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的歌谣

智者的歌谣
配图由绘画AI(Midjourney)生成 | Prompts:A cyberpunk painting of a girl play guitar below starry sky.

作者:萧散
责任编辑:银落星

独裁者一声令下,一场星际战争即将爆发。对于顶尖的智者而言,欲免亿万生灵涂炭,只欠一次巧舌如簧。

1.

叮叮叮叮叮叮叮……

睡梦中的草面被一阵急促的通讯铃声吵醒了。

他伸了个懒腰,用两只触手揉揉眼睛,一边伸出右边第二只触手,摁下了床头的联络器开关。

联络器投出的光粒像无数只萤火虫在半空中聚拢,组成了和草面一样的章鱼状生物。褐色的皮肤上布满褶皱,圆鼓鼓的大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六只触手激动地乱舞:“嘿,草面先生,您终于醒了!”

草面认得这个家伙,他叫笑头,是芝颂星系的君王律云因的亲信,每次这个家伙出现,就意味着草面得出一趟门,去见一下他们伟大的君王了。

“唔,你在外面等一下,我马上就好。”草面装作不情愿地说。

他关掉通讯器,欢快地收拾自己的行李,触手们灵活地在狭窄的房间里钻来钻去,把塞进角落里的衣服都翻出来,胡乱扔进一个大箱子里。他跑到浴室里,拧开花洒把全身打湿,再将带着香味的沐浴液抹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最后一举冲净了泡沫。待洗刷完毕,他觉得浑身都充满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

“您不是说很快就好了吗?”笑头嘟囔着说。

“我耽搁了很久吗?”草面反问道。

“太阳系的话说,”笑头挠着光秃秃的头,“叫我等得花都谢了。”

草面笑着摇摇头。自打君王决定进攻太阳系,进而命令通讯部破译他们的电波之后,整个芝颂星系的人都以学太阳系说话为时髦,没想到自己赋闲在家这么久,连笑头都开始学了。

“陛下找我什么事?”草面随口问道。

“先生,您可别提了。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主人累得心力交瘁,要我无论如何也必须把先生接回去住。”笑头虽然笨呆呆的,却始终对君王忠心耿耿,这也是君王信任他的原因之一,“这次主人真的遇到大难题了,除了您,恐怕没人能够解决了!”

草面点点头。之前他被冠以独断专行的罪名,而遭到其他官员弹劾,一气之下主动提出离开主星,君王也同意了。现在终于证明了,离开自己,那群家伙就是一群草包。以后应该没人再弹劾自己了,草面得意地笑了笑。

“啊,对了,先生,这次从太阳系接收的电信号和以前不太一样。”笑头一拍脑袋说,“以前从没收到过这么大范围的相同电波。主人很担心。”

“可能是某种预言,我听说太阳系的智慧生物们都信奉这种预言,每当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这种预言都会流传起来,而且往往都会兑现。最神奇的是,这种预言往往不知来处,似乎来自于他们所说的‘神明’。”

“神明是什么?”笑头不解。

草面想了个他能理解的说法:“就是一种超级生物武器,但它们平时都被藏起来,只有在战争发生的时候才会出现。”

笑头瞪大了眼睛,两只触手按在头上,惊呼:“太阳系的科技那么弱,却有这么多难懂的东西!”

“太阳系人难懂的东西多了去了,不然为什么要先破译他们的电波?”草面提起行李箱,一脸凝重,“确定太阳系坐标的时候,我们还截获了一段神秘电波,似乎是一种警告。”

“什么?”笑头问道。

草面把门锁好,抬起一条触手拧了拧额头,低声说:“新年快乐。”

2.

一座巨石垒成的高台上,官员们跪拜在台阶两侧。无数条褐色的触手垂落下来,在青色的地板上交叠,像某种植物的藤蔓。照明器的白光从头顶上投下来,空气里弥漫着冰冷的安静。

台阶尽头,蓝色的光芒勾勒出恢弘的星系图像,大大小小的星体浮空盘旋。在这些巨型星体的映衬下,正中央的王座反而显得格外渺小。律云因端坐在王座上,身为芝颂星系的君王,他身上六条触手的长度和宽度都是其他人的两倍,当然,脑袋的体积也是其他人的两倍;但他眼睛很小,平时就像两条缝合起来的细线,把那些超脱飞扬的思想和雄心壮志的目光统统阻隔在圆鼓鼓的脑袋里,自带一股琢磨不透的气质。

那双几乎看不到的眼睛忽然睁开了,狡黠的瞳孔中映入草面走上台阶的身影,像是久经干旱的庄稼汉瞥见了一朵积雨云。律云因从王座上弹起来,六肢并用地跑下了台阶。

“爱卿,寡人想死你了!”

草面猝不及防地被律云因的六条粗壮触手锁在怀里,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要喘不上气来。

“陛下,请允许我为您排解忧虑。”草面挣脱了差点致命的“君王之拥”,咳嗽着说。

律云因一拍脑袋:“啊,对对对,我差点忘了!”

王座附近的控制台上,在一阵短促的啪哒声里,六条粗壮触手跳舞一样地敲下几排按键,接着光芒描绘的星辰大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几行以芝颂语写的字。

“爱卿请看,这就是从太阳系截获的最新信号。”

“枕风宿雪多年, 我与虎谋早餐, 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 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了我心弦。”(1)这是一段歌词,出自《盗将行》,是由姬霄作词, 花粥作曲,花粥、马雨阳演唱的一首歌曲,该曲获得2018年度网易云音乐原创盛典年度十大歌曲奖。草面逐字念着,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皮肤上的褶皱拧在一起,像是地震后地面隆起的裂缝。

律云因见他这个表情,心头一慌,语气里带上了几分焦急:“爱卿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草面咽了口唾沫:“陛下,我觉得,我们还是放弃进攻太阳系的计划吧,不然很可能有难以预料的危险。”

两人的谈话内容经由扬声机的放大,在整座高台上回荡。官员们慌乱起来,他们不知所措地交头接耳。有一名官员因惊恐过度,将六条触手拧巴成了死结,以奇怪的姿势撑起圆鼓鼓的脑袋,看起来像个褐色的气球。

律云因一惊:“爱卿何出此言?”

“陛下,听我仔细讲给你听。”草面的目光扫过那些漂浮的字。

“根据我的推测,这是蓝星上的歌谣。年幼的智者们,经常会把神明对统治者的警告藏在歌谣中,往往很准确,但因为言语晦涩,能读懂的人也不多。”

“众所周知,太阳系里只有一颗蓝星存在生命。这颗星球上拥有丰富的资源,但也伴随着各种灾难;风、雪,就是其中两种;多年,是说时间很长;而我们的身体是无法长期忍受这种灾难的。第一句是说,我们即使占领了太阳系,也不能很好地利用那里的资源。”

官员们纷纷点头,律云因不解:“我们的科技足以应对这种灾难,这听起来没有什么危险的。”

“第二句话里的早餐,是一种他们每过二十四小时就必须摄入的东西。”草面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目光扫过四周所有人。

“这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律云因说。

“陛下,您还记不记得,四百九十二年前,被您流放的逆王,叫什么名字?”草面眯起双眼和君王对视。

“特泽尔。”律云因抬起粗壮的触手挠了挠脑门,准确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您再读读这个。”草面掏出一本调查记录,指向表示“虎”的单词。

“特戈尔……特泽尔……”律云因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们可能已经和特泽尔取得合作了。”草面沉声说。

话音刚落,如同一阵寒风扫过高台,每个人脸上都蒙起了一层霜色。

“再来看后面这句;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钓叟’,是之前险些摧毁我们的狩猎者文明;‘鱼弦’,指的是他们的激光武器;而我们星系的形状,在太阳系文明里,恰好与‘龙’这种生物吻合。”

“所以他们和狩猎者也合作了么?”律云因的触手互相揉搓,以此来消弭内心的不安。

“蜀中大雨连绵,这还是说他们星球环境恶劣;关外尸横遍野,便是说我们会死得很惨了。”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了我心弦。犬是蓝星上的动物,蓝星人经常用它来侮辱同类,因此,这句话是用来侮辱我们的。最后又出现了弦,这表明,他们已经掌握了狩猎者的激光武器。”

草面说完,觉得喉咙有点发干。

律云因的六条触手已经扭结在一起,从没有人见过他这么紧张的样子。这位曾经统一芝颂星系的君王神色慌张地问:“这么大的危机,我们应该如何解决?”

“赶紧把通讯组撤回来吧,明天就停止所有和太阳系相关的计划。”草面说。

“好,我马上叫人去办。”

律云因一挥手,那些官员们纷纷起身离开,各自奔向岗位,逐一处理和太阳系有关的刺探活动。

“之前读到这篇情报,我只是觉得狗屁不通,没想到,还是要爱卿这样有智慧的人才能读懂。”律云因拍着草面圆鼓鼓的脑袋,赞许道。

一场险些危及整个星系文明的灾难,就这样在草面的指挥下解决了。

笑头送草面离开的时候,连连赞叹:“果然还是先生智慧过人,一下子就解决了这么大的危机。”

草面有点得意:“只是我对太阳系了解比较多而已,根据蓝星人的说法,这种解读方式,叫做扯淡。”

© 本文版权归 萧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脚注

脚注
1 这是一段歌词,出自《盗将行》,是由姬霄作词, 花粥作曲,花粥、马雨阳演唱的一首歌曲,该曲获得2018年度网易云音乐原创盛典年度十大歌曲奖。

原创文章,作者:萧散,如若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1)
上一篇 2022年8月25日 下午9:15
下一篇 2022年8月26日 上午11:4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