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普科幻作者、阿里程序员左左薇拉

0
左左薇拉

左左薇拉

受访者:左左薇拉,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阿里巴巴安全研究员,科普科幻作者。作品散见于《科幻世界》、《科幻立方》等。代表作《腕上繁星》、《进攻!木马病毒的七日入侵日记》。
采访者:河流

科幻文学就像一台娃娃机,而平行时空就是娃娃机里各式各样的小娃娃

河流:您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开始接触科幻的?

左左薇拉:其实我从小阅读量就很大,也不挑食,所以奇幻、武侠、科幻、言情、悬疑推理、历史等各类小说都看了很多很多。如果要说“科幻”什么时候作为一个类型正式闯入了我的心里。应该是中学时期。那时机缘巧合购入了译林出版社出版的《菲利普·迪克作品集》,一共五册,惊为天人。“小说竟然还能这样写啊!”我当时想。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科幻的魅力。后来又读了《三体》《天意》等小说,就彻底入坑了。

河流:您怎样看待科幻文学这个概念?你认为怎样的一篇作品是好作品?是否有给小说写过评论?

左左薇拉:我是平行时空的坚决拥护者,所以在我心里,我觉得科幻文学就像一台娃娃机,而平行时空就是娃娃机里的娃娃。每当我翻开一篇科幻小说,娃娃机就悄悄伸出爪子,抓取了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让我能提前读取到一些不可知的未来。

河流:印象中您在2016年参与了仙锋乡支教活动,能说说发生的一些事情和您的感受吗?

左左薇拉:真厉害,没想到这也被你翻出来了。(笑)

这次支教带给我的触动还蛮大的,让我意识到现实与小说/戏剧的距离其实比我们想象中小很多很多。我简单说个事。当时有一个四年级小女孩突然晕倒,把我们吓坏了,送到山上的诊所,医生说是饿晕了。我们当时就很奇怪。后来女孩说她爸爸每天就给她一顿晚饭,妈妈出去打工再也没回来,她每天还要照顾弟弟和奶奶。

于是我们就拉着她和她的好朋友一起吃午饭。她的好朋友和她情况差不多,整个人瘦得跟个排骨似的。在我们要走的最后一周,镇长突然把她好朋友叫出去了。我当时不放心跟了出去,结果这个女生抱着我就开始哭,是她爸爸在工地上出事故去世了。你看,我说出来我都觉得自己在编故事。但这些都是真事。

那里的每个小孩家里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事。而这些事是我们没有办法去直接扭转和改变的。虞鹿阳老师写过一篇科幻小说《荒馑》,是支教背景下的科幻故事,让我非常感同身受。

河流:为什么会选择程序员这个职业,在阿里工作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它对您的科幻小说创作有什么帮助吗?

左左薇拉:很多人会觉得女性、程序员、科幻作者 这三个东西是不太搭嘎的名词(从算法的角度上来看,它们之间的语义距离也挺远)。但对我而言,写代码和写小说其实是一回事,都是一个交流和倾述的过程,只是一个是用机器语言和硅基生物交流,一个是用人类语言和碳基生物交流。

说到工作,我觉得在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吧,就是大家执行力都很高,工作忙,但也有很多外面见不到的机遇和挑战,需要自己去平衡。

我是一名网络安全领域的算法工程师,我的处女作《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就是讲一个算法专家训练了一个人工智能模型去参加网络安全比赛的故事,算是我的工作的部分写照。今年获奖的《进攻!木马病毒的七日入侵日记》也是受到了工作启发,这一篇是从一只木马病毒的视角去讲如何入侵员工电脑的。

河流:非常欢迎您加入科幻数据库的项目。对中文科幻数据库您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和建议?对此还有些什么期待?

左左薇拉:谢谢。这个问题我和中文科幻数据库的发起人三丰老师和杨枫老师也聊过。因为我是做算法的,所以我们在考虑从数据分析和算法的角度来看看能否从科幻数据库的数据中挖掘出一些有趣的点,已经开始做一些小实验了,可能会放到年终的分析报告里。敬请期待~

河流:您觉得文化对科幻小说的创作有怎样的影响?

左左薇拉:不同的土壤会培养出不同的花吧。

河流:和科幻编辑一同交流修改作品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左左薇拉:我觉得像是亦师亦友的关系。编辑老师们的眼光很毒辣,往往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作品中存在的问题,特别棒,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河流:感谢您抽空参与本次访谈。

关于作者

河流

实事求是,公开透明,勤勤恳恳,交流互助。 天下幻迷是一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