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作家北星:在与南希·克雷斯和迈克·雷斯尼克两位科幻作家的交往中收获颇丰

受访者:北星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0年7月29日

河流:《苍穹火焰》杂志的创办给您带来了一些怎样的感受?是否具有什么意义?

北星:《苍穹火焰》创办于1998年,是作为中华网上科幻协会会刊跟这个协会一同诞生的,可以算是网上第一份中文科幻迷杂志。在1998年,虽然有几份印刷/油印的科幻迷杂志,但是科幻迷杂志在中国科幻界还是一个相对比较陌生的词。在欧美科幻界科幻迷杂志却是十分流行,种类繁多,雨果奖里甚至有最佳科幻迷杂志的奖项。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科幻迷们,尤其是中国的科幻迷,相对都是比较孤立的个体,只能独自享受科幻带来的乐趣,而往往被周围的人当作某种异类。互联网有史以来第一次将世界各地的科幻迷联系了起来。中华网上科幻协会试图将这些散落各地的科幻迷联合起来,这个协会虽然人不是太多,但成员来自全国各地,还包括了美国、日本的网友。《苍穹火焰》杂志则使我们感受到这个协会不只是一句空谈,而是确有一个实体在那里。创办《苍穹火焰》的过程中,我们感到自己力量虽然微小,但也有种创造历史的感觉。

河流:您接触过很多国外的科幻作家,在同他们的交流当中,您往往能收获一些什么?后来是否有成为长期交流的朋友或达成了长期合作的同行?

北星:机缘巧合,我确实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国外的科幻作家。交往最多的有两位,一位是南希·克雷斯,一位是迈克·雷斯尼克。南希以前住在我所在的城市,并且每年都会在我们这里的一个读书写作中心教科幻写作课,在我们这个城市培养了不少科幻作家。我认识南希就是因为参加了她的科幻写作班。

写作班不大,只有十来个学生,而且课后经常大家一起去附近的咖啡店喝咖啡,所以很快学生老师都混熟了。我在这个写作班不仅学到不少写作技巧,还交到不少本地科幻圈的朋友。写作班完后同学包括南希还时常在各人家里聚会,之后我还与人一起参与创建了本地的科幻作家协会。我觉得跟南希和写作班的同学们的交往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使得我融入了本地的科幻圈,从圈外成为“圈内”人士,也为我之后进一步接触到美国的科幻圈打下了基础和条件。

我跟迈克·雷斯尼克是在我们城市的一次科幻年会上认识的,迈克是年会的作家嘉宾。迈克的一位合作者和朋友尼克·迪查里奥也是我们的科幻作家协会的会员。会后我跟迈克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他将他的许多小说的电子版寄给了我。其间,我翻译过他的两篇短篇科幻,并将他的长篇《基里尼亚加》和《圣迭戈》推荐给国内翻译出版,而他则帮我逐字逐句地修改我的英文小说。我的英文科幻短篇小说处女作最后得以发表迈克的帮助巨大。

不仅如此,他还一直鼓励指导我那时还在上中学的儿子牧星写作,直到牧星13岁的时候写的一篇科幻短篇被迈克收入他主编的《银河边缘》(Galaxy’sEdge)杂志发表。迈克虽然是科幻大家,但人非常随和,热于助人。他通过指导、合作等方式带出不少科幻作家,并将这些作家称作自己的作家孩子。

迈克可以说是我的科幻挚友。我有一次曾经问迈克:你自己作品里觉得最好的是哪篇,他的回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说:我最好的短篇是我后面写的。如果我的小说写得不是一篇比一篇好写作还有什么意义?可惜今年年初迈克因病去世,带着还没写完的无数故事离开了我们。

河流:您目前主要参加哪些科幻活动?是否有新作品的创作准备?

北星:我目前主要是参加本地科幻协会组织的一些活动,包括每个月在书店的例行聚会。可惜这个活动因为疫情已经停了下来。另外,我还参加过好几次世界科幻大会以及本地和附近水牛城的科幻年会。参加这些会议使得我认识了不少北美的科幻作家朋友。中国国内的科幻活动因为路途遥远、时间也不方便,所以我参加得不是太多。只参加过三次全球华语星云奖的颁奖典礼。至于新作品,我有一些构思。但是因为工作太忙,所以写作进展比较缓慢。

河流:聊聊您的科幻创作

北星:我从小学开始看科幻,到了初中便开始写科幻题材的作文。大学毕业工作后,有一段时间比较空闲,便开始给《科学文艺》(《科幻世界》前身)投稿。很幸运的是,第一次投稿投了三篇小小说,居然发表出来一篇,之后就基本上一直没有间断科幻写作。九十年代末期网络文学兴起的时候,也投身其中,在网上写了不少作品。后来受邀跟人一起参与创建并主持清韵书院的科幻奇幻论坛天马行空,对当时网络科幻奇幻创作的繁荣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最近几年因为教学和科研任务比较繁重,给予科幻写作的时间不多,但并没有完全终止写作。

河流:谈谈您最近感兴趣的科幻话题

北星:因为专业的缘故,我一直对数学类的科幻比较感兴趣。数学科幻比较难写,但是在国外还是能看到惊人数量的数学科幻作品。美国有位数学家和科幻作家AlexKasman专门建立了一个数学小说网站:http://kasmana.people.cofc.edu/MATHFICT/。里面收录了一千三百多篇数学相关的小说资料,其中大多是科幻作品。欧美一些数学科幻往往脑洞很大,令人眼界大开。后来我自己也试着写作数学科幻,这也是拙作《黎曼的猫》的来历。

河流:您是怎样入坑科幻的?

北星:记得最早看的科幻书籍是小学时看的凡尔纳的《地心游记》。那个年代科幻书籍贫瘠,还好我们一个小学同学家里收藏着五十年代出版的一些凡尔纳的书,并将《地心游记》借给了我看。读后感觉如见天人,觉得世上还有这么好看的小说真是人生的一大幸运,于是借了更多凡尔纳的书来看,遂入坑科幻,再无反悔。

河流:怎样看待15年以来豆瓣上科幻小组论坛的衰落

北星:我最初的感觉是有些失落,不过后来觉得这很正常。网络平台的生命周期显然比现实的平台的快得多,潮起潮落已经见得太多。我最初上网的时候是在1998年,那时网上最热闹的科幻论坛是一个叫作嘉兴网站的幻想之翼论坛。一大帮幻友在那里讨论科幻,写作科幻,参与科幻接龙,乃至后来成立了第一个中文的网上科幻协会,办起了网刊。可惜1999年上半年嘉星论坛就关闭了,幻想之翼的网友们不得已流落到了一些武侠论坛。

1999年夏天我受清韵书院老板的邀请在那里创建一个科幻论坛。经过一番筹备和讨论,清韵书院的科幻奇幻论坛天马行空开张了,由老沙、筋斗云和我主持。这个论坛迅速成为网上最有影响的科幻奇幻论坛之一,聚集了大量的科幻写作者,其中不少人后来都有在纸质媒体包括《科幻世界》发表作品乃至获奖。

后来的东方奇幻系列九州也是诞生于这个论坛。但是风水轮流转,如此红火的科幻论坛到2005年左右也开始衰落。豆瓣科幻小组大约是在05-06年左右开始兴起的吧,后来红火多年,鼎盛时期几万组员,曾经的这个小组组办的白烂杯科幻比赛更是热闹非凡,参与者众多。现在不少白烂杯的参与者也成了成名的科幻作家。然而,当微博和微信兴起之后,豆瓣科幻小组也逐渐衰落。现在看来,这都是随着网络的发展而产生的自然现象。

河流:有哪些人对您影响深远?

北星:从科幻的角度来说,有不少人对我影响很深。这里列几位我觉得对我影响最深的人。首先,凡尔纳带我走进科幻之门。其次,威尔斯让我知道科幻不光是凡尔纳式的探险,还可以用来反映社会问题。之后,克拉克、阿西莫夫让我接触到黄金时代的科幻,南希·克雷斯和迈克·雷斯尼克则带我走进了北美的科幻圈。

河流:感谢您抽空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561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