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大学逐日科幻协会创社采访

受访者:
丁其骏(丁子,科幻协会第一任社长)
敬山瑶(山药,科幻协会第二任社长)
胡泽周(胡子,科幻协会第一、二任副社长)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4月27日

河流:目前对同济大学科幻协会,我们了解到第一代是2001年11月创建的,那一代还给科幻世界杂志社邮寄了书信,现在还存在库房里。前辈们在2007年3月5日创建了第二代,想问问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科幻的?是怎样接触科幻的?是否能够推荐几本您最喜欢的科幻书籍?

2001年11月1日,同济大学科幻协会(第一代)由万泽奇成立
2001年11月1日,同济大学科幻协会(第一代)由万泽奇成立
万泽奇邮寄给科幻世界杂志社的信件
万泽奇邮寄给科幻世界杂志社的信件

同济大学逐日科幻协会创社采访

丁其骏:有点记不清了,大概是1997年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是订阅的一本叫《少年科学》的杂志,每一期都有一篇科幻,一般我拿到杂志都会马上把科幻读完。1999年接触到《科幻世界》,第一篇读的就是1999年1月封面故事,大刘写的一篇,现在还记得大概讲的是一对父子遇到一个坠毁的外星飞船,对飞船的外星人做了一系列的猜测。后面就入坑《科幻世界》了,基本上期期不落。

科幻方面太多了,不过比较经典的,《海伯利安》四部曲和《银河系漫游指南》都不要错过,不过喜欢科幻的可能也都读过了。

敬山瑶:和很多人最初的启蒙一样,先是儒勒 · 凡尔纳,很少见的第一次接触可能是小学时同学借了我一本《杨鹏少儿科幻作品集》,震惊于里边关于虫洞、时间穿越等概念,还自己偷偷写了“太空漂流“的小说(笑),然后就开始买《科幻世界》啦,算是正式上车。

最喜欢的科幻书籍其实很难选哎,那些脍炙人口的巨著就不提了,说一些私人的吧,很适合上车:《你一生的故事》、《真名实姓》、《银河系漫游指南》和《安德的游戏》。

胡泽周:2001年接触科幻,那时初二买《科幻世界》。科幻书就不推荐了吧,无非《三体》、《基地》、《时间足够你爱》、《银河系漫游指南》,大家都耳熟能详。

河流:为什么会想到创建一个科幻社团?是怎样创建的?过程艰难吗?初创成员有哪些?现在还有联系吗?

丁其骏:初中高中周围喜欢科幻的都不多,个别的几个都是在我的带动下养成看科幻世界杂志的习惯。大学的时候,在学校的活动上碰到另一个喜欢科幻的同学,就想多结识一点喜欢科幻的同学,于是就创建了一个科幻社团。

过程艰难倒谈不上,就是申请过了半年才批下来。初创成员有计算机学院的我,城规学院的敬山瑶和程琳晓以及机械学院的胡泽周。我们毕业十几年了,仍然时常有联系。

敬山瑶:就我而言,整个初中时期都有《科幻世界》陪伴,还加入了当时的会员,每月可以收到会刊《异度空间》哦,是很快乐的时期,自得其乐但也能接受幻迷的感召;高中忙于学业,身边读者朋友几乎没有,暗下决心大学一定要加入科幻社团。结果到了大学发现并没有科幻社团招新,后来碰到了第一任社长丁子同学,我俩在团委一起值班的时候他掏出了一本《科幻世界》,从此对上了暗号。

在他的鼓励下,决定重新创建社团。2006年夏,我去成都参加了《科幻世界》举行的银河奖颁奖活动,近距离感受了作者风采与来自全国的幻迷的热情,也更坚定了成立协会的想法。现在核心成员都还有联系,也会有聚会,但因分散在各地,主要联系还是在群里。

初创时,2006年冬,最初是第一任社长丁子、我与另一位副会长胡子三人组合,因根据团委要求,组建社团需4人,拉来了一位也看《科幻世界》的同学充数,找到之前参加科幻世界活动对上暗号的无机客学长来“指导工作”——一起腐败聊了聊想法。

再就是完成必须的文本工作,定名、完成社团章程、申请表,团委的审批很顺利。2007年春季新学期,我们顺利展开首次招新。初创成员里除了原有三人组,因我同学对做活动兴趣不大,只协助了申请工作,未加入负责人。为了能快速展开社团生活,丁子和胡子各自邀请自己的室友或同学,“任人唯亲”,成立了第一届负责人团队。没记错的话,根据策划有图书借阅这个版块。我们应该各自凑了一些图书,联系到上一代科幻协会的杨家骝(丹寒醉梦生)学长,把上届协会仅存的“财富”——图书也转给了我们。

第一届(07年3月—07年8月)
会长:丁其骏(05电信)
副会长:敬山瑶(05城规)、胡泽周(05机械)
策划:胡泽周
宣传:敬山瑶
外联:何建良(05机械)
图书:余涛(05电信)

胡泽周:因为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都有科幻协会,同济没有的话不像话,就找人一起搞,过程不艰难,等了一阵校团委批复。

2007年,同济大学逐日科幻协会社徽
2007年,同济大学逐日科幻协会社徽
2007年,同济大学逐日科幻协会社徽
2007年,同济大学逐日科幻协会社徽
2007年科幻协会管理架构
2007年科幻协会管理架构
科幻作家刘慈欣寄语
科幻作家刘慈欣寄语
科幻作家韩松寄语
科幻作家韩松寄语
科幻作家潘海天寄语
科幻作家潘海天寄语
科幻作家凌晨寄语
科幻作家凌晨寄语
科幻作家王晋康寄语
科幻作家王晋康寄语
科幻协会活动计划
科幻协会活动计划
科幻协会成立申请书,夸父逐日般不死不倒的精神为协会名称“逐日“的起源
科幻协会成立申请书,夸父逐日般不死不倒的精神为协会名称“逐日“的起源

河流:协会当时主要办一些什么活动?有没有和其他社团联系,这些资料有没有存档下来?

丁其骏:主要是邀请一些科幻和奇幻作家来做嘉宾,做一些辩论会,读书会,论坛这样。有些大的活动会邀请其他学校的科幻社团来交流,资料存档胡泽周有保留。

胡泽周:主要活动就是请九州的人来学校搞活动,电影放映,舞台剧,书库。

河流:现在回看科幻协会,这样一个经历给您带来了什么?

丁其骏:主要还是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并且长期有联络吧。

敬山瑶:科幻协会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他贯穿了我大学本科阶段,尤其是因后期对个人专业有困惑和迷茫,协会几乎投射了大学期间我所有的热情,是我交友的基础和认知社会的窗口。当然最直接的收获便是交到了一群至今仍在群里插科打诨、不同专业的朋友、一批业内业外活泼有趣的网友。也算是亲历实践了我们协会的slogan:“幻想的路上,我们不孤单”。

我的专业处在一个比较封闭的小圈子,也多亏了协会经历,让我得以拓展认知边界,可以跳出圈子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不同的信息和知识,甚至于前沿思想,我觉得塑造了一个开放包容的自己。

胡泽周:大学生总该做点什么,都是经历。现在同济科幻社还在,十几年了也算是留了点东西在学校。

河流:您现在从事的是什么工作?和科幻关系大吗?您怎样平衡工作与业余爱好之间的关系?

丁其骏:现在从事互联网方面的工作,怎么说呢,你要说直接关系是没有,不过科幻的很多价值观,其实会渗透到基因里,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工作和生活。

敬山瑶:我从事的工作一直都与科幻联系不大。本职城市规划,目前在努力转行中,不能免俗的所谓“转码”,暂时还逡巡在科技创新孵化行业中。也曾经一度因为“撕裂”而郁郁,还接受新周刊采访聊到过(笑),不过也因为科幻这一段经历,积累了圈外世界的召唤,助推我跳出原有专业圈子,并以开放的态度与新行业产生联结。

胡泽周:知识产权行业,跟科幻没关系。现在经济宽裕了一些,但好的科幻作品不多了。

河流:还有没有关注现在的社团?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或者想提的建议?

丁其骏:毕业太久了,关注的不是很多,我的建议就是把社团看作是结交志同道合朋友的机会,多参与,多成长,毕业后这样的机会就不多了。

敬山瑶:现在对社团活动关注较少,但有活动宣传推广都能看到,也会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一下。想说的话是:你们在很好的年纪,放手去热爱吧;同时也不要忘记对内探索,不断实践、尝试个人的兴趣、特点与擅长。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VUCA时代,探索更多可能性,一定是一件好事。以及,交朋友吧!

平衡的话,真的很难平衡。做过很多极端的尝试后放弃了。一度算是下车。也因为我的工作本身挤占了大量个人时间。现在随着不断探索工作、生活的平衡,对爱好的关注和热情都有在逐渐回归。与其他创始人聊到这个话题一致认为:科幻更像是一种基因,融入了我们的生活。

胡泽周:联系不上,我已经毕业12年了。大学里面的社团主要是交朋友,比社会上交朋友靠谱。搞活动主要是体验,很多时候和工作差不多,都是经历。

河流:对于现在的科幻有何看法?会参加2023年成都世界科幻大会吗?

丁其骏:这两年大刘出圈大火,但是没有改变科幻本身一直是比较弱势的状态,新的作者和作品不够丰富,可能也跟现在信息太多太杂,对科幻关注比较少了有关系。参加过2007年的科幻大会,现在还没想好2023年能不能去,看到时候的情况吧。

敬山瑶:对现在的科幻感情会有些复杂。一方面曾经我们非常希望科幻作为不那么主流的“边缘”爱好能逐渐为更多大众所认可,但当真的《三体》、《流浪地球》爆火出圈,大量资本和热钱涌入,带动更多科幻相关话题进入公共视野,似乎并没有那么坦然的欣喜。好比“摇滚”产业。目前看到的国内科幻,更多的还是泡沫。不过要建立成熟的产业链,终究是需要不断尝试和试错,发现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开始走上创业之路,并能挣到钱了,带动作者也能挣到钱了,已是欣喜的发展。只是离成熟还有很长的距离。希望保护行业、持续正向发展吧。

2023年世界科幻大会,心向往之,2007年的成都科幻大会,我们也是参与者。但个人情况是非常遗憾可能因无法回国而缺席。希望未来能与大家相遇。还在路上。

胡泽周:我是很多典型的科幻迷,小时候迷,工作后就无所谓了。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907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下午8:57
下一篇 2022年4月29日 下午8:5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