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活动家刘稹武

受访人:刘稹武
采访人:河流
采访时间:2021年3月16日

河流:刘稹武老师您好!请问您是怎样与科幻结缘的? 最喜欢的科幻作家是谁?有没有想过进行科幻创作?

刘稹武:我是从初中在报摊看《科幻世界》结缘的,大学以后就读科幻小说图书了。杂志满足不了,就没看了。那个时候对科幻美术非常着迷,自然各类科学领域也都喜欢。近十多年都是看国外科幻影视作品为主,几乎有的都看过吧,是典型男生爱好。

国内作家的作品最喜欢的是王晋康,电影里《黑客帝国》是最爱。电视剧自然是《西部世界》,现在记忆里留存的文学作品就数黑客帝国印象最深。但名字好像不是黑客帝国,叫网络什么。

想写过(科幻小说),但没那个文学能力驾驭自己的想象力。

河流:除了这些,还有关注过现在的中国科幻吗?

刘稹武:默默关注。以企鹅科幻公众号为主。每年的科幻节动态也会浏览。看看新出了什么作品和新人作家,有没有产业化让他们更好的发展。跟(喻)京川,我们感情很好,经常联系。

河流:从喻京川老师那里了解到,您当年建立了一个长春科幻中心,可以谈谈创建缘由以及第一次在长春高校开展的活动吗?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谈谈当年都做了哪些活动。

刘稹武:是的,自己投资和其他三个爱好者一起,这个中心的名字叫“衔接科幻中心”。感谢你把它发掘出来,不然真的消失了。

当时我通过一些科幻活动认识了一个叫张闯的科幻迷,弓长张,闯天下的闯。我当时想创立一个科幻书店,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就跟张闯两个人一起商量,说怎么能开一家科幻的书店。

开这家书店的原因是想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推动科幻文学的影响,比如说大家能在长春有一个专门的科幻书店,只是科幻的东西,在一起读书,一起交流,一起评论。

到底怎样能让长春本地更多科幻迷知道我们?我们就做了一些科幻迷的调查问卷,当时两个人去大街小巷。那时候都还有书摊,各种书摊报刊亭,在《科幻世界》杂志里把这些调查表一张一张的夹在里面,跟人家好声好气的商量,有的可以放,有的不给放,大多数报摊的人都让放。

经过这样的一个努力,我们在当时联系到了有将近100多个科幻迷,有社会人士,也包括长春高校。当时大家基本上也是刚出大学校园,刚毕业的也才工作两三年,手里也没有积蓄不容易,但想做成这件事儿,向家里还有朋友们借了一些钱,投资2万块钱,那时候是1999年。

做完了这些就开始办注册手续,通过各种途径购买各种科幻的图书,当时中国每年出版的科幻图书也少啊,只有《科幻世界》还有一些出版社。所以跑去旧书摊甚至各种各样的渠道去淘,比如去北京的图书批发市场,长春的图书批发市场,去这些地方建立一些图书的资源吧。

河流:也就是说,最开始是希望和几个科幻迷一起在长春建立一个进行科幻交流的书店,然后随着资金的投入慢慢变成了一个科幻交流中心。与此同时也联系到了很多科幻迷和科幻协会。

刘稹武:当时成立后,全国加上我只有三家科幻书店,都是科幻迷自己成立的专业科幻书店,一个是北京的,叫王宏建,我们关系非常好,另外一家到现在确实有点记不清了。

宏健主要是做图书网站邮购,但他不做书,只是卖书。我开图书馆基本上就是阅读店,同时也会去长春或者北京,或者从网站,科幻世界不同的一些图书出版渠道进一些科幻书,如果大家要的话我也给大家卖。

当时做成后又有两个科幻迷加入进来,大家都是学计算机的,都会一些计算机的技术,于是利用计算机的技术买了一些商务复印打印设备,开始赚钱养这个书店,养这个科幻中心。因为我活动能力比较强吧,经常去北京和喻京川,吴岩,金霖辉,星河等等科幻迷交流,大多数像北京的这些科幻作家我们都认识。当时给过我们支持的科幻作家还有:鲲鹏、王晋康、叶永烈(已故)、郑军、赵海虹、刘维佳、姚海军(科幻世界主编)等等。

社会活动面也逐渐做得很大,长春高校也比较集中,有十几所高校吧,当时像吉林大学、长春工业大学、吉林工业大学、东北师范大学、金融高等专科学院等等十几个高校科幻协会,他们的负责人及团队都来找我们,大家也会经常一起交流,搞一些活动。

我们也会支援各个高校的科幻协会搞一些活动,虽然自己也没有钱,如果能挣到钱,能把我们养住,但实际上谁也没挣到钱,都还是在往里搭时间,搭了两年的青春在里面。他们各个高校开展活动时,我们会提供一些电影资源和图书资源等等一些东西吧。

最顶峰的时候是和五大高校科幻协会一起搞了一个长春的高校科幻节,包括当时两所长春的最好的学校,比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还有一所中学也不太记得了,有一些高中生看到我们的活动也非常乐意参与。

高校科幻节的时候搞得很大,也拉了很多赞助,搞了有京川的画展,有科幻世界的活动,当时请了将近十来位,包括星河和其他科幻作家。大家一起去交流,各个学校去巡回,去做活动。

最重要的在后面,我们和东北师范,大东北附中,还有包括北京天文馆后续一起搞了一个更大的活动,就是北京天文馆的移动天文馆,当时在长春当地的交通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对相关的活动都做了一些报道。

在北京天文馆也做了巡展后,北京天文馆的副馆长崔石竹也都跟我们做了联系,我们用学校社会当地组织这些资源搞的活动。后来学校学生、家长以这个东西影响大家的学习为由做了很多的负面阻力,使得大家的热情都受到了打击,再后来因为我个人也离开了长春,之后的活动就逐渐没落了。

2001年我就离开了长春,把当时科幻书店的所有图书(还有几千册)都留给了张闯啊,接着我们四个人的科幻中心也解体了,大家各谋生路。

河流:您是否还记得科幻中心的具体成立时间,就是具体的年月日,最先联系到了哪些高校科幻协会,有没有保留他们当时的一些照片,让我们对他们有更多的了解?

刘稹武:非常了解,各高校的科幻协会的各个负责人,每一次换届都会去我们那儿登记,都会专门去我们那儿建立联系。

具体成立的时间,我回去看看吧。当时书店成立的时候也有全国很多的科幻作家甚至像画家出版社,科幻世界杂志社都给我们一些贺词什么的,这些东西都还找得到。比如说像王晋康当时支援我们的,说我们看看能不能做一些英文翻译的工作,然后包括他给我们的一些手稿和信件,这些东西都有。

张闯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他用自己的相机拍了很多照片。很多的资料他还都有,但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虽然我们俩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但我离开长春后就很少联系了,现在也找不到他,如果能找到他的话,他手里还存有当时的科幻图书,很多科幻研究,当时活动所有记录的资料和档案都在他那,我手里只保留了很有限的一些东西。

1999长春高校科幻节组织人员队伍合影(从前向后,前第二排右起,右三是喻京川、右四鲲鹏、右五凌晨、右六是王琨、右八是袁媛,左二是陈健;第三排左起,左一蔡锦曦,左六杨平,左七鞠波,左八谭楷,左九吴岩,左十星河;从后向前,最后一排左起,左一焦裕斌,左二王卓,左三王鑫;倒数第二排右起,右三姚海军,右四张晓军,右五刘稹武。)
1999长春高校科幻节组织人员队伍合影(从前向后,前第二排右起,右三是喻京川、右四鲲鹏、右五凌晨、右六是王琨、右八是袁媛,左二是陈健;第三排左起,左一蔡锦曦,左六杨平,左七鞠波,左八谭楷,左九吴岩,左十星河;从后向前,最后一排左起,左一焦裕斌,左二王卓,左三王鑫;倒数第二排右起,右三姚海军,右四张晓军,右五刘稹武。)
1999衔接科幻书屋门头(衔接科幻书屋门头胶片里和科学会堂照片中窗户上的“X”形状的是衔接科幻中心的LOGO)
1999衔接科幻书屋门头(衔接科幻书屋门头胶片里和科学会堂照片中窗户上的“X”形状的是衔接科幻中心的LOGO)
邀请郑军在吉大和光机学院(现在改名为长春理工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大和光机学院(现在改名为长春理工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林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林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大和光机学院(现在改名为长春理工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大和光机学院(现在改名为长春理工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林大学的讲座
邀请郑军在吉林大学的讲座
中间是书屋创办者之一张闯,右一是郑军,左一是吉大首届科幻协会会长陈建
中间是书屋创办者之一张闯,右一是郑军,左一是吉大首届科幻协会会长陈建
陈建,郑军,刘稹武
陈建,郑军,刘稹武
书屋的座谈活动,左二蓝色外套是东北师范大学科幻协会首届会长蔡锦曦,左三灰色外套是东北师范大学科幻协会第二届会长胡石尘
书屋的座谈活动,左二蓝色外套是东北师范大学科幻协会首届会长蔡锦曦,左三灰色外套是东北师范大学科幻协会第二届会长胡石尘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科幻协会团队成员王鑫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科幻协会团队成员王鑫
右二(跟王鑫说话者)是一个中学的科幻协会会长刘思奇,现在在美国,MIT博士
右二(跟王鑫说话者)是一个中学的科幻协会会长刘思奇,现在在美国,MIT博士
白求恩医科大学(当时)科幻协会会长袁媛(中间)、副会长王琨(左一蓝色外套),红色衣服是社会科幻爱好者孔馨炜
白求恩医科大学(当时)科幻协会会长袁媛(中间)、副会长王琨(左一蓝色外套),红色衣服是社会科幻爱好者孔馨炜
左一长春科技大学科幻协会会长。在书屋讨论活动
左一长春科技大学科幻协会会长。在书屋讨论活动
书屋内景
书屋内景
书屋内景
书屋内景
郑军和京川给书屋的资料
郑军和京川给书屋的资料
王晋康先生给书屋的资料,生命之歌的英译版
王晋康先生给书屋的资料,生命之歌的英译版
科幻作家鲲鹏的硕士论文
科幻作家鲲鹏的硕士论文
北京奇点书店的图书邮购小册
北京奇点书店的图书邮购小册
高校科幻节的活动资料
高校科幻节的活动资料
20位左右,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没有逐一拍内容)
20位左右,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科幻作者们给书屋的贺词本
高校科幻节的最后活动,中学的天文展览
高校科幻节的最后活动,中学的天文展览
叶永烈到长春给书屋的书籍签名
叶永烈到长春给书屋的书籍签名
湖南经济广播电台主持人“科幻时空”节目主持人欣然给跟书屋的活动联系
湖南经济广播电台主持人“科幻时空”节目主持人欣然给跟书屋的活动联系
书屋主要支持者吉林体育学院张晓军副教授推荐给科幻世界的一篇翻译,一直没有寄给科幻世界。
书屋主要支持者吉林体育学院张晓军副教授推荐给科幻世界的一篇翻译,一直没有寄给科幻世界。

手边资料就这么多了。书屋停止时张闯让我保留作为纪念的,剩下都在他那里。各个高校科幻协会应该也有,但正如你所知,应该已经全部遗失了。如果这些资料你需要,我可以全部邮寄给你保存。高校科幻协会应该有更丰富的照片和资料,如果他一直保存的话。如果能找到他,一起回顾这些资料很更准确。目前我也在积极联系张闯。有朋友建议在社交媒体发起找寻。但这方面我比较陌生。你有什么建议吗?

河流:好的。关于资料邮寄,我可以联系一下久隆计划的成员,邮寄给他们做云保存。他们都是多年的科幻收藏者了。关于张闯,您了解他的哪些信息?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找一找。

刘稹武:张闯是长春本地,属于铁道的社区医生,要找到他应该只有我回长春专门去找了。虽然长春还有一些朋友,我们现在也还联系,但是想找张闯的话,现在大家跟他的联系不是很多,过去的QQ号也都不用了,所以说很难找到他。

我现在的社会身份是:深圳市敏锐企业发展中心的首席顾问。

另外,对于科幻和科幻活动的一些回顾和想法:

1. 科幻,我的看法是,本质上它是一种文学体裁,归类小说,不是科普文章,更不是科学文章。同其他任何一种形式的小说一样,如奇幻、玄幻、魔幻、神话、民间、主流、言情、武侠等等。满足的都是读者的可读性、文化性等,不同的是,科幻给我们更多想象的空间,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甚至平行的时空或轮回,另外,它独特的科学色彩是令读者着迷和疯狂的原因。可能正因为其在创造性、情节的构思逻辑和特征、科学色彩甚至硬技术的特征,阻碍了更多大众读者与之的距离。但是,这不应该成为科幻文学作品及其相关作品,比如美术、雕塑、游戏、动画、展品、游乐等内容和产品的发展。尤其是,2010年以后,全球科技的迅猛发展,使得大众与科学技术的距离不再遥远,特别是新生代,更是出生在“科技的时代”。当社会环境有更好的大众基础时,应该是一个文化种类及其相关经济性得以更好发展的大好时机。

2. 科幻活动。我的看法是,过去,它是很小众的,不仅是文学作品和文化产品,而且活动的内容也有限。经过反思,我认为,科幻活动的本质更是社会或社交social和互动interaction的属性,它应该让参与者形成一个更繁荣和内容及其品类更丰富的社群community。在更好的时代背景下,在信息技术和创新创造的特征下,这个群体应该为社会大众提供更为丰富多彩的产品和服务。由此,科幻及其主要活动才能够成为职业,完成经济和社会属性的扎根,繁衍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员。这需要更多有力的探索。在合适的机会,我希望带着现在的专业顾问团队和自己研究的结果,为科幻社区的发展提供支持。尤其是零重力科幻组织,如果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更愿意促进它向可持续发展的NGO方向努力。

河流:感谢您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602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