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周

0

作者:
责任编辑:松果
本文获第十九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三等奖
阅读需要:21分钟
浏览次数:186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是千人千面的那个我,还是躲在假面后的那个我?

第一周

“请进。”克拉芙蒂博士说。

进门的男人十分英俊,棱廓分明的脸颊和顺滑的黑发看起来像是古希腊雕塑。但是他的衣着很奇怪,他的腰上捆着几层衣服,一直垂到膝盖的部位。

“你是?”

“博士,我是释翟。”男人以浑厚的嗓音说道。

博士有些许惊讶,他一边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一比比较着电脑上的资料。

[姓名:释翟 性别:男 国籍:中国 体重:104kg 身高:1.72 ]

据了解这个人的爱好只有游戏和动漫,是个彻头彻尾的死宅。

资料上附上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臃肿至极,好似一堆烂泥。

“一天,仅仅一天而已……”博士念叨着。“你的变化真是惊人。”

“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适吗?”博士问。

“入睡前觉得全身发烫,有些部位的肌肉颤抖的很厉害,但一觉醒来我觉得很好,从没有这么好过。”释翟活动了一下关节。

“可是,博士……”释翟走到博士的工作桌前,动作十分变扭。然后他胡乱地解开了腰上的衣物。

在他的两腿之间隔着裤子有一块奇怪的巨大隆起。

“天哪,那是你的……生殖器吗……”

“是……”释翟有些难以启齿。“博士,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幅奥兰多·布鲁的模样吗?”博士反问。

“我他妈怎么会知道?”

“手术强化了你大脑的自我调节能力,同时被动地强化了你的前意识对生理的调控,但最重要的还是我们植入的[路德干细胞],这种高兼容性超易分化的细胞可以产出一种重塑终末分化细胞的特殊因子……”

释翟学历不低,能听懂五成。

“我对你的身体一边奠基,一边改造。至于影响,简单的讲,你内在的『欲求』,会客观的体现在你的生理变化上。”

“所以,我变成这幅样子,都是出于内心所愿?”释翟摸了摸自己英俊的面孔。

“是的,包括你那令其他男人自卑的……”博士指了指他的胯下。“看来,你的身体似乎超额完成任务。”

释翟略带羞耻地在两腿间再次盖上衣服。

“我会一直维持这幅样子吗?”

博士笑笑:“应该不会,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株树苗,或是一块橡皮泥,你的塑造取决于你所处的环境。外在环境,以及……”博士敲了敲左胸心脏的位置,“你的心理环境。”

“最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你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但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满意的。”博士答到。

“那……我需要做什么抽血化验之类的检查吗?”

“不用的,帅哥,我们希望你以最自然的心态度过每一天,我是不会允许你被所谓的‘数据’困扰的。实验周期结束后,我自然会做必要检查。”

释翟叹了口气。“啊,那没事了,我先走了,谢谢博士……”

“再见。”

“再见……”释翟艰难地踱步到门前,心中对克拉芙蒂博士的回应不太满意。

[最自然的心态?你是在逗我吧?经历了这么诡异的变化还想让我保持自然……]

第二周

“请进。”博士应门道。

进门的是一名女孩,看她的体型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皎洁的脸庞掩在银色的似水长发里,如云中的月。而她的瞳孔里闪动着一种讨人怜爱的迷茫与令人怅然的梦幻。

“你是?”博士试探性的问。

“博士,我……”女子的声音柔和的像微风。

“天哪,你该不会是……”

“我就是释翟。”她(他)羞涩地用左手摩挲着自己的右臂。宽松的裙带似乎随时都可能滑下身体。

[天哪,死宅真可怕。他的裙子是哪里来的?]

“这么说,你其实想变成,额……女孩子吗?”

“我不知道……我想,可又不想……”她(他)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让这位年纪尚青的天才博士有些按捺不住。

博士试图回想她(他)原本肥硕猥琐的样子来抑制自己不合适的冲动。

“那,你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我晚上流了许多奇怪的液体呢……”

博士觉得有些尴尬。

“但不是‘那种液体’啦,是全身上下都会流的,类似于汗,可能是随水排出的死细胞之类的。”

“这样你的体型变小也就不违反质量守恒了。”博士说。“但似乎连你的骨骼和性别都改变了,这就是史料未及的了。”

“博士,这很奇怪吗?”

“基本还在我的预期之中。”

“我……还会一直维持这个样子吗?我会不会……变成怪物?”

博士若有所思,“你的形态依旧可能发生变化,但应该不会变成你不愿变成的样子。”

“博士,您真的不需要做一些检查吗,我觉得自己可能是生物学的奇迹耶,一定可以从我身上获得不少特别的数据之类的……”

“没关系,真的不用的,而且我敢发誓,你的身体不会出问题的。”

少女点点头,然后默默走近博士,轻轻拉住了他的手:“博士,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博士的脸红了:“为……为什么要我送呢?”

“我这幅样子,可能会遇上恶心的痴汉哦。”

[你自己原本就是个痴汉吧。]

“那抱歉了,为了实验的保密性,我还是不随你出门为好。”

“嗯,”她(他)有些失落的样子,“那再见了,博士。”

“路上小心。”

看着释翟远去的背影,博士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他的本貌可是猪一样的死宅,我怎么能甘于被诱惑。]

然而博士的胯下依然羞耻地坚挺着。

第三周

克拉芙蒂博士若无其事地呆在偏僻的私人诊所,焦虑地等待着今天的他/她。

博士起身去倒杯水,可眼前却出现了一面镜子。

“早上好,博士。”镜子里的自己居然开口说话了。

“啊,你……好……”博士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不是镜子,而是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你是释翟吗?”博士尴尬的看着眼前满头凌乱金发的自己。

“是的,博士。”

克拉芙蒂有些疑惑:“你怎么变成我的样子的?”

“我有你的DNA,还分析过你的脑电波。”

博士回想起释翟曾经牵过自己的手。

“那你为什么要成为我?”

“因为我想知道可能只有你才会知道的答案。而最有效的解决方案就是变成你。”

“你想知道什么答案?”博士咽了口口水。

“现在的我,到底是什么。”他的瞪大眼睛,瞳孔里射出拷问的火焰。

博士不由地后怕,他清楚那个语气与眼神的含义。

“可惜我没有找到答案,但却知道了其他东西。博士,你欺骗了我。”他的语气很平和。

博士不语。

“私自进行人体实验是违法的。但是我的社会关系几乎空白,被发现的概率不算大。”

博士默认。

“你之所以拒绝进行检查,是因为根本不需要,你不会做多余的事。”

“你连这都知道了吗?”博士流下冷汗。

“你之前解释说[强化了前意识对生理的调控]以及[重塑终末分化细胞的特殊因子]和所谓[路德干细胞]都是美好的假设,可以很好的糊弄我这种阅历的人。”

“实际情况是,你在我体内组建了生物计算机,通过用来变性和整容的医用纳米机器人转码并与网络连接。你对我体内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至于我每天的变化表面体现了我内心的诉求,实际都是对我曾经的网络阅览记录进行统计和推断的结果。”

“你可能是想要利用我培养某种人体间谍,可以直接远距离操控,并可以快速易容。”

博士若有所思。

“博士,你一开始就保证过我的人生安全,还答应给我巨额的报酬。”释翟喘了口气。“但实际上,每当我血液里的纳米机器人篡改我的DNA,改造我的细胞结构,我都可能面临死亡的威胁。而你根本给不了我多少钱,光是为我做的手术就几乎耗尽了你所有的财力。”

释翟嘴角微微一颤:“但很遗憾,你从昨晚失去了对我的控制权。”

博士浑然不知自己在颤抖,[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释翟似乎从克拉芙蒂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疑惑:“知道上上个世纪末期有一部叫做《侏罗纪公园》的电影吗?里面有一句台词‘life found the way’。我无法描述我体内的细胞与机器是如何达成某种共生关系的,它们明白如果我死了,它们也会死,出于一种所有生命都具有的求生本能,它们向我倒戈了,连接它们的不再是网络,不再是你的电脑主机,而是我的神经,我的大脑。”

“我随时都能听到‘它们’对我说话。他们告诉了我你的许多秘密,他们还教会了我比模仿你的生理构造更重要的事——模仿你的思维方式。”

“模仿……我?‘它们’和你……说话?”博士极其诧异。

释翟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博士,我不会责怪你对我生命的愚弄,因为我现在就是你,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可我现在却完全理解不了你的想法。”博士说。

释翟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

“你应该不理解,‘它们’也是这么想的。”

释翟以一种近乎完美的动作转身离开,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博士则茫然无措地呆在原处。

过了许久,清醒过来的的克拉芙蒂不情愿的拨通了视频电话。

“主任,对不起,我这里发生了意外……”

第四周

“请进。”

博士缓缓推开门,一股腐败的恶臭扑面而来。他艰难地跨过满地的垃圾,走向了唯一一个亮着灯光的房间。

“释……翟……”博士对着躺在高高的转椅椅背后的人影说道。

“你来了。”

这声回应夹杂着许多种嗓音,像是几个人一起说同一句话。

博士体会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压迫。转椅缓缓转了过来。

“天哪。”博士不由自主地感叹。

坐在椅子里的人仿佛是一套活着的幻灯片,一张又一张的切换着面孔与身体。博士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人的体型变大又变小,脸颊变宽又变窄,肤色变黑又变白。

眼前一人,宛如所有人。

他/她,已经不再是释翟了。

克拉芙蒂博士冷静下来,甚至可以从他/她不断变化的相貌里看出无数伟人的面孔:爱因斯坦、沃森、诺依曼、特斯拉、图灵、韦伯、汤因比、康德……

[他/她在干什么?]

“我试图从伟人们的思维中寻求答案。”他/她好似听到了博士的心声,立刻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难道能“听”到我在想什么吗?]博士看着对方不可捉摸的眼神,在心中默念到。

“我能。”

他/她突然站起身:“我该走了。”

“我一来你就要走了吗?”

“我就是为了等你才不走的。我要告诉你我要去哪里。”

博士沉默着。

“我要去罗布泊。我知道你想知道,所以告诉你。”

然后他/她笑了,无数的人笑了,在笑容之后,他/她如一阵风拂过,无影无踪。

第五周

不惜动用超音速交通工具,军方与来自国家级研究所、各大医学院的专家们聚首于罗布泊。

“主任,应该就是这里了。”克拉芙蒂根据他/她发来的坐标找到了大致的位置。

“这件事关乎人类的进化与未来,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他。”克拉芙蒂曾经的科研主任说,对这个年轻的博士来讲,这个人的地位就像是父亲。

“他是你唯一一个成功的案例吗。”

“是的,额,确切的讲也是失败的案例,但却是唯一一个活下来来的实验者。”博士无奈耸耸肩。

沙漠的烈日很残暴,人们撑起了折射伞,但依然可以感到皮肤的灼痛。时间过去许久,但这片死寂的沙漠好像根本没有他们等待的“人”。

[仅仅前两天采集的数据就引来这么多专业人士。]博士想。

[但如果引来他们只是为了陪我晒太阳的话未免也太尴尬了。]

“不用担心,我来了。”

博士循着声音回过头,他愣住了,刚才这句话是从主任嘴里说出来的。

“我想变成令你最安心的样子,说你想听的话,解决你的问题。”

克拉芙蒂回过神,他发现自己已经感觉不到炎热,周围的人与物都通通消失不见,只剩下自己与化为主任的他/她,还有这片无垠的荒芜沙漠。

“其他人呢?”

“我在同时和每个人说话,他们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就像你现在所处的一样。”

“为什么,要到罗布泊来?”

“因为在这个地方寻找答案的话,可以保证不会影响到你们的文明世界。而且这里的太阳光很充足,我需要光能。”

“我们的?你的意思是你已经不属于人类了吗?还有,你可转化光能?”

“我属于人类,但不属于现在的你们。我理解并改进了植物光合作用的方式,我可以效率更高地把光能转化成化学能。”

“所以你才在正午12点出现吗?”

“是的,这个时候太阳直射角最大。”

“你为什么要让我赶来?”

“因为你想要来,而我有许多你想要的答案。”

“什么答案?”

“现代科学99.9%的未解之谜。”

“不,这种问题不是靠对话可以解决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你要怎么寻求你的答案,你怎么去理解自己到底是谁?”

“我在这个世界里是找不到答案的。”

“那你要怎么做?”

………

恍如隔世。

这就是克拉芙蒂从‘房间’回到现实的感受。

熟悉的炎热,熟悉的人群。

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场壮观的视觉盛宴。他们前方一个巨大的球状薄膜正在展开,薄膜内的巨大光斑交融冲撞,好似会动的抽象画,布满天空的奇艺色彩陡然聚拢,像是被吸入了巨兽口中。

“轰……”

巨响淹没了世界,光芒占据了视野。

而在光芒中陡然闪过一个黑点。

“微型黑洞……”人群中一个操作着精密检测仪器的人说道。

……

一切仿佛一场梦,发生和结束都在转瞬之间。

他/她一直到最后对没有回答我唯一的问题。那个问题的,那个答案。

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

“主任,我们走吧。”

卡克拉芙蒂突然发现主任如同癫痫一般,双眼翻白:“孩……孩子……那个……人……人……把……把领先1……00年的科技,都……都塞进我……脑子里了……”

主任自己就笑得像个孩子。

第六周

燃烧。博士默然看着自己所有的实验成果在火焰中消弭。他的过去与这间老旧的诊所一起被永久的抹除。

拉上帽檐,他走向黑夜深处。

“请留步,先生。”便衣警察拦住了一名路过的黑衣人。

“怎么了?帅哥?”黑夜人拉下自己的帽子,露出清秀的面颊。

[这个女孩穿的可真中性。]警察想。

“额,对不起,小姐……认错人了,很抱歉……”

“没事,下次不要再把男女也认错了。”

女人不紧不慢的离去,拉上帽檐。如相机按下快门,她的脸轻轻一颤,瞬间切换成了男人的样子。

不会错,就是博士的那张臭脸。

他/她不由得笑了。

“数十名参加了‘罗布泊黑洞’事件的科学巨匠均因脑死亡去世……”

新闻播报员以沉重的语调播报着。

“而本次事件的焦点人物罗斯·克拉芙蒂博士却不知所踪……我们所能掌握唯一的线索就只有他发表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的最后的一段录音。”

“我离开了,我要,去寻找一个答案。”

© 本文版权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