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珮琳:我与衬衬杯之间

作者:黎珮琳

我是半道知道衬衬杯的,那是在去年2020年5月29日的一天,我发现一名叫刘·赛博维尔的作者在群里发的图片还挺好看的,就向他讨要起其他的图片来。

在与他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他是一个短篇作者,我就随便问他小说都是发布在哪里的,他就告诉我他参加的是衬衬杯。我听着名字还挺有意思的,以为是他发错了。结果这个线上比赛就叫衬衬杯,我一听带劲,自己没参加过。

赛博维尔给我介绍了是征文比赛,让我可以去看群公告或公众号。我说看看他的文。他说不符合规定,是不能看的。然后这个叫刘·赛博维尔的作者就消失了……这更勾起了我对衬衬杯的好奇,被这作者还说的挺神秘兮兮的。以至于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当时写了什么。

于是我就在群公告里找,才得知衬衬杯不能相互间知道作者的身份,写的是哪篇文,不然当月就成无效文了。原来是这样,刘·赛博维尔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么,他只说了句是不能看的,也没说任何原因。

我和衬衬杯的缘分就这样开始了,6月4日的时候,我投稿了在衬衬杯的第一篇小说《半人马座星系之宇宙信号》,两个分别叫尤和缇雅的阿尔法星人在获得不明的宇宙信号后,认为是星球末日的预告,于是希望通过信号塔来告诉族人让他们躲避天灾。然而,这只是时空旅人0传递的电磁波动信号,用以测试阿尔法星上是否有生命。没有获得反馈的时空旅人误以为星球上并无智能生命的迹象,便继续在宇宙中穿行把注意力转向了其他地方……

那篇上传后当月获得了评论员的一些评价,我发现这个征文的比赛方式很新颖,每个人都可以评论,也可以自评,只要上传就都能看到。我开始固定投稿,因为以前是我作为电子杂志的编辑给别的作者写评论,我很少自己的文收到有趣的评论,这样让我顿时有了期待。

我接着在七月投稿了《太空浮尸》,讲述了城市中突然爆发了未知的病毒,主人公段杰在偶然下认识了因病暴毙的朋友程龙的女友罗敏,病毒染身的段杰正绝望之际,和罗敏展开了一场自我营救的非洲之旅,却遭遇了第三类接触。

通过衬衬杯,我觉得关注科幻小说比以前更多了,之前我在很长时间里撰写的是惊悚题材的作品。衬衬杯让我也看到了其他优秀的作者,他们在创作自己作品时的心路历程,大家分享各自的写作经验。很多都是学生,也有些已经工作的老前辈,这个平台人才辈出。

我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河流,看着他建立了《科幻维基》,也积极参与了进去。顺着衬衬靠这批年轻人又成立了零重力科幻,这名字是越来越霸气了,我跟着认识了KK、F哥、老刘、左洛复……等等朋友。我成了很多我自立的重要项目都会和他们沟通和分享,他们成了我的伙伴及家人,是我在这个平台最珍贵的时刻。

最近,我看到了笔盖,2013年时他也在《科幻文汇》,我很惊喜,那种感觉就像是有颗心从喉咙口冲出来的感觉。他出现在零重力的微信群里,他称一直都在圈里,但没怎么写文了,主要还是写些评价,我感觉记忆就像一下回流到了2013年的时候,那时还有苏文丽、光年、荒原狼……或许在之后的某一天,还会以其他的方式碰到他们。但我希望,他们还记得起自己曾经写过的故事。

继续回到衬衬杯,2020年8月的时候,按当月的主题“环”,我投稿了《温水煮青蛙》,这是我自己都很喜欢的一篇作品,讲述的主人公不断时间循环在故乡风城的晚上十点,每一次时间循环都会越来越接近真相。

我看到有些作者也写的挺勤的,会固定参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风格,手法,甚至小说对话的语言方式在不到几行里便能看出是谁的作品,真是长期带来的“味道”。

九月我投稿了《鸟小姐》,讲述了一个翼人发掘自己身份的艰辛历程以及一名猎杀翼人的猎人为了保全对方而远离放手的爱情故事。

在投这些时我也发现了自己作品的共性:都是围绕着“人性”去展开的,都在逃避及面对的矛盾下树立全新的自我。

哈哈,很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签名,你们都是零重力的见证者,后边就不用我说了,我仍在继续……我要给KK打个广告,他独特的审美是靠玩了无数的游戏积累而成的,每次的封面都妙不可言。

刊首签名
刊首签名
KK设计的封面
KK设计的封面
KK设计的封面
KK设计的封面

我通过在衬衬杯快一年的时间里,收获挺多的,再次谢谢大家,我的朋友还有团队。

原创文章,作者:零重力编辑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615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