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根

无根
作者:荒远
责任编辑:闰年 银落星
本文获得第十六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一等奖

最后一个野生人类。

过了劳动节,天气热起来,老曾就会捎上我去撸串。

老曾是我的大学同学。

听说你在减肥,要不今天就算了。老曾起了一瓶勇闯,问我。

一瓶不管事。

得行。老曾把起开的那瓶递给我,从桌面上又抓下来一瓶,大腿夹着,用起子使劲地撅。边撅边问我,你还在写科幻故事?

在写,勉强算科幻。别人说我的故事有幻,不大科。

在写就对了。老曾给自己倒了一盅,接着说,我也在写个科幻故事,你帮我看看。

我们撞了一盅,这时候老板才上了一碟煮毛豆。跟着老板来的还有老板的猫,一只三花。小猫很活泼,跑到桌边伸长背颈来探看,晃了一会,旋而跳到旁边的啤酒箱子,一路从冰箱跳到了空调顶。居高临下,看着我们,喵喵叫了两声。

那发给我看看。

还没写完。我讲给你听,反正还没上菜。

可以。

这是关于一个人瞎掉的故事。

瞎一个人,算不上什么大事,不过世界上只剩最后一只野生人类,要是瞎了,意味就不大一样。就好比说金X恩突然被确诊其实是个不举不育。

当然,在饲主养这只人的时代,已经没有朝鲜这个说法了。

那个时代,宠物行业的形势可以说不是好,而是一片大好。在市场上,各个星球的珍奇异兽,应有尽有。只有不想养的,没有养不到的。嘛,人类算那种比较亲民的款式,又不喷火,又不褪壳,更不会到处留下粘液痕迹,好养好打理。有段时间在饲主界挺流行的,不过也快过气了。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从野生环境捕获的人类,最后一只,非常罕见。

宠物肯定有养殖的,人类的养殖也不少。养殖出来的,肯定不大自然。什么倒背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什么能解超弦理论的基本自由度,都是小贩的噱头。此等大路货,会玩的饲主们自然是不屑一顾,笼养的雕不如鸡嘛,又不是所有人都中意看宠物才艺表演。

养主人公的就是那种自视甚高的饲主,而且就养了主人公这一只。

因为银河系大开发,人类的原始栖息地给破坏殆尽,野生人类的价格水涨船高,数量也愈发稀少。到了主人公那会,他便是硕果仅存独苗一支了。

当然,越精贵的宠物活得肯定是越舒坦。

有一次主人公对饲主提意见,叫饲主不要没事就把他捧在掌里撸毛,撸得他都要秃了。他说,饲主你想想,你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一台挖掘机破墙而入,把你托起来,用臂斗使劲地怼你怼你,你怎么想。饲主想了想,不大明白火锅,歌,墙和挖掘机是什么东西,不过心里揣揣不再摸他了。其实饲主心底里很想把他捧着撸,这么可爱怎么能忍住不撸毛呢?

可以说,主人公的饲主非常心疼他了。

发现主人公看不清投喂槽的当天,饲主火急火燎赶往养殖地球鲸鱼的星球,什么虎鲸蓝鲸长须鲸抹香鲸,一股脑不拘全剁吧剁吧,榨了一池子肝油。等兽医上门把熏到白眼的主人公救活,对着饲主就是一个暴栗,教训道这么金贵的小东西落你手上,真是糟蹋了。

鲸鱼又不是鱼,你地球种宠物常识怎么学的。

兽医给主人公做了全套检查,告诉饲主,你这只宠物啊,身体很健康,饮食也不错,清洁也做得干净。饲主听了,怪得意的。兽医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他这眼病啊,养人类的经常遇到,大多都是心病。不是视力下降,就是四肢瘫痪什么的。你别急,能治。可以药物治疗,不过治疗完成差不多也废了,整完跟普通的养殖种差不多。野生种的人类现在少一只就没一只了,就用环境疗法吧。

医生,我不大懂。

简单地说,你要想个辙让他开心起来。

饲主问主人公,主人公你今天开不开心呐?

满脸胡渣子的主人公坐在粉红色泡泡球上,用手挠了挠毛茸茸的小腿,抻了抻身上绿底大红牡丹的连衣裙,手搭凉棚,无视了饲主。

饲主认真地查询了什么是人类的开心,并从记忆螈那里取出了宠物界大佬分享的《人类开心大全》。把里面推荐的人类影像给主人公播放了个遍,从卓别林到周星驰,从马戏团到新闻联播,佐以录制的各式各样人类的笑声,循环播放。直到主人公说,好了好了,放过我吧,我现在看这些都带重影的,放我去睡成不成。

医生,他这是开心了吗?

根本不是。要不你试试从他的本能入手。

饲主从基因库里拉出一排表,造了一个大美妞。怎么个美法呢,大概就是刘亦菲加斯嘉丽,中西合璧。你别笑,我就觉得那两明星挺好看的。然后挑了一个骚妖精的人格模板灌进大脑里,最终用培养皿给做出来了。

反正就是男人难以抗拒的那种。

放到主人公身边,那女的往主人公身上一靠一搭。主人公咽了口口水,抗议饲主道你以为我是流精液的水龙头吗?之后天天让那女的帮他梳头发,把饲主给他扎的麻花辫啊双马尾给解了。那会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镜子里的自己了。除此之外啥也不做,把那人造人给委屈坏了。

主人公一天早上醒来,一伸手,床褥是濡湿的。把手凑近了用力瞅也瞅不清,一闻一股烂肉味。人造人死了,准确地说,都溶了。培养皿里造出来的人都活不长。

兽医又来检查,说病情不容乐观,要坚持治疗。

饲主取得了专门搭建人类小窝的材料,照着资料搭了一座人类的城市,然后在城市里面养了很多养殖人,按照不同人的说明书,一个个细心安排了角色。然后让城市运转起来,死了的人赶紧放同款克隆品补上,直到这个城市主题小缸子平衡了,把主人公放进去了。

缸子做得很精巧,至少做到了资料上最完美的程度。不过多少跟原生态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原生态的人类城市不会每天早上整个城市的人簇拥在主人公的楼下,举着横幅大喊主人公主人公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与此同时所有的广告屏都在放主人公的成长写真,还加粉红色滤镜。

主人公一言不发。现在他起床用脚探拖鞋都要探半天,偶尔太长时间探不上还要发火,赤着脚在天台乱走。他在天台边缘放浪形骸地走,密密麻麻的人潮在楼下的街道上屏住呼吸,抬着安全气垫,亦步亦趋地跟着。

饲主给主人公组装了一辆车,为了方便写,就设定二十一世纪初的汽油车吧。主人公一上车,精气神似乎就换了一个人,熟稔地上挡起步轰油门,一口气飙到了顶。可是饲主忽略了他快瞎了这一点。他毕竟是个半盲的人,行车轨迹基本上就是布朗运动。饲主赶忙把挡路上的建筑连根拔起,丢到一边去。至于那些养殖人啊克隆人暂时顾不上来,摔死的,压死的,被主人公撞死的,零零碎碎到处都是。

开个车都能山崩地裂血流成河,这大概就是最后一只人的威力了。

最后主人公的车在没油之前,一头撞上了作为缸壁的能量罩。主人公连滚带爬从安全气囊里钻出来,跌撞几步,摸到了能量罩,上上下下摸索了一番。转过身来,倚着,对着空中骂了一句:我操你妈。

饲主马不停蹄去查询了妈是什么,正寻思着要不要培养皿里定制个妈之类给主人公,被兽医及时阻止了。

看这个人的齿龄,你造个妈给他,他会想去死的。

兽医端详了一下那一滩狼藉,末了,又说,要不你给他换一个大号的缸子。

饲主决定,新窝还是要征求一下主人公的意见。

主人公,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死。

什么是死?

死就是……算了,我求你了,给我自由!自由,自由懂吗?你就是我亲妈,祖宗,让我一个人,自由自在在这宇宙里活着,哪怕明天就死都成。

给了你自由你会开心吗?

你懂个屁的自由。滚。

自由。

饲主去捕获了一颗星球,用伟力把它搓成地球的外形,引力锚锚定在一颗太阳的轨道上。定制一颗人类宜居星球不难,然而生态环境调节并不是这位饲主的本职工作。捏爆一颗恒星或者整个星系炸成粉末,行,饲主很擅长,种无数片林造无数汪池,有些为难。但是,连一个人,一座城都可以为他而造,造一颗星球又有什么不可以。

毕竟主人公是饲主最心疼的唯一的人。

搬新窝的时候,饲主把星球的季节调整到一个绝好的时候。彼时正值春夏之交,寒气褪尽暑气未逼的时节,空气里弥散着树脂的香气。草坪摸起来,像鸟羽的绒毛一样柔和。主人公坐在一截树桩上,闭着眼,跟一棵树似的纹丝不动。

他笑了,放声大笑。

饲主很欣慰,对兽医说,他这个行为是那种开心的笑,对不对?果然自由才是对症下药。

兽医肯定地说,是啊,这自由有整整一个星球那么大,他应该知足了。

主人公还在笑,仰面朝天地笑,停都停不下来。笑着笑着他咳嗽起来,肩头耸动,肚皮像风箱一样一鼓一歇。

慢慢的,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哭。

主人公已经瞎了,彻彻底底地。

老曾的故事终于讲完了。他低头看了看盘里兵荒马乱的签子,抬头对我说,我看你这肥是减不成了。

你讲得太专注我不好意思打断你,给你留这一份。你吃,我喝酒。

这个故事你觉得怎么样?

有点奇怪。我有点不明白,这篇文章的主角真的是那个男人吗?我怎么感觉像是那个,怎么说,饲主和兽医?

没注意,你这么说还真有点那个意思。

还有就是科幻故事,你得交代交代那饲主是个啥吧,不说明白读者不会买账。

外星人,机器人啥的,都行,读者自己会去想嘛,不见得非要说明白。我自己想的时候就是个女巨人的样子,拳能立人臂能跑马。

那还有那个人的名字……

他就叫主人公,名字就是主人公。等等,你说我这算是科幻故事嘛?

不大像。我摇头。

老曾拿了一根串嚼了两口,又放下了。凉了都,他说。伸出手指来招呼招呼了那只三花。猫心领神会地跳下空调机,走到老曾跟前。

我抓着啤酒杯说,别喂了,这猫肯定不会吃海椒的。

老曾没应我,从串上剃下一块肉,丢到猫面前。猫低头嗅了嗅,看了看老曾,嫌恶地跑开了。

你别说,还真是嗨。还是喂猫的懂猫。

我给他参上一盅,说,烧烤摊的猫肯定吃过海椒的亏。你也是,明明不懂猫猫狗狗,偏要喂什么仓鼠。那只仓鼠现在怎么样了?

他举起酒杯。前女友分手那会她没带走,我喂了大半年吧,最后还是在冬天被冻死了。仰面饮尽。

我问你,你该不会把我的故事说给别人听吧?

不会,这哪能啊。我连忙摆手。

他看着我,笑了。笑得挺坏。

我不信。

© 本文版权归 荒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原创文章,作者:荒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1236

(0)
上一篇 2022年7月9日 下午1:01
下一篇 2022年7月11日 下午1:5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银落星
    银落星 2022年7月24日 上午10:57

    这篇严格来说不算科幻小说,大概可以归类为“元科幻”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