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久隆计划成员繁星似尘

受访人:繁星似尘
采访人:河流

科幻迷杂志是科幻迷们源自内心的真爱,也是科幻迷之间重要的联系纽带。

河流: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最早看的科幻书科幻杂志、科幻小说又各是哪一篇?给您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繁星似尘:最早接触科幻是在小学三年级(大约是87年),同学带了一本《西游新记》,不过我只看了开头一点,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是科幻小说。后来五年级的时候从邻居家借了一本《海底两万里》。看完了,而且还了又借,借了又还,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最早接触的科幻杂志是在1994年,从书报亭买的《科幻世界》。有两件事我认为对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是年轻时在非洲生活,很早就了解了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第二就是因为喜欢科幻,所以无论经历过多么黑暗的现实,始终能够对未来充满着期待。

河流:您怎样看待中国科幻迷杂志?是什么时候开始收藏科幻书的?

繁星似尘:科幻迷杂志是源自科幻迷们内心的真爱,它是科幻迷之间重要的联系纽带。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早期的科幻迷杂志记载着中国科幻在民间的一种自我探索,自我发展的艰难历程。从收藏的角度来看,我一直视科幻迷杂志为珍宝,《星云》、《上天梯》、《立方光年》等等可谓弥足珍贵。

说到我收藏的起始,差不多和接触《科幻世界》杂志同步,94年左右就开始有意识的把买到的科幻杂志和书籍妥善保存,当时自己并没有收藏的概念,只是觉得喜欢的东西要买到并且收好。

河流:除了科幻,您的日常生活中还有哪些其他的爱好?

繁星似尘:业余时间我最大的爱好是踢球。在非洲和黑人踢,在国内和朋友组建球队参加业余联赛。《三体》后能引起我阅读兴趣的科幻小说越来越少,我逐渐把更多阅读时间花在非洲历史上了。

河流:有没有了解过国外科幻迷杂志的一些情况?现在感觉稳定出刊的可能更偏向于一些个人类的科幻迷杂志,他们往往在上面刊登自己对科幻的看法或者自己写的小说等等,和国内的《中国新科幻》几乎是一种类型。

繁星似尘:对于国外的科幻迷杂志,我没有什么研究,一般都是看看大佬们的微博增长知识,像三丰、阿道他们,现在科幻研究者越来越多,国内外科幻资讯的掌握和互通也越来越便捷了。国内的科幻迷杂志有机会也可以和国外的多多合作。

河流:20世纪末,全国学校里都掀起了一股科幻社团的创建潮,涌现了不少科幻迷杂志,但不到四年左右便因为没有传承而全部解散,相应的科幻迷杂志也不知所踪,无法考据。相对而言高校科幻社团也出现过多次断代的情况,但也有坚持了二十余年的科幻协会。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繁星似尘:高校科幻社团,没有传承当然就会解散。例如南通大学,15年的时候我了解到一群大学生建立了科幻社团,我想方设法联系到了社长,送书给他们,给他们讲解一些科幻知识,我外出参加星云奖大会也会给他们捎上签名T恤之类的纪念品。然而,逐渐的我发现,除了社长,其他人大多对科幻并不感冒。后来社长告诉我:其实很多社员就是来混学分的。这个科幻社在社长考研后基本上就分崩离析了。但是在我看来,这样如流星般的科幻社团存在过就有很大的意义,人们看到流星不是都会许愿吗?至于那些坚持了数十年的科幻社团,我很倾佩他们,科幻精神深深地篆刻在了他们的血脉和骨髓中了,科幻会陪伴他们一生,这是最幸运的事情。

河流:感谢您抽空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586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