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由真宇成立于2000年4月18日,笔者有幸能联系到2010年社长和2020年社长,并分别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 受访者:
    和润琪(2010年社长)
    李燃(2019年、2020年社长)
  • 采访者:河流
  • 采访时间:2022年3月16日
2022年1月10日,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参观《科幻世界》杂志社时写的寄语
2022年1月10日,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参观《科幻世界》杂志社时写的寄语
2022年1月10日,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参观《科幻世界》杂志社
2022年1月10日,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参观《科幻世界》杂志社
2010年,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时任社长和润琪给《科幻世界》杂志社写的信
2010年,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时任社长和润琪给《科幻世界》杂志社写的信

河流:最早是怎样接触科幻的?

和润琪:我是读了《科幻世界》2002年第5期后成为科幻迷的,当时大刘还没有火起来,老王的《水星播种》是我的启蒙。

李燃:最早的时候是看过《海底两万里》、《神秘岛》这些书了解到“科幻”这个单词;主动开始寻找科幻读物是在高中时期,阅读这些科幻作品是我最主要的休闲方式。

河流:加入科幻协会的想法从何而来?

和润琪:高中的时候身边没有读幻迷,推荐科幻作品给同学也有过冷遇,所以其实很渴望有趣味相投的朋友们可以讨论喜欢的作品,还在读高三的时候在学校外的地摊上买到过一本SFW过刊,刊末的栏目里登过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成立的消息,后来考进中南的时候就跟协会的学长接上了头。

李燃:说来惭愧,我是百团大战时多看了社团的摊位一眼,抱着来都来了的想法就进入了社团;接手社团是老社长钦定,加上我当时在社团中比较活跃,就顺势担任了社长。

河流:办了哪些活动,哪些事情或人令您印象深刻。

和润琪:科幻社团在学校里属于小众中的小众,社员又少又缺乏资金来源,我们其实很难得能办什么活动。我在协会第一年的时候,长沙几家高校科幻协会还联合搞过一次校园科幻征文大赛,当时的会长比较有能力,在学校外的商家拉到了赞助,这次活动举办的很成功。

这次征文大赛我印象里是北航科幻协会主导的全国征文大赛的一部分,当时北航科幻协会很有名气,借征文活动的契机,他们的会长还来我们协会交流玩耍过,我当时作为大一的新鲜人,觉得这种全国幻迷一家的气氛很温暖。

但是科幻协会小众毕竟小众,对科幻协会真正有热情的人渐渐流失,等到协会换届的时候,核心社员已经所剩无几了。我记得我做会长的一年,大概常来活动室的人也就不到十个。我们更像一个兴趣小组了,活动室就作为协会的图书馆,我们在活动室玩桌游,看书,常规活动就是固定时间举办一次科幻电影放映会。

为了举办一些像样的活动我也尝试过勾搭圈里的大大们,成功请来过万象峰年老师做过一次线上讲座,当时还是用YY频道做的,吸引了不少人来听。后面我想给协会留下点东西,就有了做一本会刊的想法,当时协会里有技术宅,有在科幻圈有朋友的学长,解决了很多困难之后还是做了一本像回事的会刊出来,了了心愿。

李燃:举办活动就是常规的新生见面会、集体观影、线上/线下读书会、在活动室打牌这些,但主要项目是在活动室打牌(笑)。印象深刻的活动是20级的新生见面会,在第一年的疫情隔离之后,我能够再一次和新老朋友们聚在一起聊聊科幻,聊聊彼此,这令我十分感动。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2011年,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会刊《溯空》第三期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2011年,科幻作家们写给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会刊《溯空》的祝福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2011年,科幻作家们写给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会刊《溯空》的祝福
2011年,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会刊《溯空》第三期
2011年,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会刊《溯空》第三期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2009年,郑军写给原创之星湖南赛区作品集所作的序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中南大学飞越科幻协会社长专访两则

河流:有没有和其他社团做过联谊?

和润琪:我在的时候没有专门和其他社团有过交流,幻迷多社恐(笑)。

李燃:喊其他社团的人一起打牌!(笑),当然也有和其他社团来一起举办读书交流活动。

河流:科幻协会给你带来了什么?

和润琪:其实并没有带来什么。我并没有觉得我因为加入飞越就有所成长或获得了某种力量,但是加入飞越始终是人生中非常宝贵的经历,在活动室跟协会的朋友们游戏,讨论小说和动漫,是一种从现实的逃离,到现在还是很怀念协会。

河流:有什么问题想问现任社长吗?

和润琪:我跟现任的会长已经有过联系了,挺意外现在的年轻幻迷还在继续读《科幻世界》,听说现在学校的社团有学校官方的资金支持,也有比较固定的成员,感觉比我在的时候要舒服挺多了。

李燃:科幻协会给我带来了一群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家人,能一起畅想星辰大海中的航行;带来了一届又一届可爱的后辈们。

河流:感谢二位参与本次访谈。关于创社社长真宇,我们此前找到了一则发布于2009年12月23日的博客信息。

真宇:难怪有人说历史之所以错综复杂、扑朔迷离就在于写历史的人。因为人总是比较主观的,写历史事件或者评述历史人事,也会加入自己相应的主观感受。谁能真正完全、客观地还原历史呢?

比如说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事。有的科幻迷很热衷于记录所谓的本省科幻历史。翻开他们所写的东西,发现偶好像是没有被记录在案的。但是,事实总是事实。过去的也就过去了,反正本人也不怎么在意这些小事,何足道哉,我的生命还没有足够伟大到载入史册吧?让历史去铭记,该记得的人们自然会记得。

最近博客里常出现诸如科幻、“飞越”这样的字眼,那是因为本人曾作为科幻迷而受邀参加过当时热播的电台节目《科幻时空》的“科幻之星”的评选活动,作为嘉宾参与到著名电台主持人欣然的直播节目录制。在那之前,我写过一些稿件,投给《科幻世界》,但是杳无音信。比如曾经创作过一篇科幻小说《“聪明的脑”专卖店》,写的关于记忆方面的幻想,比如说对于一些不好的记忆进行祛除、更新大脑,写成、投稿大概是在开学不久后,春雨连绵、天气阴沉。

而在我投稿大概三个月之后,据传《科幻世界》刊出了一篇关于“记忆”的小说,轰动则是因为那年的高考作文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这篇未被其采用的稿子就被收编到了湖南科幻迷的内部交流刊物《探索》上。一位看过的一个科幻迷说不错,只可惜这个构思别人已经用过了吧,我就索性跟他解释一番。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个编辑找到我说要用我的这篇稿子,然后又嫌这个主题不够新颖,步了之前投稿给《科幻世界》的后尘。不够新颖?我说,我可是在他们发稿前几个月投的稿嘞!

学校团委举办“未来科技之星”科幻征文,我去投稿,认识了团支部书记江。我跟他商量是不是我们学校可以成立一个科幻协会,我的这个提议马上就得到了他的赞同,我们向学校提出了申请,学校很是大力支持,很顺利的,“飞越”(飞越还是我命的名哦,灵感来源于布鲁诺的诗)科幻协会成立了!那是2000年。之后,《科幻世界》对“飞越”的成立进行了报道,我们邀请到欣然、郑军等来跟科幻迷演讲、联谊。在我离校之后,“飞越”还举办了两届科幻联会。第一届邀请到王晋康、严岩、说书人、欣然等,第二届邀请到刘慈欣等,很是成功。

前段时间在群里得知,他们做活动遇到了一些困难,我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去友情赞助一把,虽然微不足道,也是一番心意。启动仪式,他们执意要邀请我为嘉宾,我倒是觉得受之有愧。不过,我还是在会上与众科幻迷们分享了这首小诗《梦想》,并对本次大赛的圆满完成给予祝福,祝愿大家乘着梦想的翅膀,不断去飞越,共同进步,早日到达理想的彼岸!台下响起朋友们热情的掌声!谢谢!

云朵慵懒地躺在夜幕的深蓝中

开始做梦

如此美妙

连天空都熏染了蔷薇色的光芒

密集而又遥远

漫天的星光

铺就成梦幻的天堂

天晴是雨落时的梦想

照耀是阳光的能量

鸟儿用翅膀去飞翔

圆满无憾是小小月牙儿的愿望

巍峨青山碧水流长

回归浑然天成的优雅

时和空

容我们用智慧去丈量

乾坤朗朗

梦想之翼超越云天之上

高远地飞翔

迎着朝阳

迸射出光芒万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645

(0)
上一篇 2022年4月3日 下午10:36
下一篇 2022年4月8日 下午6:2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