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衬衬杯作者子平:思想本身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其内核想表达一种对现实社会的忧虑

0

受访者:子平
采访者:河流

河流: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您还记得您第一篇作品是什么吗?

子平:真正接触是高中,班级订刊里有科幻世界。当时学习比较艰苦,班级订刊是为数不多的合法娱乐。有次读到张冉老师的《大饥之年》,觉得科幻是写人性的,看上去很牛逼。

第一篇是在微文写的一篇文,借用的是一款AR游戏的设定。写一半发现问题很大,决定停一停。现在居然觉得整个故事框架都有问题,就让它在那静静地躺着吧。

河流:您创作作品时主要想表达怎样的思想?

子平:思想这东西本身是发展变化的,很难回答。我刚开始就想着表达,把自己的梦写出来;后来赋予了一些人生价值,希望能有现实意义。当然现在不同了,对科幻不再那么功利,主要还是喜欢。至于思想内核,应该是想表达一种忧虑,社会规则的解构和人性的破坏。

河流:创作作品以前,灵感从哪里来?后来又因为什么原因变少了?

子平:以前我很喜欢做梦,觉得什么都有可能。后来接受了科学训练和写作训练,被告诉要深入地思考、考究每个点子、每个情节。这样造成了一个结果,每当产生一个点子,这个点子不再是灵感源头,而是科学问题的引子。当这个点子领我走到一个新的知识前沿,转变成一种前沿课题,我就对这个点子失去好奇了。

虽然不能用科学精神去套用科幻,但是我对事物的热情都源自好奇,科学、科幻都源于此。当好奇心被其他对象满足时,科幻对我个人就丧失了吸引力。

河流:您对零重力科幻,衬衬杯的看法?

子平:咱们这群人最刚开始就是因为兴趣聚在一起,并且鼓励写作。网上水平层次不齐,一个相对水平较高的环境还算是吸引的。我想这是很多人愿意留在这的原因。

瓦力进来之后,很认真在做事实好事,并且聚集了一群有爱好的人,很不错的。

河流:您在创作巅峰时每天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子平:我的角色这会在干嘛,接下来会怎么做。创作巅峰时我还在接受其他艺术训练,我当时还试图把空间美、音乐美整合进来。现在下滑太大了。

河流:你最喜欢哪位科幻作家,电影?为什么?以后还会关注吗?

子平:还是大刘吧。他是我科幻的引路人,水平还是高我太多了。

现在不会太关注大刘了。他关心的问题我已经不感兴趣了,他本人状态下滑也相当厉害。时代在发展嘛,创作环境和个人审美也在变化。

河流:现在还有时间去看衬杯作品吗?未来还有什么规划?

子平:没有时间。我是很认真的人,既是个认真的作者,也是个认真的批评者。读作品的时候,我会下意识琢磨作者的想法和写作状态,并分析其优劣。读作品是个很辛苦的体力活,要向评论员们致敬。我个人而言,宁愿不读,也不会应付别人的作品。

未来还没定。我还没有走出思想危机,未来生活的压力也不小。不过我会尽量坚持故事创作,因为小说是我的美学之光。

河流:您觉得最近群里话题讨论中最科幻的事情有哪些?如果没有,也可以从生活中举举例子。

子平:这个话题很尴尬,因为我不知道科幻的公认概念。大家会聊科学哲学、文学历史,那么什么是科幻呢?

生活中最科幻的一件事我可以分享。

我们学院有一个下穿隧道,连接两个校区。当时我要跨校区做电路实验,一般做完五六点了,得和同学步行回去。

有一天傍晚,也许是春天或是秋天,总之天气很舒服,我和哥们从下穿隧道借道。当时天还是极亮的,卷云像羽毛一样飘在蓝幕,周围都是匆匆赶路的同学。我们都有些疲惫,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都想尽快吃上饭。隧道里是文化墙,记录着校史,灯光很暖和。大概是五分钟,亦或是三分钟,我们就穿出隧道了。外边的景色已截然不同,路灯黄光照亮路面,照映丁达尔的蒙蒙灰尘。天已经是漆黑的了,就像进入深夜。

我内心当时受到一种时空错觉的震撼,就好像穿越了时间隧道一般。很少有意识到如此激烈的美感。

河流:谈谈您之前创作的作品最初想表达的一些思想吧。您可以慢慢回顾。

子平:这个话题有点大呀(苦笑。)我就说一个自己的毛病吧。构思喜欢虐一点,悲剧最好。
至于其他的思想,回头看大都比较稚嫩,批判地看待吧。

河流:您对中国科幻现状的看法

子平:文化产业还没发展起来,科幻留不住人才,这是社会风向的问题。作为一个亚文化,科幻还有很多路要走。慢慢发展吧。

河流:您在群内取名科幻气氛爱好者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子平:取这个名有点不留面子哈哈,见仁见智。

河流:您之后打算从事怎样的工作?可能和科幻相关吗?

子平:打算这种事都没定数的,有可能走科研,或者工作。
应该不会和科幻相关的。当爱好变成职业的时候,爱好就死了。我对自己还没这么残忍。

河流:最近南方地区24个省的洪涝灾害非常严重,损失惨重。它是由六月起的梅雨季节所形成的。有专家说预计本月19号退梅,您对此是否可以产生什么新的灵感或想法可以和大家交流一下的?

子平:今年是厄尔尼诺年,洪涝早就是可以预见的。去年年底我担心今年的大雨,各地防汛小组肯定也都有准备,没想到疫情才是黑天鹅。

新海诚有部作品叫《天气之子》,虽然是奇幻,但已经很接近现实了。他能把未来的故事讲得治愈人心,并且考虑到全球变暖、东京淹没的必然未来,真的厉害。这个题材我是以新海诚为标杆的。说句心里话,新海诚追赶上就很难了,超越更难。

河流:对零重力科幻的可持续发展有什么建议吗?

子平:对作者好一点,不要瞎折腾,多留些人下来。

河流:为什么会选子平作为自己的笔名?

子平:这是高中同桌给我取的字。想着挺好,就用下来了。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