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画画的鲨鱼丹:消失的异生门科幻社

刘军威,笔名鲨鱼丹,科幻画家。2009年毕业于北京工商大学,2006年~2007年期间担任北京工商大学异生门科幻社社长(第五任),后从事科幻画创作,为《科幻世界》杂志绘制封面和插图,为许多中外科幻作品绘制过插图;曾获2013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2014及2016年银河奖最佳美术作品奖和2015年《Clarkesworld》年度最佳封面。

受访者:鲨鱼丹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1年11月6日

河流:您最开始是如何接触到科幻的和科幻美术创作的,这和您后来加入北京工商大学异生门科幻社有关联吗?您此前为协会绘制了很多有意思的logo。

专访画画的鲨鱼丹:消失的异生门科幻社

专访画画的鲨鱼丹:消失的异生门科幻社

鲨鱼丹:实际上,做社长和我个人从事科幻美术工作没有任何联系,从时间线上说是互相叉开的。

北京工商大学异生门科幻社成立时校址在市区,后来搬迁新校址被拆到了良乡大学城,只有最后一学年呆在市中心。入学后发现学校有科幻社,于是毫不犹豫入坑并在大二大三做了社长,大四之前继承给了对科幻感兴趣的新人,现在感觉当时就是在驾驶一艘正在缓慢沉没的小船。

据说最早创始人有13个,谐音是13MEN。当时在网络上搜索过记录,看到了一个在澳洲留学的学姐在一个不知域名的博客提到这个社团,说不知道异生门还在不在了。于是我留言说这社团还活着,过了一段时间去看发现被删除了。也许只是想一想而已,并不想继续联系,后来互联网有了墙,博客也找不到了。

河流:根据笔者前段时间的考证,这位学姐应该叫于冰洁,科幻社成立于2002年9月份。您当时加入科幻社都分别做了一些什么?有没有负责协会的一些主要活动?

鲨鱼丹:你揭开了一个对我2005年白垩纪而言已经是谜的三叠纪往事,尽管这个社团已经灭绝。

继任的那年放映过科幻纪录片,举办知识竞赛,带领社员参加市区各高校的科幻联合活动,每周还有科幻影音借等固定活动。

曾经也拥有短暂而热闹的记忆,然而这些终究会伴随着大学生活的丰富而离去。科幻社同其名字一样冷门,没有功利目的纯靠兴趣维持,很感谢那时候每周坚持按时前来参与小活动的几位同学。

所有繁华终会落幕,露出真实和平淡。继任科幻社长后的某天晚上,清楚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提着一个很沉的箱子在繁华的大马路上前进,感到疲惫困倦地随时都要停下,但还是一直在向前走着,因为已经没有人可以代替了。继任科幻社长只是因为当时如果没有人继承,社团第二年就死了。

醒来的时候感到有些欣慰,因为在梦里我一直坚持提着箱子。我的个人性格上一直倾向于独处“孤独城堡”中的快乐,管理社团这段经历很大程度改善了我的社交与处理事务的能力,因为如果我不做,没有任何人可以代劳。

河流:参与协会管理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和社员相处还算融洽吗?

鲨鱼丹:说起来要提起一件趣事。刚加入的时候上任社长吴沈默给我安利了一本书叫《冰与火之歌》,介绍挺没趣但既然社长强烈推荐就看了看,于是成为了国内最早的一批国内冰火迷,加入百度贴吧的冰火贴吧,借助蝴蝶效应并最终引导民间汉化组织“衣柜军团”的出现。柜团在权游时期的成就已经是后续更多人的努力结晶,不是我的功劳。

河流:2006年5月14日,您还参加了在北邮举办的第四届北京高校科幻知识竞赛。当时的竞赛是如何进行的?那届竞赛上有哪些回忆比较重要?看之前的照片柳文扬老师当时也在场。

专访画画的鲨鱼丹:消失的异生门科幻社

专访画画的鲨鱼丹:消失的异生门科幻社

鲨鱼丹在现场
鲨鱼丹在现场

鲨鱼丹:2006年的知识竞赛啊,如果能提前预知,会和柳老师说很多话吧,会告诉他快去做CT检查……那次的比赛照片因为一次硬盘故障丢失了90%。

专访画画的鲨鱼丹:消失的异生门科幻社

如果说有趣的事情,可能是“看片段猜电影”环节。由于我的冷片阅量高在这一环节几乎可以躺赢,包括苏联版所索拉里斯星球我甚至没看过都能猜得出,不过小品环节就不行了。

喜欢的学姐也在,可当时并不懂得怎样开始,只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

河流:看到您还提到了当年的社团支出账单,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可以提及的信息。

鲨鱼丹:社团支出方面没什么好说,因为穷酸小社资产只有几百块社费,再加个人消费习惯无限节约一切从简,那两年除了一些宣传材料费什么都没花。

河流:您怎样看待大学科幻社团的存在?怎样看待他们的成立与注销?

鲨鱼丹:上面说因为社长推荐《冰与火之歌》进入了这个当时冷圈,虽说冷门但《冰火》当时没有影视剧加成就就已凭借实力成为《哈利波特》系列之外的西方奇幻名著分区第二热,后来在贴吧认识了冰火译者邹禾ccxx,他当时也在《科幻世界·译文版》工作。

然而我是参加《科幻世界》的封面征集比赛之后成为了常驻画师的一员,过了几个月ccxx才突然发现原来我也在那。这时已经大四,校区换到市区,科幻社的前途又在何方,这些记忆已经逐渐消隐在生活的浪涛里。

河流:对高校科幻社团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鲨鱼丹:现在这些更健全的科幻社团对一个已经灭绝的野外繁殖小社长来说只能仰望了。

2018年,成都理工大学科普科幻协会赠送的明信片和会徽
2018年,成都理工大学科普科幻协会赠送的明信片和会徽

河流:许多高校科幻社团消失在了历史的海洋里,但我们正在全力挖掘,期望能还原出更多的历史,感谢您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737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

  • 王瑞刚
    王瑞刚 2021年11月7日 下午11:00

    柳文扬后来去了《一日囚》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