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零重力科幻管理成员松果

0

受访人:松果
采访人:河流

我眼里的零重力科幻

河流:是什么让给了你坚持在零重力科幻的动力?

松果:群里的老师们说话又好听,又有才华,我超喜欢的。

我很敬佩瓦力对于科幻的执着和热爱,我想尽我的努力去帮他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科幻创作也是我自己的爱好。对于这样一个汇集了真正喜欢科幻的人群,我觉得真的很值得去为它添砖加瓦。

河流:您怎么看待科幻文学?

松果:我觉得科幻只是一种形式,一个作品的内核是作者定义和构造的。现在很流行一个论题就是什么是科幻,或者说什么是所谓的硬科幻,什么是所谓的软科幻。真要说什么是科幻,我觉得一部以科学构想为核心的作品当然是最贴合科幻文学的定义的,但是当你对着一部作品去纠结它到底是不是科幻的时候,那就太过狭隘了。我想写人文关怀,我想写情感表达和价值观,并不代表我不能用科幻去表达,我也并不认为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不是科幻作品,

不过毕竟我本质上只是个写文图乐的混子,我的看法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倘若牵扯到学术上的定义,还是以业内大佬的看法为标准。

河流:您怎样看待现在零重力科幻的优缺点?

松果:我觉得现在衬衬杯的作品数量相对稳定了许多,质量也非常喜人,作为零重力平台的核心项目,且不停为零重力平台注入新鲜血液的衬衬杯比赛能够如此有生机,这里不仅仅要感谢各位作者的支持,也要非常感谢编辑部和零重力管理层大家们的努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难免有自己的压力和现实,能投入一份心血构筑这个优秀的平台属实让我敬佩。

虽然难免有争执,总的来说零重力作者环境氛围还是非常好的,征文采取的是匿名制度,为的是给大家一个公平参与比赛以及讨论的空间,通过我在群里的观察,每位作者的个人审美,写作手法,知识领域都不同,因而对于作品的关注点和见解都不同,对此零重力同样提供了上传个人评论的平台,每每通读大家的作品和评论,我总是能受益匪浅,同时对于大家的写作热情和写作水平深感自愧不如。 这几年在征文比赛这一方面,制度逐渐趋于完善和专业,真的是离不开每一位参与者的努力。

关于缺点方面,首先就是目前我们平台缺少关注度,往往每个月的投票数量占比里面作者群体会占很大的比率,得票数与投稿数不成正比不仅意味着排名很难体现出它的客观性——尽管大众审美并不算是很客观的东西,过少的关注度对于平台的发展和壮大是一个致命的瓶颈。不过很高兴的是瓦力叔对于现状还是比较乐观的,大家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平台的建设和活动的展开,我相信一定有花开结实的那天。

另外一点是专业度,文学创作是一个挺主观的东西,但是并不意味着创作不需要扎实的基本功和理论知识基础。各位作者的成长之快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正如我前面说的那样,衬衬杯是一个制度上逐渐趋于完善的比赛,它本质上是一个非商业化的练笔比赛。虽然群里有很多大佬,诸如不暇老师和逸仙老师还有瓦力叔等等等等,但我依然希望能有更多的业内专业人士关注到我们平台,站在一个文学创作者,一个业界人士,商业化成熟的作者角度为大家提供建议和引导,对于衬衬杯的成长无疑是一剂猛药。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与别的平台有这方面的合作,只是尚在萌芽,希望以后能给越来越多的作者提供这样的方便。

河流:会对谁有特别的关注吗?

松果:我对象吧。

河流:未来人还会有哪些规划?

松果:啊,这里是问我未来还有什么规划吗……首先谈谈现实生活吧,我现在面临着考研的难关, 2021年于我可以说是改变人生的一年,为此明年可能又要和大家告别半年,编辑部和零重力的工作我是不会落下的,但是投稿和评论可能要搁置一阵子了,在那之前我会尽量地练习创作和交流经验吧,作为一个新人。

考研之后呢,如果顺利的话,我想抽一些完整的时间去进行一些写作系统性的学习,然后在不耽误个人学业的基础上尽量多得参加衬衬杯,科幻创作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爱好,还是一个我个人表达情感,想法,故事点子的渠道,我很喜欢和群里的各位大佬一起探讨学习。

河流:接近年底,是否有什么感受和想法想对群友们说的?

松果:感觉今年的零重力和去年的零重力又有很大的改变,比如勤劳的河流,很多老师也加入了零重力,是生机勃勃的一年,也是展望未来的一年。从现实角度出发,今年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可能有人悲有人喜,还有的人生活依旧一成不变。

对我来说,感觉昨天还是年初一个人在寝室的深夜徘徊,如今却又要到了那个打包行李匆匆回家的夜晚,这一年我学到了很多,但是我依然觉得不够多,我的未来前途未卜,我的青春一点也不风华正盛。

对了,应该对群友说些什么,那么我祝大家夜夜暴富,日日夜夜,把把衬衬杯吃鸡,十二月快乐,早日脱处,谢谢大家对我一直以来的包容和鼓励。

河流: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

松果:大概是初一的时候吧,我还记得那天是学校运动会,我在学校对面的报刊亭看到了一本科幻世界,我还记得那期封面是宝树老师的《海的女儿》,封面很美很社情,年少的我根本把持不住,转眼八九年过去了,唯一没变是我还是个纯情处男。

河流:您怎样看待河流进行的零重力访谈?

松果:河流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一些,虽然有些行事方式我个人不太认同,对我来说他是个挺讨人喜欢的人,无论是中文科幻数据库,科幻维基,官网还是衬衬杯,他倾注自己的心血去建设,我很敬佩他,也很感谢他为零重力做出的贡献,但是我并不赞同这样子工作,毕竟河流本人身体不太好,我仍然希望他以自己的身体为重,分清生活里的主次轻重。

说回访谈,当河流问我是否愿意接受访谈的时候我受宠若惊,我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也不是什么有卓越贡献的老师,作为一个普通群友,我还是很感谢他给了我这个接受采访的机会,可惜我也没什么金玉良言,大家看着乐呵吧,关于科幻创作有什么想要和我分享的经验也可以在群里面找我。

希望河流能把这个系列一直做下去,把各位群友的足迹都记录下来,我都想给这个系列取个名字,就叫零重力年轮吧。

河流:您怎样看待王丰和宁五月在征文中引起的热潮?

松果:王丰文学的最初创作者应该是笠原老师,我想关于王丰文学的介绍和相关作品在零重力应该有不少了,这里我就不多赘述了。

群里的大部分老师都很年轻,我觉得笠原老师笔下王丰这个苦情,痴情,伤情的形象对于大家还是很有共鸣的,尽管如此,我觉得王丰文学的创作的娱乐性质还是占多数的,与其说大家尝试创造一个看起来像王丰和宁五月的故事为核心的科幻作品,倒不如说是把一个故事里的男女主嵌合进王丰和宁五月,作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修改,让大家会心一笑,当然,作品的质量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河流:感谢松果佬师抽空参与本次访谈。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