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活着的意义

0

作者:卡卡
责任编辑:Except
阅读需要:35分钟
浏览次数:155

导读:博阿图是原始部落的俾格米人,他的生活充满不幸。在家,他是老幺,没有一样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在外,他是苦工,付出的所有血汗成就了一帮穷奢极侈的寄生虫。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直到某天,降临的灾星给出了答案。

一、活下去

已经快凌晨四点了,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市北郊的一所工厂仍然灯火通明。车间工人博阿图已经极度困倦,老式显示屏上数字有规律地跳动着:1398、1399……

这是一家中国人开的建筑工厂,专门生产建筑材料。博阿图的工作很简单,从箱子里取出一根切好的铁管,对准位置放进冲床,踏板踩一下,冲床在铁管打出一个孔,把有孔的铁管斜放在传送带上,交给下一个工序。

他只有6秒钟时间完成这套动作,从半夜12点开工,早上8点下班,这套动作反反复复,极度枯燥但是又必须小心,他的同事被这部机器轧断了双手。

四点整,铃声响起,食堂准时开饭。博阿图脱下手套,走出车间,非洲干燥的空气扑面而来。他跟着其他几百个工友走到食堂,满天灿烂的星空能让他稍稍平静。天边有一颗异常闪烁的星星,只有他会注意到。

只有半小时休息时间,坐在博阿图对面的印度人一边吃饭一边打开手机,争分夺秒和他远在印度的小女儿视频通话。他不是车间的工人,却也要没日没夜地加班画图纸,写施工方案,他有好几个孩子,他必须不停地工作。

食堂一天开6次,食物很粗劣,白玉米、土豆泥,肉酱,一小片略带苦味的甜瓜。博阿图觉得活着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面对没完没了的饥饿和困倦,他疲于应付。

博阿图20岁出头,因为他是个俾格米人,天生身材矮小,不足一米六,原本生活在尼日利亚中部热带雨林的原始部落中。他有六个哥哥,四个姐姐,他是家里最小的,他大哥的儿子甚至都比他大一岁。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长辈的阴影中,新的物品没有一样属于自己,也没有什么存在感。自从12岁时原始部落遭到破坏,被一对说法语的喀麦隆夫妇领养后,他更相信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多余的。

早上8点,他结束了又一轮夜班的工作,机器上显示数字:2944。这个数字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他只是完成了工作。

吃过早饭,极度的疲劳让他睡眠很浅,一会梦见因喝脏水得霍乱去世的姐姐;一会梦见小时候住在热带雨林里,陪着白胡子酋长,坐在火堆边吃蝙蝠肉,数天上的星星;一会梦见那个可怕的夜晚,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把部落里所有俾格米人都赶上卡车,被关在集中营里“保护起来”。

醒来后,博阿图还是觉得非常疲劳,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还是不结婚生子比较好,这种令人绝望的贫穷会一代代传承下去,永远没有尽头。

打牌是工人们唯一的娱乐方式。因为工友们很少有说法语,语言不通,让他觉得非常孤独。可是今天他明显感觉到工友们都心不在焉,神情异常。

尼日利亚作为撒哈拉以南最繁华的地区之一,吸引了无数人,光阿布贾市就挤下了1500万人。但是国内并不太平。

北部的赫沙族武装三年前和政府达成停火协议,赫沙族武装控制下的北方五省获得自治权。随后总统准备在首都东南郊区建设一个巨大的地下工事,吸引了无数外国建筑承包商。但是赫沙族武装一直在暗中扩张军备。总统对五个自治省的态度暧昧,使得赫沙族武装得寸进尺,不断在停火边界线挑衅。

一旦敌人发起进攻,这个工厂就可能被占领,安全已经无法保障了。

工友们担心失业,一个个都骂骂咧咧,政府军拥有几千辆坦克几百架飞机,还有几十万陆军,为什么不能开进自治省剿灭叛军?

尽管如此,消息灵通的工友还是得到消息,公司已经不再接订单,提前完成订单后工厂就准备关闭了。接下去的几天,博阿图被迫连续三天加夜班。这几天他和工友每天晚上都能看见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挂在天上。就是那颗发出异样闪光的星星,现在变成了一颗彗星。

对于彗星,博阿图并不陌生,小时候老酋长经常对他说,天上有时候会飞过一颗带有尾巴的星星,那是一种灾星,很可能会让许多人死去。

二、转折点

公司集体宿舍里空荡荡的,由于工厂即将关闭,很多工友早已回家。博阿图无家可回。他早已年满十八岁,快三年没和养父母联系了。博阿图对于养父母毫无感情可言,他们只爱自己的亲生孩子。

最后博阿图坐上公司开往阿布贾市区的班车,那个印度人坐在他的前排。这是他唯一熟悉的人。那个印度人叫米尔沃,他会很多种语言,平时能和博阿图简单交流几句。由于米尔沃买不到机票,一直在等,现在他终于可以在3天后坐飞机回印度了。

博阿图不识字,只能听米尔沃讲,米尔沃讲了很多,但是他只听懂一句话:网上有很多消息,都说这颗彗星是外星人控制的武器,会撞上地球,人类有可能灭亡。

到了市区,到处都是恐慌的市民。有的担心赫沙族武装会占领阿布贾市,把这里变成废墟,有的担心彗星会撞击地球,毁灭所有地面上的东西。现在食物价格飞涨,挖掘机的日租金已经上涨到了难以想象的100美元,阿布贾市的居民个个都在挖地下室囤积食物。交通已经瘫痪,警察也无法阻止市民们的疯狂行为。

博阿图不得不排队买食品,购物中心里人山人海,长长的队伍见不到头,排到了三个街区以外,街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军警荷枪实弹维持秩序。

忽然人群中发生了一阵骚乱,一个人倒在地上,满地是血。周围来了几个穿着厚重的防爆服的工作人员把这具尸体抬上装甲车,迅速驶离。这个准备进行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被军警击杀后,大家继续排队抢购食品。

博阿图没有住处,只能露宿在贫民窟街头。他还得躲避警察,如果被抓进流浪汉集中安置点,会被里面的黑社会扒下一层皮的。

天上不时飞过战斗机,发出巨大的噪声。赫沙族武装开始向阿布贾市发起进攻,而总统却早已撤进地下掩体,成立了地下指挥所。政府声称此举是为了躲避赫沙族武装的远程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各方消息表明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借口,赫沙族武装控制下的五个自治省没有什么工业设施,连发电都困难,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雷达站,更不可能有导弹基地。

比起叛军,总统更担心彗星毁灭地球,因此他们坚守在固若金汤的地下工事里。由于地面的政府军缺乏有效统一的指挥,赫沙族武装只用了短短10天就占领了阿布贾市,宣布成立新政府,并下令禁止挖掘地下室的行为。

因为有坚定的信仰,赫沙族武装根本不怕彗星毁灭世界,他们的神会保佑他们。挖地下室的行为就是藐视神的祝福,每天都有挖掘机被没收,销毁。

整个阿布贾市已经断电断水,很多大楼被炮火摧毁,废墟中不时响起枪声。由于总统的地下掩体易守难攻,赫沙族武装根本攻不下来,于是他们决定趁机集结主力部队南下,占领西南面的拉各斯市等港口,快速统一全国。

城市已经无法呆下去了,博阿图把心一横,“小鳄鱼已经长大,需要自己学会狩猎了。到热带雨林中去吧,残酷的森林之神会教会你最强大的生存技能。”他一直记着老酋长对他说的话。

他准备了充足的干粮和水,还有匕首,他准备徒步穿越长达200公里的乔斯山谷,回到位于尼日利亚中部的热带雨林。他小时候在那里长大,就像鱼儿回到水中一样。

博阿图借助天上的星星和森林里的树木辨别方向,穿越中部茂密的河谷林地。他晚上快速行走,白天烈日当头的时候躲在树荫下睡觉。俾格米人是非洲最古老的民族,历史比古埃及人还要长,身材矮小的他们体力消耗少,加上极强的免疫力,不怕蚊叮虫咬,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博阿图甚至清楚地记得他8岁的时候为了追一只鹿,他跟了三天三夜才抓住它。

他继承了祖先强大的本能,只用了一个多月便来到了热带雨林。博阿图找了一个舒适的山洞住下了。除了储备食物,他还设置陷阱抓小动物,制作弹弓和标枪。点起了火堆,他就能吃到喜欢吃的烤白蚁。

经历那么多令人烦恼的城市生活,他至少需要快快乐乐地休息几个月。但他不想一直呆在森林里,等阿布贾市恢复平静,他会再去寻找机会。

三、天灾

那颗彗星变得越来越亮,甚至白天都能清楚地看见它拖着蓝色的尾巴挂在天上。博阿图也开始担心这颗灾星,他有点相信印度人的话了。他早就在半山腰准备好一个山洞,坚固的花岗岩洞穴即使地震也不会塌方。大量食物储备在阴凉的洞穴深处,不会腐烂。

就在一个普通的黎明,山谷中到处回荡着鸟叫声,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天边很远处,黑色的烟尘遮住了半边天。

博阿图知道:开始了,愤怒的森林之神开始惩罚人类了,他们破坏森林,砍伐树木,把森林之子俾格米人赶出家园,在城市里当奴隶。

博阿图躲在洞口,看见天边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球快速划过天际,飞向阿布贾市的方向。飞行的火球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比飞机引擎的噪音还响,这声音把鸟儿惊得四处乱飞。

随后火球在空中爆炸,发出刺眼的光芒,随后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山谷。阿布贾市方向升起了巨大的蘑菇云,厚厚的云层中迸裂出无数火球,砸向地面。引发火灾。

阿布贾市可能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

博阿图不想再看了,心中默念着俾格米人驱魔的古老咒语,老老实实地呆在山洞中,百无聊赖。他总想出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没有到洞口,外面灼热的空气像燃烧的火堆,一次次把他赶回了洞中。

不断颤抖的大地使他难以入眠,迷迷糊糊睡着后又被一阵阵水声吵醒,当他走到洞口时,森林泡在水中,只有高大的树木露出水面半截,倾盆大雨不断地在下,水面上漂浮着很多垃圾,昏暗的天空使得博阿图看不见远处的群山。

博阿图没有地方可去,外面的暴雨下个不停,天色已经完全黑暗,终日见不到太阳,储备的粮食和肉干够他吃一个月。

食物一直在消耗,洞口外恶劣的环境没有丝毫改变。博阿图明白,现在出去就是死路一条,只能等。于是他开始睡眠,减少能量消耗,每24小时只进食一次。

这个时刻非常艰难,甚至比生产车间里的时间更难熬,24小时的黑暗使得博阿图的生物钟紊乱,他不停地做梦,他梦见了母亲,梦见了孩提时代的女友,还梦见了把他当佣人一般使唤的养父母,凶神恶煞般训斥他的车间主任。

连续40天的降雨停止后,森林经过火与水的洗礼,已经面目全非。很多动物和博阿图一样,趁机出来觅食。食腐动物的天堂来了,秃鹫成群地在天上盘旋。

博阿图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野人,蛇,鸟类,白蚁都是可口的食物。把毒蛙的汁液涂在削尖的木箭上,他成功杀死了一只饿得半死的河马。他除了吃肉,还缝制了一件兽皮外衣,因为天气变得越来越寒冷。

然而情况越来越糟糕,森林已经变得泥泞不堪,到处散发着腐臭。一些活着的动物开始迁徙。

彗星的烟尘遮蔽了太阳,加上全球的火山受到精准撞击,不断地喷发出火山灰和岩浆。地球的大气层中多了一层厚几百公里的烟尘。没有阳光,植物开始枯萎,气温下降,位于赤道附近的尼日利亚,气温已经降到零下,漫天飞舞的大雪覆盖了整个森林和山谷。

突然,又一个火球划破夜空,然后分成三颗流星,落在远处。

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博阿图太大的注意,但是过了一个星期,他突然发现远处有光。有人在森林里定居了?

博阿图就好像一个沙漠里的行者看见绿洲一样,他备足干粮和水,向着光点出发。有了光,就会有植物,就会有生机。

他一路上走得非常艰难,每次睁开眼,都是黑夜,甚至差点被鳄鱼吃掉,但是他每次爬上树梢后就知道自己正在不断地接近那个发光的地方。

博阿图已经距离很近了,他看见一颗高大奇怪植物,像灯塔一样发出光芒。博阿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还有另外两个发光的地区,在更远的地方。

然而,博阿图在距离发光植物很近的地方,遇到一个很大的泥潭,正在他考虑如何跨越泥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被泥浆包围了,他周围五米的范围内全是泥潭,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诱捕的飞蛾。来不及考虑,泥浆很快没过了脚踝,渐渐地,他被淹没在泥浆中了。

四、苏醒

博阿图陷入泥浆中,泥浆已经没过耳朵,只剩嘴朝天呼吸。他忽然看见一个巨大的黑影罩住自己的头,一时间他什么也看不见,随后,自己的脖子感觉一阵勒紧,像被人装入麻袋一样。只能听见气体哧哧的声音。

他的前额被毛茸茸的东西轻拂着,鼻子里被充满了液体,随后他觉得一阵阵神经刺激从前额经过头顶,进入后颈,随后进入脊柱,到腰这里停止。大约每秒一次刺激。令他痛不欲生。

渐渐地,博阿图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失去了知觉,而额头上的刺激更强烈了,一阵又一阵,随后,他的意识模糊了。

朦朦胧胧中,他看见了强烈的阳光以及一眼望不到边的沙漠,远处的人群排着长长的队伍朝自己走来。队伍很长,延伸到很远,自己也和很多人在一起,站在一座高大的建筑下,使劲地推一块沉重的石板。而自己比别人都高大,俯视着人群。

恍惚间,人群来到了面前,似乎是为国王送葬的队伍,而面前高大的建筑是一座金字塔。人们将国王的棺材推入金字塔中,关闭墓室。

一切又变得模糊,博阿图似乎摸到了什么,他使劲一拉,机器传动的声音轰轰作响,他似乎又看见自己站在金字塔上的一个通风口上,液体不断倒进通风口,不一会烟雾腾天,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液体与石壁接触时发出哧哧的声音。这是极其寒冷的液体,通过压缩空气,得到了零下190度的液态氮。

博阿图的主人需要它。

是的,隔了6000多年,博阿图的主人又一次呼唤他了。他不仅继承了俾格米人矮小的身材,更继承了主人放在他体内沉睡了6000多年,一代代地传承的基因。这些基因被激活后可以生成新的神经细胞,一端由大脑控制,另一端与金属机械设备连接,只不过神经细胞的生长需要时间。

6000年前,他的主人统一了埃及,改造了一批人类,利用改造的俾格米族人建造了金字塔。沙漠中雄伟的胡夫金字塔是非常好的容器,使得主人得以沉睡5000多年。这些液氮在大约公元12世纪的时候全部蒸发,主人再次苏醒了。利用克隆人技术,他不断更换着肉体,复制神经元,记忆大部分得以保存。对于主人来说,生产力低下的人类和恐龙一样,没什么利用价值。

直到1901年,马可尼发出了第一份无线电报,标志着人类进入现代工业文明,主人便唤醒了沉睡在木星轨道上的外星飞船,并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彗星武器试验—1908年的通古斯大爆炸。随后经过100多年宇宙和地球上的战争准备,奴役人类的战争打响了。

这比他们6500万年前灭绝恐龙更有意义。有了现代人类作奴隶,对其他恒星系进行殖民,对抗昴宿星人帝国的实力就会大大提高。

当博阿图意识清醒时,他感觉自己并没有做梦,他知道,那不是梦,是记忆,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你醒了?”主人的呼唤直接进入自己的大脑,就像母亲呼唤婴儿一样。

博阿图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气体哧哧的声音。“你是,主人?”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现在我需要你的力量。”

“我该做什么?”

“我已经集结了一支军队,需要你参加摧毁阿布贾市地下掩体的战斗。”

“是的主人。”博阿图已经完全变样了,自己的手脚已经消失,只留下大脑,脊柱和一些内脏,神经与电路连接,金属外壳就像手脚一样灵活,肩上还扛着两根长长的铁管——自己变成了一部战争机器。

他轻易地就撕开了包裹在身上的薄膜,身上金属外壳湿漉漉的,黏液不断滴下,就像破茧而出的飞蛾。

天空仍然一片黑暗,但是周围的景色完全变了。自己被改造的几个月中,原先的位置已经灯火通明,气温感觉很舒适。原先三个发光植物,现在已经发展成一百多个,就像城市一般。食腐细菌不断释放甲烷,一个巨大的肉瘤在鼓动着,似乎在呼吸,周围连接着很多藤蔓一样的管子。

那个肉瘤是一个发电厂,吸收甲烷,释放电能,地上有很多充满液体的半成品,那是用来组装榴弹和防空导弹的培养器。博阿图走近一个高大的植物,用一根藤蔓和自己的金属身体连接,那不是植物,看起来更像是一株巨型蘑菇,生长时完全不需要阳光。

通过这个大蘑菇,就像是一部雷达,他能感觉到远处有很多物体高速接近。直升机!尼日利亚政府军组织了一支突击队,就是要摧毁这些发光植物。

“保卫家园,摧毁这些人类机器!”博阿图似乎听见主人熟悉的声音,那是梦呓。

博阿图还没有同伴,但是他很清楚敌人的位置,他走到一个发红的培养器边,拿出一个长棍,剥开皮之后,里面是一门肩扛式防空导弹发射器,通过大蘑菇的指引,他锁定目标,轰!一发导弹命中目标,击落了直升机。剩余四架直升机则立即分散,其中有一架放慢速度,降落后,里面的突击队员开始跳出直升机,轰!这架直升机被博阿图击落了。

然后另一架直升飞机放下所有战士后,正在升空,转身离开,又被博阿图击落了。余下2架直升机则不敢再放人,立刻调头离开了。

已经有几个突击队员进入这座长满了类似蘑菇的“城市”。不过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威胁,因为这片城市里除了到处是吃人的泥潭,很多生物会释放有毒的硫化氢气体,一旦氧气耗尽,吸入有毒气体,这些人类就会窒息死亡。

五、复仇

由于阳光被遮蔽,并且不断释放的硫化氢,使得被彗星摧残后的地面生物雪上加霜。这些蘑菇一样的生物和它们30光年外的母星一样,在不断疯长,不断有发光的植物拔地而起,蘑菇森林已经在尼日利亚和喀麦隆边界的热带雨林中扩展了近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而人类就像是被追捕的动物,不断被“蘑菇”诱捕,除了少数被改造,圈养,收集人类胚胎,大多数成为“蘑菇”最可口的食物。

非洲西海岸大西洋海底,早就潜伏着蘑菇外星人,彗星撞击后引发的巨大海啸已经摧毁了拉各斯等尼日利亚南部的港口城市,在瓢泼大雨中,外星人登陆拉各斯市,不费一兵一卒就在死亡的城市上建立了基地,随后他们向东北挺进,来到这个热带雨林中,接受来自地球同步轨道上落下的补给品—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蘑菇森林的孢子,在这里建立基地。

周围的培养器开足马力,不断生长,各种各样的配件从培养器中成型,被输送到一个大肉瘤中,进行装配,成品被整齐地排列在很多仓库中,仓库也在不停地呼吸,排出仓库内多余的水分。

博阿图并没有受到硫化氢的影响,他体内的红细胞具有交换硫化氢的能力,吸入的硫化氢立即与亚铁离子结合,生成硫化铁微粒,通过输送细胞,成为金属外壳的一部分。

终于有同伴苏醒了,虽然他说的话博阿图一点听不懂,但是语言已经多余,他们似乎用心灵感应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那是个柏柏尔人,他也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是沙漠中的游牧民族。在接下去的几个月内,蘑菇森林中不断有金属战士苏醒,他们的脑袋似乎都不太好使,毕竟很多现代人类被改造以后会非常不适应。

但是有一个金属战士非常强势,他叫伯纳德,年轻时参加过索马里海盗,战斗经验丰富,体格健壮,头脑清醒,他在一年前被外星人留在地球上的组织招募,通过体检,自愿接受金属化改造,成为这次行动的指挥官。

而尼日利亚阿布贾市经历彗星攻击,地面大部分楼房被摧毁,一年后,由于缺乏阳光,种不出粮食,加上交通彻底中断,疾病和饥荒在幸存的人们群中蔓延开来。饥饿的人想要掘开地下掩体,抢夺食物,却发现掩体周围数十个出口外堆满了几万具尸体。

阿布贾市西南设计容纳2万人的地下掩体,由于各种原因,硬是挤下了8万多人,饮用水根本经不起这样巨大的消耗,于是发生了内讧。总统血腥地镇压了叛乱,并将多余的人赶出掩体。

按照主人的意思,一支军队被组织起来。博阿图和一百多名金属战士在伯纳德指挥官带领下,在大雪中走了一周,穿过乔斯高原,来到了阿布贾市东部30公里的地方,建立了一个基地。

冰雪覆盖下的腐烂树木,以及富有有机质的火山烟尘都是非常有营养的物质,金属战士们一共打下两百多个浅浅的钻孔,倒入食腐生物,不到5天,食腐生物便覆盖了一平方公里,金属战士们就可以躺在新生长的软泥上充电,补充养料。

准备充分后,金属战士们把事先准备好的数千个“肉球”放在人们的居住地中。手无寸铁的居民看见这些身高五米多的巨人都吓得四处乱跑,胆子大的还对着金属战士开了几枪。

几千肉球中飞出了几十万只小虫,这些小虫闻到人类血液的气味后变的兴奋不已,它们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地扑向人们,每个虫子咬一口后便寻找下一个目标。

不到2小时,阿布贾市东部50平方公里范围内就成了无人区,留下几万具白骨。

而当食人虫接近地下掩体时,政府军消耗了宝贵的煤油,用火焰喷射器消灭虫群,正当他们忙着消灭虫群时,伯纳德带领金属战士迅速占领了地下掩体的一个通风口,伯纳德向通风口倒入几百升粘液,风机便停止了运转。

政府军花了两个多小时,派出了坦克,重新夺回了这个通风口,却发现这些粘液中含有数百万只像蟑螂一样的小虫,这些对挥发性汽油及其敏感的小虫沿着空气管道爬入地下掩体,非常顺利地找到了地下掩体的油库,然后分泌出容易自燃的白磷。

一点点火星点燃了油库,轰!3000多吨燃油发生了剧烈爆炸,有毒的烟雾在整个地下掩体中弥漫。这个固若金汤的掩体瞬间变成了一个结实的万人坑。

总统抛下地下掩体,乘坐直升机西方逃跑,那里有一个总统预留的秘密仓库。而博阿图蹲守在伏击地点,不断计算着直升机的距离。锁定目标后,一枚便携式地对空导弹带着愤怒的火焰飞向直升机。

“这是替我的俾格米族亲人发给你的复仇之焰!”

然而直升机一个紧急闪避,导弹没有炸掉直升机,但是直升机却摇摇晃晃地迫降了。

总统还活着!博阿图怒不可遏。在没有测距系统的辅助下,他将自己金属身体肩上的炮管填上炮弹,就像扔标枪狩猎一样,两发炮弹发出了怒吼,博阿图在强大的后坐力下努力保持平衡。

“这两发是为了我的姐姐!”自来水在干旱季节停止供应,水管改造工程的钱财被贪官挪用,被污染的地下水引发霍乱疫情,夺走了包括他姐姐在内几十个人的生命。

炮弹在直升机边上爆炸,总统还活着。

博阿图又填装了炮弹,轰轰!又是两发炮弹呼啸着飞向总统,发红的炮管冒出青烟。

“这两发是为我自己!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像奴隶一样被剥夺自由,而你们这些寄生虫,吸着普通人的血汗,过着穷奢极侈的生活!”

轰轰!一阵硝烟过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总统死了,非洲西部唯一一个人类军队控制下的据点被拔除了。整个非洲在彗星攻击一年后就被外星人占领。

六、尾声

经历66年的无阳光的时代,大部分植物死亡,地球上出现了第六次生物大灭绝。由于彗星的精准撞击,黄石火山不断喷发,北美洲出现了一个500万平方公里的岩浆溢流区,整个美国西海岸被岩浆覆盖。

外星人在地球上建立了数万个集中营,集中营里出生的人类婴儿被隔离起来,集中培养,数千万被打破血缘关系的人类在世界各地忠实地为外星人服务。

在外星人新型工业化的体制下,这些缺乏家庭环境的“新人类”持续地驾驶着战争机器屠杀浩劫之后的人类原住民,但是反抗的火焰一直没有中断。尤其是原先亚洲东部地区,反抗势力四处冒尖。“地球人是杀不完的!”这句话一直在人类中流传。

而博阿图的命运却又一次出现了转折。虽然他还参加了几次重要的战斗,却始终作壁上观。由于需要改造新的人类,他这种落后的型号渐渐被弃用,直到有一天,他被命令进入睡眠,再次接受改造。

而当他感觉要苏醒的时候,他感觉到剧烈的震颤。一艘巨大的火箭载着博阿图和培养器离开地球,飞向宇宙。随后博阿图感觉身体变得轻盈,又沉沉地睡去了,当他完全苏醒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完全变了样。

他的身体已经和一个基地连成一片,孤零零地站在维罗纳断崖顶端,眼前是太阳系最深的悬崖,落差达20公里。周围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谷,纵横交错。

抬头遥望星空,太阳已经成为一个黯淡的光点,在地平线上露出一点点光芒。而回头就能看见一颗巨大的淡蓝色星球。几道轻盈的彩色星环披在巨行星上。

博阿图现在驻守天王星基地,那是距离地球18倍地球到太阳的距离的偏远地区。而天王星的第五颗卫星──天卫五的北极就是他的居住地。天卫五十分怪异,长达40多年的白天即将过去,基地在阳光的滋润下迅速生长。现在太阳即将落山,迎来长达40多年的夜晚。

由于2017年来自太阳系外天体“奥陌陌”,作为另一个恒星帝国的探测器,它已经完成了对太阳系的探测。他们有可能在几千至几万年后发起进攻。

博阿图像个哨兵一样保卫着太阳系的边境,但是在这里,时间已经毫无意义,他不间断地利用望远镜和各种球面天线,密切观察来自天鸽座这个天区发出的任何光线。一旦靠近太阳系或遇上超新星爆发,敌人的舰队就可能因为光反射而暴露。

职责虽然重要,对于博阿图来说,却是万劫不复的地狱。就像地球上车间工人的工作,生活枯燥单调,每隔40小时汇报一次这个天区各光点的亮度值,并总结光度变化。

他没有休息的可能,基地下存放着数万个备用身体和数万个备用大脑,一旦当前身体出现衰老,观察效率下降,数据不能按时汇报的趋势,他就要培养备用身体,然后更换至新的身体,继续观察。而一旦博阿图更换身体也无法执行任务,那么液氮保存的新的有机体会被唤醒,随时替换无用的博阿图,也就是这个已经更换了很多次外表和记忆的所谓“博阿图”。

“博阿图”在毫无意义的时间里背着沉重的枷锁,传承着主人留在他体内的基因以及似是而非的记忆,他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有时候博阿图会怀念自己遥远的过去,作为一个人类幼儿,依偎在母亲怀中的短暂时光。

© 本文版权归 卡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卡卡

活在21世纪,怀念20世纪,研究19世纪的科学史,听18世纪的音乐,在玩中世纪的战争游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