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作者钱禹坤:科幻让我的心飞到宇宙苍穹,而表达舒缓我的内心

0

责任编辑:河流? 受访人:钱禹坤

时间:2020年5月30日10:22-11:40

河流:欢迎大家来观阅零重力维基访谈。今天我们请到了科幻世界上刊作者钱禹坤,大家欢迎!

钱禹坤:大家好!

河流: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科幻小说创作的?您怎样看待科幻这个概念?

钱禹坤:接触科幻这两个字太早了,我觉得严格意义上应该是很小的时候了,有多小都不记得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很难回顾很精准,想做一个科幻作者还是去年的事,很晚,也还是个新人。我不喜欢谈概念,说一件东西有它明确的定义这就很局限,在我看来,它就是一种表达,一种我喜欢的表达

河流:您进行科幻小说创作的缘由?哪部科幻小说或哪位科幻人物对您的影响最深?

钱禹坤:科幻作品说大刘没影响绝对说谎,但真正让我开始去看科幻是一部时间回旋

河流:在您的记忆中,生活中发生的最科幻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钱禹坤:生活中?科幻?别闹了。就是因为生活太平淡了,所以我喜欢科幻。

河流:您的灵感一般从哪里产生?

钱禹坤:说灵感吧,这个事其实对于我来说,真的不难,但我可以从我第一部作品说起,那其实是一部长篇,我写它纯粹是为了一种纪念,故事来源于我身边的朋友,他家庭的不幸,肯定我不会去说究竟是什么,写出来也只是给自己看,后来我发现,过程中我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想法,故事也开始丰满,所谓的灵感都是喷出来的。。。所以我要说灵感来源于你身边的生活,来源于你看到的一幅画,也许是一首诗、一首歌……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眼中的一切都可以是故事。

河流:您在写作的时候会想带给读者怎样的体验?

钱禹坤:带给读者的是一种感动、是一种豁达,原来以为是这样,后来发现,其实都不是,我一直觉得我很自私,至少在写作这个事情上,我不避讳说出我的自私,因为不太会去考虑读者怎么想。我只是在表达我自己,就像很多人问我你为啥写作啊?我说我要表达啊!生活里我们都要克制,我们都要某种意义下活在一个面具里,我闷得慌,我就得想办法把呼吸调匀了。写作就是我的途径,如果你看到未来某一期要上刊的一篇我的作品,名字就先不说了,就能感受到,我当时写的就是当时的自己。至于现在这个问题,我还是正面回答,我要带给读者什么–应该是一种叫做联通的东西,我希望我能让更多的人在我的作品里看到同类,我不会去说我心系星辰大海,给你们一个世界,我只想寻找共鸣,

河流:您写作的时候会不会有无从下笔的情况?您是怎样克服的?

钱禹坤:无从下笔?这个对我来说,可能不太存在,真的,脑子里的故事太多了,阻碍我的只有时间,因为真的太忙了,你们应该知道IT这个行业。以前不写作,我都是挤出来时间休息,现在就是挤出来时间写作。但关于无从下笔这个事,我的建议依然是很传统的,多看书吧兄弟姐妹们,阅读量足够了,你心里会有很多世界,看书不能一味的看,要思考,从一个作者的角度去思考,这是一种锻炼,

河流:您最感兴趣的科幻话题有哪些?

钱禹坤:最感兴趣的科幻话题,我曾痴迷暗物质、暗能量、时间、mwi(不对,这好像是科普),回到话题,还是很本质的,我很关注科幻影视化,但我知道,影视化的科幻其实距离文字里的科幻还差着100年,没错,就是100年。肯定有很多人不服,这就是现实,不然就没有作者什么事了。至于影视化我为什么关注,很简单,我希望我们的孩子尽早地去接近科幻,一定是最直观的途径,我个人也喜欢看电影,但真正让我震撼的科幻电影不多,可能脑子里就那么几个名字《星际穿越》《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月球》《彗星来的那一夜》《火星救援》…..

河流:近期的写作计划是?您在科幻中想寻求一种怎样的思想或体验呢?

钱禹坤:近期的写作计划,真的难以计划了,因为时间真的不够用,但我还是希望给晨星、光年、未来大师都储备好,正在写的一部作品是给晨星的,用了我最习惯的写作手法去表述的一个故事,当然近期的修改任务很重,有一篇作品被科幻世界退了,原因是写的还真好,但是他不够科幻,不要让科幻束缚了你的故事,那时候我真的才发现,真正的我是要表达,不局限于科幻的去表达,很多人就是这样,好似一种宗教一样,去崇拜,去跟随,大可不必,你只要自己知道你喜欢这种表达方式就够了,你不会成为刘慈欣,永远也不会有人成为他,这就是现实,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那个“星辰大海”至于那片海,是否够科幻,都不再重要。近期还要继续修改我的长篇,那是我的第一部作品,放不下它,也许今年会再次把它送出去,也许会是十年,

河流:您写科幻的最初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钱禹坤:至于我写科幻的目的,我坦诚,一开始有那么一点功利心,梦想过站在某一座台上,让原本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我被镁光灯照的闪闪发亮,也是想给身边的人看到,那个他们可能不屑的存在也有他存在的意义。可是,一切都变了,我发现这会成为一种常态,哪怕我永远站不上去,我也会写下去,科幻能让我的心飞到宇宙苍穹,我的表达能舒缓我的内心,我甚至去考虑不同的表达,哪怕不是科幻,我计划今年会有3/4的作品放在科幻里,剩下的1/4会尝试一些现实题材,算是给自己一种挑战。

河流:如果阅读其他科幻小说的话,您一般会选择哪一类科幻,想在阅读中想寻求一种怎样的思想或体验呢?

钱禹坤:我有很久没读科幻了,不是不好看,是做了科幻写手后变得有点惧怕,我怕被某一种思想带走,就想按自己的方式去写。这算是一点点的狭隘吧。如果当我过了心理这个坎,我会选择去看一些所谓新浪潮的东西,我想知道未来这类文学未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演变趋势,仅此而已。去寻求什么思想与体验都谈不上,因为这个问题其实是反过来才对,我不会去寻求,而是作者给我什么,我能不能接得住才对,只要是我愿意接住的感悟,都是我想要得到的,是不是很绕。

河流:感谢您抽空参与此次访谈!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