性之恶,而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过去的记忆早已变得模糊,那时他只是一个人类。

“西琳——”嘴唇翕动着,不知是谁的名字。

成功了。燃尽人类的所有,打破命运所换来的未来——你会看到的吧?

还是人类时的记忆停留在眼前。他看到自己甩开西琳的手,坚定地走向祭台的样子。多帅气,他笑自己。

【燃烧】进行到了高潮。西绪福斯感到自己的一切都在发光发热,自己的身体正在挥发,自己的灵魂正在破碎。

他用尽全力,将那块沉重的巨石举起,向着那个他日思夜想的方向扔去。虚伪的地狱被打出了一个翘曲点,一个发光的亮点从高维跌向低维。

一道流星向着死气沉沉的太阳系飞去。

在地狱的顶点,已空无一物。

时间到了。

最后的一丝电能,被用在了一台破败不堪的冬眠舱上。

西琳睁开了眼。

舱门缓缓地打开,还未完全醒来的西琳匆忙地开启了面罩的空气净化功能。踏在未知的地面上,她轻轻抬头,破晓的日光照耀着她。

新的曙光。她情不自禁地微笑,但她很快回过神来,开始检查在她漫长睡眠中搜集的数据。

“太阳系已经开始重组了吗……原生太阳系的数据编入了新生太阳的辐射之中,新的太阳系已经在严格地按照模板在形成了。切,他还蛮厉害的嘛。”

最后一个旧人类站在原始的地球大地上,代表最高科技的宇航服完美地保护了她的安全。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旧人类如此渴望发展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求得自身的逃离。他们早就明白,就算人类文明能够脱离停滞的命运,在诸神掌控下的他们,是不会有自由的未来的。人类唯一的希望,是新生的世界。一个人类脱离诸神的世界。

所有【燃烧】得来的能量并没有全力发展空间技术,而是用在了记录数据上。太阳系各个行星卫星的数据,太阳的数据,地球生态系统的数据,还有最重要的,人类发展进化的数据。

西琳停止了无谓的伤感。她调出了地球原本生命演化的模型,掏出一个小小的天线一样的金属物件,插在了大地上。金属天线的顶部开始发光,就像是夏夜里渺小的萤火虫。

在之后的时间里,上千个这样的天线会插在原始地球的各地,它们会就此开始影响地球的演化。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们将引导地球形成原始的大气和海洋,引导着第一个能够复制自己的分子出现,引导着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大爆发和大灭绝。最后,引导人类的出现。引导他们在没有诸神的情况下加速发展,最终引导他们走向人类文明真正的未来。

西琳注视着天线一闪一闪的亮点。那小小的光点似乎在慢慢变大,变强,就像是在熊熊燃烧着的日轮。

西琳即使穷尽一生,也不可能见到人类的新兴。她清楚,她的一切努力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有回报。她的工作无异于燃烧自己。

但她明白,人类的破晓之时已经到了。

本文版权归 梅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请您打分

60%
60%
评分

请您在评分前务必认真读完作品,您对作品的客观评分将帮助作者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也欢迎您在留言区对作品发表评论!

  • 完美神作
    10
  • 上乘佳作
    8
  • 可以一读
    6
  • 需要大改
    4
  • 懒得吐槽
    2
  • 用户评级 (3 投票)
    5.2

关于作者

梅林

喜欢sf的小萌新。 直男文风和日式啰嗦希望您能原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