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信徒

0

死亡信徒

作者:胤之
责任编辑:烫烫
阅读需要:23分钟
浏览次数:223

第一节 艾雷诺

“一等公民艾雷诺博士,请上辩护台。”首席法官毫无感情的声音,在中央法庭中回荡。

艾雷诺博士起身,在两个武装守卫的押解下走到了法庭中心。随着他的出现,陪审团涌起?阵骚动,细碎的讨论声此起彼伏。

“肃静!”法官敲了敲木槌,法庭瞬间寂静了下来,“艾雷诺博士,你未经批准进行非法研究,暴力抵抗执法,并且以自杀为目的进行自残。这些行为,你否认吗?”

“我进行的不是非法研究,我是在解放人类。”艾雷诺面无表情地说,他在爆炸中损伤了百分之八十的身体,人造声带让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可笑。

“你研究自律原子智能的初衷,是改善义肢排斥反应。”法官拿起手中的资料说,“现在你却将它改造成杀伤性武器,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它可以在一周内,将全人类的神性基因封闭,新出生的孩子将再也不会被永恒的生命束缚!”艾雷诺的眼神里,流露出狂热,“人类的历史将会改写!人们活得将会更有意义!”

“?派胡言!艾雷诺,你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法官大喝?声,“现在我宣判,一等公民艾雷诺因反人类罪、故意伤害罪、自杀罪、走私罪,判处服思维牢刑1200年,永久剥夺死亡权,剥夺一等公民所有权利,陪审团,谁有异议?”

法官威严中略带愤怒的目光扫视全场,整个法庭鸦雀无声,“艾雷诺,你是否认罪?”

“我认罪,我当然认罪,我唯一的罪名,就是没有将自律原子释放!”艾雷诺用古怪的声音说道,“等着吧,你们这些虚伪的人,生和死,只有神明才有权力决定,总有一天,你们会得到报应的!”

“可笑至极,现在,给你加上信仰宗教罪,加刑200年!”法官暴怒的声音在法庭里回荡,“立即生效!”

执法机器人粗暴地将颈锁扣在艾雷诺的脖子上,近乎3米的机器人轻而易举地将他提了起来,用纳米束带紧紧地将他束缚在固定模组上。

陪审团里,几个和艾雷诺同组的博士默不作声,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那个平时对任何人都和蔼可亲的艾雷诺博士,竟然是个死亡派信徒。尽管他们思维交流很频繁,但任谁也没发现他内心阴暗的那面。

其余的陪审人员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又少了一个死亡派信徒,人类社会又安定了不少。没有人会去同情艾雷诺,但是他们也对艾雷诺获得的刑罚略感震惊,被嵌入中央计算机充当生物计算核心1400年,这种毫无人道可言的惩罚让他们胆寒。几个聪明人有些明白为什么这次最高法庭会破天荒地让平民参与陪审了,明早官方和民间的媒体,怕是会疯狂报道这次审判。记者们悄悄地离场,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联盟这次对死亡派下狠手,何不趁这个机会写?篇精彩无比的新闻呢?或许能赚到点年限,提前获得进入神庭的机会。

第二节 欧文

“快点!打下那个守卫哨塔!”这是这次的指挥者的最后一句话,随后就被他口中的哨塔打成了筛子。

欧文看了?眼目镜上的生命监控,又一个队友倒下了,成群结队的浮游哨兵疯狂地倾泻粒子炮,漫天的蓝光编织起一张死亡之网。

“重装兵!我们的护盾还能坚持多久!”欧文在通信频道里大喊。

“大概3分钟!”?个重装兵回答道,欧文甚至没见过他的名字。

“所有人,去右侧吸引火力!”欧文考虑了一下喊道,“我去左边打掉那个哨塔!”

事实证明他在队伍中影响力还是很足的,剩下的队员将火力集中到了右边,浮游哨兵的队伍被吸引了过去。欧文立即将核心过载,以最快的速度向哨塔冲了过去,在哨塔有反应之前,将手中的合金长矛掷向哨塔的正中心,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爆炸声,欧文被爆炸产生的巨浪掀飞,浮游哨兵没了哨塔的信号,纷纷坠落。

“我就知道欧文没问题的!”通信频道里开始欢呼,“这次多亏了你,我们或许真的能拿下副本首发!”

“好了,我似乎有工作了,晚上再见!”欧文匆匆摘下面具,断开神经网连接,从游戏中退了出来。

长时间的游戏让他有点头痛,他拿起手边的动能饮料灌了两口,头痛更甚了。

“先生,您本次连接超过了241小时,您的大脑血管有多处损伤,自然恢复需要2小时,需要注射医疗机器群吗?”智能管家凯特报告道。

“算了,自然恢复吧。”欧文捏了捏鼻梁说道,“突然叫我有什么事?”

“您供职的中央邮局,给您下发了任务,请您阅读简报。”凯特说着,便打开了简报。

“邮差A8722313,现有一份S级匿名财产订单,拒绝智能运输,已支付生命年限,已进行安全检查,现需要安排自然人邮差,根据工作队列,你将负责这次订单运送,请在收件后3个小时内前往中央物流港口。”

欧文十分用力地揉着太阳穴,逐渐加深的痛感让他清醒了一些,算了算日子,他确实很久没有工作了,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死亡日期又推后了不少。

“需要赚点通用时间了啊。”欧文自言自语道,“凯特,准备出门了。”

“好的先生。”桌子上的信标亮了起来,漂浮到欧文的身后。

第三节 仓库

“好了小伙子,我这儿可不常来人,你要去的那个区域只能坐这种运货车了。”?个留着大胡子的工程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欧文灰蓝色的邮差制服上留下了?个油污手印。

欧文皱着眉头,攀上运货车副驾驶,运货车随即点燃推进器,向地下76层进发,他满怀恶意地想到:“这个大胡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把自己停滞在古人类40多岁的样子。”

运货车的速度不是很快,欧文戴着眼镜在游戏中打了几个简单的副本,为晚上的活动准备了一些物资。“到了”,他拎起装着货物的公文包跳下车,走到仓库的大门把运单插到密钥口,仓库厚重的安全门缓缓地分开。

他走进仓库,这个小型的私人存储仓库并不大,却到处堆放着古老的纸质书籍和一些写满古代英文的手稿 。欧文没有在意这些东西,毕竟在长寿的现代社会,几乎什么喜好的人都有,再过几百年,自己说不定也会饶有兴趣地研究起古代文物。

欧文按照订单指示,将货物箱卡入墙上指定的仓位,在仓位收进墙内的一瞬间,整个仓库突然亮起警报的红灯。

“警报,发现不明入侵者,仓库紧急关闭!”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欧文以最快的反应冲向大门,但是安全门关闭的速度很快,欧文知道如果强行通过,自己可能会被夹成肉泥,他可不想浪费年限去做身体重构,说不定还会被按上自杀罪的帽子,他?把抓起漂浮在身后的信标,全力把它从即将关闭的大门缝中扔了出去,“凯特,通知那个大胡子!”

“好的,先……”凯特的话被关闭的大门截断了。

“操。”欧文爆了?句粗话,“真倒霉。”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触发警报,按理说订单已经录入到安全系统里了,他是以合法的身份进入到这个仓库里的,不知道安全系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打开眼镜终端,无线信号被仓库的阻隔功能截断,还有几个小时游戏里的活动就要开始了,他的心情变得十分烦躁。

“仓库里一般有管理终端,虽然型号老了点,应该还能用。”想到这一点,欧文急忙调出订单上的仓库结构图,很快在几个货架的后面发现了那个终端。

他惊奇地发现这台终端机他并没有见过,作为一个资深的终端玩家,他研究过几乎所有平民能买到的终端,但显然并不包含这台。

“躺椅型,沉浸式,没见过的神经元面具,真有意思。”欧文自言自语着躺到终端机的平台上,“我们来试试吧。”

他戴上神经元面具,熟悉的感官链接,但是并没有熟悉的开机界面,随之而来的是刺痛感和强烈的光芒,他忍不住用胳膊挡住眼睛,叫出声来。

等到光芒消退,他才慢慢地睁开眼睛,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无边无际的绿色草原,碧蓝的天空,还有拂面的微风,他从未见过如此真实的虚拟场景。欧文蹲下身,抓起一把青草,修长的绿叶带着毛边,他的手上传来一阵酥痒,绿色的汁液弥漫在他的掌心里,他把手心凑到鼻下,?股从未体验过的腥味,这难道就是草的味道?

这是真实?还是虚假?

“很美,不是吗?”一个沙哑的男性声音从背后传来。

第四节 隐者

欧文转过头,一个中年男?的形象背着手站在那里。

“你是?”欧文问道。

“先换个地方吧。”中年男人随手一挥,周围的场景骤然变化,欧文的意识还没有跟上,两人已经盘腿坐在?个颇具禅意的木宅草庐中。敞开的厅堂一眼就能看到院子,毛竹池塘,几尾锦鲤逐食,细雨飘洒,桑叶沙沙,两人之间的茶台焚着一缕檀香。

中年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欧文喝茶,欧文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从未体会过的苦涩味道。

“我叫艾雷诺。”中年人说,“算是这里的主人吧。”

欧文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一时也想不起来,说:“这里到底是?”

“这里,就是所谓的死后的世界。”艾雷诺说。

“什么?这里就是中央神庭?”欧文吃惊地说,随后也有些反应过来,这里的?切,似乎都和联盟宣传的差不多。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艾雷诺解释道,“这里是我花了很长时间,从中央计算机里独立出来的一小块空间,比完整的中央神庭小很多很多。”

“这怎么可能,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欧文急切地问。

“我?我只是?个被奴役的工具罢了。”艾雷诺自嘲着说,“年轻人,你听过死亡派吗?”

“呃,知道一些,是一群主张封闭神性基因,恢复古人生命制的邪教分子。”欧文说。

“嗯,差不多。”艾雷诺点了点头,“我以前是他们的首领。”

“啊!”欧文突然想起了艾雷诺这个名字,百年前似乎看过他的新闻。

“呵,不用紧张,我并不能对你做什么。”艾雷诺哈哈一下,心情似乎变得好了起来,“况且你在这里只能待2个小时,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聊天了。”

“你是要向我传教吗?”欧文戏谑地说。

“算是吧。”艾雷诺呵呵?笑,“不过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死亡派是什么宗教,而且死亡派这个名字,也是联邦给强行冠上的。”

“你吸引信徒,诱导他们自杀,组织袭击联邦机构,这难道不符合邪教活动的定义吗?”欧文说。

“年轻人,你多少岁了。”艾雷诺问道。

“260岁整。”欧文回答道。

“新纪元之前,260岁的年纪任何人都不敢想象。”艾雷诺用?种悲天悯人的口吻说道,“那个时代,?类只有区区100年的寿命,然而,他们的生活却更有意义。”

欧文从他眼里读出了悲伤,他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这个头号罪犯缓缓道来的故事。

“在我1653岁生日那天,我正在经历第三次虚无期,我被社工捆扎在医疗仓内,我的大脑?遍?遍地被清洗,不幸的是,我已经对记忆清理手术产生了抗性,我忘不掉我经历的一切。曾经经历过的无数的享乐、曾经追逐过的目标,那?切的?切,在我大脑里不停地回放。”艾雷诺的语调十分平静,好像在讲述一件和他毫无关系的事情,“在经历了十几次手术后,我花光了我积攒的所有时间,我终于明白,我在和我无法改变的事作斗争,我在丧失我的人性。”

“所以你放弃了。”欧文打断了他,“你去了中央计算机。”

“是的,我和许多其他人那样,选择做五十年生物计算核心,服役结束后就可以直接晋升到电子神庭。”艾雷诺冷笑着说,“很讽刺吧,我们伟大的联邦政府,让每个新出生的婴儿,可以在200年间赚到足够可以进入电子神庭的时间存储,但没人会只享受了200年的生活,才去那个所谓的电子神庭吧?让我猜?猜,260岁的小伙子,你已经开始消费你的积蓄了?”

欧文默不作声,他无法反驳艾雷诺说的话,从小开始,所有的人都在告诉他,中央计算器模拟的电子神庭是所有?类最终的归宿,在那里人类将不再受到无限生命的桎梏,该忘记的事情可以忘记,人们可以一遍又一遍地追逐快感,简而言之,那就是人造的天堂,但是人类的本性就是相信触手可得的物质生活,那种虚无缥缈的承诺,没有体验过谁会去尝试呢?

“但是你最后并没有去做生物计算核心。”欧文想了?会才开口道,“不然你也成不了电子生物学家。”

“是的,这么庞大的电子模拟环境,需要大量的计算单元支持,什么东西比人类的大脑更高效呢?”艾雷诺说,“或许是我的人性磨灭得不完全,又或许是我的脑袋有什么别的毛病,我被装到中央计算机的那一刻便被排斥了,控制系统似乎认为我的大脑还不适合作为一台维持神庭运转的机器。”

说到最后,艾雷诺变得有些咬牙切齿,他无意识地捏碎了手中精致的茶杯,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手掌流了下来。“仅仅是瞥了?眼,我就再也不想回到那个鬼地方,那种强烈的信息流,顷刻间淹没了我的意识,我从未感受过那种既恶心又深入骨髓的痛苦。我不知道是哪些人制定了这种规则,但我知道他们?定藏在了神庭的最深处。这些人,发现了人类所谓的神性基因,让我们拥有了无尽的生命,让我们不会再忘记经历过的事,漫长的生命里,人类将逐渐对一切事物失去兴趣,最终变为?个没有任何感情,抛弃思考的行尸走肉。”

欧文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其实任何一个人类都能明白自身的处境,但没有人试图去改变,艾雷诺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说道:“哼,任何人都能猜出这个规则的作用,联邦让我们在最初200年就能攒满进入神庭的时间,但除了一些还算冷静的人,几乎所有的200岁的年轻人类都会开始消费自己赚取的时间,过不了多久那一丁点时间就会被消耗殆尽,于是他们又把自己进入神庭的时间往后推迟,拿这些时间去交易更多的享乐和物质,或者去追求自己的兴趣。这种循环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等到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他们的兴趣,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可笑的目标,虚空症一次又一次地复发。等他们发现进入神庭是他们唯一的救赎的时候,他们的时间已经被推迟到几万年之后了。”

讲到这里,艾雷诺咧开嘴阴森地笑了起来,“不过,联邦慈悲地提供给他们一个机会,进入中央计算核心服役,?他们大脑50年的痛苦,换取进入神庭的机会,几万年的账一笔勾销。换你,你会选择什么呢?这些可怜的人,以为自己的感情真的已经消磨干净了,但是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那种痛苦已经超出了人类能理解的范围,我不知道作为一台机器50年,你的大脑是否还能完整无损地进入那个神庭。”

“所以你研制了那种病毒?可以封闭人类神性基因?”欧文皱着眉头说道:“恕我直言,不是任何人都想放弃无限的生命,就算最后他们将为自己的享乐行为付出代价,你也无权替他们决定以后的事。”

“在这个地方,我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让中央计算机无法发现我在逃离作为计算核心的责任。”艾雷诺没有理会欧文的质疑,自顾自地说道,“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我,之后我不知道我的大脑会经历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意识多久会被抹灭。你这次运送的货品,是我毕生的研究成果,你可以根据它重现病毒。”

“我不会干这种事的。”欧文斩钉截铁地说。

“别这么快下结论,小伙子。”艾雷诺笑着说,“现在,提前体会?下作为计算核心的痛苦吧。”

艾雷诺没给欧文反应的机会,抬手将拇指按在欧文的眉心。

欧文的瞳孔瞬间放大,他无法描述这种感受,周身的一切瞬间被黑暗吞没,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在极速地坠落,?幕幕他从未经历过的疯狂场景在他眼前闪过,他的意识在肆意地蔓延,穿梭他大脑的每?个细胞,再往下深入到每一个分子,之后是每一个原子,再之后是更加黑暗的东西,那是他作为凡人的意识无法理解东西,他没有看到宇宙的真理,他的大脑开始承载不了这样大量的信息,深邃到极致的恐惧感在他每?个细胞中徘徊,欧文开始疯狂地尖叫。

第五节 继承

伴随着?阵尖叫,欧文从终端躺椅上弹了起来,他慌忙摘掉面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终端噼噼啪啪闪着火花,随后冒出青烟,焦糊的味道让欧文的大脑清醒了?点。他伸出颤抖的手扶着旁边的铁架子,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刚才经历的恐惧和痛苦一点一点褪去。

等他终于镇静下来的时候,他伸手将卡入仓位的那个储存器拿了下来,握在手中思考良久。等到仓库的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

“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似乎仓库的安全系统出了点问题,已经修复结束了。”凯特的浮游信标漂浮到欧文的身边,“另外先生,这座仓库似乎转到了您的名下,已经验证过合法性了。”

“凯特,帮我报名电子生物学的课程。”欧文睁开眼睛说道。

“好的先生,掌握更高级的知识,您可以选择更高级的职业,进而更快地赚取通用时间。”凯特说道,“明智之选。”

“是啊,明智之选。”欧文看着手中的存储器,面无表情地说。

© 本文版权归 胤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