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

如果一天全人类在睡着之后都无法醒来,一年后中国人苏醒发现其他国家还没醒,在国外苏醒之前我们会怎么做?

苏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透明罩。

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干燥的喉咙似着火一般,让他整个口腔生疼。

我这是?

他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整个身体是平躺在布满灰尘的玻璃钢罩中,只留下几个出气孔,活脱脱地是躺在一个水晶棺材中。

整个透明罩看上去也颇为简陋,好多飞边根本来不及修。

苏醒动了动身体,浑身软绵绵,没有多少力气。

好在塑料卡扣就在右手边,只要打开卡扣就可以出去。

深呼吸了片刻,他抬起左手,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上面的时间为2023年6月1日,早上8.01。

一年了?!

苏醒心中骇然,他赶忙摸索了一下狭小位置的其他空间。

还好,物资都在。

这瓶应该是矿泉水,那袋应该是方便面。

咕隆,咕隆。

苏醒随手拧开一瓶矿泉水,半侧着身子,灌了下去,瞬间整个喉咙都清凉起来。

水竟然可以这么好喝!

……

2021年,5.31日,一场奇怪的灾难瞬间席卷全球。

下午,原本应该上班摸鱼的苏醒,被网上铺天盖地的消息吸引了眼球。

消息的标题几乎全部是:不要睡觉!

原来,全球范围内已经出现不少人陷入了深度睡眠状态,任凭如何干扰,睡眠者根本醒不了。

此事已经在某个东方岛国引起了轩然大波,华夏则刚从零零总总的网络上得到了消息。

那就是只要入睡,入睡者立马陷入深度睡眠的状态,好似进入冬眠的冷血动物。

令人奇怪的是,陷入睡眠的人代谢降到最低,生命指数也反常地保持了最低水平。

科学家估计,如果保持这种状态,人类可至少存活十年以上。

如何唤醒陷入睡眠的人,成了全球人类所共同追求的目标。

原先以为陷入深睡的仅仅是个例,当天,就在时针慢慢走动之时,越来越多的人被困在了自家的床上、办公桌上,或者舒服的草地上,变成了深眠者,灾难终于来临!

华夏全面预警是在下午一点,那是全国大多数公司上班的时间,也是很多人从午睡中被闹铃叫醒的时间。

激烈的防空警报响彻全国,这次因很多人陷入睡眠而导致短暂的社会的剧烈动荡,维持了没有多少时间。

在确定不管是谁只要陷入睡眠就醒不了的状态后,华夏组织了全面的面对末日救援准备活动。

全国进入战时状态,还未睡眠的所有公民都得遵循组织号召,借机违法犯罪按反人类罪就地枪决。

工厂也开足了马力,生产可以保护陷入睡眠人的装置。

8小时不睡,你会无所谓,打盘游戏爽一爽。

12小时不睡,你会打个哈切,甚至还能生龙活虎地继续下一盘游戏。

24小时不睡,你会头昏乏力,偶尔头疼。

3天不睡,你会非常疲惫没有精神。

4天不睡,你会导致大脑过度疲劳、脑神经功能紊乱,甚至诱发各种潜在疾病。

5天不睡,你会被极大可能诱发的心脏和脑血管生命带走生命。

超过5天,你面对的几乎就是死亡。

由于这次突发的灾难太过特殊,华夏以做好人类灭绝可能的准备应对,只能祈求华夏民族在全部人类陷入睡眠后的某一天,某些人能突然醒来。

带着全人类科技的重要资料已经拷贝完成,陆续从各个研究所中被带往就近的军事基地,那些军事基地往往都位于深山之中,山洞的深度足以抵御多少个核弹头洗地。

工厂也被临时管制,要求近最大限度地生产足以保护深度睡眠者的外罩,那些最后还未陷入睡眠的志愿者戏称为深睡舱。

这些深睡舱各种材质都有,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手糊成型的复合材料,木板等,时间紧凑,外观是否美丽已经并非关键。

设计者给予的思路是防止大小型哺乳动物的侵犯,留足孔洞给予深眠着呼吸,在有限的位置间留足空间放置必要的可长存的食物与矿泉水。

而这些深睡舱所运往的目的地,则是经过改装的各大商场以及小区下面的人防地下车库。

原先个早已停满车的车位上则放置了密密麻麻的各种深睡舱,人防地下车库的大门经过改造,那些个中大型哺乳动物是无法通过入口钻入地下车库,这是保护深眠者的第一道防线。

不可避免的是小型哺乳动物以及各种昆虫,而经过设计的简单结构的深睡舱可以过滤掉80%的那种生物困扰,剩下的20%也不见得致命,因为据生物学家发现,人的一生中,在睡觉的时候,会无意识的吃下70多种虫子和10多种蜘蛛,深眠者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睡觉。

深眠舱是第二道防线。

至于有人会问,如果很长时间醒不来,那怎么办?

对不起,这些措施,仅仅是让华夏文明留足一个希望。

谁知道那些深眠者什么时候醒来,一个月,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起初的手忙脚乱,一直到第一个黎明来临才渐渐平息。

人们并没有多少疲惫,更多的是干劲十足的亢奋。

苏醒清楚记得自己是在第二天加入志愿者的。

第二天华夏的深眠着已经多达5亿,好在清醒者尚能顾得过来。

工厂陆续生产,人们也在拼命自己组装适合自己的深眠舱,各地的物资还算充裕,毕竟睡着的人不会跟你争抢。

苏醒和同事将办公室的小美和胖子搬到了地库,那时地库的门口正在忙中有序地进行改造。

第一批深眠者第二天夜里几乎都被运到附近的深眠舱中,当然这仅仅是针对城市公民,军队组织的针对乡镇公民救助也陆续开展。

愿意携带已经深眠的公民前往改造后的基地,则被及时带入,有所顾虑或执意不走的人们也会得到充分的尊重,被发放了适宜改装的深眠舱的关键材料,给予物资后叮嘱如要熟睡,请关好门窗。

第二天居民的宠物被进行了安乐死,志愿者在城市乡村到处捕杀流浪猫狗,以防遗漏的深眠者被今后回归野性的牲口侵犯。

第三天还未变成深眠着的大多数是成年人,儿童,老人大多经不起三天的不眠,不少工作的志愿者一不留神打了个盹也会瘫倒在地,后续的志愿者们则会接过他的位置,继续工作。

拆除一切可能的危险,远离各大濒危的楼房,找寻犄角旮旯处的深眠者,妥善安顿好他们,军队们则制止一切可能因末世而丧失人性的犯罪行为。

未建成的建筑物早已停工,甚至直接拆毁。

大多数电厂关闭了总闸。

水力发电站打开了泄洪口。

网络陆陆续续断了,手机信号也在第三天左右断了。

而未来几天预案早就在第一天的夜晚制定下来,人们根据预案麻木却又略带希望地执行着。

第四天,大多数志愿者得到了更好的深眠舱,有的自己用,有的置换给了别人,军人,警察,科学家以及关键的领导人物也分批次入睡。

几乎没有人挺到第五天,因为谁都担心自己在安置别人的时候,一不小心眯了会,就再也醒不过来。

电台里的声音在全国各地响起:

华夏民族的儿女们,首先,感谢你们在这些天的努力,五千年的文明使我们相信,斗争不止,人定胜天!

你们的勤劳,勇敢,团结,聪慧让我们在这次深眠灾难中取得了极大的成就,文明的火种一定会就此保存。

现在请我们暂时睡去,我们已经工作了太久,从盘古开天辟地,从女娲造人,精卫填海,从三皇五帝,从新华夏成立,到为了幸福生活努力奋斗!我们不敢停下脚步,我们不敢埋头酣睡。

现在因为一些不可抗力,我们应该闭上双眼,让我们的身躯和灵魂暂时休憩,但是那并不是屈服于深眠灾难!

而是,在我们睁开眼睛之后,努力斗争,将灾难狠狠踩在脚下!

……

苏醒拉开了卡扣,推开了面前的透明罩,寂静昏暗的空间里只听得见玻璃钢连接处的摩擦声。

咯吱咯吱的,异常刺耳。

苏醒终于艰难地半坐起身,胳膊经过刚才的活动,已经有了些力气,他摸过矿泉水旁边的方便面,也不管保质期究竟有没有过,捏碎了就着水囫囵吃着。

饥肠辘辘的感觉才慢慢消散,身体也渐渐有了力量。

他动了动腿,眼前的昏暗让他有些畏惧。

记忆中的最后几天他和其他人大多都是沉默的,以至于现在醒了,仍然没有轻易开口。

咔嚓。

苏醒终于从深眠舱下来,刚踏在坚实的水泥地上,就听见了有什么东西碎裂之声。

吱吱吱!

就在苏醒想要观察脚底之时,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角落,有两个红彤彤的光点,像极了烧红的烟头,两个烟头的间距足足有十公分!

什么鬼!

苏醒一愣。

“咳咳!”

骤然的吸气,让苏醒不自然地咳嗽了几下。

咔…咔…咔…

原本昏暗的空间忽然亮起了白光,苏醒好似见到了正午的太阳,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用右手遮着眼睛,勉强睁开,不远处的红色光点已然消失,却变成了小猫般大的黑不溜秋的老鼠!

淦!

那确实是个老鼠,通红的双眼,嘴角的牙齿外露,体型及长,两个眼睛滴溜溜地乱转。

它两手捧着什么东西,用它坚硬的磨牙慢慢地啃着,边啃边朝苏醒这边挪步。

苏醒终于适应这亮光,光源处是数盏并不是很亮的日光灯,看情况应该是声控的,应该是灾难后布置的太阳能电池蓄电后,被苏醒的咳嗽弄亮了。

那只老鼠确实很大,苏醒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个头的,长长坚硬的胡须,肥硕的肚子,还有那漆黑的眼睛。

它不怕人。

苏醒看清了地下车库里的场景,一排排的大多都是落着灰的深眠舱,里边的深眠者们正安详入睡。

那是?!

苏醒看清那大耗子不远处的东西,一件被什么东西撕烂,依稀可见是迷彩的编织物,编织物下面则是森森白骨。

苏醒只觉得气血上涌,那老鼠旁边的深眠舱是处于打开状态,老鼠啃的分明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的骸骨!

苏醒瞪大了眼睛,咬紧了牙冠,慢慢退到自己深眠舱角,用手摸索出了一串钥匙链,打开了上面的小刀。

苏醒慢慢朝老鼠走去,咯吱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看,脚底也尽是碎骨。

“呲呲!”

老鼠见苏醒过来,没有半点畏惧,甚至眯起了眼睛,朝他发出凶狠状。

苏醒拿起刀就准备朝它扎去,那畜生不躲,反而放下手中的白骨,拱起身子,向前一跃,嘴巴也张开。

它想扑上去咬苏醒!

“嗨!”

“噗呲!”

“吱吱……”

它终究是高看了自己,苏醒直接用手上的刀扎进了它的身体,热血溅出,弄脏了他的手。

老鼠痛苦地准备回头,想要临死前也要咬上他一口。

咔…咔…咔

打斗虽然瞬间激烈,可是远处的灯光没了声音,灭了不少。

苏醒颓然地坐在地上,准备用手,收敛战友的骸骨。

“吱吱吱……”

只见不远处昏暗场景里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烟头。

轰隆隆。

咔咔。

灯又亮了起来。

……

成群的老鼠从四面八方涌来,大小不一,行进间好似蠕动的灰黑色肉球,那边跑边发出气愤的吱吱声,整齐划一的造型是那么的雄赳赳气昂昂。

苏醒冷汗唰地从背后渗出,他紧紧握住了手里的小刀,慢慢退后,想着能不能再找个趁手的武器,最好还能长一点。

如果没有的话,干死几个,估计只有再爬入自己的深眠舱,等待这一阵鼠潮过去。

老鼠们越来越近了,它们那长长的牙齿似乎即将咬到苏醒的大腿,苏醒甚至想象出了自己被众鼠分食的场景,血淋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砰!“

忽然,一声激烈的枪响,打破了鼠群因前进而摩擦的窸窸窣窣声。

”砰砰砰!”

又是几声,振聋发聩。

苏醒转头就发现一位双脚站立,双手握着手枪,面容刚毅,目光炯炯,身着迷彩服的青年。

鼠群被这几声枪响震惊了,原本壮观有序的雄赳赳气昂昂立马变得杂乱不堪,但是奔跑的位置依旧是苏醒深眠舱。

“到我这来!”那青年开口,面色凝重地说道,声音似乎有些沙哑。

苏醒会意,忍住了再见同伴的冲动与兴奋,小跑了过去。

几个中枪而失去行动能力的老鼠并没有得到其他老鼠的同情,那些老鼠踩踏着同伴一股脑地涌到苏醒深眠舱的后面,随后消失不见。

洪流过后,只剩下那些受伤的老鼠,奄奄一息。

“没事吧。”青年朝苏醒示意,然后蹲下了身子,发现深眠舱后面墙壁有着数个大洞,原本应该封死的下水道也似乎被腐蚀后弄开了。

“喝水?!”苏醒见青年面色略带惨白,嘴唇干裂,立马跑回自己深眠舱,取出水和食物递了过去。

危机解除,青年似乎松了口气,他也不客气,咕哝灌了口水,和苏醒一样,就这水吃些方便面。

宛陵市军分区,沈天,你是什么时候醒的?”沈天转过头说道。

“我苏醒,我刚醒。”苏醒激动道,语气似乎有些颤抖。

“嗯?”沈天有些疑惑。

“额,我名字叫苏醒,我是刚刚醒,刚醒就看见那个畜生在破坏战友骸骨。”苏醒指着被自己结果的老鼠尸体,以及已经被他收拢的战友残骸。

灾难后期,留下的大多数是军人,少部分志愿者也都相互称呼为战友。

沈天没有说话,对着骸骨方向敬了一个标准军礼,随后正步走过去,单膝跪地,脱下了自己的迷彩服,用手收拢着曾经战友的骨。

苏醒见他眼睛逐渐通红,一滴眼泪在眼眶转了许久,终于流了下来,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划下了一道泪痕。

苏醒鼻子一酸,自己眼睛也湿润了。

苏醒也单膝跪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深眠舱旁边的骨头慢慢收拢起来,一点点也不落下。

咔咔咔…灯又灭了。

俩人沉默着,默默地清扫边边拐拐的碎骨。

“喂!到底是谁干的!老子刚在办公室睡觉,怎么就给我绑架到这边来了,不就是要钱吗,我爸有的是!主使者,赶紧出来!”一道沙哑却又带见细的声音从车库拐角处响起,声控灯也因此在此亮起。

“嗯,醒了!”

“哈哈哈,终于醒了,没有世界末日!”

随后更多的说话声从车库响起。

……

“咚咚咚,喂,放我出去!”

苏醒旁边的深眠舱传来了低沉的呼喊声,声音中透露出惊讶与恐惧。

小美!

苏醒转过头,就发现那落满灰的深眠舱中躺着的身材曼妙的职业女性。

她的皮肤略显苍白,入睡之前及肩柔顺的秀发显得有些杂乱,而且似乎更长了。

不过略带病态的模样却凸显除了那种娇弱之美。

苏醒赶忙走了过去,从外部打开了她的深眠舱。

“苏醒,怎,怎么回事?”小美认出了同事,微蹙着眉头说道。

苏醒打开了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她的物资都是从自己准备的物资里边匀过去的。

“说来话长…”苏醒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你应该长话短说~”中年男声从隔壁舱附近传来。

“老李!你也醒了!”苏醒心情大好,老李是和自己坚持到最后时间才睡的。

最后几天里大家被疲惫和绝望充斥着,只有他好似有着钢板一样的身体,给大家打着气,说着鼓励的话。

老李是公司司机,退伍军人出身,宛陵市本地人,拆迁赔了好几套房,闲不住,做生意失败后就过来当司机。

“世界发生灾难了,小美,你已经整整睡了一整年,不单是你,整个地球的人可能都睡了一整年!”老李言简意赅。

可是小美的眼神中充满了不信,可是面对陆陆续续从深眠舱中出来的人,她的脑袋越来越浆糊。

“好,好,好!你们玩我是吧,这么多人玩我!”尖细的声音从车库拐角处传来!

“老李,老李呢!李振义,你不是退伍军人吗,怎么不来保护我!”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突然从人群中跑过,踉踉跄跄的,似乎即将摔倒。

“老板!”苏醒和小美等人异口同声。

那人就是苏醒富二代老板顾淼,他父亲是一个橡塑集团公司,主营各种汽车配件,有着数家工厂,支撑起了宛陵市好多GDP。

富二代则心血来潮地开起了一家橡塑贸易公司,包括不限于和父亲公司做生意,买卖都有,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门开了!可以出去了,大家带好物资!”

”哇,太好了!“

“快走!”

“慢点,别发生踩踏事件。”

不远处出来了阵阵欢呼声!

“过去,你给我过去!”顾淼直接巴拉开一个小青年,想穿过他往光亮的地方看看。

“去你妈的,滚!”小青年直接推了顾淼肩膀一下,差点将他推到。

“你,你给我等着!”顾淼咬紧牙关说道。

地库5公分以上厚度的钢板门终于被人打开,虽然开关栓已经微微上锈,好在杠杆能让人省力,倒是拉开时颇费功夫,拉完好几个人虚弱地坐在地上,没有赶上第一时间出去。

门一打开,人们和阳光都争先恐后地双向出入。

地库中的人终于呼吸到了外面新鲜的空气。

苏醒和沈天打了个招呼,招呼着老李搜罗了物资,搀扶着小美也跟着人群往外走去。

“老李,老李,你在这,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顾淼从车库钻出,来到了宛陵市CBD外面的大街。

原本车水马龙的场景早就不见,大街上歪歪扭扭地停满了车辆,好多甚至肉眼可见的残破损毁。

街上的绿化带里早就杂草丛生,就连水泥地面上,能有缝隙的地方,早就长满了杂草。

不远处的老旧小区,爬满了藤蔓,那是从一楼的某个花园里发迹,似乎要入侵整栋楼的向阳面

大街上的人陆续开始多了出来,别的小区,别的出入口到处都是人影。

欢呼声,哭喊声,叫骂声不绝于耳,似乎一年的沉睡压抑了他们的内心,需要通过呐喊才能将原本的天性找回。

每个人防地库都配备了一定数量的军人,警察,以及政府工作人员,那些坚持到最后的志愿者早就严阵以待,等待上级命令。

苏醒和老李相互看了眼,早就准备好了可能需要的工具,想融入组织,力求完成即将下达的任务。

“顾总,事情就是这样…”老李终于给顾淼解释了一番。

“这…”顾淼和小美,以及公司的其他灾变前就深眠的同事都面面相窥。

苏醒看到他们的表情,一时不知道他们是幸运还是不幸。

“这是我的!”

“滚,这是我的!”

远处突然出现了一场骚乱!

“砰!”

一声枪响,整个场面安静下来。

经过了解,才发现原来是物资上面的纠纷,两个灾变前的深眠者为了物品归属,吵了起来,近乎大打出手。

“现在依旧处于战时状态,依据华夏战时条例,所有非必要物资进行临时管制,若有作奸犯科者,严惩不贷…”一位表情坚毅的青年站在了高处,大声呼喊着。

苏醒一下就认出,那个青年正是开枪射鼠的沈天。

好在只睡了一年,商场中,办公室中的居家用品顶多是上了霉,保存完好的未开封的东西甚至跟新的没有区别。

这意味着今晚大家不必露宿街头。

苏醒将小美安顿好,便和老李一起准备前往志愿者聚集地。

“老李,别走啊,你走了谁来保护我,你不是我爸招过来的吗?”顾淼见老李要走,拉着他胳膊极度不情愿。

他可是见识到之前好几拨人因为物资问题几乎大打出手,他挺个肥大肚子,虚胖的身体,可经不住别人一拳。

“顾总,现在服从组织安排才是关键,要恢复生产,还有极少数的深眠者没有醒来。”老李提醒道。

“我不管,我付你工资了!你就得带着陪我,否则我就开除你!”顾淼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苏醒,李振义,赶紧过去报道!”其他的志愿者朝这边喊道。

“对不起,顾总,我不干了!你自求多福吧!”老李白了顾淼一眼,直接甩开了他的胳膊,然后朝远处奔去。

“苏醒,留下了陪我?我给你加工资?!”顾淼见他走的如此毅然决然,转头有些祈求地看着苏醒。

“对不起,顾总,我还有事。”苏醒略带抱歉地说道,说完也跟着老李去了。

“苏醒,你,你走了就别回来,公司没有你位置!”顾淼恶狠狠地叫道。

……

2021年5月,华夏人口为14.13亿,2022年6月,苏醒的华夏人近8亿。

这数据是三天后通过灾难前留下临时通讯工具汇总整理出来的。

苏醒后的第一天,在组织的指导之下,迅速进行了安排的救援活动。

各大山区军事基地的大门缓缓打开,鱼贯而出的是各种交通工具:装载了从传统车床或者精度较高数据加工中心的大货车,一箱箱装有物资、发电机以及简易设备能源的绿皮火车,K字头火车以及高铁,运输飞机,直升飞机,战斗飞机。

离基地就近的金属加工厂,食品加工厂,简易的生活用品工厂在备用电源以及柴油发电机的启动下,率先恢复了生产。

虽然灾变前以及做了极大的预案,可是尚有很多小区的防空地库因排水问题,在一年内的暴雨之下,被淹没了数次,以及其他情况造成的死亡,牺牲的人数大约在三千万左右。

电力设施勉强可以接通,但是需要时间排查各种线路问题。

水利发电由于在灾变之前已经做了预案,一年内的发电并没有接入高压电线,白白损失了极大的电力资源,不过与珍贵的线路相比,这些浪费是完全值得的。

无线电电台率先被搭起,好在全世界的频道损失了很多,从各大城市可以直接接通京城,消耗不过是之前的储蓄电池,极大地有利于京城对全国各地的指挥。

首长拎着核武器手提箱从基地出现,万幸的是核冬天并没有来临。

城市中央大多被之前捕杀遗漏的流浪猫狗占领,一年的时间它们已经忘却谁是主人,见到双腿站立的人,本能地先躲开。

成群结队的流浪狗似乎还想试探攻击落单的人类,只是他们忘记了,人与其他动物的不同,是会使用工具。

面临流浪狗的威胁,求生欲望强烈的某个乡下人拿着棍棒打伤了头狗,它们才一哄而散,而在野外中,动物受伤往往面临的是死亡。

大多数设备比较复杂的工厂已经完全待机,一些高精度仪器并没有及时得到保护,电路损坏,或者是零件老化,再想启动说不定是一个月或者是一年以后。

少数有着极端苛刻条件的工厂,在灾难发生时的数周内,就因气体得不到排放等原因,而产生了剧烈爆炸,爆炸引起了火灾,这是灾难前期造成人员伤亡的主要原因。

核电站的预案被执行的尤为彻底,为此已经牺牲了上百名战士与科研人员,幸运的是,泄露的放射性元素在可控范围之内。

当天,华夏政府即探明大面积苏醒的人类仅仅只局限于华夏大陆,准确的说是东部中部,包括宝岛以及少部分扶桑及高丽半岛,少部分东南亚人群,他们苏醒的总人口不到两千万。

至于美洲,欧洲,非洲,澳洲等其他地方完全陷入深眠。

华夏政府本着以人为本的方式,成立了灾难后人类命运共同体,暂代人类命运共同体主要指挥首长,这引起了在国内苏醒的外国友人强烈不满,尤其是在华夏的米国人。

对于如何处理国外的深眠者,华夏内部出现了很多种声音,网络尚未恢复,众人也都是泛泛之谈。

有说直接报了曾经的国仇,有些则认为应当善待生命,但是得将那些高新科技给弄回华夏,以免被时间侵蚀而让地球文明得以退步。

米国大使馆外交官宣布暂代米国总统,声称在灾难之前,米国已经做好预案,核发射手提箱早已得到授权,分派到各个主要国家,如果华夏违反了曾经二战后签署有关世界格局的条例,米国人不介意进入核冬天。

有着相似论调的还有毛熊,可怜的是他们不少军人正在乌克兰沉睡。

华夏表示充分尊重他们临时总统的意愿,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以免散落在各地的核电站发生泄漏,以免高科技产业被时间侵蚀从而使人类文明倒退N年,以及那些国家面对灾难并没有类似华夏的组织行动能力。

所以派出了相应的军人,警察以及科研工作者,这些人陆陆续续地从华夏各地出发,历时一年之久。

暂代总统门表示严重的抗议,但是又无可奈何。

灾难带来了微不足道的好消息,疫情消失了。

对岸的同胞们在志愿者分发物资之后,感激涕零,之前叫嚣着分裂华夏的首脑早就无处可逃,苏醒后的一个月就已经乖乖束手就擒,迷彩服门终于登上了阔别已久的岛屿,鲜红的旗帜在岛内迎风飘扬。

……

苏醒住的地方就在公司附近,这也是他深眠和同事在一起的原因。

第一天,非志愿者们很多极不配合,不能接受一觉醒来物是人非的疏离感,好在灾难前疫情时代经历过无与伦比的动员行动,倒也没有发生重大治安事件。

苏醒和老李早就驾轻就熟,从安顿未醒深眠者,到维持秩序分发物资,都干的十分得心应手。

日前比较短缺的物资是新鲜果蔬,好在曾经大面积种植的菜园,因为无人干预,反而长得出奇的茂盛,原来的老板们回到蔬菜基地就通知了组织,更多醒来的人也自告奋勇地加入了志愿者,帮忙收获大自然的馈赠。

其他比较短缺的竟然是蜡烛和干电池,由于电力尚未恢复,第一晚居民们都会用这些光源来驱走黑暗。

“苏醒,我来帮你!”甜美的女声从正在忙碌的苏醒耳边响起。

“哎,谢谢。”苏醒正在从五菱小货车上卸下一捆捆蔬菜。

“小美,你怎么来了?”苏醒转头才发现,来着正是换好衣服的同事小美,那一身运动装凸显了她的前凸后翘。

“看你们都在干活,我闲着感觉太愧疚,顾淼那家伙还让我回办公司,给他打扫卫生,他倒像二大爷一样,想躺着休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美将手托在苏醒正要搬的物资上,这让他卸物时省了不少力气。

“他养尊处优惯了,谢谢啊。“苏醒说道。

“谢谢啥,这么见外!”小美眉头一蹙,似乎有些责怪苏醒的见外。

前一周都是战时状态,物资全部靠分发,但是暗地里不少用灾难前的软妹币私下交易,购买物资。

由于电力问题,线上的资金想要恢复还是个未知数,软妹币和香烟,泡面等成了硬通货。

好在政府已经告知大家,电力将在一个月左右陆续恢复,届时会有各市自己的局域网,银行以及某信某某宝的资金也都有数据备份,不会让公民承受损失。

灾难前后的军人,警察,公务人员,以及志愿者,会受到相应荣誉与物质奖励,贡献很大的群众甚至最高能获得一等功。

一周后居民基本生活以及得到保障,农民已经可以恢复农作物生产,因为华夏一直有粮食储备,一些奇货可居的不法商家根本没办法哄抬粮价。

宛陵市的电是在两周后左右畅通的,优先保证了居民用电,最后才保证了工业用电,当然特殊产业除外。

顾淼已经被他父亲接回了自己的大别墅,他们家的产业在灾难后派上了大用场,橡胶塑料以及各种零配件全国奇缺,他们老厂一些原始打胶机,炼胶机,压片机率先发挥了作用,随后经过电气工程师的检修,更高产量与精度的设备也开始运转。

一个月不到,宛陵市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就是网络还差点意思。

“谢谢你们的支援与协助,你们的贡献会有相应的资金奖励。”志愿者终于完成了他们的使命,领导们保证道。

老李和苏醒被承诺有不低于二十万元的奖励,这让苏醒心头大喜。

倒是顾淼的老爸被评上了特殊贡献,企业得到政策优惠不说,他也被选入了优秀民营企业家,还有其他一系列荣誉。

……

通讯和网络几乎同一时间恢复,那是灾难后的两个月了。

网络上充斥了宝岛回归的消息,一片喜气洋洋。

国外的核电站,军事基地已经被华夏迷彩服门接管,理由则非常简单,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下,不允许出现有危害地球文明的事情,位于华夏的各个代总统们只得默认。

地球上空的卫星由于一年时间暂时没有维护,其中有一些已经坠落在地球,好在损失并不是很大,但是米国,欧洲的还是隐患,由人类命运共同体下牵头的航天科技部成立,力求维护地球太空安全,相应的同时成立了能源,文化,经济等组织。

……

”咚咚咚!“

“请进。”办公室中,顾淼正架着二郎腿,玩着单机游戏。

“顾总…”进门的是苏醒,宛陵市已经恢复了正常生活,苏醒还是准备上班。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老李呢?”顾淼咧着嘴笑道。

“我不知道。”苏醒估摸着他不回来了,恢复正常后,原本属于个人财产得到了法律保护,老李还是拆迁户,钱也够花。

“记得我讲的话吗?你不用来了。”顾淼白了苏醒一眼,语气不屑地说道。

“我…那好吧…”苏醒有些黯然,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说完苏醒离开了顾淼的办公室。

“怎样?”小美见苏醒出来,关切地问道。

小美是早上刚来上班,因为顾淼宣布所有人工资增加50%,谁能跟前置气呢?

苏醒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那我也不干了!”小美愤恨道。

“别,现在工作还挺难找的,能加薪的估计也只有老顾儿子顾淼了,其他不少公司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嗨,灾难中牺牲了那么多人,我也看开了,什么都没生命重要,我还有奖金,没事,到时再找工作或者自己找份生意做做。“苏醒劝解道。

…..

“小美,你干嘛辞职,是薪水不够高吗,我再给你加点?”顾淼拿着小美的离职申请疑惑道。

“苏醒不干了,我也不想干了。”小美理直气壮。

“好,好,好!小美,我待你可不薄吧,我为什么招你进来,你心里没有b数吗,就你那专科水平,能拿这么高工资,我喊你好几次晚上一起吃饭,你总是拒绝,可是之前每天中午总和苏醒眉来眼去!”顾淼愤然道。

“呵呵,顾总,你好像连专科都不是吧,算起来,你也就高中文凭!”小美呛道。

“老子有钱,这公司是我的!”顾淼提高音量。

“拜拜,老娘不伺候了,就你这个癞蛤蟆还想吃我这个天鹅肉!”小美直接将离职报告甩在了顾淼脸上。

“好,你给我等着!小美,还有你苏醒,我要你在宛陵市混不下去!”望着小美离去的背影,顾淼眯着眼恶毒道。

“爸,帮我查个人,我要让他在宛陵市待不下去,对,宛陵市人,人叫苏醒!”顾淼拿起手机给他父亲打了电话。

“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知道了。”电话那头老顾摇了摇头,还是答应了下来。

出租房中,苏醒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想写一下关于这次灾难的始末,想要人们铭记这次历史。

三个月后。

汇集了全华夏科学家的某处,一位戴着眼镜,神采奕奕的中年男人正在和一个迷彩服青年对话。

“你是说,你不是第一个苏醒的,第一个苏醒的人就叫苏醒!”中年科学家皱着眉头说道。

“是的。”那军人就是沈天。

“我知道了!谢谢你。”中年男人朝和沈天握了握手。

“首长,为了避免灾难的再次发生,我们研究了深眠灾难的机理,最大的可能是一种病毒,它能让人处于冬眠状态。”中年男人在沈天离开后拨通了可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处坐满了各行各业科学家以及领导。

“这病毒无解,但是有一个人是率先醒来,也许他体内有一种抗体,这种抗体能引发连锁反应,就好比原子弹爆炸一样,1传2,2传4,4传8,最终传到了8亿人口,才戛然而止。”科学家推测道。

“那传播可是有时间限制的,据我所知,这次苏醒是在一天之内,要知道,华夏的面积有960w平方公里!”电话那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说道。

“这就是另一个猜测了,小李,你来说说。”中年男人将话语权交给了一位年轻人。

“大家伙,我叫李明,量子生物和物理学双料博士。我们根据米国人的资料发现,他们早就已经和外星人有过接触。”小李顿了顿。

“这个我们有所耳闻…”电话那头首长点点头,“可是跟这次灾难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研究发现,这病毒有一种特性,即使两株相隔万里的病毒,在一方被抗体抑制,另一方的毒性也

在没有抗体时也会被抑制。“李明说道。

“量子纠缠?”电话那头的一位老头惊呼。

“对,很是相似。我们发现,深眠并非不可解,不可解的是病毒的那种量子特性,这种特性会掩盖病毒毒性,具体机理我们也是猜测,我们发现全球有十种病毒株,均匀分布于地球人数十个位置,华夏中心位置则位于宛陵市,我们怀疑,这病毒最深层那种量子特性来自于外星人。”李明说道。

“啊?!”

“什么!?”

“不可理喻!”

众人哗然。

“这是我们的证据,这份材料能证明米国有勾结外星人妄图称霸地球的野心!”首长到时很平静,他微微一笑,拿出了关键证据。

“岂有此理!”

“NO!That’s impossible!”这句话是在会议中罕见的老外。

……

“老顾,帮忙请个人,你在宛陵市关系不错,帮忙请个人,暂时以技术支持的形式,工资就给开最高,100w一个月吧,这个人很重要。”电话里,中科院和华夏省级领导对市明星企业家老顾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说吧,老领导!“老顾点点头,语气十分恭敬。

“叫苏醒,很是关键,一定得请来,如果工资不够,可以提高到500w,我们暂时不想以政治任务出面。”电话那头说道。

“你说什么,苏,苏醒?!”老顾愕然。

“逆子,你究竟惹了谁!赶紧给我去给苏醒赔礼道歉!”电话过后,老顾直接打了儿子顾淼电话,劈头盖脸就给他骂了一顿。

“什么?!”顾淼瞪大了眼睛。

……

一年后,如华夏科学家预料,这次地球被开普勒星系的生物投放了十枚类似于三体智子,操控了十种量子纠缠深眠病毒,可是他们忘记了,地球人总能出现英雄似的人物,第一位英雄就是苏醒,他的苏醒拯救了8亿华夏人,接下来每年则会随机出现一个类似于苏醒式的英雄。

开普勒星系利用米国人称霸地球的心理,实则是为了消灭地球,只要十位英雄人物汇聚一堂,华夏主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定能找到破解开普勒星系的关键!

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零重力科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9366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下午6:46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11:1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