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

0

作者:Rain
责任编辑:拾光
本文为第十六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作品
阅读需要:9分钟
浏览次数:144

没有什么比失去光明更痛苦了,如果有,那就是不允许我唱歌。

(一)

一个安静的黄昏,染红了半边天的夕阳就快落山,几颗明亮的星已经开始闪耀在天边,银河的轮廓正逐渐浮现。

刚入睡的独居盲人老头被屋外一声沉重的撞击声惊醒,他听到羊儿凄惨的叫声,院子里的狗也大声的叫了起来,若是仔细听,似乎还夹杂着一种嘶嘶作响的奇怪声音。是小偷吗?他赶紧穿衣下床,在门边摸索着他的拐杖,另一只手拿着他那用来砍柴的斧子,推开木门,寻着那嘶嘶作响的声音的源头走去。

他大声叫骂,但没听到有人回应。也许已经跑了罢……老人想着,决定去羊圈检查一下损失的情况。当走到羊圈边缘检查的时候,他的记忆告诉他,羊圈,损坏了,起码损坏了四分之一,同时,这里似乎出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大坑,老人用拐杖往下探了探,发现坑的深度并不深,还是个往下的斜坡。当老人想要继续靠近源头时,他感觉到一股热量迎面扑来。一尊炽热的炉火,这是他的第一感觉,随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二)

距离希易尔吉从停留在星系边缘的母船上出发,时间已经过了三个月。现在它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感受着眼前越来越大的蓝色行星,它快乐的唱起了歌。

探索新的事物总是有意思的。经过一千多年的航行,虽然不说枯燥吧,但总归还是缺少了点乐趣。随着悦耳的音乐,他一边哼唱着一边用柔软的枝条触手控制着孢子的喷射来使飞船减速,同时调整飞船姿态进入轨道。在最后一次调整完毕后,希易尔吉加速了飞船,进入地球的大气层,向着预定的地点降落。与大气不断摩擦产生的热量灼烧着船体保护壳,透过船壁传来令人不悦的声音,这使得希易尔吉非常难受。

靠近地表时,希易尔吉开启了减速系统,飞船速度骤降,最终重重的坠落在目的地附近,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希易尔吉操作枝条,弹开了飞船的保护壳,开始检测周围的环境,很快他就发现了大量不同类型的生命。

跟研究员预估的几乎一模一样,它想。希易尔吉在舱内一边观察,一边对这些生物做了详细的记录,虽然这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它的生理结构也不支持它做全面的纪录,但这是他的个人爱好。

在全面评估了周围的环境后,希易尔用枝条触角链接了一下顶部的船壁,随后飞船就像花苞一样绽放开来。希易尔吉离开飞船,终于开始了属于它的考察工作,同时又开始了它的哼唱。在星球土壤上选择好一片区域后,它在原地生根,不断向下伸长,身上也慢慢长出了各种器官,开始分析空气与土壤等等样本。同时他向周围的生命体伸出他的枝条触角,刺入他们的身体,吸附在他们身上,分析这些本土生命的各项身体数据。这时大量的数据进入了他的脑海,这是它作为一名观察员最享受的时刻。

就在它分析一个衰老的生命体时,它发现这个生命体出现了一些后天的缺陷,这个本该拥有视觉能力的生命体失去了他的视力,他的两个视觉器官都损坏了。失去了视觉一定会使得这个生命生活得非常不便,希易尔吉对于这样的生命表示非常同情,停止了快乐的哼唱,开始唱起了悲伤的调调。它无法想象要是自己如果失去了视力会是一种什么感受,虽然它基本上不会遇到失去全部视力这种问题,但它依然觉得这一定会使自己非常难受,就跟永远不让它唱歌一样难受。

思考了一会儿后,希易尔吉决定为这个生命重新制作一个眼睛。虽然不会是这个生命体的原配,但这好歹能让它看见东西,反正距离全面分析纪录完成也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样想着,希易尔吉开始将它的枝条触手延长,向该生命的头部伸去。

(三)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老人醒了,来自太阳的刺眼光芒照醒了他。

老人坐起身来,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才惊奇地发现自己看到了东西!不过他看到的都是一些他难以表述的东西,那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看见五颜六色的光在他面前随意地投射,有一些颜色他甚至从来没见过,有一些颜色的光芒格外刺眼,有一些则较为暗淡。老人年轻的时候也曾拥有视力,如今,在经过了几十年的黑暗后,在重新看到光明后,整个世界在他眼中却都变了个模样。

老人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面前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四)

希易尔吉回到母船后,便立刻听到了族长那愤怒的歌声,船壁上的所有扩音植物都在传达着族长的声音,族长用愤怒的乐调唱着,呼喊着让它,希易尔吉立刻来到族长室。恐惧的信息洋溢在船舱的每一处,大家都从没见过什么时候族长发过这么大的火。希易尔吉十分害怕,身上的触角和叶子都耸拉了下来,最后还是拨开了舱门的藤蔓门,走进了族长室。

“你在你的任务星球上做了你不该做的事!”

“你的行为违反了观察者的准则!”

族长的歌声充满着怒火,头上的叶子不停的发抖。

“你改造了其他生物,作为观察者,我们不应该做超出我们职责范围的事情!”

“但我觉得失去视觉的生命的确很可怜,我只是想帮帮他。只是他一个,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希易尔吉委屈地唱着。

“我们必须要严格遵守凯纳吉的指导,使得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他们的归宿早已被凯纳吉安排,当凯纳吉让他们闭眼时,他们自会闭眼,当凯纳吉让他们睁眼时,他们自会睁眼。而我们只是观察者,这都不是我们的任务。”

“现在,年轻人。”

族长用触手一把捏住希易尔吉头上的叶子,大声唱到,

“你要接受你的惩罚,一万年内,你都不准唱歌了!”

“不!!!!!”

(尾声)

18世纪初的一个夜晚,英国村庄,一个独眼老头和村民们围着火堆,述说着他当天傍晚在森林里打猎时看到的一只怪物的故事:

他从远处看到那个物体,如花一般盛开,一只树精一样的丑陋生物从那里面走了出来………

© 本文版权归 [Rai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