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近日在京津高校科幻联谊群讨论古早历史时,无意间发现此前还从未找到过的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于是当即进行了一次访谈。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受访者: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1月7日19时

河流:陈老师您好,请问您最早接触科幻是在什么时候?
陈心开:单说科幻的话不算早,高中时代才刚开始看。但科幻的亲戚——奇幻接触得比较早,初二那年看了魔戒电影之后就被彻底迷住了,迅速补完原作三部曲+霍比特人+精灵宝钻,然后又接连看了龙枪、黑暗精灵、冰与火之歌等好几个奇幻系列,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时候奇幻还比较冷门,很多小说和资料都没有翻译,我就硬着头皮去看原文,硬生生成了班上英语最好的人。谢谢你,奇幻小说。

至于是如何从奇幻转到科幻的,是因为有些出版社会把科幻和奇幻放在一起出版,挑奇幻小说时也经常看到科幻小说的推荐,我就开始看科幻了。

这两个文类还是有很多相通之处的,在那之后我又被科幻彻底迷住了——尤其是赛博朋克。“冬寂”这个网名我一直用到现在,熟悉赛博朋克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出自哪里。但是请不要再问“你的神经漫游者在哪里”了,我会落泪的。

河流:为什么会想到创建科幻社团?
陈心开:

“无论你是跨越过无数星系或位面的旅行者,
还是仅仅喜欢仰望星空的中二少年;
无论你是否曾在三体星系写下三个动人的童话,
还是只在自己心中缔造着广袤的幻想世界;
无论你相信42是宇宙、生命与一切的答案,
还是单纯地信仰着永不放弃幻想的精神;
无论你来自半人马座、中土大陆、川陀还是锡安,
无论你是人类、精灵、外星生命、时间旅行者、AI、生化人,
还是仅仅是一个爱好幻想的普通少年,
如果你的心里埋藏着对古老传说和未来世界的无限妄想——
那么,请来加入我们。“

这是我刚创建社团,第一次招新时写的招新广告。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整个中学时代都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人和我分享我所热爱的那些故事,那种孤独感就像宏大的幻想世界中漫游着一个渺小的普通人。所以我在中学时代有了一个梦想——上大学后一定要参加科幻社。

但是高考失利,去了一个没有科幻社的大学,就只能自己创社了。

河流:能否讲讲创社的过程?
陈心开:我高三刚毕业时,在人人网发了一条状态,写了什么不记得了,但那时有一个人留了言,我就这样认识了他,那个人,叫做,华文。谢谢你,科幻圈头牌交际花。这是一切的开端。他拉我进了京津冀社长群观摩,还旁观了很多社团活动,大概了解了科幻社的运行方式。

之后,我遇到了一个契机,忘了是北大还是清华办了一个活动,刘慈欣会来,我就借着大刘的名气,在各个同学群里到处招揽一起参加活动的人,在活动结束后,那些人也就顺理成章成了科幻社的初代社员。

再之后的事情就比较普通了,写社团章程,分配职位,找指导老师,最后找社团联合会申请建社,我想每个社团的成立过程都大抵如此吧。

唯一特殊的是,我申请建社时还是大一学生,是不能当社长的,所以当时有一位挂名社长。理论上来讲他才是初代社长,哈哈哈。后来才知道,那位挂名社长和社团联合会关系很硬,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的社团根本不能成立——以前北工大是有过科幻社的,后来注销了,社联觉得再创立一次也只会重蹈覆辙。现在想来,也算是意外地攀对了关系,属实幸运。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河流: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一代)成立于1999年10月12日,后来在2011年注销,社联存储有这些资料倒也正常。科幻协会建立的第一年情况如何?

陈心开:刚创立社团时活动很多,基本都是我一手操办的,那时候是真的忙到焦头烂额。不过,那也是段创意频出的时间,除了科幻社团常见的观影、征文等活动以外,很多活动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翻了一下当时的文档,找到了一个星舰棋规则,是飞行棋的科幻版本,整合了很多个科幻小游戏,依稀记得是为了参加学校社团节做的。还有一种主题三联活动,一共办了两期,主题分别是“人工智能”和“赛博朋克”,在同一主题下举办相应的观影、茶话会、征文等三项活动,还用公众号推送了一些和主题相关的科普文章。还有一个三题练笔活动我也很喜欢,是参加的人每人写下三个和科幻相关的词,放进词库,再每人抽三个词,以抽到的词为主题写一篇文章。

寒暑假的时候,为了让大家依然有活动可以参与,我还会办一些线上活动,比如在xx30天挑战很火的时候,做过一期“科幻30天挑战”,借着这个活动,大家每天都会在群里聊起来。那张图后来还被我发到了微博,应该有不少科幻迷玩过吧。

除了我自己办活动以外,还有两位朋友一直在给公众号供稿,一位酷爱邪典的朋友总是借机推一些科幻题材邪典电影,还有一位物理专业的大佬写了非常深入浅出的理论物理入门系列,谢谢他们。

那个时候的社团活跃度真的很高,虽然高频率操办活动真的很累,但只要想想在科幻社里认识的朋友们,就能继续做下去。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专访北京工业大学科幻协会(第二代)创社社长陈心开

河流:有没有和友协会联谊?
陈心开:有,那时经常带着社员们一起去蹭活动,在此感谢北京各大高校科幻社团,我们的社团规模较小,实在是办不动讲座等大型活动,所以我们听过的所有讲座都是去别的学校蹭的。

唯一可惜的是北工大位置实在过于偏僻,在东南四环,而大部分有科幻社的高校都在西北四环,每次过去蹭活动都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所以我们大部分时候只能自娱自乐。真诚地羡慕所有位于海淀区的高校,能如此方便地联谊。

河流:后来为什么逐渐淡圈了?
陈心开:淡圈是在我上大四的时候,最直观的原因是学业太忙,后来又出国读研去了,就彻底和科幻社断了联系。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在科幻社未来的发展方向上,我和继任社长发生了一些分歧。我当初创社只是想给孤独的阿宅们找个栖身之所,所以一直觉得,科幻社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志趣相投的朋友们在一起玩,但继任社长希望把科幻社做大、做正规,社团活动的方向就逐渐改变了。再后来我们因为新社长的问题发生了直接争吵,他不愿让我对新社长施加影响,那之后我就彻底和科幻社断了关系。

没有任何责怪继任社长的意思——如果你会看到这篇文章的话,我至今都非常感谢你对科幻社尽心尽力的付出。或许对于一个社团来说,它的存在意义不是创建者所能决定的,而是需要继任者们慢慢摸索;这世上也没有我所想要的“孤独者的栖身之所”。让一个社团存续下去,终究比在群星间寻找乌托邦的门扉,要多了太多内容。

就像《霍比特人》的结尾,甘道夫对巴金斯所说的那样:“巴金斯先生,你是个好人,我很喜欢你,但你毕竟只是这整个广大世界中的一名小人物呀!”

真心地祝愿每个科幻社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意义,而后不忘初心、一往无前,就像这孤独世上的一座座壁垒。

河流:感谢您参与本次访谈。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16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