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然:新兴科幻在东北

齐然,90后,蝌蚪五线谱科普类文章审稿人,小说作品散见于《科幻世界》等杂志,蝌蚪五线谱、小科幻等网络媒体。

受访者:齐然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4月23日

河流:您最早接触科幻小说是什么时候?您对国内的科幻小说有何看法?可否给大家推荐三本您最喜欢的科幻小说?

齐然:年纪很小啦,但是绝对没想到自己现在也会写,我记得当时看的是一部国产科幻的短篇集,书主人应该是我堂哥,然后被我借走再也没还过,很好看,一直反复看,马上就被我翻烂了。那本书作者有谁都忘了,但有几个故事我一直记到今天,一个是农民企业家基因改造蝗虫,给哥哥的饭庄供应超大尺寸昆虫食材的全虫宴,当时看到莫名的很馋;还有一个是两颗分别生活着巨人和矮人的毗邻行星,本来互为兄弟,相亲相爱,然后在灾难面前发生误会又重归于好的故事。我小时候,电脑还是xp系统,爸妈也不给用网络,现在想起来,能读科幻,真的是那时候至高无上的娱乐了。

齐然:新兴科幻在东北

齐然:新兴科幻在东北

国内科幻小说精品不少,不比西方现在主流的差,但我不是研究科幻史的,所以就提一点自己的看法,可能因为起步晚,我们可能还在重复国外科幻写作的发展阶段,从黄金时代到新浪潮,到如今许多风格的杂糅出现,但是西方科幻整体有一种颓势,感觉都是过去主题的重复,现在也很少出现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所以我觉得我们发展的潜力和机会还都挺大的。
因为大刘老师的存在,国内科幻存在一个水平极高的天花板,我觉得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因为很难超越,所以不少人也许会失去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也陷入了模仿的窠臼,但也因为他那些优秀的作品,让国家更重视科幻这门小说体裁,让它背后相关的产业发展的更好,我觉得这又是一件大好事。

科幻小说,推荐的话,大刘的全部小说,丹尼尔·凯斯的《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石黑一雄的《莫失莫忘》,还有莱姆的《索拉里斯星》。

河流:您在创作科幻小说以前是否有尝试过创作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是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小说创作的?从发表作品记录来看,您从2021年开始在《科幻世界》和蝌蚪五线谱等平台发表作品,一般在写作时会用到哪些点子?这些点子又从何而来?有没有什么写作技巧可以推荐给大家的?

齐然:应该是大三或者大四那年(2017年左右)给我玩的一个手游写过同人算吗……游戏公司办的,拿了奖,送了一个游戏里自选SSR,当时高兴坏了。当时觉得自己可能有写点东西的才能,所以写作经历上有正反馈真的很重要。

但在这之前,更多的还是一种作为读者的经验,因为我本来就挺喜欢看书的,正儿八经的小说创作还是2019年,当时知乎APP火了之后也写过一点,但基本只写了开头就没写下去了,也没有太多粉丝看我写的东西。到了年底,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完稿一篇文章,想着要不试试投稿给纸媒看看,没人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于是就有了我投给《科幻世界》的第一篇小说,当时投稿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处女作是一部五万字的极不成熟的作品,全篇到处都是大长句,而且故事逻辑非常混乱,但还是过了初审。虽然倒在二审迟卉老师那里,但编辑也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夸我有潜力,然后我就一直坚持写下来了。最后希望不忘初心,期待未来有更多人看我写的东西吧。

点子依靠平时积累,有时候累的时候刷刷B站,听首歌看看科普书,都会有一些点子冒出来,别管这点子是好是坏,这时候一定要记下来,不然马上就会消逝掉。国外好多作家都有故事卡片、线索卡片这种东西,当然他们是纸质的,随着时代发展,我自己也学着自己建了个云端库。

写作技巧就是多看好书,看看国内外大师们是如何写作的,在写作上模仿别人的腔调的确是找到自己的腔调的第一步。而且,写作也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捷径,幻想一夜成名惹人关注是不可能的,光有旺盛的表达欲和想象力也还不够,这些都太初级了,每一位真正出色的写作者背后肯定都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艰苦积累。

河流:您最早在零重力杯(原衬衬杯)投过稿,可以讲讲对这一征文模式的感受以及印象最深的群友吗?现在已经上刊,还会继续在零重力杯写稿投稿吗?

齐然:零重力是个很好的新手练笔的平台,我现在排刊的有一篇就是零重力给的命题写好后大改的,印象最深的群友肯定就是零重力的负责人瓦力了,无论对于别的群友还是写作和评论,他真的十分认真负责,那份无比热爱科幻的态度让我深深的敬佩。

上刊没什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成就。写作之路还长的很。所以也许有喜欢的主题我还会投稿吧。

河流:为什么选用“齐然”作为笔名?

齐然:因为和我名字发音很像……然后似乎也没什么别的缘故了……

河流:可以谈谈您目前的创作计划吗?一般在什么时候创作小说?有几篇作品正在排刊?对新人有什么投稿建议吗?

齐然:目前的创作计划,刚刚给冷湖奖和中文在线投稿了长篇科幻小说,希望有所收获;当然,没有也会放平心态。创作小说本来就是一件很漫长的事。至于什么时候创作,其实我有点拖延症,这点自己也知道很不好,而且白天还有学业任务,不能一直摸鱼……我一般会拖到晚上甚至深夜再动笔。怎么平衡写作和生活的确要好好考虑一下,算上科幻世界、未来局等平台在内应该还有三四篇在排刊。
新人投稿建议就是先写完自己想写的,如果被退稿也不要气馁,找找原因,或者换个平台试试,如果反复退稿,如果还想走写作这条路的话,就先沉淀一下自己,多读读书,少水水群。

河流:《飞跃松花江》是您第一次上刊《科幻世界》的作品,小说讲述东北宇航员张帆在危机时刻做出伟大抉择再次回到松花江拯救人类的故事,可以讲一讲这篇小说创作背后的故事吗?

拍摄于东北松花江旁十公里处
拍摄于东北松花江旁十公里处
拍摄于东北松花江旁十公里处
拍摄于东北松花江旁十公里处
拍摄于东北松花江旁十公里处
拍摄于东北松花江旁十公里处

齐然:这一篇使用了东北口语的方式来写作小说,背后创作的故事很简单,就是我老家就在松花江边上,一开始只是某一天有一个大致的点子冒出来:一架永远被一颗陨石追杀的飞船路过地球,它不放弃的态度感动了想自尽的女主角,然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后来我把一些家乡的特色和这个点子的主干结合在一起,就演化成了现在的故事。作为我发表的处女作,这篇文章中肯定有学习大师的成分;就像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闫连科的瑶沟村、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还有马尔克斯的马孔多一样,这种地域化稍显私密性的写作是这些大师很愿意去做并孜孜以求的,我就有样学样了。

河流:《她是黯淡星》获得了第十届光年奖最佳短篇小说奖三等奖,小说通过碎片化叙事描写了地球上曾经存在的高科技文明为了让地球新生从而埋下一颗“人造太阳”,这颗“太阳”熄灭之时,整个地球充满了“末日世界”的场景,小说中有关母亲和姐姐的描述似乎有些混乱,您能否给大家捋一捋他们之间的关系?顺带能不能讲讲这一篇的灵感来源?

齐然:灵感来源在蝌蚪五线谱的访谈里说过啦,就是木马乐队的一首歌,当然了,主要是借用了歌名,文章和歌词毫无关系……当时反复听这首歌,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这个点子,一个女孩黯淡下去,同样映证着一颗星球(我们总叫地球母亲嘛)也暗淡下去,火星-姐姐-地球,三者之间其实是共同的命运,都曾同样耀眼,可逃脱不了熄灭消失的命运。

姐姐和母亲没关系。从设定上说,姐姐是史前的地球人,一直被冬眠,然后被爸爸偶然唤醒了。在作为考古学家的母亲因辐射病死后,爸爸爱上了性格和妈妈类似的“姐姐”,文中的主角“我”也有点恋母情结,所以也将文中的姐姐看成了类似妈妈的存在。这篇还是去年早期写好的作品,还是不太成熟,拿三等奖很知足了。

河流:您的中篇小说《地球罗曼史》获得了第七届晨星·晋康文学奖最佳中篇小说奖,小说集尚未出版,我们还暂未能窥得全貌,可以给大家提前预告下情节吗?

齐然:这个也很简单,就是一段假想的未来人类的历史:地球毁灭了,人类分散到宇宙各处,在不同环境下会演化成什么样子,然后不同族群间发生的一些彼此帮助彼此敌对的故事,这就是这部中篇的主点子。隐含的一条主线就是人类最开始逃生的时候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故事,但想刻画的也绝不仅仅是爱情。

河流:您和高校科幻平台深有接触,能否讲一讲您这段时间以来的一些感受?

齐然:首先感谢高校科幻的负责人文杰把去年星火奖的主奖给了我。我觉得文杰是一位十分严谨认真负责而且有能力的人,平台旗下的星火杯已经渐渐在高校间名气打响; “星火学院”也真做到了纯公益性质,只为了帮助科幻写作新人一起进步,我也受益匪浅。

现在,整个平台被文杰和他的小伙伴们打理的有声有色,我觉得非常棒。他们真的整合了全国一大批高校的科幻迷群体,而在“高校科幻”出现之前,这是不可想象的。我认为,高校科幻这个平台对于中国科幻在中国年轻群体中的传播和影响扩大实在付出了很多,功不可没,也让人敬佩。

河流:您去年还在线上参加了深圳首届科幻周活动,2023年成都也将会举办世界科幻大会,您对此感受如何?怎样看待这些活动对科幻迷带来的影响?

齐然:因为疫情没能到达深圳的现场所以十分遗憾,但是也感受到科幻周的火热气氛。经历了这些,我只觉得能喜欢上科幻真是一件好事。
至于对科幻迷的影响,可能这些科幻大会是已经踏入工作岗位的科幻迷结识志同道合朋友最好的地方,更别提能亲眼见到那些只有书上才见过的科幻作家了,运气好的话还会收获合照和签名。在国外,科幻大会应该是类似国内漫展供各种acg作者签售的地方,这也十分有趣。我觉得对于任何热爱科幻的人,这些活动的一切真是很好的体验。

河流:您目前还在读医学专业,有没有考虑过写一些医学方面的科幻小说?

齐然:我上面提到的第一篇五万字的小说就是医学方面有关基因的(笑)。这个只能看机缘,因为医学的点子想要推陈出新作为主点子我觉得还挺难的,我一般选择融合在故事里。可能也是因为本专业的东西稍微了解一点,所以束缚手脚的地方越大,总觉得写出来的点子有些失真。

河流:感谢齐然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841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9:01
下一篇 2022年4月24日 下午2:5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