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太空之歌》——番外

……

<> 征途

跨越号在跨越了第一个虫洞之后,在前面几百年的时间里,七七和PP每到一个新的宇宙空间,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尝试着和胶囊号取得联系。在此期间他们会在每一个新的宇宙空间内以98%的光束航行一年,用来接收胶囊号的信号以求和胶囊号取得联系,和在这短暂的一年时间里尽可能地在新宇宙空间内寻找未知生命存在的痕迹。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巨大的宇宙空间而言跨越号在飞跃一光年的距离间所收集到的信息对于探索一个全新的宇宙空间而言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和不具备任何参考价值,但是他们为了能更快地寻找到胶囊号,他们只能这样快速地在更多的宇宙空间内穿行才有可能寻找到胶囊号存在的痕迹。 这样的航行模式已经成为了跨越号的常态。

在他们跨越了数百个宇宙空间后依然没有获得胶囊号的任何回应,数百年来已寻找胶囊号为主要目的的快速跨越行动停止了。七七和PP决定放缓跨越的步伐,在一个全新的宇宙空间中慢慢航行寻找可能存在生命的痕迹。以寻找生命痕迹的任务将由跨越号上的智能机器人负责,在此期间七七和PP将进入一个长时间的休眠状态

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了几万年,跨越号跨越了无数个不同的宇宙空间依然一无所获,他们没有在这些宇宙空间中寻找到任何生物存在的痕迹。

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件让七七和PP大大增加了寻找到胶囊号信心的事情,这让他们备受鼓舞。跨越号在第480次穿越的时候,检测到来自织挽座星系文明的信号。他们放在飞船一旁的两个量子通讯仪分别接收到了来自织挽座星人在第一次打开虫洞后分别派出的第一艘和第二艘无人驾驶飞船的信号,而这两个量子通讯仪器绑定的正是这两艘无人驾驶飞船上的量子通讯仪器。

七七和PP为此还庆幸当初在离开织挽座星系时所作的决定。当时因为时间过去太过长远加上并且没有人员在无人驾驶飞船上,所以这两艘飞船对应的量子通讯仪在无人驾驶飞船彻底失去联系后不久便被尘封在了仓库里面一致无人问津,在出发之前七七和PP决定偷偷把它们带到跨越号上。没想到刚刚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这两台量子通讯仪便自动和这两艘无人驾驶飞船链接了起来。虽然他们都明白只要是链接过的量子通讯仪不管相距多远都会自动重新产生链接,但这件事依然让七七和PP高兴了很久。这说明同一个空间里的量子只要发生了量子纠缠,那这种纠缠的结果依然可以在异空间里正常发挥作用。这也直接说明他们之前跨越的宇宙空间内并没有存在胶囊号的踪影。

他们甚至想过这里或许就是离织挽座星系最近的宇宙空间了,他们知道这并没有任何依据,但是他们依然希望这个假设是存在的。

“或许我们再打开一个虫洞便能回到织挽座星系所在的宇宙空间了。”PP看着不停闪烁的两台量子通讯仪说到。

七七听出了PP语气中对家乡的思念:“我同样希望这种可能的存在,即使是在和织挽座星系相连的宇宙空间,但是这两艘无人驾驶飞船所处的空间也和胶囊号所处的空间不一样。从我们第一次虫洞跨越开始一直没有发现任何量子信号的链接,单从这件事情就可以说明宇宙间的跨越是随机且不定向的。即便我们再打开一个新的虫洞也不一定能回到织挽座星系。”

PP知道七七所说的话有道理,因此也就不再继续幻想着能回到织挽座星系所在的宇宙空间中了,这让他们感到失落。

“我和你一样,也深深地思念着我们的家乡,但是最坏的结果却是我们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这是我们这趟跨越之行的最终归宿。”七七继续说着。

“我知道,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便知道了,只不过思念家乡的思绪总是会不是地涌上心头让我感到难过和失落。”PP说到。

七七没在继续说话,他们是两个孤独的落叶,在这片名为跨越号的孤舟上,在茫茫无边际的深渊之海中流浪着。

“我想我们现在因该先把两艘无人飞船召回。”PP不想继续在这种思乡的情绪中继续沉沦:“我们总能干点实能做的事情。”

七七点了点头:“留一艘在这里吧,或许我们还会再回到这里。”

PP点了点头便开始在量子通讯仪上对距离他们最近的一艘无人飞船发出了飞回的指令,把当无人飞船被收入到跨越号的停机舱内后,PP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的密闭清理工作。在确认无人驾驶飞船的功能一切正常和没有任何不明危险存在之后七七和PP才进入到无人驾驶飞船中。

这是一艘可以容五人飞行的科研飞船,飞船除了表面有少量的锈迹之外,并没有其他变化,机器人对飞船表面的锈迹进行了检验分析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情况便对这些锈迹进行了修复。飞船内部的电子设备系统运行依旧良好,在给无人飞船进行了一番维护更新后,他们决定把这艘无人飞船带走,留下另一艘无人飞船在这个空间内继续航行,如果他们再次进入这个空间,起码可以证明他们曾经来过这里。

在做完这些工作后,跨越号再次踏上了征途。

<>白晞

也不知跨越了多少个宇宙空间,在经过了数百万年后,七七和PP这次来到另一个宇宙空间内。经过长时间毫无成效的跨越后,七七和PP都倍感疲倦,加上恒星大炮消耗的能量过大,他们要在这个空间内给飞船充能,他们同时决定在这个宇宙空间里好好停留一段时间。跨越号在飞行了一段时间后,七七和PP才反应过来这里和其他宇宙空间不一样,这里连用来伪装的宇宙天幕都没有,在这里可观测的到的宇宙方向没有漫天的星星点点肉眼可及之处全部都是漆黑一片,甚至是超远距的太空望远镜都看不到任何光亮。宇宙空间内只有一个方向上有着一个明显的亮点,PP调整了飞行方向,向着亮点飞去。

“先辈,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四周全是一片漆黑,没有发现任何发光星体的存在,只有前面有一个亮点。这里好像是一个完全漆黑的宇宙。 ”

“发现了。这是否意味着这里便是宇宙的起点或是尽头?。”

“我最担心的是这里没有发光的星体,也就意味着没有恒星的存在,我们就没有了可以给飞船充能的恒星,同样没有了可以打开并且离开这里的虫洞,这意味着我们将无法离开这里继续前往下雨个宇宙空间了。”

七七和PP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语气异常的平静,他们彷佛已经厌倦了这种毫无目的的跨越飞行。

“曾经有一种说法:暗星或许是宇宙终结时存在的最后一种星体形态。黑洞、黑矮星、黑星体,这个宇宙空间内也许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黑色天体,连光都无法从其中逃离,也许这里就是我们最终的归宿。”七七说到。

“也许我们下一秒便会被一个无法看见的黑洞吞噬。很荣幸能和你一起经历这一场美妙的宇宙穿梭之旅。”对于七七所说的情况PP早已经考虑过了,他在和七七做着最后的告别。

七七微笑着看着PP,点了点头,就像两个共赴生死的伙伴在做着最后的告别,从容地面对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

“我已经调整了飞船的飞行方向,朝着中心亮点飞去。”

“好的。”

虽然七七和PP的对话语气平静,即便是笑看生死的二人,依然难以掩盖此时内心里非常激动和紧张的内心。们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谁都不知道前面将会面临什么?在安静的等待着死亡随时来临的同时又期待着将会发生的其他事情。

随着飞船的行进,他们看着遥远的亮点,在他们眼中成倍数增大。这给了他们一种错觉,他们以为是亮点在不断地快速变大,很快他们便意识到,是他们的飞船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被不断的往前拉近着,这种速度远远大于光速。在这种速度下他们除了看到仪表盘上的距离显示变化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加速推背感。仪表盘上的距离在快速的缩减着,亿万光年,千万光年、百万光年……在七七和PP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跨越号飞船就被拉近到了亮点所在的地方,并悬停在亮点的高空中。他们从飞船上看去这个亮点像是一个发着微弱蓝光的巨大的半透明圆盘,其面积之巨大并非他们所见过的任何星体可比拟的。从空中看去他们看不到边缘他们无法确认这是一个球体还是一个巨大的平面。如果飞得再高一点或许他们就能看到一颗完美的巨大的夜明珠,也可能是一个比织挽座整个星系还有巨大的球体或者是平面。在这里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不管是黑色的还是发光的星体存在。

PP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不免用带着怀疑的语气感叹道:“一个宇宙空间内仅有一颗巨大的星体?而这颗星体之大似乎堪比整个星系。”

“宇宙之奇妙无奇不有,也许这是我们探索的所有宇宙的起点,当然也可能是所有宇宙的终点。上一秒我们还相互做着最后的告别,这一秒我们依然活着,这已经是极其幸运的了。”七七的语气则带有一种处之泰然、随遇而安的轻松和喜悦。

“先辈说得对,我们当初离开织挽座星系不正因为是带有这份豪情壮志吗。只不过我们从亿万光年外的距离,快速地被拉到这颗星球的面前,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从来不敢想象这种情况的发生,就像是我们进行了超光速飞行,而这种速度自然不是跨越号和织挽座星系文明科技水平所能达到的。我还没开的及看清楚这个发光星球的模样变化便来到了它的面前。”

“我并不认为是超光速飞行,我觉得更像是空间转移把我们快速带到了这里的。整个过程中我们飞船的速度并没有发生改变,从我们感受到的惯性不变和飞船仪表盘上显示的飞行速度不变而唯一变化的只是我们和这颗星球的距离变化。我想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依然是飞船之前所在的空间里而真正发生变化的是包裹着飞船的整个空间,它让我们在一个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和离这颗星球较近位置的空间发生了转移交换,原本在这里的空间被转移到了我们原本所在的遥远空间,填补了我们空间空缺的地方,而我们原本的空间填补了这里空间空缺的地方。”

“空间交换,就像有一只巨大的手将宇宙里距离遥远的两个空间气泡进行了交换。”PP总结说到:“其中你把空间当成了具象化的东西,就像一个箱子一样它占据了和它体积相当的空间资源。 ”

七七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这样的话便有一个问题,两个大小一致的具体的箱子不可能重叠存在,它们必然要占据两个同样大小的空间。我们这里把空间具象化了,那么它们在互换未知的时候必然会对它们们经过的空间造成挤压,而被挤压的空间必然会讲两个空间缺失的部位填满。”

“可以这么理解。”

“这似乎说不通。”

“如果把两个互换的空间比喻成一个气泡呢?空间不能完全等同于箱子这样的具象物体。箱子不能相互挤压彼此存在的空间之后还可以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恢复如初,但是空间可以,就像气体一样。”

“就像是往一个装满气体的瓶子里再注入同等体积的气体一样,只需要增加相应的压力便可以把更多的气体注入到瓶子里面,当瓶盖再次打开,瓶子内部的气体便会在压力差的作用下分离出来。”PP明白过来说到。

七七点点头:“气泡包裹着跨越号及跨越号周边的空间,两个空间互换只发生在一瞬间。气泡在交换的过程中快速地挤压着其他的空间气体,而被挤压的气体在气泡后面形成强大的推压力,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推进着气泡移动的速度,最终让气泡在一瞬间完成了互换,具体是怎么实现这种效果我们似乎没有任何理论支持。”

“可能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就像蚂蚁理解不了光速一样,我们理解不了这种万亿光年距离的瞬间移动。”

“哈哈哈……我们在一瞬间经历了这么一次莫名其妙的超长距离的空间交换,将这事情说出去就完全不会有人相信。我们队宇宙的认知依然相当有限,对于宇宙中一些无法解答的问题,就当做个故事说说听听也好,总比一直纠结其中的运行规律和科学理论要轻松许多,再说了,即使研究出来其中原理又将说与何人听?七七突然开怀地笑道。

PP看着七七久违的笑声,心情竟也好了起来,他声音愉快地说到:“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在星球上空绕行一圈了,即使是以最快的速度飞行,恐怕也要飞行好长一段时间,根据飞船的体表温度测量仪显示星球的表面温度不高,甚至还透着一丝丝寒意,而星球的重力似乎也并不大,这有点违背我们的物理常识,这么巨大的星体,按物理学计算其表面重力至少是整个织挽座星系的数十万倍,以我们现在和它的距离,跨越号早该被它拉下去压成薄片了,但是我们却感受不到任何重力的压迫。我想我们还是先派一艘小型的无人机下去探查一下情况,再决定是否登录。”

“这件事就你去做吧,我去分析一下周围的环境数据,确定没问题后,今天我亲自下厨做一顿美食,一直都吃机器人做的饭,也该改改口味了。”说罢七七就埋头去分析数据了。每一次苏醒,在确保现在处境安全和分析完所有的数据之后,七七总会拿出妻子的记忆存片回忆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也会花时间做上一顿妻子喜欢吃的拿手好菜和PP一起分享,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

PP很快执行了无人机运行指令后百无聊赖地逗着智能机器人玩,他并没有过多值得回忆的时光可以去回忆,他只有在等着无人机发回的探测数据的时候和智能机人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而此时七七也正在准备着美食,PP对做饭这事并不感兴趣,对于吃倒是很感兴趣,虽然漫长的太空探索非常枯燥且无趣,但是他在七七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爱,PP时常想或许这就是儿子对父亲该有的感觉吧!

吃完饭不多久,派出的无人便把所有的数据传了回来,紧接着无人飞机自行飞回了停机舱。根据无人机传回来的数据显示,星球上具备了所有适合他们生存的环境,舒适的温度、适当的氧气含量,和织挽座重力相近的重力环境、无数赖以生存的食物、必不可少的水资源、没有任何污染……没有探测到可移动生命体的存在。 这一切似乎都是为了他们的到来而量身准备的。

没有任何污染和没有任何可移动生命体存在的痕迹这两条似乎都在说明着这是一个完全没有被开发利用过的适合织挽座星系生命存在的完美自然星球。两人似乎对无人机传回的数据表示怀疑,这一环境状况太过完美了,让他们不得不产生怀疑,如果这里如无人机探测的一样适合文明生命的发展,那么这里为什么没有任何可移动生命体存在的痕迹?如果这里没有任何可移动的生命体存在,那么这里又是怎么形成这般完美的自然环境?这里只有植物却没有小动物吗?许多疑问涌上七七和PP的心头。虽说他们在起飞之时早已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但是长久的宇宙空间跨越,也让他们对这宇宙保有一分谨慎。

“先辈,我总感觉这个数据有点让人难以置信。有植物和食物的存在却没有可移动生命体存在的痕迹?或许他们只是躲在了某处无人机没有探访的地方。我们还是多派几架无人机再次进行探查吧!”

“好的,依然由你负责执行。”七七对PP的这份小心感到欣慰,万事小心谨慎为妙,同时也让他根据自己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判断,哪怕某一天他先于PP去世,在这茫茫宇宙中他相信PP也有足够多的经验去判断遇到的事情。

很快无人机再次收集完数据并发了回来,所有的数据显示和第一次的数据并无特别大的差别。

“你怎么看?”七七问。

“我相信无人机采集的数据不会有错,有可能星球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刚好被我们遇见。如果这个宇宙空间内存在着智慧生物,我相信他们对我们应该也不会怀有什么敌意,毕竟能在这么大的一个宇宙空间内准备这样一颗星球,相比直接杀掉我们而言会更加省事,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觉得我们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威胁,所以我相信他们是善意,但是没有探测到生命一点我还是保有怀疑的态度。这么适合生命存在的环境不可能不存在生命,我更愿意相信他们不想让我们探测到而已,不然也无法解释一开始的空间转移,这一切都说明星球上有很大概率存在一种我们不知道的高级智慧生命。”

“分析得很好,我认同你的看法,也有可能是以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智慧生命形式存在。”七七肯定道。“接下来我们将降落到星球上,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持警惕,如果遇到不可控的危险,要马上飞离。”

“知道。”

得到七七的肯定是最令PP开心的一件事,七七也从来不吝啬对他的认可。飞船自动降落到星球表面后,透过飞船视窗可以清楚地看到,星球在没有任何太阳的照射下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这种光芒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他们降落的地点是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飞船和草地接触的地方,蓝光渐渐消失变成一片灰色,偶尔有清风吹来,小草随风而过的波动就像是一片干净的淡蓝色大海的海面在微微地荡漾着。

这算得上是七七和PP数百万年跨越航行以来第一次踏上了土地,就像是踩在织挽座上的草地一样柔软,这种踩踏的感觉虽然在飞船上的小型生态原上也可以感受得到,但还是不及脚下的整个星球给人的感觉亲切。脚下的小草也随着脚步的落地纷纷褪去了光芒,就像是两人的脚步给这淡蓝色的草地染上了一点点灰色的斑点。PP发现发出淡蓝色光亮的不是这些植被而是植被下的土壤,土壤的形状看起来和织挽座上的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触感也一样,而这淡蓝色的光并不耀眼,反而显得相当的温和。草是灰色的,草原上有许许多多的小花,多数是白色的,五颜六色的花并不多,特别是蓝色的小花在这光亮之中尤为不显眼,需要刻意去寻找才可以找到它们的踪迹,草地上没有看到任何的小动物,甚至最爱采花蜜的蜜蜂和蝴蝶都没有出现在这茂密的花丛中。抬头向天空望去,依然是一片没有任何光亮的黑暗,黑暗与光亮的交接处像是一块挂在不高处的巨大帷帐一样在随风漂动着,同时给人带来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在草地不远处他们看到了同样发着淡蓝色柔光的森林、树木、山川和湖泊…,这里就像是一片淡蓝色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一般。连七七都被这美丽的景象所迷住了眼,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驻足观赏。PP则是直接躺了下来,看着天上的“帷帐”,仿佛躺在一片蓝色的大海里。微风佛过,他们听到一段优美的旋律,微风过后七七和PP再仔细去听,旋律依然存在,而且与之前大不相同。这不是风声,仿佛有人在吟唱一般,优美而悠长。

人们通过电磁波,调节不同的频率波段可以将星球的律动转换成声波,从而听到星球各自发出的声音。织挽座星系上的星球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声音,那些星球发出的声音恐怖干硬,毫无美感可言。自然不能和这个蓝色的巨大星球的声音相比。

“先辈,你听到这优美的旋律了吗?”PP躺在地上问道。

“听到了,旋律优美绵长,好似仙女轻声吟唱一般,很是悦耳。”

就这两句对话过后,歌声戛然而止。PP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堵住了。当他正想起身之时,七七给朝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不要动,PP只好又慢慢躺了下来。

没过一会七七感到好像有一阵微风在他身边停了下来,继而又绕着他转了一圈,由于看不见是什么,所以七七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像根木桩一样立在那里。

“xxxxxxx……”一句简短优美的声音传来,仿佛有人贴着他耳朵在说话一样,虽然七七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声音带有旋律还是那么好的听。七七可以肯定,一定是有人在和他说话,只是他看不到对方和听不懂对方的话语而已。

“对不起,我并不能听懂您说的话。我们来到这里并无冒犯之意。”七七怀着忐忑的心情试图解释道,他不确定对方是否能听得到和听得懂,同时七七也没有忘记表达自己的善意。

PP躺在距离七七不远的地方,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从这个声音的音色PP判定,这个声音来自女性。

两人同时感觉到额头被一阵凉风拂过,那感觉更像是被一个纤细且冰凉的玉手轻轻触碰一样。顿时让两人感觉头脑清晰,变得精神百倍,就是是被开了天眼一样,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更加明亮清晰了。他们仿佛可以看到在这里的草地上奔跑的小动物、天上飞行的小鸟、采花的蜜蜂和蝴蝶……

“你们好!”

他们又听到了那个美妙的声音,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居然听得懂了对方的话。他们还没从眼前突然出现的奇妙景象中梵音过来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七七和PP转身望向身后发出声音的地方,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完全透明的人物形象,和看到的动物不同的地方式,他们只能看到这个透明物体边缘不断流动的光晕来判断她的形象 。

“你好,我们无意间闯入这里,并无冒犯之意,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我叫七七,这位叫PP,是我的伙伴。”七七试图对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透明人解释说道。

“我知道你们过来的所有经历,不用过多解释。”声音优美却带有几分淡漠。

“我们只不过刚刚到这里,初次相见而已,你是怎么知道的?”七七毫无掩饰的表达出自己的疑问。

“刚刚轻触你们的额头那一刻我便读取了你们大脑中的所有信息,以此便可得知。”

“那一下冰凉的触感?”

“是的。”

“这么说,也是那冰凉的触感让我们听得懂你说的语言吧?”

“是的,是我们的语言。这个宇宙世界,不同于你们跨越了的数百万个宇宙世界,我给你们开了天眼,或许在你们往后的旅途中你们可以更加快速地发现其他宇宙中存在的生命形式。”

“这个宇宙世界是唯一的?”PP惊讶道。

“是的。 ”

以织挽座星系上的科技仍然无法做到可以瞬间读取一个人的记忆,并且可以和一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语言系统进行交流,七七心想,这大概是更高文明的存在吧!只不过宇宙中其他生命形式的存在又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更高文明?”女声发出疑问。马上快速搜索着这两个人关于文明的定义,继续说到:“这里没有你们所想的文明,这只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而已。生命存在的形式并不相同,在你们出现之前,我同样不知道你们的存在。”

七七惊讶于对方是如何知道他的心中所想,同时也惊讶于这个文明存在的意义,但是又忍不住去想这一连串的疑惑。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此时的想法对方一定知道,但还是止不住自己内心里涌出的各种疑问喝想法,这实在让他有点难以控制自己不去想象这些问题。他确定在这个未知生物的面前他们完全是透明的。

“如你所愿,我中断了实时读取你们想法的链接,只是这样的沟通方式会比较低效。” 女声不以为然地说着:“这样似乎能让你们感觉到舒服。”

七七笑了笑:“这确实让我心里感觉舒服了许多,虽然我们没有任何值得隐瞒的事情,但是在我们的文明世界里,我们并不愿意将自己所有的想法完全袒露在别人面前,还请你谅解。”

透明人没有说话。

“相信你也知道我们是来自其他宇宙空间中一个名叫织挽座星系的地方,也不知跨越了多少个空间,我们在不经意间闯入了你的星球,我们星球上的沟通方式相较而言会比较含蓄,并没有这么直接。所以请你理解。”七七用一种平静的说话语气继续解释道。

“理解。不必解释太多。”

而PP则完全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在看着这一群群跑动的动物,而此时他的耳朵却在认真地听着他们说话的内容,心里一直向着这样一个问题:“既然她之前不知道我们的存在,那就说明了她不是万能的,她又是如何知道她们是这无数个未知宇宙空间里唯一不同于其他文明的存在呢?”。

“这里的动物都是隐形的吗?为何这许许多多的隐形生物又会是我们所认知的形象呢?”PP用一种不经意的语调问道。

“这里的生物全部都是没有具象形态的,包括我,我们会根据你们的记忆里所存储的各种生物形象展现在你们的眼前。在这里你们看到的所有生物都是真实存在的,你们看到的是透明的我们,而在我眼里,看到的却是你们记忆中五彩斑斓的景色和生动活泼的小动物。不可否认这是我从未见过的美丽景象。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将这里变成你们记忆中的世界。”

听到这句话PP和七七的眼里泛起了光。当他们看到眼前陌生的世界在瞬间变成往日那般熟悉的世界的时候他们忍不住留下了激动的眼泪,他们一度错误地以为这里就是那个美丽的织挽座。

许久七七和PP才从这虚幻的真实化境中回过神来,仅此短暂的时光便让他们内心充满了那种久违的幸福和满足。

“刚刚在唱歌的是你吗?真好听。”PP回味过来后问到,看着眼前透明的人,PP的神情好像一个崇拜者。

女声发出轻微的高兴的笑声,透明的嘴角微微上扬。

“对于我们的来历你都一清二楚了,但是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所在地方是哪里和你是谁我们都还不知道呢,你能和我说说吗?”

“你们可以叫我白晞。我们的星球叫做“白蓝”。肉眼所见便是这里的全部地貌,前方的山川、湖泊、森林、草地……看似不远,其实离我们可不近,它可以无限远,也可以无限近,只要你想,你走两步就可以到达其中,你也可以在草地上多走一会,他会识趣地离你越来越远,如果你们两个一起走着,忽忽然间你想快点到达森林,而七七则想在草地上多走走,不一会你便走进了森林,而七七依然在草地上慢慢地走着,在整个过程中这里的地形不会发生改变,这里也没有白天黑夜之分,这副景象从星球存在之初就一直是这样子了。这里没有生离死别,自星球存在之初我们便存在这里了,至于过了多少年,这个我也说不清楚。”说到这里白晞停顿了一下,语气竟有些感伤:“因为这里的景象一直不变,我们也一直不变,在你们记忆中的生老死别,日夜交替这些关于时间流逝的事情我们都没有经历过,因此我们没有任何关于时间的概念,对于我们而言根本就不存在时间这种东西。具体我们和星球存在了多久我没法给你们答案,但是我想应该足够久远了,或许在所有的宇宙出现之初,或许是刚刚才出现的。曾经我们头顶上也有很多很多明亮的小星星,和草地上的小花一样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头顶上那片漆黑的空间,这许许多多小星星上有着各种各样有趣的生物,我们经常去找他们玩耍,但是从来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呢。我们想去往其中任何一个小星星上,只要在心里想一想,我们便可以到达小星星上面。不知道过了多久越来越多的小星星慢慢地远离我们,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不管在心里怎么想都再也无法拉近彼此的距离,更没有办法去到这些小星星上面。小星星远离我们而去的这个过程应该也花了不少时间吧!直到后来我们的头顶再也没有了小星星的存在,只剩下这一片深邃的漆黑了,我想这片漆黑的存在应该和小星星们还在我们头顶的时间一样久远,我想这些小星星们应该是被分发到了各个不同的宇宙空间中去了,这片黑暗就这样一直存在到现在。这个过程我感觉没有经过很久,就像是发生在上一秒,却又感觉那是很久远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我记忆中最遥远的地方。”

“宇宙的起源。”七七和PP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个解释,白晞说的话可以很好地解释整个宇宙的起源,从而也说明了宇宙中还有其他的生命存在,这里不仅是宇宙的起源地,更有可能是整个大宇宙的中心,大宇宙从内而外的扩散着,从而形成了这许许多多数以亿万计的独立宇宙空间。而白晞从未见过他们这样的形象,这便说明了织挽星人有极大可能是从那些许许多多小星星里面诞生出来的新的物种。这令他们兴奋不已,使得他们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

“你们怎么了?”白晞不明所以地问道。

“激动,这是我们表达激动心情时候的一种表情。”PP情绪激动地说道。“很有可能这里就是宇宙的中心。”

“宇宙中心?”白晞一头雾水,要不是她读取了两人的记忆,恐怕和他们交流起来都费劲。“大宇宙网中存在这不同的宇宙空间在这里已经是常识,却从没听过什么宇宙中心。我们有所有宇宙空间的坐标,可以在不同的宇宙空间里穿行。但是每个独立的宇宙里具体有什么生物存在我们并不清楚,就像我不知道你们来自哪一个宇宙空间一样,这里的人也不会去深究这些问题,说这里是宇宙中心还言之过早呢。”

白晞对这些虚无飘渺的事情并不关心,对她和她的族人而言,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也不受到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她们可以前往任何一个她们想去的地方,但是她们并不会可以去寻找那些没有答案的东西,对于许多其他宇宙星球的生物而言,白晞的存在便是永恒的。

在这里遇到的事和白晞到目前为止所说的话,让七七和PP的内心震惊不已。白晞这样如神迹般存在的智慧生命体在对待宇宙空间、起源、中心、宇宙之外是什么?这些问题上却是如此的漠不在乎。此刻PP已经不难理解白晞所说的她们是这个巨大的宇宙空间网中唯一存在的的事实。

“难道你的族人们都没有想过你们为什么存在吗?又从何而来吗?”七七忍不住问。

“想过呀,在小星星还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也去探寻过每个星球和每一种生命之间存在的联系,最终并没有发现任何关联,所以对于这些问题我们早就已经不去探究了,在这里我们有一句话“我在故我在”来形容我们对于宇宙和自己存在的看法。”

白晞并不想一直解说关于“白蓝”星球的问题,这些对于她来说太无聊了,要是可以她会一下子把所有的东西下载到他们脑子里,但是她在读取他们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们脑子的容量太低,存不下这许许多多的答案,如果硬将这些东西存进去对七七和PP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灾难,他们或许会疯掉。现在白晞对于他们的事情更感兴趣,虽然白晞已经通过读取他们的记忆知道了他们的生活,但这一切对于白晞而言依然像是读一本无字天书一样,尽管她有再丰富的情感和想象力,都没有办法体去读懂这一本小说。七七和PP算得上是白蓝星球的第一批访客,她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去将这一本有趣的无字天书读完。白晞看向他们的跨越号,她似乎对这一大型飞船格外感兴趣,指着飞船问:“这就是你们脑中常常出现的宇宙飞船吧?”

“是的,我们给他命名跨越号,是跨越不同宇宙空间的意思。当然你并不需要这样的穿行工具。”

“还有你们记忆中的妻子、家庭、朋友、兄弟姐妹、朋友、宠物、汽车、大楼、经济、政府、玩具、休眠、胶囊号、时间、生离死别……等等这些东西我并不是很能理解他们的含义和对你们的意义是什么?”

七七和PP很快明白了白晞的意思,他们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说:“愿为你解答。”

“能带我去参观一下你们的飞船吗?在飞船上你们可以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我很想了解你们的生活。”白晞高兴地说到。

“当然可以。”说罢七七和PP做了个绅士的邀请动作,示意白晞,请这边走。

白晞像个看到新奇的玩具的孩子一样,在飞船外面开心地看了又看,白蓝星球上没有这种东西,所以她从来未见过这样的东西。

此时白晞那原本透明的形态渐渐幻化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形象。那是一种纯真天然的美丽,白晞的这种美丽让七七和PP忍不住一直盯着白晞看。

白晞最喜欢的是飞船里面的小型生态环境,她对里面各种各样可爱的小动物特别感兴趣,里面的花花草草树木也是她非常喜欢的,她问七七要了一些植物的种子,希望可以带到白蓝星球上去栽种。

七七表示:要是白晞喜欢,也可以送她一些小动物。当得知小动物会自然死去后,白晞拒绝了,她觉得要是理解了生离死别的意义后,再让她去感受,她一定会难过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当她得知七七和PP会以小动物为食之后,白晞瞬间暴跳如雷完全没了形象。看到白晞这一变化七七和PP被吓得同样不知如何是好,七七颤颤巍巍地问道:“难道你们不吃饭吗?”

“吃饭?这又是什么东西?”

“就是补充能量,我们需要通过进食食物来补充身体所需的能量来维持生命,而这些小动物就是我们补充能量的食物。”

白晞似乎理解了他们的意思:“需要,但是我们不吃小动物,我们只要躺在地上就可以补充能量了。”

“那你们拉屎撒尿吗?”PP一副不以为然地问到。

“拉屎撒尿?”白晞做出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表情。

“就是排泄,把吃进肚子里的食物能量吸收后留下的残留物质,排出体外的动作。”

“没有,我们吸收的是纯能量,而吸收转换率是百分百,所以没有排泄物。”白晞想了想。“你刚刚说的肚子又是什么东西?”

七七和PP感到相当的无奈。七七心想,他们也不赶时间,可以花上很多时间去和白晞解释,这也算是一种文化的交流传播。

谁能想到在这遥远的宇宙空间内,有一个超高等文明的成员正在认真地向他们提出各种各样奇奇怪怪却又平常的问题呢?这在他们的宇宙旅程路中也算得上是一件难得遇上的幸事。

“那么让我们来给你解释一下你所有的问题吧。”七七走到白晞的面前,同时打开人体3D解剖画面,指着画面对应的部位,然后摸着自己的肚子认真的给白晞解释起来:“肚子是我们织挽星人肉体的一个重要组成器官,它的位置大概在我手放着的位置,从外面是看不到的,它在我们的身体里面,他的主要功能是消化食物。肚子和我们其他的器官,心脏、肺部、肾脏……组成了我们织挽星人的重要器官,其中心脏的位置在这里……、它的主要功能是……、肺在这里……、它的主要功能是……、肾脏在这里……”

一场跨越种族、跨越文明等级、跨越不同宇宙的文化交流学习大会在他们三个之间展开了。

<> 存在便是存在、虚无便是虚无

在PP的记忆里,他和七七在这白蓝星球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3年,七七和PP几乎把所有能解释的都和白晞做了解释,在此期间他们也有交流过许许多多关于各类事情的看法。

“哈哈哈……这个太有趣了,有机会我一定会到织挽座星系上看看,当然我要先知道你们的星系在哪一个宇宙中。”

“我们先代表织挽座星系的全体成员欢迎你!”七七说这话的时候自然是知道的,白晞不知道织挽座星系的宇宙空间坐标,只有等到他们有机会再次回到织挽座星系之后,他们才有可能利用白晞送给她们的宇宙坐标定位仪让白晞知道织挽座星系存在的宇宙空间坐标。

“你们真的要离开了吗?”白晞突然伤感地问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白晞早已经把七七和PP当作了朋友,他们或许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了。

“我想是时候该离开了。”七七同样不舍的说到。

……

在临行之前,白晞带七七和PP去见了她的族人。白蓝一族长期生活在底下几乎不会来到地面上,他们就像是地下仙灵一样在地下自由自在地穿梭生活。白晞说过一切有肉体的生物都没有办法进入到他们的世界中,所以七七和PP没有办法进入到白蓝一族生活的地下世界,白蓝一族只能来到地上为七七和PP送行。

根据白晞描述她们的底下世界是镂空的,就像是地下的蚁穴一样,每一个空间都有通道连接起来,地下世界和这里的地表世界一样通体亮着淡蓝色的微光,宛如地下水晶宫一样美丽。而这一切似乎也是一开始就伴随着白蓝一族存在的。对于洞穴白晞的看法是,它们刚好存在这里,而她的族人又刚好可以进入其中,洞穴又刚好适合他们生活,而他们族人拥有的随意穿越空间的能力,读取他人意识的能力,不受任何时间影响的能力,等等这一切宛如神迹一般的能力对于她而言都是刚刚好存在而已。

存在便是存在,虚无便是虚无,这是白蓝一族对这个白蓝星球和自身的态度,也是她们对整个巨大的宇宙空间网络的看法。

PP问白晞。“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却没有来得及问。”

“你问。”

“你和你的族人平时都在做什么,观察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看出来。”

“歌唱,用我们的语言歌唱,在我们地底下每一个空间都有一个房间让我们去歌唱,房间连通着星球中心的巨大歌库,在里面都是一些我们未曾见过的人。你可以唱原有的歌曲,也可以自己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旋律在里面歌唱,不管你唱什么,每个人都要歌唱,当里面的歌库满了之后,里面的人会选出许许多多好听的旋律,让我们一起唱,直到唱完为止,当每一次唱完这些歌曲的时候,这里便会发生一次巨大的变化。当人们不想歌唱的时候可以随意去往任何地方,不过我们总是会有很多很多好听的旋律出现在脑海中,当它成为一首歌的时候我们总是忍不住要去歌唱,就好像我们天生就热爱歌唱一样。刚遇到你们的时候我当时正在草地上练习我新写好的旋律。”

“当时听到的旋律非常好听,可以送给我们吗?”PP不忘夸奖一番。

“当然可以,我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一份歌单,并制作成飞船可以读取的文件,放在了送给你们的盒子里。当你们听完之后也许就是你们回到家乡的时候。”

“非常感谢。我同样期待我们能回到家乡,也希望你能来做客。”

“不用客气。”白晞用从他们那里学到的聊天方式和PP在聊着天。

“我还有个问题,你们的能力到底有多大?”

“之前你不是问过了吗?这个很难定义,所有能想象的事情我都可以做。”

“这不是怕你吹牛的嘛。”PP调侃道。

“吹牛……哈哈哈!”两个人不由地笑了起来。

“也许哪一天我想你们的时候,只要我知道你们的坐标,我就能把你们拉回到白蓝星球上来。或者直接走到跨越号上与你们相见。”

“哈哈哈,我们也会想念你的。”

“就像最开始的时候你把我们从万亿光年外的距离直接拉到这里一样。”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七七突然严肃地问到。

“正是,我和你们说过,我看到了亮点,那是长久以来我看到的唯一亮点。”

“当歌曲唱完,这里会发生一次什么样的巨大的变化?”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唱完过。”

“能预估还要多久吗?”七七对白晞所说的这个变化特别感兴趣。他又同时紧张着歌曲唱完后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就像星星突然消失一样,也许很快也许还要很久很久。”

……

在他们聊天之际,白晞的族人纷纷来到了草地上,他们变成了七七和PP记忆中存在的织挽星人物形象来和他们一一道别。

白蓝一族的这一举动让七七和PP感动不已,他们再也掩盖不住内心对家乡的思念之情,当即大哭了起来。

数百万年的漂流,回忆中的故人早已模糊,有些故人的模样他们甚至已经想不起来了,他们看着眼前的一位位故人,思念之情不由涌上心头。不可否认,白蓝星球上住着一群爱唱歌的善良的精灵,他们拥有超高等级的文明和能力,同时又保有着一颗善良纯真美好的心灵。这一切都让七七和PP感动。

和他们道别之后。

白晞动情地说道:“让我为你们吟唱一首朋友之歌为你们送行吧,我的朋友!”

从那异空间而来的朋友……

我为你送行……

虽不知你来自何方……

你依然是我的朋友……

或许某一天你我再相见……

也许不再相见……

你将永远在我心里……

我将永远把你来怀念……

总有一天,我会再次与你们相见……

……

歌唱完毕之后,白晞利用空间交换之书,将跨越号连同七七和PP送到了一个她去过的最喜欢的宇宙空间内,里面有着白晞最喜爱的生物,但是白晞并没有和他们说明。

至此跨越号的白蓝星球之旅便告一段落。

白晞送给他们的礼物盒子里有一份歌单、一份不同宇宙空间的坐标图、一个宇宙坐标定位仪。让他们每次穿越后都可以知道自己曾经到过哪些宇宙空间,也让白晞知道他们在哪里。

白晞曾经让他们留在白蓝星球上,她会给他们盖一座小屋,让他们在里面生活不再漂流。但是七七和PP拒绝了这份好意,他们依然想找到那艘胶囊号。

不管他们走到哪里,七七和PP心里都知道,在遥远巨大的宇宙大网之中,有一颗叫白蓝的寂静星球,上面生活着一群喜爱歌唱的白蓝一族,白蓝一族里有一名叫白晞的善良的美丽的精灵在为他们唱着歌。

“当他们唱完歌曲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是一个萦绕着七七余生的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零重力科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9595

(0)
上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下午11:14
下一篇 2022年7月4日 下午2:1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