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高校科幻联盟会议:在疫情常态化的情况下多举办线上活动

2022年3月27日,南京高校科幻联盟举办了一次试点会议,尝试探讨疫情下可能举办的科幻活动以及目前社团存在的各种问题。

南京高校科幻联盟会议整理
南京高校科幻联盟会议整理

会议时间:2022年3月27日15点
主持人:河流

参与成员

于柳婷(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科幻协会现任社长)
路春峣(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科幻协会现任社长)·
周桢瑜(南京理工大学科幻协会现任社长)
范宸宇(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现任社长)
马廷斌(中国矿业大学星河天文学社科幻部现任部长)

河流: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准备开始吧。今天搞这样一个试点会议,是想让大家介绍一下各自的社团情况,讲讲过去一个月内做了什么活动,遇到了哪些困难,再讨论一下有没有做一些线上联谊的可能性。

路春峣:大家好,我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风云科幻协会现任社长,社团最近一个月在做上个学期举办的科幻征文大赛总结。可能是设置的要求稍微高了一点,投稿数量并不算特别多,不过还是办起来了,包括开幕仪式、征文过程以及最后的颁奖环节,还申请到了学校里的教室搞了一次茶话会,还是挺成功的。

现在我们遇到了资金困难问题,因为上学期办科幻征文大赛的时间着实有点晚,导致社团联那边这个学期才开始申报报销材料,现在原本准备发放获奖证书。但主要的问题是,我们起先同学校里的其他校级组织签订协议达成了合作共识,但经过核实才发现这个共识实际上只建立在一个并不存在的资金项目上。现在我们又失去了一个最主要的资金来源,他们从来没有给过一分钱,但此前我们一直寄希望于他们来帮助我们。

我们处于一个比较麻烦的境地,上次活动的经费还没批下来,下次活动的经费又找不着,所以很尴尬,上次活动我们买了很多奖品,奖品的钱都是我倒贴的。但是我也在自己想办法,比如搞搞全新的活动,费用方面尽量能省一点是一点,我们也一直在运营公众号,已经找到了好几个比较能干的同学运营,最近公众号的文章同之前的效果相比,在质量和效果上都有所提升,大概什么情况就是这样。

河流:就是说经费审批还是批不下来,只能自己掏腰包。这其实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很多社团都在面临这个问题,比如哈尔滨工程大学银河之心科幻协会去年年底邀请张冉来学校做讲座,结果经费一直到今年5月才批下来,这其实还算快的了;山东大学科幻协会的活动申报甚至要提前接近一年的时间完成,也就是他们最近办的“视界奖科幻征文”;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科幻界社团压根就没有报销途径,全是社长自己付费,起码一大批社团都是这样的,有请下一位科幻协会代表发言。

于柳婷:我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科幻协会的现任社长,我们过去一个月没有搞什么活动,本来想搞一个线下观影活动,但由于疫情缘故,我们在宿舍里上线上课程,所以线下的观影活动无疾而终了,最近准备搞一个线上观影交流活动,大部分情况下只是我一个人在那讲,他们听那种,想解读一下《沙丘》幕后的故事,和大家一起看看这部电影。

迎新的时候我们收了五六十个社员,希望借此机会扩大一下社团影响力,学校那边有一个公众号发各个社团的活动信息,但说实话反响不是特别好。我们之前办的一句话科幻征文比赛只收到了十份稿件,那个奖品好像也不够发,大家参与的积极性也不够高,还有路社长说到的资金问题,买《科幻世界》杂志、招新用的一些物资都是我一个人在倒贴,直到现在我们上报的账目也还没发下来,基本是为爱发电的一个状态。

最近社联有大的改革,不允许我们收会费,以前每个人交50块钱会费供社团的一些日常花销使用,现在是团委直接拨款,拨款还要立项,最低一档是200块钱,还有500块钱和1000块钱两档,要求参与人数不少于50人。这个要求非常难达到,现在社团也只是苟活的状态。其他社团今年的招新情况也并不是特别好,现在这些小孩对兴趣类社团不太感兴趣,社联那边好像也有意缩减学生社团的活动和开销,遇到的困难就是这些,谢谢。

范宸宇:大家好,我是南京工业大学1818科幻协会的现任社长。我们举办活动是有期限的,只能在一个时间段内举办,因为上学期挂科了,我也在补考,所以不方便搞一些其他的活动,补考完成之后又封校了,从接手到现在,我与副社长直到前几天才见了第一面。之前办的活动他们也没有去过,也没有为活动策划提供力量,所有的活儿基本都是我干的。由于疫情反复,所以上学期的招新在线上进行,我就做了一个很简单的视频,可能宣传也没做到位,加入社团的就十几个。

河流:付昌义老师不是有开设一个科幻文学鉴赏课程吗?100多人来上课,他们不是科幻协会的社员吗?

范宸宇:那是两回事,我在那个群里面问过有没有人想加科幻社,但没人回我,这是个很尴尬的事情,之前江苏省也有举办科普科幻征文大赛,我们学校有一堆人获奖,但是没人加科幻协会。

经费审批也弄不下来,之前办活动的经费都是我自己倒贴的,虽然没钱。鉴于上学期的困境,这学期我们拉动漫社做了一个模型活动,就想着跟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来做一些与科幻相关的模型,或者编一些科幻相关的舞台剧。新生里只有一个人愿意做社团管理,就只能先培养他了,下任社长已经有人选了,但因为最近的疫情,我还没见着,大概就是这些了。

周桢瑜:我是南京理工大学科幻协会的现任社长,我们的状况有些特殊,上任社长是17届的,去年毕业,老社长毕业后失去了管理权限(活动举办的申请权限),换届申请一直迟迟批不下来。虽然明面上社团交给了我,但我没有权限申请活动,导致我们从去年6月份一直到今年3月基本上是停摆的,新社员的信息也录不进去。

其实这些都是小问题,但是没有权限就办不了活动,办不了活动就可能被注销。我一直在做一些活动的预热。比如说之前举办过的规则怪谈写作比赛,第一次发在社团内部群里的时候基本没人写,于是尝试放在学校表白墙上,收到了几份投稿,但投稿质量较低,思想也比较偏激。

活动办得比较惨淡,可能是因为大家没有线下在见过面的缘故,线上积极性很低迷,本来我刚刚拿到社长权限,想举办一些线上活动,比如观影会,刚把申请提上去就遇到了南京疫情,封校后只能转线上,更严峻的问题是,我们协会很快就要倒闭了,因为上任社长在任时也没办过活动,那年年审被评为不合格,假如我们再不办的话就又要被评为不合格,社团连续两年不合格就要就地解散,所以说我们现在挺危险的。

我的想法是在六月年审前尽量每周办一次线上观影会,但担心又像以前一样缺少参与度,这是个挺让人头大的问题;另一个问题是没人说话,我看南航、苏那群,还有东南的群都非常活跃,我们社团群就非常冷,平时都没怎么说话。

之前在群讨论上产生过一个问题,就是允不允许在群里发带有颜色的图,我们群里有个老哥一天到晚发这些东西,后来就分流了一个开车群,但自从有了这个小群以后,就彻底没人在大群里说话了,这就挺离谱的;另一个问题是范老哥可能也知道,社团内部有些人言论非常偏激,比如杨金轮学长说话比较偏激。群里要么就不说话,要么聊偏激话题,我们之前的征文比赛收到过一篇投稿,内容和征文主题毫不相干,写未来如果中国人口老龄化严重,国家对老龄化人口的处理方案。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其实都是理工科大学,但是社团重心一直偏向于文学创作方面,我记得很多加入我们科幻社的新同学的进群目的单纯只是为了看科幻电影,还有一些同学希望能嫖群友的科幻游戏,比如《赛博朋克2077》,科幻文学的核心爱好者应该是比较少的,我在想要不要把重心从文学创作转向观影会或者一起打游戏的团建,不过我可能不太愿意看别人直播。

路春峣:能否搞个科幻游戏交流群,或者五一活动的时候直播打《死亡搁浅》和《群星》。

范宸宇:我打了一下《钢铁雄心》直播间就被封了。我之前也有个设想,就是咱们不搞文学创作,搞纸牌游戏,讨论出规则和背景,根据这个商量一些玩法看能不能行,先把文字和玩法搞出来,美术代替一下,只要能玩就行。

周桢瑜:我们之前尝试过设计《三体》桌游,但是无疾而终了。

路春峣:这样也可以搞,我们学校的几个做桌游的同学有联系方式。

于柳婷:我们又回到了原点,经费问题,买游戏也是要钱的。

周桢瑜:我们每年好像有2000元的申报额度,只要用途是组织看电影买零食好像都能批,这点我们这边问题不是很大,活动消耗其实也不是很多。

范宸宇:这种经费我们这边是不可能批的,怎么可能批得下来。

马廷斌:大家好,我是中国矿业大学星河天文学社的科幻部的现任部长,由于没法到场,所以由河流同学来帮忙转达一下。我部挂靠在天文学社名下,目前部门注册成员有10人,QQ群共195人。根据星河天文学社的活动安排,目前科幻部有两项面向全校成员进行的活动,自3月20日起,我部开始举办科幻征文大赛,分成两个板块,第一个板块是不限主题的科幻创作,第二个板块是限定三个科幻故事开头的续写接龙,截止3月25日早晨10点已收到两份投稿,初步判断活动反响还不错,鉴于全国大学生死线(Dead line,简称DDL)战士的特性,预计能收到投稿十份以上。

科幻征文大赛结束后,我部计划于5月29日举行科幻研讨会,限定主题为中国航天,预计参与人数十人以上,讨论中国航天的发展以及未来的可能性,包括电影欣赏,问题探讨,趣味抽奖等环节。

河流:东南大学科幻协会社长也没法到场,他们过去几个月订了2022年的《科幻世界》,还举办了观影活动,困境是目前线上环境能做的活动比较单一,受限比较严重。各社团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接下来可以讨论一下未来大家可以做哪些联谊活动。

于柳婷:我觉得可以搞线上联合观影活动,上任社长参加了学校举办的线上科普活动,讲了一个小时的科普,科幻的一个东西,大家学校有没有这种东西,可以在表白墙宣传借鉴一下。现在能凑一个活动算一个活动,先存活下来再说,万一之后疫情过去,大家也可以一起去线下观影。

周桢瑜:线上观影,用B站看好像要开会员才行。

范宸宇:用QQ频道里面有直播间,只需要进入频道就行,应该不会有其他稀奇古怪的人进来。B站一方面有人数限制的,还得是大会员,说不定来个偏激人就把直播间举报了。所以我觉得QQ的频道的话是最方便的播放位置。

河流:除了线上观影,能不能搞联合读书会?

于柳婷:线上读书会涉及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科幻协会一个比较大的通病,大家看的科幻作品并不相通,也不重合,除了一些比较经典的作品比如《三体》,这些作品已经被讲烂了,很少有能讲的了。大家看的东西又不相通,共鸣者少,讲不起来,现在临时叫大家去读一本书来参加读书会,好像可行性并不太高,所以我一直觉得读书会不是非常好的活动形式,至少对于我们科幻协会而言。

河流:你有没有做过调查,比如社员第一次就是接触科幻的途径是什么?是通过小说,游戏,还是通过电影?

于柳婷:基本上进群的人我都会问一句,回答基本上还是大刘的《三体》和《带上她的眼睛》这些作品,如果再深入问现在在看什么,很多人就讲不出来了,还有一些是很偏,比较冷门的科幻作品。

路春峣:举办观影会活动可能门槛会稍低一点,但如果特别注重参与度,那就办观影会,如果是核心成员就举办读书会。

周桢瑜:另一个社团书社所面临的问题比我们要严重一些,他们的根基就是读书,所以后来的解决方式是,日常社团活动泛娱乐化,平时也不看书,就打打《狼人杀》。有个固定的活动叫present Asian,每次请两个同学给大家安利一本书或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我在想科幻协会能不能参考下,每次安排一两个社员或干部来讲一讲,安利一下他们看过的书,怎么着都行。

活动的目的是为了限制人数,书社的人数大概只有是科幻协会的一半,门槛就是只有你明确同意参加这个活动才能进入社团,我在想要不要提高一下社团的活跃程度来设置门槛,假如不设门槛可能就有些活动就办不起来,响应度不高。还有社团的潜水问题,之前我们社只招人不踢人,每当换届年审投票时,通知发出去了但没多少人投,主要还是没有感情。

河流:也要看到这种模式的弊端,如果说最后筛选起来的这群人参加活动的欲望依然不是那么高,可能社团就会落入极为艰难的局面,要是能早点解封,大家一起聚个会增进一下感情,可能活动的参与度就上来了。

于柳婷:大家好像都是用祖传群作为协会的根据地,以我们群为例,招新一次就建一个新群,尽管祖传群保留了很多以前的资料,但每一次招新能筛掉一些潜水的人,老社员想继续在群里面说话也可以加入新群。新人进群也难免会羞涩,会潜水看老人说话,潜着潜着就不在群里说话了,这样可以就是筛掉一些旧的人,也能让新人有发言空间。

我们也会遇到发带有颜色的图以及敏感言论的问题,所以必要的惩罚措施还是要有的,比如禁言和踢人,这至少能够体现你作为社长的执行力,也可以控制一下群内的思想变化,你就比如说社团的老师会到社团群里看大家的发言,由此判定各群的情况。我们之前有被批评过,前任社长不太管理群内言论,被社联那边批评过,最好首先还是让社团能存活下去,控制一下群内言论,该踢人踢人,该禁言禁言,也不要担心这之后会不会有怨恨什么的,你做的事是对的,他做的不对,你完全有权利行使社长的职责进行纠正,我的想法就是这样。

河流:柳婷社长说的这个问题非常现实,在科幻协会群,新人进来了可能一直不发言;在高校科幻协会联盟群,新社长进来了可能也不发言,这二者之间可能有一些共同性,但如果熟络起来,发言次数自然就多了。

周桢瑜:我觉得挺好的,一年换一个群是一个不错的建议,挺有实际意义,可以保证社团的流动性,积极性也高一点。

于柳婷: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换群之后得尽量把以前的一些资料保留下来,比如2019年换群,再往前的资料基本就很难找到了,那些老学长也不进新群,一些老会长也找不到了,以前的资料就比较可惜地丢失了,这是大家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另外就是哪怕是在公众平台上随便发一句话,社团的审批流程都非常复杂,所以在写推文和宣传方面没有任何动力。这也是社团当前比较大的一个阻碍,学校对于社团的管控不是那么开放,扼杀了一批社团的积极性。

河流:这段内容为补充性发言。4月21日,我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科幻协会过去的一个老群里找到了2015年和2012年的社长,一直往前推推到了第二任社长,2001年的创社社长李鑫也被挖掘出来了,现在过去的每任社长都被拉到了同一个微信群里,协会过去制作的两期会报《第三者》(2002)和《幻彩飞扬》(2011)也被挖掘出来了,在此要特别感谢2012年的副社长李世先。

周桢瑜:这个问题我们是这么解决的,就是我们额外建了干部群,把所有资料都发到干部群里,每次换届的时候只用换个群主就行,现在创社的资料也还在。现在社联这边对公众号的宣传审核非常严,每年都要把自媒体的账号密码交出去让学校统一管理,而且我们社也找不到有精力去搞这个事情的人,所以基本上是不会做的。

路春峣:我有注册一个微信公众号,没有用学校所谓的宣传号,在那里每发一篇文章都要审批半天,如果按照他们的办法搞,那我们肯定运营不下去。

河流:接下来还剩一点时间,大家来讨论科幻话题吧。

范宸宇:强烈安利《龙蛋》、《量子净化》系列和《新世纪福音战士》。

路春峣:我看过老的老TV版和剧场版,看完之后感觉日本科幻太邪门了,《银河英雄传说》不太能看下去。

周桢瑜:这么说确实好像日本科幻的调调都不是特别积极向上,不过《哆啦A梦》就是积极向上的日本科幻,说到日本科幻,我突然想起来刘宇昆的《杀敌算法》,还有K.J.帕克的短篇小说集,还有《弓之力》,感觉这个三部曲非常好看。我觉得《龙蛋》里把生物当做草履虫这个设定就应该能比较容易看懂,就是一群爬得比较快的草履虫。

于柳婷:日本有一本科幻小说叫《水晶沉默》,看之前《科幻世界》也有推荐,将自己的思维上传到类似云一样的系统,在现实世界有很多分身,所有的信息都可以从云上下载……现在大家都没有那么多时间,基本上都在看两小时就能放完的电影。

想到《异形契约》里,大卫是人类造出的仿生人,人类是由另一个星球的外星人造出来的,仿生人超越人类并见到了人类神明,这是让我非常着迷的一个设定;还有《普罗米修斯》,我们连续三次线下观影都是看这个。

周桢瑜:《异形》带点恐怖元素,我胆子比较小所以一直不敢看,还有《无限恐怖》。《月球陨落》的评价好像不是很高,说是导演吃老本,拿《2012》和《后天》两部老电影缝了一个电影出来。

路春峣:如果害怕异形,我推荐你去买买本书,叫《异形生存手册》,200多页教你用各种方法弄死异形,值得推荐。

于柳婷:想起来我们之前写过的一个科幻接龙,男主进入一个高塔,发现了一些旧时代的秘密,然后被一个人告诉自己是被选中的。人,成为上帝引领人类的进化历程,曾经有一个上帝创造了这个人,但后来抛弃了他们并且把灭绝了一切,还剩下这座高塔,希望能再培养一个上帝从而帮助人类进化。

路春峣:就像《美国众神》美国众神,旧神离去,找到新神,不还是新的代理人吗?我一直想写个跳脱于这种天选之子的设定。

于柳婷: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聊到这里吧,祝河流早日康复。

河流:好的,感谢大家参与今天的活动,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9442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7:54
下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下午4:2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