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零重力杯短篇《刺杀4288》评论

6

作者导读

这个时代只有三样东西,机械、鲜血、与烟雾。终有一天我们会用物质去解放生命,人类文明在那时也将走向尽头。杀了4288,是试着倒回过去;不杀4288,是要继续往前走。

阅读方法

请加入零重力科幻QQ群(1072304618,630582320),访问群文件夹【★2021年05月零重力杯(城市漫步)★】,阅读完整作品。

评论方法

请直接在页面底部进行评论。作品接受匿名评论,评论者无需注册账号。作者回复评论时,【你的名字】一栏统一填写“作者”。

关于作者

零重力编辑部

6条评论

  1. 头像

    这篇作品在结构上有一定的创意。正如作者在文末点明,整个故事是由一份自述,一份报告,一份遗书,以及三份日记,共六封书信组成。

    在这六封书信的组织顺序上作品采用了伍、肆、弎、贰、壹、零的顺序。原本以为序号代表了这些书信内容的时间顺序。而作品则采用了倒叙的写作手法。但是读完整篇作品后并没有发现这6封书信在时间上存在明显的关联。如果我有误读希望作者能够给予指正。如果的确没有时间或者其他顺序上的考虑,我建议作者考虑以书信主题或者撰写日期作为段落的标题。

    (以下可能是过度解读)

    伍(禾秩)
    来自禾秩的自述,也是整个故事的第5块拼图。交代了故事的整体背景。未来,人类和机器已经充分结合。社会被分成了上中下三个阶层。但出现了一个反抗组织。而他们打入统治阶层“天人”内部的卧底“4288”似乎反水了,他的单线联系人被杀。这块拼图点明了作品标题中的4288就是卧底的代号。同时也讲明了作品的主线:刺杀4288。

    肆(身份未知)
    故事的第4块拼图。除了在第一部分中出现的反抗组织刺客秩外,还出现了另一个卧底人物霖。但作者并没有点明这份书信撰写者的身份。只知道ta对秩和霖非常熟悉。甚至知道他们之间交流的细节。对于这段的描写,我觉得不像是书信,更像是以上帝视角讲故事的作者。这一点上希望作者有所考虑。

    弎(良城安全委员会委员安德里斯)
    故事的第3块拼图。通过文末的署名,作者直接点明了这份书信撰写者的身份。并且以一个良城安全委员的身份讲述了良城大英雄璟和一位神秘女画家蓄谋的恐怖袭击。在这块拼图中还介绍了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和义肢制造商的唯一继承人华。并且揭示了主角秩的公开身份:农联厂的大厂主。

    贰(霖)
    故事的第2块拼图应该来自于第4块拼图中的霖的遗书。在这块拼图中,作者暗示了霖可能就是之前一起参与恐怖袭击的神秘女画家。并且与秩、华同为反抗组织的一员。在她死前已经毒杀了拼图3中的良城安全委员安德里斯。

    壹(华)
    故事的第1块拼图来自华,这块拼图的信息量较大。基本上解答了之前所有的谜题。并展现了故事的整体框架。华就是4288,他是机器人制造商父亲创造出的机器人。它建立了良城的反抗组织,并着手实施一个被称为“虚无之刃”的计划。他和组织里的另一位重要成员璟有分歧,并且和霖存在三角关系。他设计杀掉了璟和霖,并见证了秩引爆了炸弹。

    零(华)
    在爆炸后的五十年,华对于过往,对于曾经好友秩、霖的回忆和纪念。

    应该说作者在1万多字的篇幅中,通过不同人物的视角完成了这篇人物关系如此复杂的故事着实有不俗的功力。并且能够通过发生在良城的一系列阴谋和暗中角力,表现未来“乌托邦”社会存在的矛盾以及对此的反思。

    但是,作品所要反映的主题还是比较模糊,其中既有对阶层分化的愤怒与不满,又有关于人工智能带来的对于感性和理性之间的思辨。

    而作品中的几位主要人物,华(4288)、秩、霖、、璟的行为动机却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华的“虚无之刃”计划究竟是什么?如果围绕他的矛盾是人类和AI之间的矛盾,那么他为何要牵扯进人类内部的矛盾(阶级矛盾)?

    秩、琳、璟他们搞刺杀,谋划炸弹恐怖袭击的目的是什么?是要阻止机器对人类的控制还是反抗上层人对于中下层人的压迫?总之作品在主题的表达上还是有些模糊。有机会的话希望作者能够通过故事的情节,人物的刻画给出更为详细,清晰的解答。

  2. 头像

    主题7-1+1,机械重构躯体冲击现实生产和个人理想的选择。可能有隐喻。全文都在讲这个,没有走偏,语言创造的质感有加成。但设定不足,限制了文章发挥。关心现实,加点( ? _ ? )

    对了,主角那些行为要去干什么?杀谁?仔细一想我啥都不知道,只是零碎的、情节联系上弱相关、人物关系上强相关的情节。详见下

    设定6,借助农产品的必需性反衬赛博义肢的工业威慑力,但农产品的影响没有具体展开,农场主人设也不符合情节,详见下。

    情节6,信马由缰、润滑过一个峰的,其他几个峰比较尖锐的、用最后一段完成后期处理的情节思路。情节完整,不太连贯,伏笔诡异,叙事描写有加成。

    1.开荒伐木的主角看到人群为机械躯体欢呼,表达对普遍对物化感到欣喜实则被奴役的事实的愤怒。

    “三十年前,在机械和生化改造展示了它无与伦比的魅力后,我们就已经输了,输的一干二净。这一天,生命得到了解放,人文主义也迎来了它的死亡。我们没有选择,弱肉强食的时代回来了,这是我们的悲剧,也许也是以后的。”

    如果这个不讲清楚为什么会认为输,其实上面我猜测的观点,就不够有说服力。

    社会阶级和生产情况,但没有详细交代。但不要紧,主题是刺杀么,至今还没有走偏。

    在这种天气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维修的活计。但在中层里,秩觉得没人在乎。大家都行色匆匆,赶着去开时间表上下一分钟的会议。

    “为了生存,他们都懂些机械维修,因为除此之外,也只有少数需要灵活应变的岗位难以令机器高质量地取代他们的工作。这些地层人大都生活贫困,每日赚取的价值也仅够生存所需,没有盈余也意味着无法升级自己的物质,只能继续陷入贫困。于此往复,按处长的话来说,像是天层人养的奴隶。”

    为什么一个关键人员可以被随意抓获,这和普遍事实不符;为什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会有组织设施的布局结构图?

    潜入组织获取信息这里的人物关系让人迷惑。文章展示出一个立场不同的敌对旧友,这个人设很经典也容易展开冲突,但是最后肩并肩观看烟火了?该进展如果抛弃如同“荒野废墟中的篝火般明灭燃烧而诗意的”的、微弱简单而有独特韵律语言,其实就像这样

    “我很讨厌你。”

    “我不讨厌你”

    “钥匙交出来,我要做坏事!”

    “好,给你了,但我没有保险箱的。”

    “不要紧,我有物资。”

    “你赢了。”

    “一起看灯火吧”

    “好!”

    实际上就和北原夜行一样人设没有和情节匹配,才会出现行文虚浮的阅读体验,容易让读者脱离阅读体验。

    但上文的情节思路因为黔驴技穷而不得不娇柔做作,这里的情节起码是问的,只是人设这边有点莫名其妙,没有两边出问题,虽然本文还诗意就是了。

    你,还活着,就是最大的问题。”

    ““我没有天层的权限,“霖沉了口气,眼睛不再看着前方,“没有它你做不到。”

    “”

    “没指望哦,”秩抬起他同伴的脑袋,从口袋中掏出一封被精致雕镌的邀请函,拿着它像炫耀战利品般在霖的眼前摇晃,“禾佚提供了这座城市三分之二的农产品,他可比你靠谱多了。”

    报告书写者不知道是谁,应该是敌对势力?观察势力?有旧故人?与浪漫而反朴的上人阶层,展示农作设备原型机。算是展示势力间的力量冲突。(这里不评价)

    非上层阶级的农场主亲自下场刺杀,也真是莫名其妙,处理好了也不失为英雄末路的孤狼般的悲哀。但如果不处理,这里把主角换成是农场的骨干也可。写了最大的领导必须要给出合理解释。

    “那时我还是对禾佚耿耿于怀,幸好密探的一无所获令我悬崖勒马,让调查偏回正轨。大家唱歌喝酒,都放松了警惕,璟大概就是这个时候溜掉通风报信的。华提供的坐标让密探成功的找到了画家藏匿的位置,虽然没有抓到人,但在那发现了一个信号引爆器。”

    按照已知人员,不是画家也不是上篇的旧友。

    原来是“良城安全委员会 委员

    安德里斯

    敬上

    委员安德里斯:

    经大会一致同意,练习文学可以陶冶情操。此份报告真实详尽,准予登记入册。

    原来第二段的故友霖是自己人,交代一些背后故事,让上一段的上层反派者华,因为动机不够深刻而导致的行为突兀加了一层磨砂工艺,但“棱角依然存在。

    这个故友和一个浪漫画家?有旧共同掩护主角,即使如此上文莫名其妙的对话依然让情节虚浮,并没有埋下伏笔。埋伏笔和行文脱节是两码事,伏笔是大量正常的事实有一丝可以察觉但不容易注意的异常,行文脱节是我明显感觉人设情节走偏,上上一段伏笔埋得太用力了。

    天啊,除了语言到位流畅之外,这篇文章简直就是折线图。

    华居然杀了秩!这里连伏笔都放弃了,直接上震惊,更加突兀了,前面是曲线图,这里就是尖锐的折线,连图形都不统一了。

    “秩沉思片刻,似乎接受了这一天马行空的理论。他看着我脑后的机械插口,还有那副躯体,问出了他最后的问题。”

    作者似乎也认识到↑,他开始为自己进行巧妙的辩解↑。

    然后是总结式,

    “如果保存完好,算上这一封,你一共能见到六封书信。一份自述,一份报告,一份遗书,以及两份日记,这两份来自我自己。其实原本是七封,”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信,有必要忏悔吗,有写信动机吗?既然都胜利了历史为什么不可以写进纪念碑,让人们奔走相告呢?,排除这一选项之后,答案呼之欲出:也是为了使情节更加好看加上的装饰。

    “半个世纪前的那场爆炸改变了一切,资源被重新分配,产能被开到了最大,人们在旧世界的遗址上建立起了乌托邦,简直就是个奇迹。反而是我的虚无之刃没起到什么关键作用,现在它是一个可供选择的改造项目,”

    主角就是楷模啊,不该建碑供起来吗

    戏剧性5,有但比较突兀显得刻意又机械

    语言8,以上。荒野废墟中的篝火般明灭燃烧而诗意的”的、微弱简单而有独特韵律语言

  3. 头像

    评价:一档
    主题:阶级固化与反抗,掺了点机械飞升
    设定:天层和底层,抵抗组织,机械飞升前夜
    情节:给定这个篇幅的话,“虚无之刃”这个被如此看重的东西最后被轻而易举地在未来被轻视,我表示不能接受,字数砍个三四千我觉得我可以接受这个结局。你都把它标大标粗了,为啥最后就没用了?为了致敬它自己的名字吗?
    节奏:通过pov把一个原本简单的故事讲得饶有趣味。
    人物:个人认为璟的刻画少了点。霖,秩,华的形象都挺好。
    语言:流畅得体。

  4. 头像

    排版注意一下,对文章影响很大的。
    ⑤自述交代了故事背景,但似乎你故事背景描述的世界并不适合这种描述(偏古)。机器人大战人类的背景愣是被你描述的像是五四运动新青年运动的描述。
    ④上帝视角对内容的补充?感觉这个板块应该放在后面?
    ③这个应该是主线?
    ②内容补充?
    ①真相?

    评论:
    字数很多,但最后想表达的信息却很少。
    塑造了庞大的的世界观,但用到的却很少。
    你的文章像是一颗开满花的树,但你的描述让人们把花当叶子,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苹果。

  5. 头像

    1、不太喜欢这个名字,4288是什么?为什么要刺杀他?他做事只留一个代号,究竟什么人物。
    2、木野是什么?坐火车?我怀疑需要身份证。一个杀手泄露自己的身份证真的好吗?
    3、好了我想多了,貌似是朋克。朋克这种社会背景可以乱写的,卡叔有机会也要挑战一下(不会)
    4、核聚变驱动的全身义体!核聚变的温度要到达4000万度啊,这简直是服扯!你说像扎古一样的核动力反应炉,卡叔绝对不说什么。
    5、我感觉在这篇文章里,电浆(等离子体)可以装进碗里喝,而且第二杯半价,喝不完就倒掉,因为乐意。
    6、这个时代的人是破碎的,没有固定的形态,也没有固定的功能。我不能接受这句话。太扯淡了。
    7、红外线检查危险物品?应该是X射线啊
    8、有这样的杀手吗?啥也没有就进城,而且4288不是叛徒吗?他叛变了应该全城大搜捕,把地下组织全端掉啊。当年顾顺章叛变,整个上海市就没有地下党活动了啊。
    9、读到宴会这里,感觉人物塑造有点失败,等一下,文里没有人,全是机器人。
    10、如果我是叛徒,我绝不可能出席这样的宴会,这不是找死么?
    11、我又读不懂了“我”不应该是禾秩吗?“那时我还是对禾佚耿耿于怀,幸好密探的一无所获令我悬崖勒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12、读到贰,我又不知道“我”是谁了。这视角切换简直让人无法忍受。我猜是那个进工厂让禾秩戳脊梁骨的那个。好吧,我在后面习惯了。
    13、这里面的霖,还有禾秩,怎么都这么中二呢?人不应该对谎言是免疫的吗?哭什么?我实在无法理解。
    14、“而是因为在这个时代下,美成为了最稀有的商品。”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下,娱乐片应该充斥在所有节目中。
    15、感觉一会叛徒,一会嫁祸,一会毒杀,没有一点证据,这文章读的太痛苦了。
    16、后面的对话毫无意义,我是杀手,找到4288一枪崩了他,拆掉记忆芯片一脚踩碎,整个过程不会超过1分钟。这种文艺感十足的刺杀让人看得太折磨了。一个执行任务的杀手绝对不可能去了解那么多。
    17、当我看见“虚无之刃“的时候我已经崩溃了,这都什么玩意1234的,我直接快进到森林大会大象没有来参加。

    杀手任务和文中的艺术气息太不和谐了。
    建议把核聚变改为核动力炉,不然太扯淡了。
    还有一个小建议,别自嗨,读者还没有产生什么共情,作者在文章里就自嗨得过分了。

  6. 头像

    文字:7分,细腻的笔触,即便是交代设定都带着人物的鲜明色彩,观感非常舒适,至少不会跳戏。
    点子:6分,赛博朋克、反乌托邦、农业自动化生产,经典的题材。
    设定:7分,本文设定出彩之处不在详实的技术细节,而是适当技术设定的基础上广泛、生动、自然的社会描摹,不只是人物情绪状态代入感强,更有一层环境代入感,这是很少有能做到的。
    故事:7分,首先体裁就很新颖,穿插着日记、报告、遗书等等;一个背叛、理想与救赎的故事,主线可能要看两遍才能完全清楚,毕竟很多人物的前后行为细节埋藏其中,但优秀的人物塑造赋予的清晰动机让读者即便忽略行动细节也能串联起故事主线的恩怨纠葛。
    思想:6.5分,题材本身就有着反思技术进步的天然命题;人物的命运本身也令人唏嘘,昔日好友的反目成仇与之后的谅解也能打动人心;总之在思想上和情感上都有可看之处。

留下评论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