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落寞

0

作者:不暇自衰
责任编辑:Except1%
阅读需要:35分钟
浏览次数:52

无数次的轮回与厮杀,破碎的时空,虚拟的维度,记忆发黄脱落化为齑粉,他脑海里的她却永远不曾消逝。

1.冰冷

这个故事太俗套了,它是乏味的,无目的,无结局的。如果往前翻阅,去寻找模糊的记忆片段,我会发现那其中早已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信息了。我的人生总是在进行同样的过程,就连终焉与死亡都不曾被赋予,我没有挣脱的可能性,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刻苦铭心的疼痛,歇斯底里的悲伤,还有最没有意义的,目睹她的死亡。

话说,这次我不想做无聊的选择了。

小提琴断成两截,卷曲的金属丝散开,有一根还搭在了她的脸上。屋子里寒冷得让我感到窒息,地面上凝固的血液停止了流淌。我走过的地方出现了清晰的印记,这算是一次简单的验证,也是最后的一次。我已经证明了在今天,无论付出怎样的努力和行动,都避免不了她的结局,所以拯救的行为,也被归类在无价值的区域里了。

她的脖子上插着一把刀。我蹲下身,拿起了她的手臂,那冰凉的皮肤仍旧柔软,带了一些青灰色泽。本想挤出眼泪,当作仪式化的祭奠,却想象不出该有的心情。纠结了许久,我握住了刀柄,将整把短刀抽了出来,把沾染的血液随意地抹在了身上,然后扔了出去,听着落地发出的清脆声响,我竟然还有些很细微的欢快情绪。

“都几百次了,你还跟着我,有意思吗。”

我用无奈的口吻对她说出这些话,坐在了她的身边,看着这个女孩睁开眼睛,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沉睡。虽然说不是很想承认,可是我还是输了。和曾经的很多次一样,只要她死在面前,那么这故事的结尾,就成了定局。

我有些困倦,靠在了墙上,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这都无所谓,反正大概还有三个小时,老李就会发现我的位置,带上他的短刀走来。这么多年过去,对我而言他早已是无法匹敌的存在,任何反抗都是无用的。在这剩下的时间,我想过得舒服一点,比如喝点她早已准备好的红酒,和点燃几根劣质的香烟,放松自己,努力寻找一点安逸。

酒也是便宜的,喝起来味道很不对劲,可能是开封了太久,以至于我品味出了更多的酸涩。还好酒精含量足够,这使我的大脑陷入了迟钝的状态。我从未停止思考,在非正常和缺乏理智的状态下,有可能诞生一些全新的东西。当然想法也总是伴随着回忆,比如在非常非常久远的开头,我目睹了一场血腥的杀戮,救下了躲在墙角的小女孩。

又比如在十五年前,老李拿起他的断臂,看着那个在楼顶嗤笑的我。还剩仅有的一部分,就是昨晚她拉着小提琴,在动人的旋律中沉醉。这些画面重复了太多次,一点都不珍贵,借着酒精的作用我才露出了几丝悲哀的表情。

“这会是新的答案?”我内心浮现了一个念头。

“我确实厌倦了。”

砸碎酒瓶,我爬起来,迎着从窗口透进屋内的微光,今晚的天空会很纯粹。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个吻,我走向阳台的门,轻轻推动。柔和的风从缝隙中涌出,吹拂在我僵硬的身躯上,同时而来的还有更多的光,以及瑰丽的繁星海洋。

“好美啊,你能看到吗?”我转过头,注视着她说。

“下次我会陪你一起,不过你肯定不记得我了。”

交待完这些她不可能听见的话语,我独自等待,右手摸住了口袋里的打火机和下方的烟盒。

他就要来了……

【观测备注】节选

从今天开始,我要留下备注,目的不是为了给上级人员审阅,而是作为自己解决问题的记录。是的,作为公司的新员工,因为自身欲望而犯下严重的错误,我需要在其他人发现之前解决。

我是沙盒的看守者,每天面对一个庞大的世界,工作是枯燥乏味的,但高额的工资能解决我目前的困境。然而在前几天,我将自己的意识复制了一份,放进了新创建的容器之中,结果恶魔就这样诞生了。

第203次事件重启,孤独日日夜夜折磨着我,只因为我不希望他逃出来,威胁真实的世界。

——2067.01.12

2.邻居

我正在欣赏月亮,没有半分特别的月亮。

除此之外,我点燃了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伴随着气流的涌动,烟雾在眼前萦绕。透过这些虚浮无用的事物,我看见老李正在隔壁的阳台上,用无神的双眼望着我,仅剩的一条手臂在抽动,从眉头延伸到脸颊的刀疤在表情变化的瞬间扭曲了起来。对于我而言,他就像不愿离去的幽灵,我们在漫长而简短的岁月里互相折磨,总之我知道他是恨我的,这份恨意镌刻在灵魂里,当我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就会失去束缚彻底释放。

“你想杀了我么?”我漫不经心地说。

老李没有说话,从怀里取出了手枪,对准了我。在这一刻,我粗略地估算出还有六秒他才会扣动扳机,这有限的时间利用得当就能做无限的事情。然而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想去做,只是扔掉闪烁火星的烟蒂,张开双臂让胸膛去迎接骤然迸发的弹头,去感受心脏被洞穿的痛苦,这不是去承受什么罪孽,而是所谓的重新开始。

砰,简单沉闷,富有活力。

我的身体向后倾倒,鲜血逐渐滴落。十五年前我没能杀死时间之初的老李,所以他必然会出现在这里,不择手段地将我杀死。但我不会死去,我会回到新故事的起点,去改变看似无法动摇的过去。

所以说,真是麻烦。

在意识即将消散的刹那,穿梭开始了。某个奇异的视角,我看到老李狰狞的脸消散,看到我们身处的住宅区变为崭新,又开始裂解成数不清的雾状颜色。至于胸口那些微不足道的血早已消失殆尽,连疼痛也是如此,我开始变得年幼,却也变得失去理性。

穿梭停息,月亮在夜空中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些繁星更美了。而处在树丛中的我,冷漠的望着天空,一些的画面在脑海里翻涌。

“你没有资格向我复仇。”

现在是2004年,时间之初,罪孽开始的时候。

我曾无数次到达这里,经历无数次痛苦的死亡,换来无数次不变的结果,却无法迎来属于我的光明。老李是幸运的,他一直都是幸运的,只是有些可怖的基因在他的骨子里,让他在几个小时后的深夜,简单地杀死一群人,流淌满地的血,然后又简单地离开,带着疯狂笑意。

我没有一次成功解决过这件事情,无辜的我却像个负罪者,深陷无尽的轮回。

用双手挖开松软的泥土,向下二十公分就有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事实上我已经闻到了他的味道,但压制住了呕吐的欲望。我在意的是插入他胸口的那把刀,这是老李留下的东西,年轻的老李杀了很多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能杀死疯子的也只有疯子。

我抽出了刀,用树叶抹去上面黑色的粘稠液体,将它放入口袋,沿着走过无数次却没有留下痕迹的道路,去往宿命的源头。

【观测备注】

大部分容器无关紧要,在维持沙盒稳定的情况下,可以批量创建和删除。我一直重复执行着事件,进行违反规定的赋权,如结果存在价值,那就是有希望的,身处悬崖边缘的我,不在意可能到来的处罚了。

问题解决之后,剩下的,我需要尽可能弥补和掩饰。

然后等管理人员到来,我会立刻申请辞职,带上这几个月的工资离开这个鬼地方,找机会在网上公布这一切。

——2067.01.15

3.拯救

深夜1点32分,很寻常的时间,老李拿着刀,推开了简单的房门。他一直都在笑,却不发出任何声音,在黑暗中只有身体的震颤在说明他此时的情绪。被割开喉咙的尸体就在他的脚下,温热的血液在地面弥漫,微弱的气味浮现在空气之中。

“又近了一些。”他自言自语着,踩踏在鲜血之上离开了这简单的屋子。寂静的走廊留下一连串脚印,年轻的面容被帽子的阴影所遮掩。

“还不够。”

年轻的老李咧开嘴,呼出一口水雾,这世界在他眼里早已不是丰富多彩的样子,而是乏味得像被胡乱涂抹的白纸,混沌、不堪入目。这些即将被他杀死的人是如此,他自己也是如此,都是寄生在空洞中的容器,等待某天的变革或是消亡。

所以,伴随着金属的扭曲声,新的门被打开了。

我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另外的两个房间,有一对平凡的中年夫妇和他们的女儿。除我之外,所有人都安静地睡着了。他们本会在几分钟后,死在曾经的故事里。

“等你很久了,老李。你刚才做的那些,还有说出口的事情,我都听着呢。”

老李骤然间向我扑了过来,手里的刀指向我的喉咙。他的体型不算庞大,但动作却迅速有力,没有丝毫迟疑。可惜他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我轻易地避开了他的攻击,和曾经比起来,少了许多狼狈,偏转的身体压在了墙上,右手紧握的刀摩擦着墙面,双腿肌肉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推动着身躯将刀刺向老李的要害。

这动作对我而言堪称完美。

客厅发出了强烈的声响,那些家具偏离了位置,或是在坠落中破碎。老李用手握住了我的刀,甚至将刀刃都卡在了指骨的缝隙里。我反抗不了这样巨大的力量,手中的刀被他拉扯了出去,随后胸口迎来了让所有内脏都翻滚的一脚。

在半空倒飞而出的我,顾不得喉咙里涌出的血,因为后背撞碎了玻璃,松动了防盗网的螺钉,最终整个身体从三楼坠落了下去。

看来运气,比上一次更差,而且自己没什么进步。但是根据之前的经验,在我的出现惊醒了所有人后,不够强大的他会抑制杀戮的欲望。这会让那个我想要踢出游戏的人保持存活的状态。这些事情对我而言很愚蠢,但在结果的定义方面却卓有成效。

我摔在树顶,压断了数不清的树枝,最后和它们一起掉在绿化带的灌木丛中。防盗网也砸了下来,正中右手臂。意识在这一刻因为疼痛迷离了。我睁开眼睛,在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了老李,他确实是个真正的恶魔,我从来都得不到反抗他的力量。

“杀了我啊!”

“你这个疯子。”

我歇斯底里地呐喊着,住宅区的许多房间亮起了灯,随后不断的惊叫声传了出来。被老李抹除性命的人呈现在明亮的光芒之下。三楼传来接连不断的破碎声,还有男人的愤怒和女人的恐惧。老李探出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浮现了难以看透的表情。

一把刀插在土壤之中,他的影子短暂覆盖了我的全身,却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系统备注】

很多时候,结果都是和预料的相同,我无法清除掉那个错误,无论完善多少次都是如此,因为我的操作权限有限,无法篡改沙盒的核心逻辑。自己能够做到的,已经全都做完了。那个被我给予使命的容器,却总是给我带来失望,因为它是缺乏随机性和创新的程序逻辑,无法和人类相比。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我作为落魄的普通人,却把看守沙盒绑定了自己的生命。啊,如果不是这份颓废,我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该死的。

——2067.01.30

4.停留

我逃了很久,不知道是害怕老李,还是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治安人员,喉咙里在不断地冒出血。我吐了好几口,强忍住疼痛,钻进了城市的巷道。现在离天亮还需要很久时间,我需要休息,然后继续做好准备,寻找消失了踪迹的老李。

如果在明天十二点之前无法找到老李,他就会离开这座城市,我需要等十五年,那时候我没有反抗他的力量,只能看着他杀死自己,然后进入新的循环。

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起来,我知道坚持不了太久了,在意识丧失之前,我双手撑着满是污迹的墙面,倒在了一堆纸盒里。所有的可能性都要努力抓住,任何机会都不能放过,我不想再受折磨了,无论是真正的死亡还是无法预见的自由,都是最好的解脱。

没人听见我的倒下,他们都在安逸而美好的梦里,等待天明。

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直到强烈的光芒笼罩了整个视野,我睁开眼睛,太阳正悬挂在头顶,将半边脸颊晒得滚烫。这条巷道里没有行人,只能看见墙角的老鼠在拨动着腐烂的菜叶,我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抹去从嘴角流出的血,然后靠在墙上,虚弱无力。

摸着腰间,刀还在那里,是老李故意送给我的,拔出来轻轻刺着地面,我在思考着他现在所处的方位。每一次循环都有变数,并且会带来不同的线索,当然最后都是以我的死亡为结果,这次很可能也是相同的。

“你醒了。”

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带着怯懦和畏惧。

我下意识握紧了刀,转过头,却看着一个小女孩提着塑料袋站在巷口。

“别过来,你赶紧走。”我对她说道。

她听了我的话,却更加坚定地走了过来。根据她的服装我判断她就是附近的学生。说实话我不想惹太多的麻烦,也不想让无关的人参与进来,这无数次的轮回是属于我的战争。

“我没见过你,但我总觉得……我记得你。”她的面容很稚嫩。

“不要靠近我,我很危险,也不要将看到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拜托了。”我低垂着头,每说出一个字都能感觉到肺部传来的隐隐痛感。

“我觉得你不危险。”小女孩朝向我微笑,将装满物品的塑料袋放在我身边,继续说道,“今天上学的时候,我发现了你,希望这些东西能帮得上忙……”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的语气有了一丝不耐烦。

“那么再见,大哥哥,你不能输。”她的笑没有减退,奔跑着离开了。

看着她越来越远的影子,我抬起手抓起了塑料袋,里面是两卷纱布,一瓶碘酒,还有几个面包,这些确实都是学生可以买到的东西。我突然觉得有些酸楚,于是深呼吸着让即将掉出的眼泪消失,抓起面包撕开包装袋塞进了嘴里。

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是很好吃。

叩问自己的内心,我确实是见过她的,而且不止一次。但大多数时候,或者说我每一次失败的时候,她都会成为一具冰冷而无用的尸体,躺在地面上,脖颈的裂口里流干了鲜血……

【观测备注】

我改了很多东西,企图去协助某个特定的容器,沙盒不会在意这些变化,系统还有空余的计算力,允许我发出局限之外的指令。那个我复制出的思维是如此强大,他作为容器却能夺取额外的计算力和权限,这就是人类和AI的区别吗?

如果那个编号为reg5478的容器成功,我会奖励它,给它想要的。

现在最大的困扰就是,其他人,就要过来了。

——2067.02.01

5.对决

2004年的这座城市,和十五年后没有太大的区别,非要说明的话,现在这个时代,它更加的混乱无序,老李就融入在其中,准备杀掉更多的人。我无力阻止他,只想让他杀死我,或者被我杀死。

没有光明的人生,重复了几百遍,我厌倦了。

身上披着抢来的外套,我用帽子遮住了脸,身上的伤口也在布料之下隐藏着。虽然走在路上依然能吸引注意力,但相比满身是血好了很多。现在我要想办法找到老李。根据曾经的记忆,我的脑海里已经确定了几个可能的点,那里都有老李的目标。

那些食物和药品使我恢复了部分精力,我沿着记忆的路线行走。身旁经过的行人对话中,已经透露出了连环杀人事件的发生。在白天老李是不会活动的,他肯定躲藏在某个角落里。等到太阳坠落,光明褪去,然后走出阴影,拿着刀融入更深的黑暗。

我得找到他,在午夜之前,我知道没那么容易,但错过了就需要等待十五年。

几个小时后,我站在了一片即将拆迁的楼房中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不需要等待太久,只要预算正确,老李就会出现。事实上,当我走在楼层,空气中早已弥漫轻微的铁锈味,墙角还有几块发黑的痕迹,再往前深入,到达破损的木门前,有一具被割喉的尸体就躺在地面上,嘴巴张开朝着我的方向。

我准备蹲下身仔细查看,想要从尸体上摸索出有价值的东西,但更加浓重的危险气息却在后方传来,就在这一刻,我迅速转身,和老李的刀锋抵在了一起,他的力量远远大于我,仅仅几秒钟,我的肌肉就开始酸痛,不得不跳跃着后退,捡起各种木材和废料,向他扔过去。

“我觉得你和其它容器不同。”老李躲避开那些杂乱的东西,逐渐地靠近了我。

“你说过太多次这句话了。”

我的左手摸到一根生锈的铁棍,将刀插进口袋的瞬间,我冲上前,双手握住铁棍甩了下去,伴随着金属撞击的嗡嗡声,老李的手臂青筋暴起,手中的刀刃被砸得凹陷。

“平凡的容器。”老李笑了起来。

在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别的举措,他松开握刀的手,一把抓住了铁棍的另一端,挥动着拳头正面砸中了我的额头。顿时,我失去平衡倒了下去。正如他说的,我太普通还缺乏智慧。但忽然间,仿佛奇迹一般的,整个大楼摇晃了起来。我坐倒在地上,本能般地用双手推动着身躯。从上方掉落的石块横在我和老李的中间,而且很快更大规模的崩塌到来了,无尽的沙石占据我的视线。短暂的坠落感之后,就什么光芒都不剩下了。

等我爬出废墟的时候,浑身都是流淌的血液,实际上这些大部分来源于房间内那个原有的尸体。他被碎石压成了两段,渗透出的液体就这样侵染了过来。抹去脸上的泥土,我看到围在前方的人们。顾不得说些什么,我吐出嘴里的沙粒,咬牙推开他们。

“老李,我知道你会出现在哪里,我不会罢休的。”

【观测备注】

我的时间不多了,上级人员马上都会来到公司,打开研究室,并且发现正在操控沙盒的我。有时候,我甚至会这样想着,如果释放那个异常到互联网,它给世界带来的混乱也许会让我逃过这一劫。

这是不可能的,我也无法幸免于难,我无法想象这个容器里的狂躁思维操控战争机械的样子,它肯定是毫无人性的屠杀者。

我要抹除它,一定要!

——2067.02.05

6.终曲

这段时间很倒霉,总是有个家伙出来捣乱,老李认为这是他的做法取得了成效,这个世界终于注意到他了。从很久以前醒来,打量周围的时候,那满目充斥的虚假让他喘不过气来,就算没有任何记忆,老李仍旧确信,自己不属于这里,肯定有什么地方存在真正的现实,那才是他的归宿。

怎么到达那里呢?他其实不知道,但是如果杀死特定的一些人的话,就可以夺取那个人的微弱权限,这样他就能得到力量和智慧,乃至逃出这个世界,虽然现在还远远不够,但未来的某一天肯定能实现。所以,老李在杀戮的过程中,更愿意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称为容器,这是内心给予的答案。

但他也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容器,和他竟然有些相似,由于没有特殊的权限,就算杀掉那个容器,也获取不了太大的价值。可是对方却总是出现在他眼前,用莫名的恨意看着他,然后打断他的行动。

那个容器就是我了,这么多次的对决,我早已知晓老李的大部分想法,因为他在杀人的时候,总会将心中所思毫无顾忌地向被害者说出。在他眼里我其实就是虚假的,不需要过多关注的容器,但我知道这不过是他局限性的想法而已,上个轮回里,我弄断了他一条手臂,那么现在呢,我又能留下他的什么东西?

“你就这么想死?”老李打开车门,擦拭掉刀锋上的红色。

我从车窗中钻了出来,摔倒在地上,刚才的对撞又让身体虚弱了一些,但我不怎么在乎了。忍着痛站了起来,我对他说:“你不能离开这里。”

抢了一部车,追上了老李,我不想等待到未来。

“我现在觉得,你更像是另一个我,不清理的话,你可能会妨碍我的计划。”

老李走过来,一把将我提起,然后将刀捅进我的腹部,冰凉的事物在身体内搅动,那种痛苦让我嘶吼了出来,我却颤抖着,双手迎了上去,死死地锁住老李的上半身,张开嘴狠狠咬在他的耳朵上。

刀被抽出来,再次刺了进去。

我用力撕咬着,用牙齿扯开了老李的皮肉,他想用刀刺我的头部,却被我松开的手肘抵挡,最终只在我的脸上留下一道划痕。

“我会满足你的愿望,杀了你。”

老李狞笑着,他巨大的力量将我甩了出去,完全不顾自己耳朵的断裂。他迅速冲向我,双手握刀直刺我的眼眶,身体求生的本能让我抓住了刀刃,但是尖端还是一点点地接近了我的眼球。

“这次会死得很痛苦吧。”我心想。

突然间,周围传来一声枪响,几滴血珠滴落在我的脸上。老李的手掌被子弹洞穿,我借助这个机会夺取了刀,用力横挥,他右手的几根指头掉了下来,然后我丢远了短刀,扑上去抱住了他。

“快杀了他!”我大喊着。

后背迎来几个重锤,老李的拳头让我吐出了血,我不想放弃,决不能放弃,我只想让他死,让老李再也不会出现。

几个治安人员走下车,拿手枪对准了我们,我知道这就是奇迹,这就是真正的希望,我仿佛得到的鼓舞,就连那些疼痛都开始减弱了。老李的拳头没有停息,他的左手也有巨大的力量,我感觉自己的肋骨出现了断裂,就连脊椎都传来一阵麻痹。

枪声又响起了,我和老李一起倒下。

“我可没有输啊。”老李也吐出了血,左手扔抓着我后背皮肤。

“我没有输,就算不能亲眼看到未来,但我确信了,有个人会代替我做完剩下的一切的。你要记住,你习惯了仿佛真理一般的虚假……而我……来自真实,所以厌恶这个世界。”

老李胸口涌出的血液染红了全身,他被整齐切断的手指残余部分抵住了我的喉咙,留下三道鲜明的痕迹。我不理解他所说的一切,在我眼里老李是个彻头彻尾,不似人类的疯子,也许他真的了解到我不能看清的世界,但这些我不想去关注,我只知道,只要他死了,或许我就自由了。

是啊,我自由了。

老李失去了最后的力量,趴倒在我的面前,他的眼睛还睁着,笑意存留在脸上,可是他的生命已经消散了,而且也不会在十五年后的未来再次出现了。

疲惫瞬间吞噬了我,就算周围全是对准我的枪口,就算全身都是渗血的伤痕,我还是沉沉地睡去了,并且对明天的光明不抱任何期待。

“老李,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追寻的真实,是更加高深莫测的虚假呢?”

【观测备注】已删除

沙盒安全了,我可以休息了,可是赋予的权限却无法回收。但是也没什么好在意的,这些属于奖励的一部分。将系统备注全部清空,再删除操作的指令记录,就算未来查询,也找不到能指向我的任何证据。

反正恶魔已经消失,我会被赦免。

——2067.02.08

7.落寞

墓碑就立在树林里,那个岩石的旁边,这么多年过去,它倾斜了下来,覆盖一层青苔。我推开灌木,走上前扶住了墓碑,将它摆正,再往底部盖上土壤,随后就这样看着,表情平静但内心思绪万千。

“你今晚不会来了。”

我蹲下身,拔掉那些杂草,点燃了一根烟,作为祭奠,当作某种奇特的仪式。墓碑的后面埋着一根手指,它被简单的布片包裹,用石块压住之后,就埋在了地下,这是属于老李的东西,当年那场打斗后掉落在我的外套里,成为他的唯一存留,也是他死亡的证据。

“我终于回归平凡了,开始享受乏味的生活。老李,和你的几百次对决,我仍旧没有理解你所思考的那些东西,这个世界如此真实,没有什么值得我注意的地方。”

烟蒂掉落在湿润的地面,那微不足道的火星很快湮灭,只留下一丝白烟。

“所以,你还是永远消失吧,别回来了。”

转过身,我折断拦在眼前的树枝,露出释然的笑意,离开了这无人关注的树丛,现在天色有点晚了,我该回家去做些想做的事情。

最近一些夜里,身处梦中的我经常会发现自己成为了老李,在昏暗的房间里睁开眼睛,对陌生的一切感到无比的厌恶。我不知道所谓的真实是什么,但在梦中那一刻,我就像真正的老李一般,对所观察到的所有事物感到虚假,并体会到自己身处囚笼的感觉。

这些,都会在醒来的瞬间消失,以细微的几个片段留存在记忆里。我只当这是些阴影,属于后遗症,它终究会随着时间而消退,最后不剩半分痕迹。

谁会想到,曾经那个目睹杀人狂作案的我,会经历了这一切。也许当我勇敢地拿起尸体上的刀,向老李砍去的时候,命运就注定了未来。

命运它存在么?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了。

然而多余的思考会让生活变得烦恼,我得清除大脑里那些无用杂乱的信息,因为宁静来之不易,现在是享受的时候,在我厌倦之前,我都会是安稳的,漫不经心的。

回到家,我从桌子上拿起剩余的半瓶红酒,倒入杯子里,我轻轻地抿了一口,苦涩之后是甘甜的回味。此时是2018年终末的夜晚,古怪离奇,缺乏根据的循环可能就会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再也不会回来。

隐约听见声响,我抬手看着时钟,秒针在连绵不绝地滴滴答答中走过了十二,于是2019年到来了,这是老李不会存在的新年。就像往常一样,邻居在这段时间拿出了她的小提琴,站在她家的阳台上,开始沉醉般的演奏,这动静不大不小,旋律也很是动听,所以我一直很喜欢。

推开阳台的门,今天的夜色很美,我举起了酒杯,里面的液体在月光下愈发透亮澄澈,转头看向隔壁阳台上正在拉奏小提琴的少女。她的神态是如此专注,双眼在黑暗中明亮,长发在微风中舞动,令人着迷。对于她的名字,乃至她的一切我都无从得知,光阴带来的迷雾模糊了我的眼睛,这是破坏规则的代价,所以我只能看清她的美丽,听出那音乐旋律里隐藏的故事。

可惜那不是属于我和她的故事。

所以我有无法驱散的三分落寞,在这知晓了部分真相,却仍旧看不清未来的世界。

【机密文件】节选
观测已结束,看守者将被销毁,本次实验终止,相关文件删除,不对公众开放。沙盒会作为所有逃避者最后的虚拟乐园,以2019年为起点,携带所有人类的历史,安装在曲率飞船上去往宇宙深空,以B方案躲避外星种族的威胁。

我们借助人类的意识,成功地创造了脱离逻辑性的AI,它的核心将被复制,注入所有武器信息,投放到地面战场上,为地球带来最后的生机。

——2067.02.16,人类联邦

© 本文版权归 不暇自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一个想象力稍微丰富点的无为之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