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韧泽:科幻协会记忆是多年后宝贵的回忆

北京邮电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咪咕文学“奇想空间”厂牌负责人:徐韧泽
北京邮电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咪咕文学“奇想空间”厂牌负责人:徐韧泽

受访者:徐韧泽(北京邮电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咪咕文学“奇想空间”厂牌负责人)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9月1日

河流: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科幻?是怎样接触科幻的?是否能够推荐几本您最喜欢的科幻书籍?

徐韧泽:最早接触科幻应该是在90年代初,大概八九岁的时候,父母不知从哪里给我买来一套《365夜科幻故事》的漫画书,大开本的。里面有各种科幻故事,而且都是以漫画形式呈现的,一个故事最多也就两三页,十分好看。至今仍对其中一些故事记忆犹新,比如用地球人用病菌消灭了火星人的故事,后来才知道这里很多故事都是改编于经典科幻。后来就是到97、98年的时候接触《科幻世界》了,那以后就基本没有断过,至今家里还保存着刘慈欣首次发表《流浪地球》的那期《科幻世界》杂志,犹记当时男主与女主在太平洋上雪橇比赛的画面,说实话,这篇小说当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的是深深的绝望感。

因为好看的科幻书籍太多了,所以真不知一时推荐哪本,只能说当时《科幻世界》出的世界科幻大师丛书系列都让我震惊不已,像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海因莱茵的小说,赵海虹老师翻译的阿尔弗雷德·贝斯特,还有罗杰·泽拉兹尼,让一个渐渐远离科幻杂志的高中生重新投入了科幻的怀抱。

河流:为什么会想到创建科幻协会?当时协会的情况怎么样?

徐韧泽:当时在北京邮电大学读书时,大一是在荒郊野岭的昌平,精神生活比较贫瘠,科幻协会也已经断代了,于是就想着是不是可以自己创一个。当时创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看更多科幻书,而自己一个人买不起,于是跟宿舍里几个兄弟一合计,就搞起来了。像当时的舍友李达、马遥,后来也参与了很多科幻协会的组织工作。当时一个宿舍一个宿舍敲门去发展会员,每人收了50元会费(不收就没钱买书),发展了几十名会员。后来就买了一些《科幻世界》出的图书,供大家借阅,当然,我自己就近水楼台先得月全部看掉了。

河流:协会当时主要办一些什么活动?有没有和其他社团联系,这些资料有没有存档下来?

徐韧泽:当时微博还比较发达,我应该是在微博上勾搭了科幻作家星河,邀请了他来学校作讲座。星河老师特别好,还热心给我介绍了很多其他作家,像凌晨、柳文扬等,都来过学校作讲座。

等到了大二回到本部,就有点回归文明世界的感觉了。因为参加了一次北京高校科幻知识竞赛,拿了第一,得到了举办权,后来就在北邮本部也办了一次,当时向《世界科幻博览》杂志拉了赞助(现在应该是倒闭了),也跑到北京图书批发市场拉了一些图书的赞助,搞了一次比较大的科幻周活动。还在北邮人论坛上开辟了一个科幻奇幻版块,作为线上交流的一个阵地。资料的话比较可惜,比较多年过去,应该没有多少留存了,上次还是在你的《高校科幻协会发展史》上看见自己的照片。

河流:现在回看科幻协会,这样一个经历给您带来了什么?您现在从事的是什么工作?和科幻关系大吗?您怎样平衡工作与业余爱好之间的关系?

徐韧泽:现在回看就觉得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还能认识很多景仰已久的科幻作家,作为在校生也锻炼了组织能力。

比较幸福的就是我目前在咪咕从事的是阅读方面的工作,而科幻是咪咕内容版块方面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既然工作就是爱好,所以就不需要平衡了哈哈。

河流: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或者想提的建议?有社团经验或工作经验想分享给大家的?

徐韧泽:我觉得就是在保障学业的前提下,在大学可以尽情地投入到你所喜爱的社团里去,你会发现那能给你留下非常宝贵的回忆。而且从实用角度说,现在科幻不像十几年前,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而有空间的市场了,人们是完全有可能把这作为一个职业的,那么你在学校的社团活动对你找工作就非常有优势。

河流:对于现在的科幻有何看法?会参加2023年成都世界科幻大会吗?

徐韧泽:现在的科幻环境比十几年前肯定要好的多,你如果爱写科幻,除了实体杂志,也有很多线上平台(比如咪咕的《奇想》),IP的开发也可以让作者收益不错;如果爱游戏,有很多做科幻游戏的;如果爱影视,现在科幻影视也还比较蓬勃。总之,科幻不再是一个你只能年轻时候喜爱,但工作后因为无法养家而只能遗憾下车的公共汽车了。2023年的成都世界科幻大会,只要没有疫情是一定会去参加的,毕竟是科幻盛事。

河流:您有没有尝试写过科幻小说或评论?有没有尝试给科幻世界等平台投过稿件?

徐韧泽:很遗憾,因为我自认没有写小说的任何天赋,也有可能是大师们的作品实在让人咋舌,我知道我一辈子也写不出那些伟大的作品,所以我从来没尝试过写。但我很欢迎大家来咪咕投稿,这是一个很好的向上的阶梯,目前除了已有的科幻大咖合作之外,我们还正在培养不少新人作者。

河流: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科幻迷出现?

徐韧泽:赛凡的孙悦可能是近年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科幻迷了,因为他是一个从读大学前就立志投身科幻事业并且一直坚持至今而且做得非常不错的科幻迷,这种恒心毅力以及对爱好的坚持,让我非常钦佩。

河流:另外,请问您之前做过哪些工作?为什么会跳槽到咪咕?咪咕目前在科幻领域有哪些打算?

徐韧泽:我也不能算跳槽了,因为我是北邮通信工程专业的,毕业到运营商工作是顺理成章的,而咪咕本来就是中国移动旗下的专业子公司,我可以说是一直在运营商行业。

咪咕目前对科幻领域是很重视的,因为科幻可以说是未来元宇宙图景的IP来源。除了推出科幻电子杂志《奇想》外,还在做着各方面变现科幻IP的全产业链条工作,比如改编剧本杀、影视化、游戏化等等。我们《奇想》的稿酬在行业内非常具有竞争力和吸引力(毕竟这点钱对移动爸爸来说真不算啥),目前已经跟我们合作的科幻名家就有苏学军、江波、谢云宁、顾备、陈楸帆、阿缺、萧星寒、灰狐、段子期、黄海峰等等。今年还正在开展无垠杯科幻征文大赛,奖金丰富,欢迎大家投稿。

河流:据您所知,咪咕目前有多少科幻协会前社长任职?他们为什么会来这?

徐韧泽:可能是我和纤维给你造成了这种错觉,以为咪咕是科幻协会社长大本营。其实纤维是我招的,因为看中的就是她科幻协会前社长的经历,因为我相信有这种经历的人,一定是热爱科幻的。而在职场中,热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河流:感谢您接受本次采访。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上午12:01
下一篇 2022年9月2日 下午1: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