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冬

0

作者:月出
责任编辑:旅鸽
本文获得第十九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一等奖
阅读需要:12分钟
浏览次数:74

导读:宇宙射线暴引发了无可挽回的极寒灾害,人类要付出多大的牺牲,才能传递希望?那些钻进冬眠蛹里的幸运儿,能否看到太阳再度升起?

降温 (2025年)

这个冬天比往年来得要早些。十月下旬人们穿上冬衣,到了十一月,好多地区飘起了雪花。下雪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好兆头,尤其是近几年没经历大雪的北方。

孩子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厚厚的雪地上,感受着大自然的馈赠。由于降温剧烈,大家都提前放了假。

气候变冷是全球性的,官方的新闻上说是地磁场和太阳风的周期性变化造成的承受宇宙射线量增多,云层变厚,可能往后几年的全球温度呈持续下降趋势,会对生产生活造成一定影响,但不必担心,季节均温不会偏离太多。

电费下调了,有空调的房间还是像以往一样舒适。

但现状对于WMO的高层领导来说却不容乐观。突变的宇宙射线量源于外星系而非太阳,宇宙线几乎以光速轰击地球大气层,产生的次级粒子流继续抵达地面,将造成生物死亡或变异,同时宇宙射线会干扰地球磁场并破坏臭氧层给生态环境造成损害。

地球受到的宇宙射线量在缓慢增大,没有人知道这会持续多久。为防止社会集体恐慌,他们隐瞒了真相,找到合适的应对措施刻不容缓。

气候仍然在变化。负面情绪不可抑制地在人群中出现,人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太阳了。当死于严寒的人越来越多时,恐慌如潮水般蔓延。

蛹 (2035年)

千里冰封。

这句曾形容北国风光的词,如今恰可用来描绘全球的景象。雪已经很少下了,海洋大面积冰封,地球表面水蒸发了很多。

人类大迁徙基本完成,近两年内,全球人口数骤降至10亿。

赤道基地基本建成。冰层下人们蜷缩在一起,各自等待死亡或生机。这像是一个巨大的收容所,收纳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苦难。

人数仍在持续减少,在基地的人们勉强可以享受维持生命的温度,但食物眼看就要用罄了。

现在的人们只是在地下室暂留,地面上有赤道基地最主要的部分。地表,厚厚的云层遮挡了强烈的阳光,要是正常年份,这时候阳光应该直射赤道了。不过也不至于昏暗无光,正午时分,天地一片亮堂,淡淡的灰色抹去了四面严冬般的肃杀,给冰雪映射的白上再添一抹柔和。300万口冬眠仓整齐地排列成巨大的方阵,映出柔和的白光,对于地下室里的人来说,这是埋葬人类的水晶棺,也是孕育希望的蛹。

那一天

“赤道营救”组织宣布明天将不再向群众发放粮食。

当得知这一消息,人们没有力气反抗了,大家共同的敌人是死神。地下室的气氛突然沉重起来,人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特殊的日子到了,今天没有像以前一样在金沙萨时间早上七点钟发放食物,以往这个过程要持续六个小时,人们会起身按顺序领一人一份的食物,地下室也变得嘈杂,但现在什么也没发生。

12:00,人们的肚子饿了,小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通常人在只喝水的条件下能存活7天,但长时间食不果腹的人们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宋小琛看着地下室的实时监控录像,心中百味杂陈。妻子为了保护儿子死去,儿子在自己的卧室里睡得正香。地下室的办公区与居民区宛如两个世界,他站在这里,即将目睹一场屠杀。

13:00,地下室的某个分区突然骚乱,一个饿慌了的男子抓向一位母亲怀抱中婴儿的尸体,母亲惊恐地想要夺回来,但力量稍显弱小,这时另一只手伸过来,母亲慌乱之余给他投来感激的一瞥,但这只手的介入不是为了遏制男子的行为,而是意图将婴儿据为己有。小身体的余温还不等散尽就被撕碎,骚乱由此蔓延,更多被亲人守护的尸体被争夺,那位母亲嚎啕的哭声被淹没。

地面上的蛹仅有300万个,也就是说,只能容纳三百万人度过凛冬。人们不敢冒死去地面,此时民众需要做的,也只有自相残杀,他们只能用这种最原始最公平的方式求生,等待这场人间地狱终结。

每天早晨七点,持枪的士兵来居民区清理垃圾,大多是些内脏和白骨,这里的空气中弥散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会议

宋小琛:“刘部长呢?”

刘部长:“居民数减少至4亿,用时两个月。由于尸体可以为居民提供足够的食物,人数减少速度成减缓趋势。小范围病毒性感染,以目前的医疗状况很难治疗,我建议对这部分有感染的居民予以隔离。”

保罗博士:“长官,我们团队对该疾病的治疗药物的研发已显出成果,如上个月我预测的那样……”

宋小琛:“您一直在研究疾病的治疗手段?”

保罗博士:“是的。”

宋小琛:“麻烦刘部长理清居民区的情况,疑似感染的居民也算在内。”

每日清晨的例会一般到这里就结束了,管理层的人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宋小琛:“下一件事。”与会者的目光再次向他投来。

宋小琛按动左手中的按钮,保罗博士的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不久略显狰狞的表情定格在他的脸上,鲜血从左胸的破口处汩汩流出。

“近日发现保罗博士私自进入药物研究室以及隔离居民区,多次违抗上级指令私自开展项目,消耗宝贵的人力物力资源,时长一个月,其行动与我们当前的目标相悖,现予以处罚。时间、资源是有限的,我们应做好快速、稳定减少人口的工作,保证最后有权利使用蛹的居民的质量,而非挽救小部分个体的生命。现在我们身上背负的责任非常重大,直接关系到整个人类文明的命运,这需要我们从长远考虑,齐心协力。”

会议室一片死寂。宋小琛喝了口茶,将杯子放回桌上,发出一声闷响,他继续说:“保罗博士的死是有价值的。”

正式处决

“各位居民,现在公布一条消息:保罗博士近一个月来私自开展行动,在一个区域的输送水源中加入有毒物质,导致集体性中毒,死亡人数1006450人,现已将其处决。灾难面前,我们不能让恐惧支配自己,进而滋生异常心理,做出危害集体的事。请大家调整心态,尽量减少损失,理智对抗灾难。”

“爸爸,应该是死了3.5亿人。”

“是的,但我们不得不这么说,真说出来,大家会怕的。”

宋小琛给儿子起名叫立春。他真期望着万物苏醒的那一天。与儿子相处的片刻,是他动荡中唯一的宁定。

沉睡

300万移民正浩浩荡荡地进行。所有人都感觉稍微放松了,居民逃离了朝不保夕的噩梦,管理层逃离了人性的叩问,但此刻无人能体会到幸福和感动,积极情绪尚未苏醒,文明存亡重荷下,只有被扼住咽喉的痛楚和短暂喘息的希望。

父子俩目睹着这一切。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会醒来?”

“可能是十年,一万年,也能是一个星期后,也有可能永远醒不来。”

“如果不能醒来,我们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可能是,我们都会死。把时间花费在什么地方,意义就在哪里,人类也是一样。兴起和衰亡都是必然的结果,只有中间的过程是它的意义所在。我在蛹中放了种子,如果运气不太好,还有它们代替我们活下去。”

宋小琛看儿子进入他的蛹。立春闭上眼睛,睫毛低垂。幸亏有儿子,他才有无数次艰难抉择的勇气,才能保留最后一丝理智,才能相信这个世界没有彻底疯掉。他在儿子额头上吻了一下,隔着面罩和厚厚的蛹壁。

移民工作基本完成,基地地下部分只有基因库在运行。宋小琛躺入他的蛹,蛹壁自动进行封闭过程。由内到外一层一层封好,起先透过第一层可以看到云层缓缓卷舒,第二层从眼界四周延伸向中央,模模糊糊看得出云层的形状,第三层,可以看到有些暗淡的天光……他闭上眼睛。

梦一

我的身体腐烂了,我在蛹里的时间太长,外面太冷,蛹壁太厚,我出不去。

我的血液流出来了,流到我的床下面去了,粘的蛹壁上到处都是,有一股不好的味道……

咦!床下面长出了小叶片,这是怎么回事?小叶片越来越多了,该不会是植物的种子发芽了吧。

这是绿萝!绿萝是很顽强的植物,耐旱好养,一遇到肥土,心形的叶片就会伸展开来,绿萝藤蔓爬满了整个蛹壁,那就用我的身体养活你们吧。好漂亮哇,妈妈最喜欢了,只可惜妈妈为了保护我去世了……

梦二

透过眼皮,我感受到光在一点一点地增强,于是我睁开了眼。好像有一层层半透明的帘幕缓缓拉开。柔和的光,有蓝色,模模糊糊看得出太阳处的强光,然后一片飘过的白云卷舒……

是天空。

本文版权归 月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请您打分

0%
0%
评分

请您在评分前务必认真读完作品,您对作品的客观评分将帮助作者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也欢迎您在留言区对作品发表评论!

5星:完美神作
4星:上乘佳作
3星:可以一读
2星:需要大改
1星:懒得吐槽

  • 用户评级 (0 投票)
    0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