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作者东方晓灿:对科学规律本身进行大胆的延伸和幻想才是点子型文章的精髓

0

受访人:东方晓灿(笔名Ideal)
采访人:河流
时间:2020年6月5日正午

银落星(乱入):Ideal兄,你的文章很厉害,所以我想搞懂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思维和文笔的训练方式,多看多想多写是基础,但在此之上也有比较具体的方法论,想在这方面跟你取取经。

Ideal:之前在群里说过,打怪升级的路径有很多,只说一条效果最立竿见影的:批注名篇。我批注了三个作家:刘慈欣欧亨利余华,尤其是刘慈欣。

银落星(乱入):第二个还是内核的问题,看了你的文章后能够感受到宇宙的冷酷绝望,但好像还有其他一些东西说不太清楚。就想知道,如果让你来描述一下自己所写文章的内核,您会怎么说?

Ideal:视角必须宏大,直面宇宙。脱离文青废柴常见的无病呻吟不分青红皂白的泛人道主义关爱,比如环保,弱势平权等那是主流文学的任务,科幻小说天生就是大气的文学,必须飞起来。

银落星(乱入):最后想让你推荐几本书,必须是你最喜欢的,我得去看看。

Ideal:《毛选》,《论语》。哈哈哈。我想说的是作者思想的日常积累和生活体验 大概这个意思。《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这是我最喜欢的科幻写作文论。

河流(回来):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

Ideal:说来惭愧,2015被雨果奖新闻标题吸引,知道中国还有人写科幻小说,去读三体,连夜读完,读完了后。。wc。然后去读其他中国科幻,感觉没那么好,有些小失望。确实差距不小。再然后读了很多阿西莫夫和克拉克的作品。尤其是克拉克,和刘慈欣的风格很像。后来看刘慈欣采访才知道他偶像就是克拉克,怪不得。再后来就疯狂喜欢刘慈欣,喜欢三体,读多了就想写,是很自然的一个过程。然后就去读了两年的科普书,读了不少。到了2017开始动笔写长篇,到了2018年底写完二十多万字,发现是狗屎,弃了。2019开始写短篇,有了长篇基础,短篇质量还凑合吧,但仍然不满意。直到读到了《最糟宇宙最好地球》这本刘慈欣祖师爷系统化的心得文论后,豁然开朗,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了,大概就这样吧。

河流:您去年11月份在衬衬杯的投稿作品《活着》明写仇重山与人类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暗藏着对人性和惰性从侧面上的宏大讽刺。大部分评论员在评论的时候都有提到您的这篇作品情节可能过于紧凑了,您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Ideal:紧凑比水文好,宁可短不要长,短篇,写出高潮就算成功咯。投稿给搜房网后也常被要求加长。

河流:也有评论员表达了自己的疑惑,为什么在发射飞船的时候被征集上的是一批科幻作家和重刑犯而不是军人加科学家或者其他组合呢?您对这特定组合曾有过什么思考?

Ideal:写作是加法的艺术,加什么都可以,就看逻辑是否成立,也看对后文剧情的推动。显然这里必须要用到重刑犯,但我突然想到,让正常人作恶,可能更有得写,矛盾张力更诱人,又多一个震撼反转,哈哈哈,没篇幅了,还得去水另外一个支线,算了。

河流:《活着》在开头部分用了很多的地名,甚至精确到城市,这些微小的细节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恢弘而震撼的地球大灾变。您是提前在这方面下过很大的功夫还是本身知识储备量就已足够支撑本文所包含到的地理与物理学知识。看得出来,您对某些物理概念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

Ideal:我哪懂物理学。只是知道一些前沿理论的模样,然后就开始吹天大的牛哈哈哈。离开科学,科幻就沦为让人生厌的老掉牙村姑文了,一点都不性感。不读遍现代前沿科普的科幻写手都是耍流氓。

河流:物理学上很多理论是没有被应用所证明的,所以还不能确定。您很巧妙地运用了这一点抓住前沿读者的心理,将这一不确定性确定化,实在是高见。您是怎样想到这一想法的?

Ideal:不要被已有科幻局限住,对科学规律 本身进行大胆的延伸和幻想,才是点子型文章的精髓。

河流:您在文中引入“艾伦·休斯”和“朴秀丽”这两个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给他们安排相应的归宿?是起一个工具人的作用吗?

Ideal:工具人,给了名字就不错了,不重要。

河流:仇重山的儿子被杀在某种意义上也算一种暗示吗?

Ideal:没什么暗示,只是写作上的一种对比手法。仇重山付出很大的代价。多大?亲生儿子被刺杀都不能有任何情绪表露,必须不动声色。这样,人物才够狠,对吧,哈哈哈。

河流:看得出来您的作品大都讽刺人性。您在现实生活中有感觉到人性有哪些关联或体现吗?

Ideal:那是你的解读呀,哈哈哈,我没想讽刺人性,只是剧情需要而已,因为写文最忌讳平淡,文章的身材必须凹凸玲珑。

央视记者:“您真的相信黑暗森林吗?为什么要把宇宙法则写成这样?”
刘慈欣:“你好我好大家好,还有什么可写的?”

河流:您在去年十月份的投稿作品《蜀道难》主要想表达一个怎样的思想?想通过哪些表现形式去说明哪些有现实意义的事情?

Ideal:那个文练手的成份更多,结构上模仿阿西莫夫最后的问题,内核没想太多,应该是一贯的“生冷油腻”风格吧。

河流:您怎样看待写好一个科幻一定要学会讲好故事这一观点?

Ideal:这是必须的,但很难。因为用文字掌握读者的心理走向需要很强的功力呀,共勉吧。

河流:最近有哪些写作计划可以透露的吗?

Ideal:疫情结束 诸多坑都没填 痛心疾首 愁云惨淡,最近主要在忙少儿科幻。

河流:感谢您抽出时间参加此次访谈,祝您多多上刊,多多获奖,勤练文笔,笔耕不缀!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