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演义

0

作者:菌文
责任编辑:Excpet
阅读需要:27分钟
浏览次数:182

导读:豆有豆生,亦有豆志。甜咸之争,讲述了一个猎奇、充满新意、又带有那么一点科幻元素的故事。

001

我叫黄豆豆,首先声明,我是一个甜党。

关于“豆腐脑到底该吃甜还是该吃咸”这个问题,我可以提出一万种理由来证明,甜豆腐脑要比咸豆腐脑好吃。

但我今天要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想和你们谈谈我的故事,我们甜党反抗军的故事。

这一切都得从今年六月的第七十八届全国豆子联合会议说起。

今年是咸党执政的第四个年头,这对于我们豆子短暂的一生来说,整个豆生,几乎是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被笼罩在咸豆腐脑的阴影之中。

是的,你没听错,我们是豆子。

我们所处的这颗星球,叫做豆豆星球。在这个星球之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豆子。

豆豆星球的东半球,是我们黄豆族的天下,原因无他,因为我们黄豆数量是最多的,所以在这片土地上所有的豆子都得服从我们的统治。

那些绿豆,红豆,黑豆之类的少数豆族,只能在它们的自治区里面生活,尽管我们会给予它们足够多的优待政策,但是我们决不允许它们的聚居地转移到其他的地方。

单独的豆子可以离开聚居地,来到我们黄豆的领地生活,但是这样一来,就得承受许多豆子的非议了。

毕竟不同豆族的生活习性都是不同的。

比如黑豆,我最不喜欢黑豆了。他们长得黑不溜秋却又豆高吊大,笑起来的时候显得牙齿倍儿白,放黑夜里都感觉在闪着光,虽然我的牙齿也很白,但总感觉没他们的白,所以我不喜欢他们。

其实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涉及到豆族歧视的问题,我也不适合在这里跟大家明说。

再比如绿豆在夏天喜欢把自己泡在水里,然后躲进冰箱冰冻一下。据说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外皮更好地脱离,等到自己死了之后就可以变成完美的绿豆沙。

天啊那副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我简直不敢想象一颗小小的绿豆,竟然能被开水泡成那样一副鬼样子,我敢保证你肯定不想看到这些的。

哦对了,刚才我提到了死亡之后的事情,我们豆子星球的所有豆子,死亡之后就是需要成为食物,成为神的贡品,这样我们这个世界才能获得来自神的恩惠。

我们信奉的是农民伯伯神,这个神的名字听起来很怪,但是还有更怪的,那就是他的使徒:厨子神。

虽然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他的使徒也叫神,但是我们的历史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对此我们深信不疑。

其实我曾经怀疑过农民伯伯神和厨子神是同一个神,但是我没敢跟别的豆子说,因为我担心他们直接把我给丢进异族裁决所孤独终老。

异族裁决所里都是些可怕的疯子,他们终日不见阳光,浑身干瘪,散发着陈年的灰尘味,是那种慢慢腐朽死亡的味道。

更可怕的是那种专门吃豆子的虫子,我还年轻,汁肥肉美,这时候进去绝对是虫子们进食的第一选择,我不想死在虫子口中。

所以关于我们的神到底是什么,无所谓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死了以后成为神的贡品才是最重要的,但那是我死后的事情了,现在我只想活着。

002

额不好意思跑题了,我们倒回之前的话题。

今年本来应该是咸党执政的最后一个年头,第七十八届全国豆子联合会议的开会目的,就是讨论半年之后——也就是今年年底,甜党和咸党的政权交接问题。

在那场会议举办的过程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因为没有会议录像流传出来,所以我们不太清楚。但是那场会议的结果公布之后,却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暴动。

你敢相信吗?咸党的总统老不甜要连任!这意味着又是一次长达四年的咸党统治。天呐!这群豆子是干什么吃的!

天啊,农民伯伯神,救救我吧!我家里的糖储备不多啦!最多不超过一年就要告罄!

本以为半年之后咸党结束执政,超市将会开放糖类的销售,现在看来又得等上四年了……

一般来说我们吃的糖都是需要从官方渠道购买的,但是这个世界上其实是存在黑市的。我们可以去黑市买那些走私豆员偷偷运到我们这里的糖。

我听说西方也有派别之分,据说是甜咖啡党和苦咖啡党。两个党派势均力敌,苦咖啡党为了压制甜咖啡党,总会想办法把甜党手中的糖给抢过来,然后运到我们这里换取他们需要的物资。

我觉得他们太野蛮了!咸党从来不抢我们的糖,只会禁止商店售卖。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有机会能够买到宝贵的白糖。

我相信那些甜党兄弟们家里的情况应该和我一样,家里没有什么白糖储备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够联系到黑市。

我并不打算告诉他们黑市在哪,因为黑市的糖也不多,他们都买光了的话,我就没有糖可以吃了,不过也许我可以在中间倒卖赚赚差价免费吃糖?

啊,我好像忘记说为什么我们豆子会需要糖或者盐了,呸,我们不需要盐!

为什么我们要糖呢?因为我们是甜党啊!

我们甜党从小就开始吃糖,这样可以让我们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甜。等到我们甜党死后,基本上各个都是甜如蜜的小甜豆。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被做成无比香甜的甜豆腐脑,或者是甜豆浆,这是我们能接受的结果了。

为什么说是最能够被接受的呢?因为我们死后被做成的事物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啊!

绝大多数是被做成豆腐,可怜一点的被做成豆干腐竹,这可倒霉了,死了都不能被马上吃掉,灵魂得不到安息,生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更可怜的,好好的豆浆变成了豆汁,豆腐变成了臭豆腐和腐乳,太可怕了!死了之后都还带着臭味,但偏偏又成为了神的最爱,神真可怕。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说出上面那句话。

总之,一个豆子如果不吃糖,那么就会被做成各种各样的食物,然后下场很可能是无法被轮回。

只有成为豆腐脑或者甜豆浆,才可能在第一时间被神吃掉。那些没有味道的豆浆和豆腐都得靠边站。在这里我先不说咸豆腐脑到底怎么回事,待会我再来重点批斗他们。

努力吃糖,最终成为甜豆花和甜豆浆,能让我们感觉到命运被我们自己所掌握,我们是高贵的甜党,要做自己的主豆!

悄悄说一句,其实我怀疑,农民伯伯神背后还有一群更强大的神,因为一个神不可能既喜欢甜豆腐脑,又能吃得下咸豆腐脑,既能喝豆浆,又能嗦豆汁。

但这个秘密我只跟你说,千万不要说给别的豆子听。

003

额……好像又跑题了,不好意思,我还年轻,脑子还没发育成熟,只有等到我们彻底长大之后,才可能被做成完美的甜豆腐脑。

在这里我不得不赞美一下伟大的厨子神。

厨子神的神力无穷,可以把我们做成无数种美味的食物。

我为什么要用“美味”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死后的状态呢?也许美味意味着神会喜欢吧,这样来年我们就还能投胎成为黄豆。

好吧言归正传,之前我们说到哪来着了?

啊,没错,糖!

那种叫做白糖的白溜溜,白沙沙,白晶晶的方块小晶体在我们这里产量稀少,一般只有有钱豆才能吃得到,所以我们甜党算得上是豆中贵族。

那些穷苦的黄豆们见我们吃糖,自然也要跟风啊!可是它们没糖可吃,又能吃些什么呢?

于是他们把目光瞄向了那些和白糖长得差不多的盐。

这些比白糖还要细小的咸咸的白色颗粒产量丰富遍地都是,咸水湖里头挖一滩水晒干就能得到一大堆。

这些可怜又无知的豆子们吃了盐之后,身体的味道会逐渐变咸。

他们流出的眼泪是咸的,他们死后做出来的豆花豆浆也是咸的,甚至他们晒了太阳之后,被熬出来的那种黑乎乎的酱油也是咸的!

天啊!万恶的咸党!

他们甚至强迫所有刚生下来的孩子吃上一小口盐,这样就他们的味蕾就被盐打上了标签,几乎再也吃不惯甜。

长大之后基本上就变成彻底的咸党了,就算从小到大不吃盐,也只能成为一个没有内涵的豆子。

不过没有内涵总比内涵全是盐要好得多,我们对这些普通豆子没有歧视的意识,吃不了糖不怪他们,孩子是无辜的,都是咸党干的好事。

天啊!万恶的咸党!

那些咸党,因为吃了太多太多的盐,而使得他们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难闻的海水咸腥味,因为渗透压太高的关系,他们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缓解自己的干渴。

这使得他们看上去圆润到让我们甜党都嫉妒,但我们并不羡慕,因为只要他们一运动,芝麻大小的汗水便顺着圆滚滚的身体滑了下来,然后他们的身体便会干瘪下来。

干透的汗水残留在身体之上,变成一层白色的结晶粉末,用手一抹便能擦出一阵雪花。

他们会疯狂喝水,让身体变得重新饱满,但还是免不了这样的情况发生,多来几次,皮肤就变得松垮无力了。

所以咸党老得都特别快,这也是我看不起咸豆子的一个原因,我甚至不愿意和咸党交朋友,因为我不喜欢总是去参加朋友们的葬礼。

“你以后注定是一个霉豆腐!打酱油的咸豆!”这是我们的圈内黑话,专门用来骂那些甜党叛徒。

他们抛弃了信仰,他们死后注定得不到神的怀抱,他们的尸体无法被神一口吞下,只能一点一点地被消耗。

这是他们死后注定要受到的折磨!看吧,这就是投靠咸恶怀抱的下场。

……

004

额……我说到哪了?

算了,咸党的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我这次的演讲是打算控制在一万字以内的,因为留给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接下来我就直奔主题吧。

我们甜党不能没有糖,为了糖,为了挽回我们甜党的尊严,我们决定组织一场反攻,于是我们甜党反抗军诞生了。

甜党反抗军想要掀翻咸党的压迫,起头的黄老三是和我从小穿开裆裤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他有一声干瘪的外皮,所以大家都叫他小瘪三。

我们黄豆族以圆润饱满为美,身体越是饱满,就越容易被族豆们所认可,但是黄老三之所以能够成为甜党革命军的首领,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丝豌豆血统。

要不是他小时候和我长得一样,都是一颗根正苗红的小黄豆,我甚至会怀疑黄老三的爸爸被他家隔壁的那颗姓王的绿色豌豆给绿了。

毕竟他那圆滚滚又皱巴巴的身体,简直像一颗黄皱性状的豌豆。

说到豌豆,其实我有点羡慕那些其他的豆族,如果能投胎到另外一个半球,当当咖啡豆之类的那种香香的大块头貌似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可可豆也不错。

额……

该死!我觉得我应该改改我这个老跑题的坏毛病,我们讲到哪了?啊,是我们反抗军的事情。

我们甜党在黄豆族里数量并不多,但是不代表我们没有盟友。

咸党不光是我们甜黄豆的敌豆,他们禁止超市售卖白糖,其实也侵犯了其他豆子的利益。

什么?你问我还有哪些豆子是我们的盟友?我给你一些指点好了。

也许你只听说过甜甜的绿豆沙和红豆沙,肯定没听过什么咸咸的绿豆沙红豆沙吧?

没错!红豆和绿豆就是我们最大的两个盟友。

其中红豆是我们最忠实的伙伴,他们本身就带着一点甜味,所以对糖的需求并不大。

而绿豆,因为他们如果变成绿豆沙的话,会需要大量的糖,有时候会变成我们的竞争对手,所以我们始终对他们报有警惕。

不过目前我们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大家现在都没有糖可以吃,绿豆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变成绿豆饼这样的干粮,暂时不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

红豆负责我们反抗军的后勤。

我们在没有糖的时候,偶尔也会吃一点红豆沙。因为我们听神父说,天上的神仙们在吃豆花的时候,偶尔会在上面撒上一层蜜红豆。

我这里所说的红豆沙,可能和你所想的那种被厨子神加糖加油炒出来的红豆沙不一样。

我们吃的红豆沙是红豆们晒了太阳之后流出的汗的结晶,嚼在嘴里就像是在吃沙子一样,只能就着水咽下去。

这些红豆沙的糖分不高,但吃了可以补血。额……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也许是神说的叭,反正吃了以后我们就能神勇无比,就像是上了红BUFF一样。

而绿豆,这群小家伙们因为个子小小,皮肤又和草地的颜色差不多的,比较适合干一些潜伏侦查的工作。

我们甜党反抗军第一次袭击行动的目标,就是绿豆们深入敌后时发现的,那是一个咸党们的物资仓库,里面堆满了我们急需的白糖,数量足够我们吃上三个月!

而那个仓库的防守力量,却只有寥寥几百颗豆子,我们三千好汉一波rush就能把他们给彻底掀翻,几乎没有过多的犹豫,我们便决定了参与行动。

时间就在昨晚,天气预报里说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凌晨三点半。

005

不得不说的是,我们的这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突袭计划,实施得非常完美。

我们豆数十分充足,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不给他们呼叫支援的机会,我们还找蔬菜署工作的豆友们借调了一批刀豆和豆角来给我们助阵。

刀豆是一种宽而扁的豆子,长得像刀,但是却砍不断任何东西。不过它宽大的身体可以成为我们最好的掩护,所以在我们这里叫做盾豆似乎更合适一点。

我们大约五六颗黄豆共同举着一个刀豆向前冲,一旦提起了速度,对面七八颗咸豆子也无法轻易阻挡住我们。

也许是长久的安逸让这群咸豆丧失了身为守卫应有的警惕,我们的绿豆盟友们很轻易地借着草地的掩护撬开了仓库大门。

在漆黑一片的寂静之夜里,随着“啵”的一声清脆声响,我们如隔壁星球格鲁家的小黄人一般大吼着发起了冲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大吼,这样不会打草惊蛇吗?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在打起来之前叫得大声一点会更有利于威慑对方,起码气势上不能输。

我们抬着刀豆冲在前面,对方仓促之间组成的豆墙无法阻挡我们的脚步,被我们推到了仓库门口。

紧接着刀豆抵在了大门之间,让铁门无法关上,也让仓库里的咸豆子们无法出来。这样的话就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包围圈。

神话故事里面有一个词叫做瓮中捉鳖,我们今天干的事情就叫做瓮中捉豆!赞美伟大的神!

我们把新鲜豆角两头剪开,架在刀豆上面,一头搁在地上,另一头伸进仓库,一颗颗黄豆从豆角的这头爬到另一头,完美地越过小山一般高的刀豆,进入里头的仓库之中。

也许先进去打头阵的豆子们会吃点亏,但是随着援军越来越多,里头的咸豆们马上便束手就擒。

从开始行动到行动结束总共才花了一个小时不到,而我们享受那堆成小山一般的白糖都花了快两个小时。

修整完毕之后,天也开始放亮,我们揪着这群咸豆的头发排起了一条长龙,在小城之中最繁华的街道上发起了一次游行示威。这群战败者不敢反抗,就像被牵着鼻子的牛一般十分听话。

我们豆子打架有一个基本法,大家都要遵守,那就是只要成功抓住对方的头发就能胜利。通常来说没有任何一个豆子会反抗,因为大家都害怕被揪断头发。

脱发问题是我们这群豆子们共同关注的一个问题,天呐,我们甜咸豆子之间竟然还会有共同语言!好吧,毕竟大家都是豆子。

关于头发……我们豆子这一生,只会长一次头发。头发沾了水之后还会越来越长,然后还会分叉开花,最后变得绿绿的。

这是我们长高的唯一途径,所以在比拼身材圆润的同时,我们还会比谁的脑袋更绿,谁的头发更长。

哦对了,长头发也是让自己快速轮回的一个好方法。据说如果你经常洗头,就容易变成豆芽,也可能被神吃掉。

但我们并不太推崇这么干,毕竟这里头水分太多了,我是指豆芽水分多。我们甜党讲究一个实在,浓缩的才是精华。

不过稍微长一点点头发还是很ok的,这样走出街上大家就知道你是一个有生活阅历的豆子,所谓顶上无毛,办事不牢,每颗豆子都得有自己的头发。

如果有豆子在被揪住头发的时候还敢反抗的话,我们会佩服他是一个狼豆,但绝不会怜悯他。豆子是不需要狼性的,就算是狠性都不行,豆子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我们反抗也是逼不得已。

只要有足够的糖,我们就能很安分,我们的要求很低,仅此而已。

006

额……该死,我好像又跑题了……

对了,我刚才讲到了游街示威。

我们这一群豆子吓坏了那些早起上班的豆子们,也惊动了那些还沉睡在美梦中的咸党守卫。

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的咸豆都是棒槌,我们很快就被大批身穿豆荚盔甲的咸豆们给包围了。

不过我们并不担心会遭到什么不公的对待,顶多也就是被揪着头发以同样的方式在街上晃荡一圈就会被放回去,这也是我们的目的之一。

我们豆子还是很有爱的,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身上粘到其他豆子的豆浆,我们嫌弃咸豆子,咸豆子毅然,无味的中立豆豆更是哪边也不愿招惹。

现在还没什么人,所以知道事情真相的豆子不多。等到大家都起床出门了,看到的将会是咸豆们欺负甜豆的场面。

我们要利用舆论的力量,让全世界的豆子们都看到咸党的卑劣行为,咸党这种打压我们甜党的行为。

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水豆大军随时待命,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的照片和视频就会被传遍社交网络。

那些不知真相的吃瓜群豆们将会指责咸豆,然后其他地方的甜豆们也会一一效仿行动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小瘪三作为带头大豆,被咸豆们压在了最前面,我们这几千人的甜豆队伍,黄的红的绿的被牵着头发在豆豆广场游街。

这一幕仿佛就是在过节!

等等,想到过节……

这时候一只遮天蔽日大手朝我们压来。这只手是如此的熟悉,正是课本里面厨子神的图腾象征:

巨大的巴掌,五根手指,清晰可见的掌纹之中泛着一丝油腻的光泽,伴随着厨神一同出现的天地异象,是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葱花香气。

天啊!我们竟然忘记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神祭节,厨子神要从我们豆豆星球收割品相完美的豆子去成为神今年的第一顿美食。

我们才刚吃完糖!我们此刻的状态就十分完美!边上那群咸豆子也是,红豆绿豆也是!

在场的所有豆子,一个也走不了!

我们本应该很兴奋才是,我们一直期待的轮回要来了!可是为什么我总是开心不起来?

我以为这只是我一颗豆子的想法,但是当揪着我头发的那颗咸豆子松开手,我抬头看见身边的豆子们那茫然失措又带着一丝惊慌的表情之后,我的大脑好像在一瞬间成熟了。

这一刻我意识到,所谓吃甜和吃咸似乎都没那么重要,所谓信仰、勇气、正义之类的高尚词语,在“活着”这个词面前都是如此苍白无力。

厨子神的大手压了下来,把在场所有的豆子全都抓在了手心。

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豆子同胞的挤压感,我有点懵逼,我们即将被送往那未知的轮回之旅了吗?

可是我们甜豆和咸豆正混在一起啊!还有一大堆无辜的中立黄豆,还有红豆绿豆,难道不需要先把我们区分开吗?

“今天的八宝粥加绿豆会不会有点不合适?”

“无所谓啦!反正都是吃,加糖都好吃。”

听到这里我心里松了口气,果然神还是更喜欢吃甜的。

“可是我想配咸菜吃。”

“也行啊!甜稀饭配咸菜好吃开胃啊!”厨子神又说道。

紧接着我们被浸泡在了水里,我们说不出话了,但是从身边豆子们惊恐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他们对豆生的怀疑。

这一刻我意识到,原来神真的是甜和咸一起吃!

水温好像渐渐变热了起来,气泡按摩着我的背部,推动着我在水里头翻滚。头昏眼花之中,我隐约感觉到,还有其他我从来没见过的朋友被丢了进来,他们也是食材吗?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可能我的生命到此就要结束了,濒死的体验可真奇妙啊,可惜这东西不足为外豆道。

呼,还好,这次不用担心跑题的事情了,因为我们的话题到此终结。

不过……我相信水豆大军们应该还会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吧,我们甜党和咸党的斗争将会永远持续下去。

毕竟,历史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啊。

毕竟,这是我们最后存在的意义了……

007番外

等等……该死,为什么是“八宝粥”这种我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

我应该成为豆腐花的!

© 本文版权归 菌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