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衬杯中新兴的王丰文学

0

文 / 河流

赛博朋克风格与王丰在时代中的反叛精神所体现出的个人英雄主义

我试图从客观的角度上去研究王丰文学中存在的一些共同性与特点。文章中关于王丰文学的起源问题来源于对我对作者的一个小采访。毫无疑问,我们首先从带有王丰和宁五月这两个人物的文章开始看起。截止2020年11月11日,衬衬杯一共收到了14篇和王丰与宁五月有关的文章。

注:文章中未提及王丰的后头标注(宁五月)

《哈雷彗星,猫与蒙娜丽莎》笠原(2020年2月)
《太阳系永生指南》笠原(2020年4月)
《边界线的瓦尔哈拉》笠原(2020年6月)
《龙之梦》E(2020年7月) (宁五月)
《论佛骨表》笠原(2020年7月)
《神弃之地》抹茶曲奇(2020年8月)(宁五月)
《银河系自闭指南》笠原(2020年8月)
《离别别离》笑匠(2020年9月)
《跳海》笠原(2020年9月)
《荆棘鸟和沙塔》梨一子(2020年10月)
《遗忘》菜鸡(2020年10月)
《火焰鸟》金辰(2020年10月)
《野望于港》E(2020年10月)
《沧海遗珠》笠原(2020年10月)

同王丰文学有关的一些的作品还是包含有那句经典的“按照上流人士的话称,王丰颇具时代和他我的反叛精神。”之前一直没注意到这句,从这句话中能够充分说明,所谓的上流人士应当是反映的时代问题,而王丰颇具时代和他我的反叛精神,这更能说明王丰文学更多想表现的是对时代对他我的一种讽刺。根据这一点,我们可以通过王丰的表现同时代产生联想,同作者产生共鸣。

时代容不得王丰,王丰容不得时代。

一般有王丰出现的地方就会有宁五月。他要么是他的搭档,要么是他的情人,要么是他的兄弟……总之他俩一直是一个组合,一定程度上都极大的推动情节的发展。《荆棘鸟与沙塔》中提到“王丰是上流社会的宠儿”,从这一点上看同样也可以验证所谓上流社会对大反派王丰的重视。果然同我想象的一样,作者先从各种角度和方式突出王丰同学的神秘,随后引入插叙,结合自身实际描述当代社会的一些现状。“我住在笼子里,我和你们隔着枷锁遥遥相望,我是你们的锁,你们是我的锁。我把所铸成了钥匙,如利剑一样穿透铁笼……”也是反映王丰的反叛精神与反叛思想。主角认为这是“虚无癫狂”“胡言乱语”“困兽彷徨”,而他自己本身也生活在这赛博尘世中无法自拔,可自己并没有感受到这一点。所以王丰要把自己打造的越来越奇怪,最好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便不需要融入这赛博时代了。
赛博朋克风格的作品大多和时代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在这样一个未来的疯狂时代背景下很容易诞生一些压迫与反抗的人物或事件,典型的有《头号玩家》《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等等。它们构成经典的“高科技与低等人生”模板:被权势滔天的大公司所统治的社会,随性的人体改造和芯片植入,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的黑客,高频出现的雨夜霓虹灯广告牌组合,污染,仿真动物,电子乐,迷幻药,私有化的执法者,怪异的东方元素,太空探索,肉体解放,虚拟空间作战,人工智能,意识的保存、复制与永生,高楼大厦与混乱街区……

赛博朋克曾在上个世纪让人一瞥晦暗的未来,那是科技飞速发展却并没有为多数人带来普遍福祉、反而巩固了极权并加深了不平等的失败社会。同时技术又给予了人类摆脱肉体的机会,个体拥有了反抗的武器,人们的思想在赛博空间中自由驰骋,感受虚拟世界对神经元施加直接刺激的快感,这便是笠原为代表的王丰文学中所希望表现出的主要意象之一,他们通过这些意象来反映现实中的苦楚与精神上的折磨,但主旨仍然是反抗、讽刺于某个时代或个人的不顺或不合理之处,同现实生活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一般是幻想与现实相结合的产物。

当然,赛博朋克可以作为王丰文学中容易描写并表现的一个代表意象,但意象很多,表现方式也很多,最终表现出来的主题只要不违背主旨且与现实有所联系便可以归属于苦楚的王丰文学。

《哈雷彗星,猫与蒙娜丽莎》讲述哈雷彗星会在40年后撞击地球,而外星人将通过主角所作出的选择来决定究竟是拯救地球人还是通过人类的毁灭去实现一场希腊式的悲剧。结尾处王丰既没有选择蒙娜丽莎也没有选择猫,他抛弃了思维的定式做出了规则之外的决定,这同样也是对时代反叛性的一种表现形式,不拘束于时代和旧思考。

《太阳系永生指南》中的王丰与宁五月是一对同学,他们俩的观点始终相反。王丰认为“吾生而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而宁五月认为“人应当活在当下,而活在当下,最重要的是快乐,没必要为那些虚幻的东西虚掷一生。”由此,他们开展了“永生不是诅咒”这一话题的一系列争论。作品中他们都举了很多的例子和意象来证明己方的观点是正确的,可谁也说服不了谁。可以明确的是,文中的王丰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负,但也因为这样才会与时代脱节。王丰想摆脱时代对他的影响,于是追求精神上的满足;而宁五月则选择适应时代,二者的激烈辩论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深远的反衬讽刺时代。

《边界线的瓦尔哈拉》中的故事发生在济南市仅存的一家还卖着天然酒精饮品的酒吧,王丰正是这所酒吧的酒保。突然出现在酒吧的神秘人吴茗勾起了一段30年前发生在王丰和他女友宁五月身上的往事,也揭开了王丰曾经历精神分裂以及平日里奇怪行为的真正原因。

《论佛骨表》中,王丰是一名有志向的考古人员,而宁五月是一位名满天下的考古人员,他们俩是一个考古的搭档。文中的王丰言谈颇为怪异,在后文中与宁五月的配合也无不体现一番滑稽可笑的传说,这再次印证了王丰文学典型的讽刺性,不过这里讽刺的是一个群体。故事始于韩愈向唐宪宗上的一篇奏章《论佛骨表》,而反对唐宪宗拜迎佛骨体现了他作为儒学家反对迷信的立场。作者通过两位现代的学生王丰和宁五月对佛教的讨论以及对古代流传下佛骨的的科学检测近一步论证和加强了韩愈在《论佛骨表》中所表达的观点。把“韩愈用鸭骨粉制作假佛骨”和“宁五月通过科学检测手段测试被当成文物的假佛骨”这两个不同时空的故事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相互映衬,互为因果,对身处不同时代却都迷信于佛骨的人进行了一番猛烈的戏谑与调侃――人们自古信奉的神迹无非只是科学这只烤鸭剔除皮肉后的一堆骸骨。

对《银河系自闭指南》,作者将文章分成了五个部分:“王丰开始自闭”“王丰自闭前30分钟”“王丰自闭前40年”“王丰自闭前10分钟”“王丰自闭现场”。文章中提到“这是2019年的济南,地点是在乌兰巴托烤鸭店,王丰对面坐着的是他的女网友之一——宁五月。”注意,这里写的是女网友之一,紧接着宁五月又问“你们科幻小说讨论群的网友又出什么好点子了?”由此可见,这篇文章的点子是从科幻小说群的群友讨论里得来的,且王丰不正常的情感生活为他的自闭带来了更多的理由,这也让他的抑郁情绪越来越沉重,从作者访谈上来看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他所经历的社会现实――网恋失败。仍然是强烈的讽刺性。群里讨论的主题一概是“齐奥尔科夫斯基公式”与火箭,“双生子详谬”与相对论以及“核聚变质能转化率”等话题,王丰称“看网友说话真是我的快乐源泉!”“找个地儿自闭,听点儿英伦摇滚,重温一下威廉·吉布森吧”,还提到了《全息玫瑰碎片》这篇小说,他是赛博朋克大师威廉吉布森的处女作,拥有极为强烈的赛博朋克风格,从侧面反映这篇小说对作者的影响是比较大的,也为笠原在后续小说创作中偏向于赛博朋克的风格奠定了基调。我们从文章的描述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次见面的尴尬,这顿饭吃完后,“王丰就再也没有联系上过宁五月。”这与作者“后来再没有把这个学妹约出来过”是有重合之处的。同样的,“王丰自闭14年前,目送宁五月上了飞机”也与学弟将女网友送上飞机后得到的反馈“我其实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但你确实是我的好朋友。”也产生共鸣,以至于作者发出了“这为什么不是科幻小说!”“这也太真实了吧!”这样的感叹。结尾处出现了一艘不明的飞船,但此时的王丰“已经连追求的可能性都不愿去追寻了”,于是侧面反映现实中学弟“后来又同一位黑丝JK发生了一些小摩擦,即便是这样,他仍然选择回寝室打游戏,对其他事件不理不睬”。凭借这一点,文章中的王丰在最可能的希望来临时“自闭了”“闭上眼不管了”,认为“这不是科幻小说”,“不再相信那些浪漫的转折”,痛骂见鬼的“魔幻现实和后现代”“罗曼蒂克”“文艺青年”“机械降神”等等意象,这都说明王丰表示对这一切“通通不信”,发出了“这是现实!这是人生!这里不需要转折”的极悲感叹。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在创作时的痛苦与遗憾,也能体会到纠结幻想与疼痛现实的强烈结合对文章完整性的思考――幻想与现实的结合是从梗开始的,而合理梗的自然使用则反映了作者的创作硬实力。

王丰文学的真实起源其实来自于笠原学物理的一位16级学弟,其于17年来北京找笠原学长吃饭。这个学弟早在高一认识了一位喜欢打《崩坏3》的女网友,此后一直聊到大一,它告诉笠原女网友就要出国了,而自己因过于羞涩而着急不已。出于快活心理,笠原便怂恿王丰追这个女网友,于是学弟便在女网友出国上飞机送行的那一天同他暗恋四年的这名女网友在现场表白了。女网友现场回应道:“哦,我其实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但你确实是我的好朋友。”

后来笠原又请这位学弟吃饭,当场放了一首《乌兰巴托的夜》于是学弟从此自闭,在宿舍打了两年游戏,但只要提起这名女网友,他便会表示哭泣痛心。后来大学群里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开始不断以这件事情黑屁学弟,开始创作有关王丰的曲折磨难小说,这便是之后所有有关王丰与宁五月故事的基调。

笠原也从中受到启发,开始进行有关王丰(学弟)和宁五月(女网友)的王丰文学的创作。他首先创作了《论佛骨表》,文中有提到王丰“大学暗恋四年,一直畏手畏尾,无甚进展”便是影射的自己的学弟。后来又创作了《银河系自闭指南》,其最开始的想法来自《哈利的十五次人生》;而《边界线的瓦尔哈拉》则来自于笠原写论文崩溃后去公园遛弯的胡思乱想。尽管先开始对学弟一通嘲讽整活,可后来他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那时他与学妹的未来光景一片大好。他将扔给星火杯的那篇作品给当时他喜欢的学妹看了,于是两人相互约定,如果这篇作品进了初审笠原就请她吃饭。后来成功晋级就同她吃了一顿,可令笠原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是截止到他毕业前同她单独吃的最后一次饭,此后再也约不出这个学妹了。因此王丰和宁五月的故事中拥有好结局的只有一篇投了星火杯的作品,这篇作品目前暂未投到衬衬杯,因此截至目前所有投到衬衬杯的作品中没有任何好结局,只有不好不坏的平和结局和坏结局。之所以如此仅仅是出于个人的一口恶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全是黑屁。”。

他们的关系从2019年底开始出现裂痕,2020年又碰上新冠彻底瓦解。悲怆之中,笠原创作了《哈雷彗星,猫与蒙娜丽莎》来讽刺自己,其中部分台词是准备向学妹表白的。后来E通过QQ私聊笠原说他也想整活,于是《龙之梦》便诞生了。后来加入了科幻小说群,于是他将《论佛骨表》和《银河系自闭指南》都略加修改投了衬衬杯,紧接着笑匠通过同样的联系方式也表示希望整活,于《离别别离》便诞生了。后来笠原又认识了新的女网友,在见了仅仅几次面后新女网友却又自闭去考雅思了,在惊恐之余便创作了《跳海》,其作品所想表达的主题是“你不知道女网友到底把不把你当心上人”。后来王丰保研去了中科大,却仍然无法摆脱这件事情对这位青年造成的自闭性影响,即便看见JK也不敢拍照和搭讪,每天从实验室回去后就直愣愣地打《原神》。

我们可以看到,故事里的王丰所经历的人生比现实中更精彩,所扩展的想象涉及的领域也更加宽广,而王丰却还是那个自闭的青年,嘴里时不时喃喃地说着“莫把湖面倒影,当成夜空繁星。”“命运之剑有两道刃,一道是你自己,一道是死亡。”他很喜欢《猎魔人》这部小说,但却忘了这么一句话:维瑟米尔告诉杰洛特:“如果你要上绞刑架了,在行刑之前记得要口水喝,因为没人知道在你喝水的时间里,是否会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此时的王丰已经连追求的可能性都不愿去追寻了。后来他又同一位黑丝JK发生了一些小摩擦,即便是这样,他仍然选择回寝室打游戏,对其他事件不理不睬,这就是王丰悲怆而凄凉的情感故事了。“按照上流人士的话称,王丰颇具时代和他我的反叛精神。”

后来笠原又将王丰文学称为“众筹文学”,来纪念与表达同王丰和他自己一样网恋失败而有过同样痛苦经历的一批人。

现实中也有诸多名为王丰的真实人物。

第一位是一位国际学者,多所大学的社会系博士。他的研究领域是人口学和当代中国社会学,从这可以看出他所研究的仍然是社会性问题;

第二位王丰是一位台湾知名传记作家,是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硕士,曾任多个报刊媒体的编辑职务,这也不难看出他的职业同社会学联系的强关联性,多有研究上世纪中国的各种人物对社会产生的影响;

第三位王丰是一个公司创业者,其主旨是通过新媒体电商互联网加为更多基层人民提供创业与就业的平台,这一举措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社会的发展;

第四位王丰是一个企业家,拥有多所高校的管理学博士硕士学位;

第五位王峰是字节跳动的负责人,字节跳动公司是一家信息科技公司,这些同样对社会的发展产生一定影响;

第六位王丰是一个导演编剧,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摄影专业和中央戏剧学院影视戏剧文学专业,曾导演编剧过多部作品,获过几个小型编剧奖项。影视作品一定程度上也对现实社会有所反映,

第七位王丰是大连理工大学物理学院的副教授,参与了多个核聚变工程的研究和学习项目;

第八位王丰是房山区人民政府的副区长,其任命任职至2020年4月;

第九位王丰是共青团福建南平市委书记;

第十位王丰是一名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是多次声乐比赛的获奖者;

第十一位王丰是西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第十二位王丰是一名影视演员,现就读于吉林艺术学院;

第十三位王丰是一名中国内地的演员,毕业于成都体育学院;

第十四位王丰是一个电子网站的总编辑;

第十五位王丰是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及副校长;

第十六位王丰是一名公司的董事长;

第十七位王丰是一名话剧演员;

第十八位王丰是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水稻研究所人员;

第十九位王丰是大连理工大学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讲师;

(还有一堆就不列出来了)

在现实中存在如此多的王丰也不禁让人惊叹幻想与现实中的种种巧合之处。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