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得不说的日子

0

作者:不暇自衰
责任编辑:银落星
阅读需要:6分钟
浏览次数:128

大黑盘子带走了小镇的一切。

故事的开头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只是这个小镇出了点小小的问题。冬季的雪花早已经消融殆尽,但是居民们总感觉今年的春天缺少了一些必不可少的东西,直到某个时刻才猛然醒悟,这惊蛰的时间,昆虫不见了。

从此土壤里没有了蚯蚓,蔬菜上没有了蝗虫,地面上没有密集的蚂蚁,在小镇的范围之内,所有的虫类都彻底消失。劳作的人们认为这样下去不行,反反复复地敲着镇长大门,让镇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于是他请来了大城市才有的专家。

专家带着眼镜,走起路来都显得学问高深,他这么走啊走,就在镇子周围溜达了三天,随后大声的告诉人们不要慌张。可能是冬天比较冷,可能是农药洒太多,可能是地下有重金属矿。反正大家听了很久,也琢磨了很久,却仍然无法理解,有人小声嘀咕着,其实专家也啥都不知道。

最后专家离开了,没过几天镇子里鸟类也不见了。住在半山腰的大爷开始说晚上总有东西在天上飘过,就像个黑色大盘子。

可惜大爷年轻时候被人敲坏了头,大家都叫他癫子。故而言之呀,癫子的话只有傻子才信,不就是没了虫儿没了鸟,该种地还是种地,该插秧还是插秧,生活似乎没有变化,反而多了些死寂般的清净。

想着事情也该完了,该有的还是会有的,不该有的肯定是瞎想的。

所以时间就流转到某个雨天,天空轰隆隆得不似雷声,时暗时明,时歇时起,人们瑟缩着,恐惧着,还有人猜想着是不是妖魔鬼怪降临。凌晨时分天都没明,王家丢了鸡鸭,李家丢了牛羊,陈家丢了土狗,最后有人发抖着说:“是不是长毛的东西都没了?”

镇长糊了那家伙一巴掌,你一身的毛怎么还在呢?

就这样事情变大了,电视台也来了,什么人都来了,当然之前那个专家也开着听说很贵的车来了。除了人之外,小镇好像也就只剩下青翠却鸦雀无声的山丘,只剩下每天单调流淌的小河。山间没有鸟兽,水里没有鱼虾,到底是什么东西带走了它们?那些来到小镇的人在激烈讨论。

李大爷站出来继续说那个大黑盘子,说着说着上了新闻,一转眼从癫子成了名人,镇子里的人从那天开始,耳朵边全是说什么个鬼外星人。管他什么外星人,家里除了外面的地就只剩下人,小偷要抓,抓到还要狠狠的打。

不过后来所有人都没有打小偷的机会了,因为他们都在某个夜里消失不见。

那真叫一个彻底呀,去镇里的人没了,住镇里的人没了,想去的人都怕了。有些不怕死的说要去看什么大黑盘子和外星人,最后他们也不见踪影,渣都不剩。

这事情就真叫大,不过都不想闹得更大,没准哪天大黑盘子就会飞到城市天上。所以那些负责解决的人,都在能扯就扯,扯不了就撤,一个人慌不要紧,大家都慌才出事,平常人可以得罪,大黑盘子不能得罪。

本来就要遮不住了,该下台的下台,该换人的换人,该爆料的爆料,该谣言的谣言。结果一大堆人带着军队屁颠屁颠去了小镇,可是到了地方只有一个黑黝黝的大坑。

山也不见了,水也不见了,树也不见了,只有一个从天上看起来圆的过分的大坑,下了几场雨,汇了几条河,积出一大池子水。

然后这池子成了湖,湖里有了鱼,岸边有了鸟,唯独没了曾经还算热闹的小镇。而且这一转眼春天也要过去了。

至于那些屁颠屁颠过来的人都被吓跑了,不过时间过了几年,大家都忘的差不多了,偶尔还有几个城里大妈瞎扯到这里,最后突然紧闭了嘴。

还有人没有忘呐,是那个选择离开小镇的大爷。

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走在花红柳绿的大街,穿过那些浑浑噩噩的行人,重复着,悲叹着,绝望着,说着去年惊蛰之后……

已经被人遗忘,却不得不说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 不暇自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一个想象力稍微丰富点的无为之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