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衬衬杯作者瞬轉金辰:科幻小说中的矛盾塑造

0

科幻小说中的矛盾塑造点不一定是现实问题,也可根据设定中出现的问题使矛盾点无限延伸。

受访者:瞬轉金辰(以下简称金辰)
采访者:河流

河流:镇网之宝是《双极》吗?

金辰:不是,zwzb(镇网之宝)确切来说是《水平》(我的第一部作品)的主线,《双极》只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写的太急了。三部不够可能还要写四部,而且我的写法可能不受大多数人待见。一般小说是用故事来表达主题,而我写《水平》是用主题去解析和框定故事,也就是说,这样的写法可能会让故事与故事之间的剧情有衔接过散的情况,《双极》里的前半部分就是这样,但是我又没有时间去将每一个时间段的故事讲好,加上故事与故事之间的衔接本来就不强,所以最后写出来强差人意。这篇小说并不是因为衬衬杯所写的,只是纯粹的想写,所以就写了,然后发在了衬衬杯上。

河流:能和我们说说这四阶段分别是哪四个阶段吗?

金辰:《水平》主线的四个剧情阶段。

第一阶段:从休德曼找龙流讲到level统一世界(战士的故事就发生在第一阶段的最后部分);

第二阶段:是执行官的执政、分裂、同归于尽的时代,就是双极时间线的全过程,但是故事和人物的展开比《双极》要广得多,最后再讲一个执行官的改革作为结尾(因为原来的执行官因为相互火拼基本死干净了);

第三阶段:从新执行官政策实施讲到与外星文明的虬族战争融合发展科技(《刹那光阴》跟《天王星》就在这个阶段);

第四阶段:讲地球文明晋升到大神级文明。

到此,《水平》主线就完结了。

河流:《双极》可以说是CCB(衬衬杯)所有参赛作品中字数最长的一篇作品,在广泛收取读者反馈后我们制定了一些字数上的限制,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出现这么长字数的作品了。目前来看,大家并不认为您这篇八万的作品创作有特别成功的地方,您作为它的作者是否能够回应一下评论员们和读者们的吐槽?

金辰:首先就是字数,这是所有人吐槽的东西,八万多字,时间跨度超过一个世纪的作品确实十分难啃(相对其它衬衬杯作品)。这是我用了四十二天写成的,不是存稿。(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梅林的话努力个八天就完成了)里面前半段的故事情节相对比较松散且不随时间线排列,因此我才让瓦力说没耐心的推荐倒看。

这些情节一般具有暗示性,表面上再松散的情节实际上对于主角的性格塑造和剧情走向都具备暗示。比如里面鹄蚌相争的戏(这出戏在花灯戏里确实是有的),鸟、蚌还有最后拿着鱼钩的道士(或者拿着拂尘穿道袍的渔夫)暗示了最后两极分化的执行官们与人类的结局,所有的安排都顺应了“双极”的主题——看似分裂,实则统一。一开始的那一段表达的并不是虚无主义,而是主角的迷茫。(个人并不感冒虚无主义)

主角阿卡特兹的人物性格并不鲜明,不是我人物塑造上的问题,而是他的性格设定本来就是这样,人物性格越淡,就越不好进行描写,因此就必须用经历的事情来堆,让读者能够体会阿卡特兹一百多年来的心理变化。

主角的感情线也十分模糊,是因为情感对他来说并不是必要的东西,无论是对王杰还是对嘉谭丽的感情都是若有若无的,因此主角在王杰甚至他自己的亲人去世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阿卡特兹的结局嘛,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这就得看大家怎么想了,我用文中的话来直接回答:“就像人类文明一样。自从有记载的时代直到现在,王朝一直在更替,人民一直在换代,但文明不还是那个人类文明嘛。”(特修斯的阿卡特兹)值得注意的是,阿卡特兹在进入最后的信号站之前就已经被炮轰了一次并换了具身体。

再来谈谈执行官。人工智能level诞生了自我意识,它对人类的情感的理解能力并不好,因此招募了人类来合伙补足,这群人就是执行官。执行官最重要的能力是他们的大脑对计算机的信息处理能力,(脑机连接)以及处理信息的速度(高速思维),level和招募的科学家们为执行官们每人设计了一套能够不断自主进化,同时能够强化穿戴者体能的装甲出来,因为需要执行官随时保持身体的巅峰状态并用脑机处理事物,因此执行官需要随时穿戴着装甲。

时间长了,执行官一直使用机器的思维来思考问题,同时看自己的身体跟那些机器人都差不多,加上自己现在远远强于人类的速度和力量,就会下意识地出现自己不属于人类的错觉或自我暗示,长时以来人性就会慢慢消失。后来执行官分裂的隐患也在这时就埋下了。

执行官在用自己的能力不断服务于人类,让人类较少劳动甚至不劳动就可以获得舒适的生活,如果是用马克思主义的衡量形式,那么这些普通人类就在“剥削”执行官,于是小说中整个未来社会出现了与现实社会截然相反的“多数人剥削少数人”的奇怪现象,但因为体制的原因,人类和执行官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样的怪现象持续了一个多世纪。漫长的一个多世纪后,执行官们的人性也湮灭得差不多了,于是他们开始对人类的价值进行计算(人本位社会中道德限制人的生命是不被允许的),最终出现了两个大派系,一个认为应该集中资源发展文明,也就是把普通人类剥除,然后使地球文明尽快上升到更高的层次,执行官几乎已经知道人类现存的所有。漫长的岁月也让他们自觉无趣(法理奥自杀的原因),因此他们更加期待未知的事物。

另一群执行官认为地球的社会里全人类的基数够大,如果把所有人类的潜能完全开发出来,那么文明晋升层次的可能性将会比少量的执行官更高。这两个方向的预测都是无解,现在执行官们的能力预测不出最终的结果,因此双方争执不下。最终执行官们分裂了。一部分站在人类的一边,一部分站在反人类的一边。(但是这一篇跟其它科幻作品不同,站在人类一边的执行官并不是人性和人文注意的守护者,只是把全人类当做一项可利用的资源罢了,跟矿物或土地之类的资源没什么区别。)既然是资源,那么执行官们也不想耗费资源去养人类,反倒在讨伐反人类执行官的时候跟人类划清了界限。既然执行官不再是人类了,那么他们又是什么呢?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和平;为人类服务了一百多年;身体素质,智慧,思维远强于人类;拥有极其漫长的寿命。

只有神才能同时符合这几项特质。但神本身不会认为自己是神,只有想要成为神的人才会追求和崇拜神。地球上的普通人类并不会责怪执行官们,反而瞻仰他们。但选择保留人类的一派执行官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理想才跟反人类执行官决战的,跟造福人类没什么关系。(拯救你,与你何干。)

人类的素养也是随着时代不断提升的,(在下讨厌其它作品中科技不停进步,人类素质还是原来那个鬼样子的设定)同时原来的民俗也在不断地消失。(参考主角参与的几次葬礼)愚昧之人早晚会被社会所淘汰,新生的人会得到更好的教育,每一个人的财富有多少之分,但人的本质却没有贵贱之别。(当然,这样的社会并不是乌托邦,起码概念里还得加个fake)所以当执行官与人类诀别时,人类能够宽容地对待这件事,并对执行官们处于私心的守护表示由衷的感谢,甚至造神。(估计这里的设定会有人理解不了然后喷,但是这就是我设想的时代差距,你看看你现在做的,觉得正常的事用一百年前的标准看会不会被喷?)这就是全人类的进步。

“双极”毫无疑问是这篇文章的主题,也就是“对立统一”。

最明显的是两拨执行官的出发点都是“让文明晋升”,同时人类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其实都是一样的。

小说的整体结构也是从一开始的松散到后面的紧凑,情节是从前面的和平到后面的战争。

双极在这里面并不是虚无主义,刚刚我也说了我对虚无主义不感冒,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诠释人类的“意义”。事物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是人类赋予了事物意义。

本篇小说通篇没有外星人,按照世界观,人类社会得大概半个多世纪后才会碰见外星人,或者某种意义上,分裂出去的反人类执行官也能算外星人吧(大概)……,毕竟是赶出来的,所以很多地方没有得到合理的修缮,因此文中出现了一些读者可能觉得莫名其妙的闲笔,比如:黑森吐槽、连山经和乱入之类的。(不过这些坑填完的话就真的变长篇小说了吧。)

打斗的话后期就是没有间隙的一场接一场的打斗了(大概有两三万字的篇幅),这里相对比较精彩,我写得也相对爽一些,个人感觉金星轨道舰骸上的那一场和阋神星A1空间城那一场是发挥得最好的,最后面的火星决战因为瓦力催了我一下所以就有点赶,明明这里才是重头戏的。比如主角跟嘉谭丽的打斗本来要在虚拟世界里切好几个场景的,还有最后level的单方面碾压让卡塞银显得有点多余,原本是打算他跟主角两人再用装甲战斗一阵之后才完的。

主角的回忆片段也写得很潦草,这里是为了理顺整个故事有些错位的时间线,发挥失常后就像是把大纲给搬上来了一样hhhh,未来另一篇作品里的故事也乱入了一下……结局实际上是一开始想的开头,但是因为觉得格局不够大所以就用来结尾了,这样感觉有味道一些。还有个暗线是主角对生活的态度,他对日常生活是很珍惜的。

总体来说,身为作者的我在写的时候没有考虑读者的感受是我的过失,这里正式道歉一下。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地去读一下,我这样简略地讲还是有许多的点子没有讲出来,感觉也不是那么深刻,甚至可能有许多槽点,所以希望大家耐着性子读一读吧……

河流:原来如此。您说了很多,谈到了很多不同的领域和写作方式,这说明您的脑洞和思维是非常灵敏清晰且宽广的。一般情况下您怎样进行有关故事发展的创作?

金辰:至于故事发展这一块,设计一堆严谨的设定难度也不低。我在写小说,构思故事的时候会一直在“戏剧化”和“真实性”之间反复横跳,如果把主角给逼死了他就真死了。所以我的剧情设计松果(零重力作者、评论员)就无法接受。不过松果的话更多是认为我应该把主视角放在金辰上。我觉得谁都可以是主角,只要故事的内核讲出来了就行,但是一般状态下人们认为是要设定一个人为主角,讲ta的心理和身体的历程。内核是为了增加深度,这又成了内核中心和角色中心的矛盾(/捂脸)。用句和背景上来了,但剧情冲突不够激烈,我是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的,但是我又觉得如果一个读者看小说只注重冲突,那么那个人作为读者也挺失败的……现在感觉看《科幻世界》也只是一定意义上更高级的爽文,脑洞百花齐放,内核千篇一律,无非就是什么阶级斗争、人性贪婪、圣母光辉,结尾再来一个奇怪的悲剧,被时代压垮云云的故作悲情。但和他们前面写的故事又完全不搭调……最后连脑洞都不再新奇了,所以看着看着就不爱看了,这就是我看科幻小说越来越少的原因。

我觉得如果自己的综合笔力不够,即使是写悲情,最好也在最后来一句励志一点,就像《飘》的结尾,感觉口碑还会好一点。

河流:可是科学幻想追求的就是幻想,脑洞本身就是科幻小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呀。至于反映出的内核,一定程度上确实也就那几种,但假如我们身临其境,你可能就会发现同样内核的不同表现形式是多么的有趣。您刚才有提到一个矛盾点的概念,请问能说说您对它的看法吗?

金辰:我觉得既然是科幻,那么矛盾的塑造点就不应该是现实问题,比如阶级矛盾跟种族歧视什么的,这样你还不如去写现实小说。我就是在尝试塑造根据科幻小说的设定而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把问题解决之后又会出现什么新的问题这样子。虽然还没弄出好的故事,但那是我的叙事问题,方向是对的,阶级矛盾在科幻小说里终究是要开发完的,但是我的矛盾点却可以无限延伸和套娃。就像level世界观,根据我现在写出来的小说的时间顺序是:《战士》→《双极》→《刹那光阴》→《天王星的日出》,这样子,里面的矛盾都可以看作上一个阶段的问题解决之后又出现了新问题。

《战士》里是人类当前社会阶级的矛盾,然后因为level的统一更换体制被解决了;双极则是level统一之后执行官出现的新问题,执行官会因为其工作环境和工作性质的原因,自己与其它人类决裂,又因为两派执行官对待人类的办法不一导致互相攻伐同归于尽而解决(这个阶段我在小说叙事中放弃了人本位);刹那光阴则是散财制度导致的矛盾,人们将争夺点从财富转移到了知识产权上,这一次解决的办法却不是改变体制,而是肃清非法争取知识与技术产权的人;最后的天王星的日出,又提现了地球社会的迷茫,这个时间段是一个怀疑宇宙和自我的阶段,所以才有了阿卡特兹最后问杨继海的那三个问题。

总之,就是我设计出一个科幻点子,会根据这个点子进行剧情延伸来制造矛盾,而不是套在现代所出现的矛盾另其极端化。

我的科幻小说都有一种“非人本位”的感觉,不以人类为第一优先,也就是不怎么歌颂人性。这个在我写的大多数小说都有体现,如果偏要说我是以什么为本的话,大概是“智慧本位”吧,智慧更多的一方为主,比如《刹那光阴》里的尤迪安,《战士》里的level,《箱庭记录》里的混种,《黑昼》里的异形还有《火焰鸟》里的机器人瓦力等等。他(它)们都是非人类,且具有同作品中其它角色(包括人类)所没有的智慧,而它们所散发出的诸如“善良”,“道德”之类的性质我认为这并非人类独有的本质,我在双极里也说过,“道德”建立是利益最高效率的外在表现形式,所以你会发现我的文很多都不怎么着重写人,或者写得很平凡啥的,就连阿卡特兹那种超人类最后也跟普通人类决裂了。

现在人类的身体已经逐渐不足以储存他们所创造的财富(知识)了,所以在构思新的智慧载体,但是这又陷入了现代的伦理问题(这样的载体,还是人类吗?)中去,于是,我就胆子大一些,大喊道:“不是!滚!”设定level里的龙流直接想要删除人类的伦理也是这样。我的小说几乎是人类创造出了一个可能承载自己文明的新载体,但是又出于恐惧它们会带替自己而进行抹杀,但由于智慧不在一个量级,所以更多的是人类败亡。我的文里将主角光环从人类身上扒走,套到了那个新的知识载体上。《黑昼》几乎是典型的例子。

河流: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新奇的观点,但也有不少群友实践过,简称套娃。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体系中经常能够看到上层人民和底层人民的阶级斗争,最明显的就是赛博朋克类型的王丰文学(衬衬杯中新兴的王丰文学)。您能讲讲您对阶级斗争的看法吗?

金辰:我更倾向于一种新型社会。首先,一个人想要自己提高生活质量,但对于其它人而言却不是这样。也就是说,人存在私欲,即:我只在乎自己过得好不好,其他人无所谓的心理,你不能否认大多数人都有私欲。既然觉得其他人无所谓,那么你也就不在乎其他人会过得比你更差,更进一步的说,你会有通过夺取别人的资源来丰富自己的生活质量的想法。

这个社会是人类为了实现自己愿望而建造的机器,她的一切意义都是人类自己赋予的,所以说社会真正的能力是:更加高效地为自己获得资源,其中包括夺取别人的资源。这一点是非常可怕的,所谓的剥削,就是从这里开始。每个人都想获得财富,这其中包括夺取他人的资源(财富),那么这就会出现一个矛盾的地方,谁都想夺取对方的资源,那么最后这资源究竟会何去何从呢?答案是人的手段,这手段包括智力和武力。

智力夺取他人资源的方法有很多,包括赌博,诈骗,经济博弈等。武力最直接的就是战争。手段越强,获得的利益也就越大,因此整个社会就自然而然地分出了各种阶级,才会出现财富兼并等现象,但是当一个人手中握有太多的资源,但是没有办法合理分配,导致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变低,不足以维持社会正常运转时,原本的社会就会垮塌,跌落回效率更低的社会。机器垮了,但是人类本身的愿望和私欲却不会变,那么人类又会再重新跟通过经验,再摸索创建一个可以满足他们愿望的机器,这也是朝代更替的根本原因。所以想要从根源消除战争与剥削,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强制全人类用“我的生活质量提高但是别人不能受影响”的思想代替“我自己获得生活质量的提高,其它人无所谓”的思想,但是通过剥夺其它人的资源给自己提高生活质量的方法本身就很有效率,以至于大多数人无法拒绝这样的利益诱惑,同时,这也是因为集体的短视造成的。

实际上就像前面说的,不需要你去帮助别人,只要你不去掠夺别人就行,当每个人都不掠夺他人的资源,那么也就不用提防有人掠夺你的资源,那么彼此合作的时候就不会产生提防心理,专注于社会发展效率的提高,那么防备别人和掠夺别人所消耗的资源(防御和攻击都是需要耗费资源的)就可以用于增加自己的生活质量,那么整个社会可用于提升生活质量的资源也会增加,整体生活也能够变得更好。

但现在的世界没有任何人有这样的能力去改变大多数乃至全体人类的意志,如果科幻里的社会是根据某种幻想达成的,那么它就有可能做到这一步,这也是科幻小说里描写新型社会的一种优势。

河流:这也可以算是一种观点。但无论社会背景怎样变化这种冲突总是存在,无法避免。可以讲讲您最近创作的一篇作品《火(huo)焰(yan)鸟(ji)》吗?

金辰:其实这篇文章我一开始写的时候就纯想着迫害我自己,然后写着写着觉得迫害文似乎不怎么好玩,恰好听歌的时候想了一段场景,就是胡芸(《火焰鸟》中的人类女主角)烧纸飞出火焰鸟跟着跳下去的那里,然后我就写了进去,于是我就得想为什么胡芸要跳下去?要么精神病发,要么想死,总得选个理由。

然后觉得精神病似乎太low,所以就选了想死,然后就在想为什么她想死,然后再去想为什么回想她为什么想死等等的无限套娃……深度也是我后来才慢慢想出来的,觉得不错,我妈又给我出了句名言,就是瓦评里搬上去的一层楼十层楼一百层楼那个,我恰好就写上去了,因为火焰鸟与凤凰这里是最后才想好搬上去的,所以跟前面的情节有点跳跃,后来想想如果主视角在从胡芸切入转到金辰之后就以金辰为主更好一些。

火焰鸟与凤凰的话主要是想讽刺一下丑小鸭的寓言吧,丑小鸭本来就是白天鹅,血统原因被许多人说成毒鸡汤,火鸟跟凤凰的区别主要则是方法问题,“涅槃”的掌握与否,而我想说的则是作品中机器人瓦力最后说的那句话:当火焰鸟掌握了涅槃之术,它也是凤凰,大家此时才幡然醒悟(我也才幡然醒悟),原来作者写的是仿生人的谋反(原来我写的不是普通人的悲催生活)!

说到这里,你们也发现本篇小说开始摆脱迫害水文开始正经起来了,瓦力其实也没过度解读,毕竟他猜的我都想过了,现在说一下他没猜到的。我写金辰进入社会并不是为了寻找解救之法,跟作品中机器人瓦力的谈话里说过,瓦力只不过是让自己造的仿生人在凡人堆里学习和了解人类的习性罢了,跟人类产生感情也在所难免,但也在瓦力的意料之内(它自己也存在跟它自己制造人的感情羁绊),但是金辰在目睹了胡芸的最后一刻后回来找瓦力,瓦力没费什么口舌就把金辰的情绪平复了(那啥,想金辰为了胡芸对瓦力发飙怎样怎样?你在想桃子吃,金辰才认识胡芸多长时间?仿生人产生人性情绪化什么的烂梗我才不想用,不想写那么多字(这才是主要原因),金辰对胡芸一家的事仅限于自己可以为她做点什么而不是牺牲什么,胡芸还不配,没错,胡芸就是这么卑微)

关于胡芸,我对她的就是红a的微妙表情,她就像童话中那样一直想等人来拯救自己的公主病,自己啥都不做,你看她准备考试的尿性就知道了,是不是像极了在现实里骂着世界不公但又不想努力的你?

这种角色在其它人文里可能有点人道关怀,但我的文里这种人都没什么好下场的,除非她中途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改正,金辰来了她就寄希望于金辰,瓦力发现这事儿怕她缠着金辰不放就干脆扔一发笔记本给她打破她的幻想结果她就想不开了(瓦力也不能说绝情吧毕竟它也不是人类),松果(零重力作者、评论员)也可以释怀了,毕竟胡芸这种人太多了你接不接受都没有用,你也心疼不过来(说我绝情,那就绝情吧,我会在我的文里写人性包括善恶两面,我也不会歌颂人类什么的,放在宇宙层面上,你人类算个鸡毛?别自恋了,所以我更多是写脑洞点子,会写人文写人性但不会赞颂它,而是选择冷眼相看)。

其实我想多写点仿生人的篇幅,但是因为自己不想把篇幅搞太长所以就算了。仿生人被夹在底层人类跟顶层人类之间成为双方的受气包,顶层人把所有的劳动都归给仿生人;底层人想反抗却够不到顶层人。所以把仇恨转移到了仿生人上。时间长了,仿生人就掌握了人类的整体架构,机器人瓦力就诞生了,学会人类情感的同时也造仿生人,火焰鸟学会了涅槃。这在其它文里瓦力可以充当邪恶大boss了不过我是不想,因为我觉得并没有相对“正义”的一方。

关于底层人的话,我既不可怜也不鄙视,正常看就是了,因为我觉得无论可怜还是鄙视都属于一种傲慢。关于他们游行的那段描述已经说明了我的态度,每个人都在为追求幸福而搏斗,结果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最后成了一通无底线的暴力宣泄。

所以一个迫害文我自己也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实主义加赛博朋克的文了……这算是个寓言故事吧,自己要努力,不要只想等人来救(胡芸),努力也要讲究方法,不然怎么努都没有用甚至还会搭些东西进去(火焰鸟)。

河流:记得您有一片口碑还算不错的作品《零暗》,能向我们具体介绍一下吗?
金辰:

1. 设定
实际上这个故事是我无意间想出来的,生活中的偶然。赛博朋克什么的讲得太多了,我也就懒得再写这种风格,有评论说我写的故事是讽刺,实际上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你硬要说是讽刺,那就是吧。不过讽刺的不是“小说里描述的社会”,而是讽刺现实中认为“未来会有完美社会制度”的人,毕竟,每一种社会都必然有生活差的人,你说不带走孩子吧,那么明显的阶级差距肯定有人要大做文章,带走孩子吧又说没有人性,怎么写都有说法,所以我说讽刺的是有认为“未来会有完美社会制度”的人。但他们就像基督徒信仰上帝那样相信着那样的社会,就像《了不起的盖茨比》理想中的黛西那样。我也不打算去拆穿了。

2. 关于主角
主角的人设源自我的一个梦,梦见的一个人的形象就是这样。我没有给他名字,也没有给他过多的外貌描写,因为总感觉怎么写都很俗气,所以干脆不写,最终体现出来的效果就是:一身黑色的服装,一条黑色的围巾,头发眉毛也是漆黑的,皮肤白皙,眼睛是蓝色的,相貌和身材嘛,和镇里的人不在一个层次,就让你们随便想了,毕竟自己想象出来的才是完美的。

不过在这里提一嘴,主角在他们的社会环境中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3. 对联
镇长以及他的去世是我邻居的一个老人,他以前当过村长,前不久去世了。对联的话我确实不怎么懂,但是想写些细节来衬托环境,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最后三个字没对上……写的主题是关于时间的流逝,毕竟时代不一样,所以跟现实的对联很不一样。

4. 老刘与母子
虽然叫老刘,但是他的年纪比主角小多了,主角毕竟活久见,加上思维不跟镇子里的人在一个频道,所以对这些家长里短的事自然不感冒。老刘代表的是对城市有向往的人,母亲则对城市的生活无感,甚至有些排斥。所以老刘会无意间模仿男主他们的言行,相对镇里的其它人要“文明”些,同时也希望孩子能够跟主角走。

5. 与张雯的辩论
主角的言论大家也看得出来,纯粹就是为了带走顺儿而说的,但也不应该因此责怪主角,毕竟去留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很主观的事,有的人认为该给孩子更广阔的未来,有的人又认为家才是最重要的。

主角因为在逻辑上说不通,转而打感情牌,张雯还就吃这一套,这里的情感描写评论说是淡了点儿,我个人也确实觉得稍显冷漠,得多点描写,说实话情感描写真的费力,少一点显得冷,多一点又让人肉麻得起鸡皮疙瘩,得刚刚好才行。这次的话毕竟没有详写张雯的悲情,只是主角带顺儿离开时听见关上大门的母亲靠在背后的哭声这样子,或许真要再加点字数?

6. 雪上朝阳
文章中多次提到主角的感知能力超乎常人,毕竟转基因就是NB(误),包括最后能凭肉眼看清人造卫星和离去时听到母亲的哭泣可以看出来。

至于顺儿,她究竟愿不愿意再回来呢?我也不想写,因为有些自认理智的人以为不会回来,一些感性的人又认为应该会回来,所以就让他们自己脑补去吧,哈哈哈……而主角跟顺儿的对话主要是为了让读者撇一眼小说的主要世界观构造,从而达到某些人口中的“升华”……

这篇文是随便花两三天写的,所以早早的就交了,感觉写得蛮套路的,不过这样反而收到了不少好评……自己想认真表达的东西反而没这待遇……说实话真的气。

河流:记得您还有一片口碑还算不错的作品《黑昼》,能向我们具体地介绍一下吗?

金辰:黑昼系列其实有三篇,按照写作顺序是《黑昼》《等全世界》《白日无暇》,但是后两篇都是水货,时间线排列则是《白日无暇》《黑昼》《等全世界》。

你可以在《白日无暇》里看出主角从发现异形,到跟异性交流的过程,异形也是在这个时候学会了与人类交流,而作为异形启蒙的人类身份的主角却因为同类的逝去而失去生存动力,最终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异形(水平世界观中制造出level的龙流也是类似的待遇,在有了新的载体之后被时代摈弃)。

接着是《黑昼》,《黑昼》的文笔相对较好,所以名声也大一些,同时也是我写的第一篇该世界观的文。当时因为疫情而人心惶惶,又因为在医院陪人所以有时间好好想慢慢磨。

这一篇的主角换成了《白日无暇》中与人类用无线电交流的异形,它面对的是讨伐它的人类小队。人类濒临灭绝是由于病毒和超级细菌的传播没错,但是那是在异形产生意识之前就有的了,所以这一切的罪责应该怪罪于泄露了病毒的那群人类而不是异形本身,但是异形又是因为研究员的疏漏而出现的,这就出现了一个矛盾,人类直接受到病原体的威胁,而病原体确是无辜的。这个冲突是最为直接的,矛盾也是最强的,所以这大概也是这一篇评论更好的原因吧。

《黑昼》的故事伴随着一枚核弹在异形巢穴爆炸而告一段落,进入等全世界的故事。

同样诞生于人类顶尖科技的瓦力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角,瓦力从一开始绝对服从命令的机器,跟异形交谈后开始变得摇摆不定,它开始怀疑人类销毁异形的合理性。因为,此时异形在受到核弹攻击之后没有死亡,反而向瓦力抛去橄榄枝,让瓦力与异形,机械科技和生物科技各自发展出的产物取代人类继续地球文明的发展,这种想法我在浏览了科幻小说之后几乎没见过这种点子,因为其它作者们主要是一些人类为主的。

可惜的是我糟践了《等全世界》的题材,因为当时同时在写剧本杀把两部题材给混用了,导致最后出现的时间机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或者说,起到的作用完全可以用更符合小说背景的点子替换掉而显得不那么突兀,另外机器人瓦力摇摆不定的那种感觉写得不是那么好,所以《等全世界》在有能力超越《黑昼》的情况下最终还是崩了,我自己也觉得难受,现在的话就是等着有时间把三个故事合并后重置一波吧。

河流:最近您好像卖出了一个剧本,能具体讲讲这件事情吗?

金辰:这个剧本是拿《黑昼》和《等全世界》改编的,又或者说《等全世界》的设定源于《永恒之日》。字数大概十万左右,但是同一场景不同人物我就是换个人称这样。

这波剧本杀属于推销出去的,卖给他们玩剧本杀,一个是把剧本一套一套卖出去给人家玩,另一个是自己开店给客人玩,然后我跟他们分成。剧本推给了大连归凡工作室,老板就叫沈归凡。感觉的话剧本质量不是很好,主要是设定和设计流程新颖。末世类,不过剧情是发生在封闭的基地里。我这剧本格式太反套路了,他们的意思是他们可以尝试一次新颖套路但是怕亏,所以不愿意买断制,只愿意分成。本来也是一个剧本杀老板叫我写的,我在百度贴吧更新《箱庭记录》,她评论问我写不写,结果我写完后她的店没了……于是我就投了另一家。

河流:你在整活发骚挑逗河流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

金辰:不认真说的话,就是因为你头像,总是想挑逗你一下/捂脸,就这么简单。

认真说的话,调侃的时候就很轻松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说完之后会不自觉在下一句话对你进行无意识的补偿,毕竟你在群里也说过你的身体跟心理状态都不太好。所以我怕我说重了话引起你的某些瞎想什么的。你在群里说自己的问题,于是我们为了不让你瞎想尽量克制。

你注意到之后嫌群里太冷让我们放开说话,但是我们真的放开说话的时候你似乎有会因为我们的调侃而瞎想,感觉多少还是注意着点吧,毕竟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不是直接作用在自己身上,不过那段日子也确实挺苦闷的,那时我妈就说了句话,也是我对你说的那句:等你走过去之后,在回过头来看,其实一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总的来说就是有时候会因为调侃之后会自己斟酌一下说得有没有问题吧,你也可以说是我自作多情,替人想得太多

河流:谢谢你呀。辰辰 ~ 不过言归正传,说说您对零重力科幻的建议与看法?

金辰:零重力可以跟一些线上线下的书店联合起来,把群友的一些觉得优秀的文章放出去出版尝试,就像硬阅读一样,最好就是有一个能持续保证质量的栏目,可以让群里的作者们想故事然后联合写这样子,管理员把关,一起改,改完再放上去,这样子,多宣传一下,看看能不能收一些钱回来,也不是说要商业化转型,起码要能吧衬衬杯的奖金钱赚回来(只计算零重力分得利益之和,除开书店和作者的分红)。

简单来说,一个公益活动如果不能绑定一项商业活动,那么这个公益活动就很脆弱,指不定哪天就没了。时机成熟可以专门搞一个共同创作共同评论的活动来,写出一篇,其它人帮忙改,建议越细致越好的那种,(精细到哪句话不对,得删除或移到哪里,什么地方结构或节奏不对,怎么改更好之类的)或者零重力还可以走一个类似于型月的那种,一群作者,写一个世界观,写完大家看,彼此设定不冲突,然后放上去。

河流:其实联合书店这一点不太现实,作用也不会太大。国内的科幻书店越来越少,而且文章的原版权是归原作者所有的,制作一个CCB文集可能都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而且只要涉及到出版就面临商业化的抉择。我们目前的定位是一个科幻练笔平台,主要的写作人群是新人和成长中的作者以及少部分成熟的作者。至于联合写,人不同,风格也不同,确实很难办。

至于联合改文似乎在今年六月份已经有做过尝试了,成效似乎并不是特别好。作者和作者之间互相对改文章,可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这么改,总是缺少一定的交流。作者们创作出作品投稿看评论自我反思的独立思考方式可能会更好一些。

你说的这个同一世界观历史上已经有很多人尝试过了,最著名的就是21世纪初江南的九州构想以及唐风创办的火舌文化,然而现在还是衰落了,原因要么是跳槽,资金或时间问题。要么就是迫于生活压力或世界观的不同……其实我们应该反思这些衰落的原因,或许能让我们现有的体系更加完善。您在群里有遇到过比较苦恼的事情吗?

金辰:有的。比如我在说自己的设定时,其他人基本都在找漏洞,然后稍微找到一个觉得是漏洞的地方就急着拿出来全盘否定我的整个设定……比如说我在群里说过一次我构思的执行官制度吧,然后有些人一听见就说你这个不行,没学过,而且他是急着发言不愿意等人讲完的那种,说的话大多带着攻击性。不然你看见哪里有问题你直接不带什么情绪地问不行吗?我有点明白ideal以前在群里撕人的原因了。

河流:这点其实建议你把所有的话总结在一起,不要着急发出来,否则一些情绪激动敏感的朋友很容易就会反驳你的观点。有的时候一句话它本身是一个意思,放到一段话里又是另外一个意思,发出去别人就有资格去评判,遇到没有耐心的自然就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害,理性看待吧。

感谢金辰参与本次采访!欢迎下次光临/汗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