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月生:科幻的尽头是克苏鲁

苍月生,原武侠作者,2019年转型科幻及科普专栏类作者,手游IP《明日方舟》及衍生作品编剧,作品《生而平等》入围第九届未来科幻大师杯十五强。在《科幻世界》发表多篇小说及专栏类作品,并著有长篇科幻小说《深渊凝视》(与分形橙子合著),由于早年从事武侠创作之故,作品中的科幻概念多带有武侠式哲学思考及强动作镜头感,在科幻圈也可算作风格独特。

受访者:苍月生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5月5日

河流:您最早接触科幻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写科幻小说是什么时候?能否具体讲一讲这背后的历程?

苍月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最早接触的科幻作品应该是《恐龙特级克塞号》,如果专指科幻小说的话,可能应该是科幻世界1998年的某一期。

最早写科幻小说应该是2019年,因为过去是写武侠小说的,读者反馈我写的武侠小说读着更像科幻小说,所以就开始了科幻小说创作。

河流:在《科幻世界》上发表作品、撰写专栏分别是因为怎样的契机?专栏创作与小说创作有哪些不同之处?创作灵感又从何而来?

苍月生:《科幻世界》是国内最成熟,受众最广的科幻小说发表平台,至于撰写专栏,一开始是收到责编的邀请,相比于撰写小说,专栏其实就是一种闲谈,就如同和读者们交流一些科幻话题一样,更为轻松也更为发散。至于创作灵感其实多半是“忽然看到什么,觉得可以拿来谈一谈”于是就撰写了与之相对应的专栏。

河流:您写的专栏大部分都是科幻作品中所包含的各种元素综述,这背后一定包含了大量阅读量,您怎样看待科幻小说中各种元素的交错杂糅?能否推荐几篇您最喜欢的科幻作品?

苍月生:科幻小说中的各类元素其实都是从历年来各家科幻创作创造、总结、发展而来。很多元素天生就有一些可以互相融合的特性,比方说经典的科幻元素“怪兽”和另一个经典的科幻元素“巨型机甲”,相互融合就变成了近年热映的科幻电影《环太平洋》系列。

如果要问个人最为推崇的科幻作品,其实本人一直信奉“科幻的尽头是克苏鲁”的信条,因此本人对爱手艺大师的作品非常喜爱。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印斯茅斯的阴霾》以及《敦威治恐怖事件》及《克苏鲁的呼喊》这三部作品,相比于爱手艺大师的其他作品而言,这三部作品阅读体验上更好,利于“初学者”入门。

克苏鲁主题插画
克苏鲁主题插画
克苏鲁主题插画
克苏鲁主题插画

河流:从感受上说,国内科幻小说和国外科幻小说所包含的元素各有哪些特点与不同?

苍月生:如果从近、当代科幻小说创作的角度,国内科幻作者更喜欢从贴近于现实生活的背景角度出发,以一个较小的“点”发散成一篇具有科幻色彩的故事。而国外科幻小说作者似乎更愿意设定一些与当今现实生活差异较大,或是更极端的社会背景下发生的故事。

河流:索何夫也在《科幻世界》上撰写专栏,同时也写过很多科幻小说,作为同行,您怎样看待他的作品?

苍月生:索爷的专业性和专业知识要比我丰富及深入的多,所以索爷的专栏大多是谈一些较为严肃的科学概念,更为深入。而个人则更偏向与泛娱乐化,观点也相对发散些,相比之下,索爷的作品更适合帮助读者和创作者构筑逻辑,加强思维深度。而个人或许更能帮助大家扩散思维,提升视野广度。

河流:撰写专栏与撰写论文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从个人感受上说,前者通俗易懂,而后者需要严密论证。

苍月生:论文的观点需要严谨的论证,但是专栏很多时候只需要抛出观点,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就行,无需严谨的论证,相比之下专栏更为通俗也更为轻松活泼,娱乐性也更强。

河流:您是在业余时间创作吗?如何平衡工作与爱好之间的关系?

苍月生:本人主业是游戏策划和影视、动画编剧(科幻题材为主),严格来说工作和爱好没有差别,内容是一样的,只是互相调剂而已。

河流:除写小说和综述外,您是否还有关注科幻电影?怎样看待科幻电影《沙丘》?

苍月生:因为主业关系,其实相比小说来说,电影、游戏、动画等个人接触和关注的更多一些。

至于《沙丘》,当前大多数主流评价是“叫好不叫座”。

其实个人认为这与创作的时代背景与我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人类文明不断的发展,视界和想象力也再不断进步,举个例子《多啦A梦》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其中描绘的许多神器道具在当时看来非常科幻,而在如今很多道具其实早已实现甚至已经淘汰了,从如今的角度看就显得不那么“科幻”了。

而《沙丘》诞生于1965年,是科幻巨匠弗兰克·赫伯特的成名作品,小说中构筑描绘的世界在当时的眼光看来如梦似幻,但放到如今已经饱受高度拟真电影特效的新一代观众的面前就显得有一些稀松平常,就拿《复仇者联盟3》中斯坦李老爷子客串校车司机说过的一句话“拜托,难道你们没见过外星飞船吗?”这是时代发展,观众视界不断扩展的结果。虽然即便在如今,《沙丘》系列所塑造的世界观依然有着众多惊世骇俗的设计(如沙虫的生态循环等)但这些内容都是需要阅读原著小说仔细品味后才能体会的,不是电影能够承载的,因此在许多观众看来《沙丘》描绘的世界似乎并不那么“独一无二”,这也是电影不太叫座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点,小说的故事、思想内核以及作者灌注在其中的思考本身也具有时代特性,在时隔近60年后,当代人所生活的时代、自身的经历、思考的问题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当代观众未必能够理解先代作者们的经历和思考,因此造成了一种难以互相理解的“思维不同步”,使得读者较难融入故事中。而这不仅仅是《沙丘》电影的问题,事实上,许多刚刚开始阅读小说作品的少年读者都会面对“读不进世界名著”的困惑,其实这也是两代人经历、思考上的差异造成的。

所以,其实从阅读入门的角度来说,个人更多的会推荐读者从近现代的一些作品入手,然后循序渐进的回顾经典。

河流:截至目前,您已经发表了8篇专栏,有没有什么新感受想说说的?对新人创作有没有什么建议?

苍月生: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的专栏和小说,从很大程度上基本上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的状态下诞生的产物,创作本身其实就是一种“随性”的事物,因此个人觉得“多读、多看、多玩”,可谓是创作的基础。

对于新人创作者,如果在初期创作时感到无从入手的话,本人建议可以尝试从“同人二次创作”的角度入手。把自己喜欢的某一个故事(无论是小说、漫画、动画、电影还是游戏)以自己的理解,自己的笔法,重新创作一次(二次创作),然后在尝试在已有的世界观下,以自己原创的角色开展一段原创故事(同人创作)。

当以上模式已经得心应手之后,再开始尝试创作完全由自己独立谋划的世界观及小说故事。

河流:感谢您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9009

(0)
上一篇 2022年5月6日 下午4:58
下一篇 2022年5月6日 下午9:3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