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筛选

0

作者:卡卡
责任编辑:松果
本文获得第十五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一等奖
阅读需要:40分钟
浏览次数:259

也许有一天,我们要被迫踏上这条路,付出所有去为人类的明天战斗

一、秘密任务

半夜2点,一束强光射入火车卧铺车厢,福建某导弹旅步兵连连长廖金旺又一次被吵醒了,可能是下铺旅客没有拉上窗帘。

这里应该是到了吉安站了,他对这条线路太熟悉了。火车在中转站加水,已经走过一半路程了。
卧铺火车十分颠簸,让人难以沉睡,心情压抑的廖金旺这下更睡不着了,索性坐在窗前,泡了一杯枸杞茶。但是心情就像随车厢里不断晃动的茶水,难以平静。

他刚结束休假,应该是心情愉快,踌躇满志的样子,可是现在才6月,要知道,他过年的时候刚回家和妻子孩子团聚,没想到仅隔了3个月,营长又让他休假。这让他感觉有些错愕,敏感的妻子甚至觉得部队要把廖金旺拉上前线赴死,因此离别的时候大哭了一场,而廖金旺也蒙在鼓里,他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他只是安慰妻子说,部队要进行山区封闭训练,可能几年回不来,所以才提前放假。

山区中的导弹部队生活非常艰苦,生活用品也很简陋,因为最重要的是隐蔽,一旦战争爆发,导弹部队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如果导弹井提前暴露并被摧毁,那么胜负是显而易见的。

廖金旺的步兵连就是负责导弹部队驻地的安全,防止敌人地面特种部队渗透。

火车从安徽岳西老家到福建龙岩山区的部队驻地需要转两趟火车,再坐五六个小时的汽车。廖金旺顾不得旅途劳顿,一到部队,立即来到团部开会。

他的老搭档,年轻的连队指导员陈子涵没有休假,他自己没有结婚,没必要回去。而且作为代连长,他的工作更加繁重。

可以看到他已深陷的眼窝,眼球上布满血丝,为了敲定工程的改造方案,他已经连续好几天睡眠不足3小时了。

侦察连,通讯连,工兵连,气象连,汽车连的连长们都已经到齐,就等步兵连连长廖金旺休假回来。会议室中气氛很紧张,这是在做战前动员。

团长吕先舟传达了导弹旅的命令,让所有部队立即停止手头的工作,全力投入附近阿昌山工事改建工作。

阿昌山工事本来是用来发射大型洲际导弹的新型发射井,已经建设了三年,根据团长的命令,需要改造成地下掩体和仓库。

会议结束,所有连长都接到新的任务,唯有廖金旺被留下,吕先舟绕过营长,直接对廖金旺下达命令。

吕先舟轻轻把门关上,又坐下来,神色凝重。会议室里静悄悄的。

“首先我要向你传达一项机密任务,这项命令保密程度非常高,只有包括战区参谋,北京首长等少数几个人知道。”

“是!”

“给你三天时间,在连里挑选120名战士,立即飞赴西藏进行半年的高寒地区雪地野外生存训练,完不成训练回来我枪毙你。”

“是!保证完成任务。”

福建地处南方,连下雪都难以见到,为什么要进行雪地训练?廖金旺心中有些疑惑。

“想知道为什么?”团长看着满脸疑惑的廖金旺。

“是的,这样战士们训练也有动力。”

“情况已经变得越来越糟了,因为那颗彗星,地球已经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了。”

“那颗彗星不是说不会撞击地球么?”

“那是为了保持社会秩序稳定做的宣传,我们甚至接收到了来自彗星的无线电信号,已经确定无疑了,是外星人入侵,连中央首长也已经做好转移到西南防护工事的准备了。”

“已经这么严重了?”

“到时候彗星砸下来,地球表面会被烟雾笼罩,这里一定是一片冰雪世界,你们如果无法在极寒天气下生存,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是!”廖金旺虽然接受了命令,但是欲言又止。

“你放心,我们会把连里所有指战员的家属都集中起来,安置在龙岩市里的掩体中的,你放心完成训练好了。”

“是!团长!保证完成任务!”这次廖金旺回答得非常响亮。

廖金旺和指导员陈子涵结束了半年的极寒地区生存训练,便直接进入地下掩体中生活。这里的生活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这个深度100多米的地下掩体非常坚固,几十米厚的花岗岩外壳可以承受核弹的攻击,仓库中储存着100人20年的口粮和维生素片。地下水源充足,排水彻底。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核反应堆,30枚中程导弹以及可以装备一个满员师的轻重武器,1000吨燃料,5辆轻型坦克和一架直升飞机。

吕先舟团长在工事中的会议室等待着廖金旺。

“廖连长,我现在把第二阶段的任务交给你。”

“是!”

“第一,你们一进入掩体生活,就必须保持无线电静默。一直到上级和你们联系。养兵千日 用兵一时,你们在掩体中一定要枕戈待旦,到时候出奇制胜就靠你们了。”

“是!”

“第二,还有一个医护班也在这个掩体中生活,她们一共20人,都是年轻的女性,但是这件事只有你知道,甚至她们都不知道你的存在。她们的生活区和你们是隔离的。只有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你才能和她们联系。地下掩体的生活是非常孤单寂寞的,很容易出问题。我想你应该明白其中的份量。”

“是!”

“第三,仓库里的物资足够你们用了,你们要好好保护它们,保证要用的时候它们好用。”

“是!”

“第四,我再把一个古生物学家和一个核物理学家交给你,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可能和你不一样,好好和他们相处,也许他们会有用。”

“是!”

“就这些,也许你们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是!团长!保证完成任务!”

二、世界末日

长长的隧道中,五道沉重的铁门被从内部关上了,廖金旺和他的战士们开始了掩体中的生活。

但是掩体并不是与外界完全隔绝,掩体顶部有一架隐蔽的天线,只有廖连长和陈指导员有权通过它收听外界的广播。由于无线电静默,他们只能收听,不能发信息。

半年的掩体生活单调而枯燥,战士们觉得每周听陈指导员讲外界新闻是一件不可错过的节目。

然而,灾难正在一刻不停地逼近。这个直径达200公里,重15亿吨的大彗星根本没法阻挡,当它越过火星轨道时,它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每秒38公里,动辄十几吨重的核弹根本没有办法用飞船追上它,而正面冲向彗星的核弹被彗星发射的直径十米的冰粒击毁。

英勇的俄罗斯宇航员索拉列科夫驾驶着宇宙飞船,幸运地躲过了冰粒的进攻,成功引爆了一颗核弹,但是对大彗星没有任何影响。

地球上的人绝望了,社会秩序开始崩溃,地下工事成了人们争夺的焦点,就像一艘即将沉没的轮船,人们争先恐后地挣抢救生艇。人类只剩下3个月的时间了。

当然,社会秩序混乱的事情只有廖连长和陈指导员知道。

当彗星距离地球只有1000万公里的时候,彗星突然分裂成15块,前端大部分由含铁质的部分速度越来越快,会最先撞击地球。

2024年2月1日,第一块碎片撞击了美国爱达荷州的黄石火山,这块碎片密度大,金属含量高,直径在5公里左右,不易解体,地面上撞击坑的深度都超6000米。随后夏威夷,日本的富士山,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附近的喀拉喀托火山分别遭到同样材质彗星碎片的准确撞击,火山开始剧烈喷发。烟雾遮天蔽日,地震,海啸随之而来。

2月2日,第二波彗星碎片来袭,它们是岩石和冰的混合物,结构不稳定,在大气层中飞行时间超过2分钟便会解体,那些直径十几米到几百米不等的碎片以极高的速度散落在长达数千公里的地面,先摧毁了美国西部的加利福尼亚沿海地区,撞击引发加利福尼亚断裂带的异常运动,9.5级地震完全摧毁了这片地区,包括位于洛杉矶的一个容纳50万人的民用地下掩体,大量海水的涌入造成大批溺死者。

……

廖金旺有点受不了了,关掉了收音机,陈子涵却又把收音机打开了,还有九个小时就轮到中国了,必须了解外面的情况。

但是此时无线电信号已经受到干扰,听不清内容了。收音机次啦次啦地发出噪音,像一把钝刀割在两个人的心中。

8小时的沉默后,中国长江三角洲遭到袭击,黑夜被照亮如白昼,星体炸裂后,碎片有的落在地上,溅起无数炽热的火球,飞向几百公里外的地方,有的在空中爆炸,气浪摧毁了几千平方公里地面上的一切。大片城市化为废墟,来不及躲进掩体的人瞬间灰飞烟灭。上海这个城市已经从地球上被抹去了。

随后,莫斯科地区,欧洲西部,美国佛罗里达也遭到这样有大量散落碎片的彗星撞击

廖金旺心情十分沉重,但是他们掩体顶部的天线仍然在接收广播。

最后一波彗星碎片是最致命的,四块直径20公里左右的冰质碎片以接近每秒50公里的速度砸向地面,这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第一块落入中国南海,巨大的冲击力引发了高达800米的海啸,水流以极高的速度冲向海岸线以内200公里的地区,一个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的撞击坑诞生了,随后这里立即产生了一个直径一百公里的高温真空地带,海水随着气流的裹挟开始高速回流,撞击点2000公里范围内的地表已经没有任何生物了。

这次撞击是如此剧烈,海水冲上了福建沿海200公里以内的地区,掩体表面天线瞬间被摧毁,掩体发生剧烈抖动,每个战士都呆在房间里,虽然已经训练了很多次,世界末日真的来到了,心中还是有些害怕。

从此,廖金旺的连队和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三、劫后余生

建造在地下一百多米深的掩体确实坚固,仓库和战士宿舍下都装有弹簧,抗震能力非常好。虽然不时发生晃动,但是没有裂缝,所有物资都完好无损,厚厚的铅室中,小型核反应堆非常稳定,没有发生泄漏,仍然稳定地输出电流,照亮着植物大棚,保证部队的蔬菜和水果供应。他还悄悄看了一眼掩体的F区,也就是医护班的情况,那里没有受损。

水和空气是掩体最重要的设施,地震虽然可能引起地下水位的变化,但是掩体内的深井仍然可以出水。但是120个一人多宽的通气口与外界联通,由于地表强烈的冲击,所有的通气口都被淹没在水下,虽然掩体中的氧气足够120人用30天,但是如果与外界隔绝空气,二氧化碳无法排出,全连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

于是廖连长带上一排排长袁世才等三十多名战士,沿着排风通道往上爬,强烈的余震威胁着每一个人。排风通道的排水口像瀑布一样倾泻着山顶的积水,战士们一尝是咸的。

山顶的海拔大约800多米,大水漏了三天才停止,厚厚的泥浆堵住了排风口,战士们分成三组,用铲子足足挖了十个小时,新鲜的空气才涌入。

一班长袁世才个子矮小,第一个钻出去。现在是早上十点,外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暴雨如注,寒风彻骨,只有强烈的闪电照亮着远方隐隐约约的群山。一片末日的景象。袁世才把天线架在山顶后便返回。

无线电中收不到任何信号,但是廖连长一旦接到出击命令,就要带领全连战士出击。

吃过午饭,廖连长来到蔬菜大棚,核物理学家名叫高仁俊,他汇报说,核反应堆运行正常。他毕业于西北的一所高校,一直在做野战小型核反应堆的研究工作。他并不是话很多的人,但是对党和军队是忠诚的。

然后廖连长来到古生物学家刘善伟的宿舍门口。他有点担心这个家伙被吓坏了。这个人性格不好,不仅喜欢和人抬杠,还自命清高,来到连队第一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融入这个集体,还嚷嚷着要喝可乐,喝咖啡。最后没有办法,廖连长腰里别支手枪,再吵就一枪崩了他,他才消停。
但是这次他完全出乎廖连长的意料,十分兴奋的样子。

“看来人类终于要走向灭亡了。”

“我们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么?”

“那又有什么用?廖连长,我问问你,你作为一个人类,难道不该为对恐龙灭绝这件事情而高兴吗?现在人类濒临灭绝,对于整个太阳系来说,也是好事。”

“人类灭绝,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不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说,恐龙灭绝,人类才能走到今天,并且恐龙灭绝,鸟类不是繁盛到今天?”

“你想说什么?”

“现在人类濒临灭绝,那么我们就会有所改变,不久的将来,在外星人的帮助下,我们就可以冲出地球,冲出太阳系,飞向宇宙了。”

“没有外星人,我们一样可以做到。”

“哈哈,没有屠杀印第安人,美国能有今天的繁荣?没有殖民者的帮助,很多国家现在连汽车都没有。”

“你这种思想根本就是错误的!被殖民统治的人民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人类已经走向错误的方向,石油、煤炭、天然气都是宝贵的一次性能源,烧完就没了,地球本来可以成为星际种族,上世纪70年代就能建立月球基地,这是的最合适的时刻。可是人们根本没有把它当回事,止步不前40年,就和明朝的中国一样。人口越来越多,能源消耗越来越厉害,航天成本越来越高。冲出太阳系已经成为空谈。”

“人口那么多,我们必须先吃饱再谈梦想,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即使无法冲出太阳系,这也没什么。”

“记得大彗星发出的无线电波的内容吗?人类在无尽的贪婪和无可救药的懒惰中毁灭自己,唯一可行的办法就加速他们的毁灭。现在来看,这句话是无比正确的。这就是在外星人的帮助下,淘汰垃圾生物,把地球上适合星际移民的种族筛选出来。人类也好不是人类也罢,大筛选已经启动了。”

“人类的命运如果由外星人来决定,人类早就灭绝了。人类相信可以用双手解决问题,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现在大撞击后我们有了劫后余生的机会,我们一定会打败外星人,再度繁荣的。”

“打败外星人?哼,”刘善伟冷笑了一声。“他们有能力消灭恐龙,消灭人类还不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你不要忘了,恐龙没有智慧,我们人类已经进入工业化社会,热兵器核武器完全可以消灭侵略者……”

“工业化已经不复存在了!”刘善伟打断了廖连长的话,“子弹打一发少一发,没有零件,留存的机器一旦出了故障就是废铁,我们赤手空拳大刀长矛地去和外星人的近地轨道武器去拼?谁有力气把石头扔到2万米平流层的高度?笑话!”

“外星人也一样,它们远道而来,除了扔几个彗星没有什么花样,当然,肯定有人会投降外星人,到头来,还是人类和人类的战争。”

“远道而来?它们早在6500万年前就来到了太阳系。太阳系的环境是如此稳定,地球上却只生活了一群没有智慧,只会吃饭下蛋的恐龙这类低级生物,它们毁灭了这些垃圾。好不容易等了6500万年,终于等到了人类,人类在很短的时间里学会开发利用能源,但是他们却生在福中不知福,浪费资源,不思进取。眼看就要失去成为星际种族的可能。最终的命运和恐龙一模一样。”

“你这种说法无凭无据,纯粹扯淡。”

“我的研究至今没有人承认,我之所以会被送进这座监狱,就是因为他们想让我闭嘴,让我脑子清醒清醒,没想到我才是正确的。”

“正确和错误没有什么意义。那么多无辜者丧生,活着的人不知道亲人的死活,你却在这里大放厥词。”廖连长摸了摸腰间的皮带说:“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范围就在这间房间里,要你敢在外面胡说八道动摇军心,你很清楚后果是什么。”

两人不欢而散。刘善伟习惯了这种场面,廖连长却心情有些沉重。

四 紧急任务

掩体中的战士们的弦都绷得很紧,撞击后龙岩山区就暴雨不停,战士们不顾疲劳,轮流看守通风口,防止被淤泥堵塞。

但是到了2月中旬春节的时候,雨停了,转而开始下大雪,气温降到零下十几度。所有战士都受过山地极寒地区的生存训练,廖连长摸清了掩体周围的情况,甚至用冰块构筑了一些防御工事,防止敌人渗透。

地面仍然是24小时都被笼罩在黑夜中,火山的剧烈喷发使得地球的高空笼罩着几十公里厚的粉尘,无线电波受到干扰,传播范围也就几百公里。气温已经降至零下三十度,狂风夹杂着冰雪和石块刮得人不知东南西北。方圆十几公里范围内没有没有一样活的东西,一片末日的景象。这样的景象持续了三年,没有丝毫改观。

廖连长守着收音机,心中不免担忧,粮食储备足够20年。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三年中廖连长甚至跑到100公里以外的地方,仍然没有发现一棵树,一根草,一只老鼠。只有埋在雪地中的轮船残骸,除了死人和废铜烂铁,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到时候粮食见底了怎么办?

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破了,廖连长的收音机中突然传来密语,三天后掩体附近会有一个代号“雪地野人”的人物。他空降后会不断发出无线电波,廖连长必须用无线电三角定位法找到他,把他接到掩体中。

廖连长立即组织人员,备好干粮和搜索装备。三天后,战士们分成三组,廖连长,陈指导员,袁排长分别带队,在漫天飞舞的风雪中搜索微弱的无线电波,随着向南推进,无线电信号越来越强,当他们把搜索范围缩小到1平方公里的三角形地带时,无线电信号突然中断了,而此时,战士们已经在雪地中搜索了三天两夜。

我们累,“雪地野人”更累更危险,我们是他唯一的希望!廖连长这样鼓舞着战士们继续寻找。

终于他们看见一处微弱的火光,就像狂风中被吹得忽明忽暗的蜡烛。

廖连长走近一看,惊呆了,是吕先舟团长。无线电台的电池已经耗尽,他也已经断粮,昏倒在火堆旁,如果再晚半小时,火堆熄灭,那么吕团长就“光荣”了。

火堆边,吕团长吃了一块巧克力,慢慢苏醒。当他看见廖金旺,便抓住他的手说:“
快!快去救1号首长,我们坠机了。”

廖金旺一听大吃一惊,怎么1号首长会在这附近?难道西南的掩体出什么事了?他立刻集合搜索队,跟着吕先舟去寻找1号首长。果然,在一个山洞里,1号首长和几个随从,还有两个小孩在那里,一架飞机紧急迫降在1公里外的地方,再也没法起飞了。

1号首长已经饿得浮肿,但是精神不错。

他见到廖连长,十分高兴地夸赞道:“不愧是老吕带出来的干部,你们是真正的尖刀连啊。”

廖连长啪一个立正:“为人民服务!”

回到掩体中,1号首长和吕先舟吃到战士们自己种的蔬菜,吕先舟忍不住眼泪流下来了。这几年,他跟随1号首长,带头吃苦,除了维生素片,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新鲜蔬菜了。

廖连长和陈指导员让出了自己的宿舍给1号首长和吕团长,和战士们挤在一起。

会议室里除了吕团长和廖连长没有其他人,吕团长十分心情沉重。

廖连长问:“发生了什么事?1号首长怎么会在这里?0号首长怎么样了?”

吕先舟回答:“发生了很多事啊,我们从西南地区掩体中突围出来了,不过0号首长还很安全,不必担心他。”

“突围?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遭到了攻击,没想到外星人会追踪我们的无线电波,发现了我们这个掩体。”

“那也不可能守不住,保卫首长应该有好几支部队。”

“部队都打光了,外星人不知从哪调来的机械化部队,他们还有空军,几个小时就清光了地面的防御工事我们只好转入地下。它们在地面和空中,我们在地下,它们用毒气,自杀式攻击,我们极度疲劳,终究是守不住了。”

“外星人长什么样?”

“他们以人类为模版,步兵都是机械化躯体,没有痛觉,特别适合严寒地区作战,他们的飞机,坦克,燃料和武器弹药不是生产出来的,是长出来的,虽然周期比较长,一颗子弹需要长4个月,一颗炮弹需要长6个半月,但是现在地球上大片地区已经是无人区,它们的兵工厂已经长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森林,并且它们分解腐木来生长,像蘑菇一样不需要阳光,所以在三年内,已经组织起一支机械化部队。有很多人类成为它们的俘虏,还有些自愿加入它们的军队,被改造成机械化步兵敢死队,成为我们的敌人。

廖金旺听了非常吃惊,虽然他十分厌恶刘善伟的说法,但是他又一次一语成谶。坠毁的军机也许会暴露这里,为了消灭1号首长,也许外星人会发起疯狂进攻,毕竟在没有阳光的状态下,人类是处于劣势的。

连队的战士们更辛苦了,除了修筑工事,每人每天都需要完成5-10公里的巡逻,但是接下来几个月,一切都风平浪静,袁世才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去龙岩市区寻找增援,但是他们遗憾地发现,龙岩市除了几个平民依靠残余的一点粮食,艰难地生活外,地下掩体内早已断粮断水,冻死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剩下的大部分人在争夺粮食的冲突中丧生了。

袁世才只是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廖金旺,如果其他战士知道他们的亲人已经不在了会影响士气,只能说龙岩市的掩体内生活太艰苦,身体虚弱,没法带人回来。

第五章 雪地鏖战

1号首长觉得,增加人手是当务之急,正在他们商量如何从龙岩市带回几个人的时候,观察哨发现,掩体南部有动静,那里火光冲天。正是坠毁的飞机的方向,飞机上还携带着30吨航空燃料,猛烈的燃烧火光冲天。

情况十分危急,外星人可能发现了军机,准备在那里建造一个战场基地,一旦这个基地在那里生根发芽,那么阿昌山掩体就岌岌可危了。

如何应对?吕先舟团长建议发生中程导弹摧毁它,但是廖连长不同意,认为这样会暴露掩体的位置,地面突击更好。在这样的雪地中,双方都不可能动用装甲部队。

吕先舟同意地面进攻的方案,全连战士进行了战前动员,甚至联系了医护班女战士,一并加入这次行动。

廖连长带领两个排加上医护班一共90人组成突击队,冒着齐膝深的雪,艰难地接近掩体南面5公里处的坠机点。

廖连长首先在距离基地2公里的地方挖堑壕,建立一个简单的指挥所,然后放出无人机进行侦查。通过夜视仪,战士们已经能够看清外星人基地的轮廓,以坠机点为中心,周围一大片地区的雪地上有几百个直径十米的大坑,每个大坑上都有一个凸起的大包,连接了很多根管子,五个坑一组,汇集到中间一根高高的柱子上,柱子上燃烧着熊熊火焰,就像是炼油厂在燃烧废气。

他立即下令,以班为单位分散,挖通逃生路线后,进行火力试探,各班以一个扇面前进。

袁世才带领一班冲在最前面,向前推进了五百米,拿出炸药放在最外围的一个坑边,撤退到一公里外的地带,轰的一声,炸药炸毁了一个坑,管子被炸断,漏出很多冒着热气的液体。

随后基地里的加农炮将这里火力覆盖。轰轰轰,出现了很多弹坑。廖连长看得非常清楚,基地里六门加农炮,进行了两次齐射。

敌人已经配置了炮兵,一片茫茫雪原,除了弹坑,没有任何掩体,他们就是活靶子。

而此时基地的防御工事被激活,雪地中冒出几十个黑色的堡垒,挡在廖连长的突击队面前。

战场上突然出现十分钟死一般的寂静,双方都没有行动。

袁世才回到在刚才爆炸的地方,计划埋下高爆地雷,将守卫引到爆炸地点一举歼灭,但是刚才被摧毁的坑里飞出铺天盖地的小虫子,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这些饿极了的虫子虽然没有视力,但是可以通过感受热量变化,疯狂寻找人肉啃食,被拍死的虫子释放浓烈的气味,吸引更多的虫子聚集过来,袁世才和另一个埋地雷的战士瞬间被虫子吞噬了。

这些虫子爬进战士们在雪地中挖出来的堑壕,一些战士只能翻出堑壕,在松软的雪地中艰难爬行,想进入弹坑,又是一轮火炮齐射,袁世才带领的一班战士十几人全部牺牲了。

廖连长没办法,决定让二排长带领三个班从东面绕行,自己带领剩余的四班战士在正面佯攻,留下一个班十名战士做预备队。

这时,基地中有一架直升机起飞,对准廖连长所在地方一阵机枪扫射,接着又是十几枚火箭弹,漫天的雪花笼罩着他们,能见度急剧下降,此时,直升机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四班长勇敢地从战壕里跳出来,一发地对空导弹命中直升机尾翼,直升机打着转转掉在600米开外的地方。然而,又是一次火炮齐射,四班长淹没在炮火中。

直升机坠地后,残骸中下来十几名全副武装的人形战士,而廖连长正面也开来了三辆巨型铲雪车,后面跟着几百名士兵。廖金旺咬紧牙关,他已经陷于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况,现在容不得他过多考虑,只有尽力吸引火力,二排长才有机会摧毁基地。

直升机的坠毁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十几名人形战士在齐膝深的雪地中缓慢前进,而铲雪车的推进也不快,廖连长决定先消灭直升机上下来的人形战士,他们重新架好机枪,每人都掏出手雷,静静地等待敌人靠近,300米,200米,100米,50米,突然所有火力集中打击走在最前面的人形战士,机枪子弹在他的金属身体上弹射,火光四射。这时,一发穿甲弹击中他的前胸,他应声倒地,这时,所有人形战士都卧倒,开始还击。这时最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基地中又是好几轮火炮齐射,覆盖了这一片区域,疯狂的外星人连自己人都打,廖连长被几发炮弹震晕了过去,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终章 抉择

廖金旺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泡在液体中,感觉非常温暖,甚至忘却了地面上的严寒。他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可以感觉到自己在一个很大的孵育室中。从高处俯瞰,层层叠叠有一排排整齐放置的“蛋”。

我在哪里?廖金旺想挪动一下脑袋和身体,他发现自己像陷在淤泥中一样动弹不得,一根根管子插入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你醒了。”

“谁?”廖金旺没有听见任何说话的声音,只有一阵阵气流的声音,像是大象喘着粗气。

“欢迎你,我的勇士。”这些声音直接进入廖金旺的大脑中,就像梦中听见有人说话一样。

“你就是外星人?”

“我是你们人类的支配者,地球的主人,也就是你们的神。”

“我不相信什么神仙皇帝,如果是催眠术,别想从我这里套情报。”

“哈哈,人类确实非常可爱。”连接廖金旺的导管注入了一些液体,他的身体感觉到了一阵身处家庭般的欣快感,快4年了,他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见面礼,地球上还有很多资源,现在你可以随意支配。不过地球上的东西一文不值,我希望你能够顺从我们,我们一起飞向太空。”

“士可杀不可辱,赶紧杀了我。”

“你为什么不肯投降?”廖金旺眼前闪过一些影像,很多覆盖着冰雪尸体被混在一起,送进一个巨型大肉包,许多管子在蠕动。就像人的肠子一样。那个声音又说话了:“地球上只有很少的人有机会和我—他们的主人,说话的机会。没有我们的帮助,地表就不会有人类生存,你想和这些尸体一样变成我们的食物吗?”

这个声音顿了顿:“你强壮,聪明,忠诚,可惜不被人赏识,在这次自杀行动中做了炮灰。现在你的忠诚已经毫无意义了,而你有机会和我进入太空,创造新的辉煌。”

“我们自己就能飞向太空,你们是多余的。”

“你们能自己飞向太空吗?人类无止尽的贪婪,刚学会一些初等技术就开始追求享受,对物质生活的贪婪渴求,却肆意挥霍着宝贵的能源,破坏着自己的生存环境。而催生出来无可救药的懒惰使你们目光短浅,小富即安,不肯进一步花大力气进行科学探索,执行太空殖民计划。你们根本意识不到宇宙空间的浩渺和星际旅行的孤寂。加上一些只会吹牛的骗子制造出来什么星际传送,虫洞旅行,黑洞穿越这样荒谬绝伦的思想,误导大众以为可以躺在舒服的家里就可以进入太空时代。

“我们不需要你来说教。”

“当你们耗尽了石油,煤炭,天然气,汽车成了富人的玩具,工业化停滞,人类就被永远地困在地球上,你们这样和恐龙有什么区别?恐龙起码在地球上存活了1.5亿年,而你们人类只不过有了几千年的文明史,有什么资格如此傲慢!”

接下去几天,廖金旺遭到残酷的折磨,饥饿,强光,剥夺睡眠,通过神经直接刺激大脑,还有无数人类被残杀的影像在他脑中出现。他痛不欲生。

苦苦熬过93小时后,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我知道,你们中国人讲究先礼后兵。我仍然想说服你为我们工作。我们已经等了6500万年了,你们人类终于可以在我们的帮助下,具有成为星际种族的能力,飞向太空,这不是你们所有人类的梦想吗?”

“你错了,如果人类失去自由,成为你们的奴隶,飞向太空又有什么意义?”

“地球上的人类很聪明,但是现在的地球工业太浪费能源。就差那么一点点,你们就要被宇宙文明大筛选的铁律淘汰。如果我们不干预,便捷的一次性能源耗尽,地球文明就会倒退,失去成为星际种族的机会。是我们在关键的时候拯救了你们。”

“人类的命运由自己决定。你们就该滚回自己的老家。地球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操心。”

“你错了,太阳系如此稳定,这几亿年像天堂一样。周围有十几个文明都盯着这里。1000万年里,我们不占领太阳系,其他种族也会来。他们可不像我们这样温柔。”

“我们能够抵抗一切侵略者。”

“抵抗?你们这样也算是抵抗?几年前,那个探测器掠过太阳,还被你亲昵地称作奥陌陌,这是一个十分可怕的种族。我们已经等不及了,地球上的资源正在快速消耗,眼见他们可能发动的入侵,我想试试你们的防御水平,而你们太令我失望了。你们人类已经失败了。只有顺从我们,下定决心开发月球,火星,木卫二,建立殖民地,才有希望抵抗其他种族的入侵。”

“不必多说了,投降绝不是一个军人可以做出的选择。我不相信你们说的什么大筛选,如果作为一个军人战死沙场,我死而无憾,活着做你们的奴隶,想都不要想!”

“哼,愚蠢!许多人哀求着我手下留情,而你,却急着要死。你自己选择被淘汰,我满足你。”

廖金旺像很多人一样,被杀死后成为外星人的食物。大多数地球人没能活过这次末世灾难中的地震,海啸,争夺,饥饿,严寒。而廖金旺甚至拿起了武器为自己的命运奋斗,但是终究和他们殊途同归。

© 本文版权归 卡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卡卡

活在21世纪,怀念20世纪,研究19世纪的科学史,听18世纪的音乐,在玩中世纪的战争游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