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悼念

0

作者:直须折
责任编辑:风幻百夜
本文获得第十六届衬衬杯三等奖
阅读需要:4分钟
浏览次数:162

导读:悼念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因为那是生命的奇迹。

今夜我本应该早已入睡,明天还有大型演练。但是噩耗不期而至。我的人生导师,我们的战友,这个星球最伟大的科学家夫妇——崔得夫妇被证实死亡,遗体被乌喉星葬。

早在16年前,我的父亲就带我认识了崔得夫妇。他们是我父亲的有力臂膀,在科学上攻克了诸多悬而未解的难题,能把高深奇妙的科学讲成孩子们百听不厌的童话,把科学散播给每一个人,不论他是碳基人还是硅基人。

然而,五年前,保守派的乌喉派重兵席卷当时崔得夫妇所在的科技之城后,两人便销声匿迹了。尽管我和科学界诸多好友这几年一直在留意有关崔得夫妇的事,但直到今天凌晨我才得到崔得夫妇遇害的确切消息。即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心里准备,但仍免不了要落泪。

乌喉一开始对虏获的科学家威逼利诱,强迫他们为自己工作。我们善良的科学家夫妇并不想给乌喉这种道德泯灭的恶魔工作。最后恶魔恼羞成怒,崔得先生死于乌喉的酷刑,深爱他的太太绝食而亡。然而恶魔没有停止他的劣行。他把两人遗体装入火箭,妄想这圣洁的魂魄永远游荡在太空,永世不得安息。

星葬这种极度违背人文的刑罚,即使用于最无可救药的罪犯也饱受世人的争议。这种刑罚本身就包涵着最歹毒的诅咒,施刑者和受刑者都将堕入邪恶的深渊。我们的崔得夫妇并不是穷凶极恶的犯罪,相反他们恰恰是这个星球亿亿万万碳基生命的救星。崔得夫妇在碳基生物只有一条生命链作为遗传物质,遗传极不稳定的情况下,不可思议想到重构链子,把碳基生命的生命链重构成更稳定的环绕螺旋双链结构。这惊为天人的基因操作无疑是我们这个星球生命进化史上的一个奇迹,一个转折点。它使得单链碳基生命不再发生由环境引发的变异,不再让易变的碳基生命饱受稳定态硅基生命歧视,不再让这个星球的文明紊乱无序、原地徘徊。

在崔得夫妇残损不堪的星葬计划中,我们的情报人员还是幸运地找到了这对伟大夫妇星空中的最终归属。他们的安眠之地在一个渺远的新生星系,用最先进的太空望远技术也仅仅可知那是一个有一颗卫星的蓝色小行星。在形态各异的八个兄弟行星中,飞船偏偏毁落在这个蓝色行星。蓝色是我们碳基人心脏的颜色,而崔得夫妇又正是我们碳基人永世的骄傲。

这或许就是宇宙之神可拉的天意。仁慈的可拉必会庇佑他们的亡魂,得以让我们常听到来自黑夜星空深处,那颗代表着希望新生的蓝色星球——如同心脏般跃动的声音。

碳基反抗军第二队总指挥 尼奥
Z年X月Y日凌晨

© 本文版权归直须折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