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作者刘艳增:灵感来源于生活中的琐碎细节,科幻是写作中的一种好用的工具

0

受访人:刘艳增
采访人:河流
时间:2020年5月29日晚21:30-22:00

河流:欢迎大家观阅今天的试行采访。今天邀请到了一位科幻世界上刊作者,首届三体主题科幻征文大赛短篇金奖获得者,让我们欢迎本次访谈的主角刘艳增老师!

刘艳增:大家好!

河流:先来为大家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刘艳增:大家好,我是刘艳增,大家都叫我嫩刘(Nen?Liu)。因为大刘是刘慈欣,老刘没那么老,小刘没那么小,中刘又不是人话,所以好几个人叫我嫩刘,我觉得挺好听,反正是个代号。

河流:哈哈,嫩刘还真有点小鲜肉的意思,未来科幻的希望在总是在年轻作家手里。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什么时候开始进行科幻小说创作的?

刘艳增:接触科幻是在10年,接触到了大刘的三体。先是看书,然后听哈哈笑的版本。去年四月份(2019)写了第一篇科幻小说。后来在科幻世界发表了。以前也在网络平台写过一些东西,但没有发表,大家都写的挺嗨。

河流:刘慈欣老师为许多的作者们指引了方向。为什么会选择科幻这个小说题材进行创作?您和科幻之间有没有一些比较有趣而奇妙的故事?

刘艳增:实在话,因为我想写的故事,用科幻的方法来诠释,既能够保持诡异和神秘感,又能够自圆其说,很神奇。

相比起来,用写鬼故事的方式和比较玄幻的方式来诠释这个故事,总觉得差了那么一口气。比如这一篇投稿在“第一季·惊人故事大赛”的作品。(分享链接)无论多么诡异悬奇,都能用科幻的方式圆上。

河流:这应该是您最新的一篇投稿吧,看起来非常让人期待。您进行科幻小说创作的灵感一般从哪里来?

刘艳增:来自于生活中的琐碎细节。我特喜欢那些“发生在身边的诡异事件”。听说过一个高中生突然丢失了一天的时间;见过诡异的载有活人的小飞机;一个人想要出门,突然一只蜘蛛垂在他面前,然后他感觉不妙,就没出去。但他后来才知道,那辆公交车就在刚刚发生了一场重大车祸。这些东西,都可以写成科幻,既带劲又过瘾。看你怎么把它圆上。这种接地气的科幻,才是我想要的,当然,仅仅代表我自己。

这些都被我写成了小说,我超喜欢这类“发生在身边的诡异感”,然后打开脑洞,用科幻这个工具把它圆上。再后来看到三丰老师很早谈过这个思路,它的叫法是“惊异感”,我深以为然。这非常接地气。

河流:您这篇最新的作品《门的背后》也是这样得来的灵感吗?这篇作品主要想表现一个怎样的科幻主题?

刘艳增:主题这种事我是今年才知道,写一篇文竟然还有主题这个东西。一定要说主题的话,那么就是执念,执念是残酷的轮回,西西弗斯没完没了。

河流:人的执念总能够促成很多事。您在写作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这样的一类问题?比如说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比较大的困难?是否是通过这样的执念去克服的呢?

刘艳增:我是一个没有执念的人。随心所欲,可以有执着,但不能有执念。

河流:原来如此。您怎么看待/理解科幻这两个字?

刘艳增:我把“科幻”当成一种工具来看待。一个能让我的故事,讲得上一个台阶的工具。它没啥了不起,跟悬疑,推理,惊悚,侦探,爱情等等一样,只是工具。

你把它加进故事里,能让读者觉得,原来可以这么圆上就成了,没必要拔高。

河流:很多科幻小说里都有必要的工具人。他们都会反映出一种作者想讨论的科幻话题以及对它的思考。您最感兴趣的未来科技/科幻话题有哪些?对您影响最大的科幻小说有那些?

刘艳增:三体和球状闪电。还有一些别的,都不太重要。工具人一定是要的,玩的是“吓唬人”“忽悠人”,吓完人再让人有一点点思考。知道读者喜欢啥就可以。让读者废了脑细胞却找不到快感,那不是人干的事。

河流:感谢您抽空参与此次访谈!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