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降

0

作者:烫烫
责任编辑:Except1%
本文获得第九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三等奖
阅读需要:14分钟
浏览次数:213

导读:艾比西迪在别墅中醒来,百无聊赖地吃着猪排,“日复一日”,他想。但他又怎么知道,生活的下一秒就出现了变故?从天而降的浮土人,带给芸芸众生福音,称他们为肉人。荣耀起于食粮,而荣耀归于浮土,面对神的国,艾比西迪踏上了自己的朝圣路。

多年以后,伟大的艾比西迪先行者义无反顾地踏上浮土城的时候,准会想起他仍手持刀剑,与浮土人生死搏斗的那个早晨。

那是2087年10月4日的早晨,7时6分42秒,旧金山的太阳从东边升起,随后是43秒,随后是44秒,随后的十五个随后是60秒。

平凡的白痴都看出不平凡的早晨。

郊外一幢小别墅。

自适应床在预定的时间醒来,在七分钟后终于想起它尚未启动。于是它缓慢提升温度,轻微地摆动一定幅度,并根据神经动力学在相应部位释放强力电流,直接把主人电醒。

起身。梳洗。穿衣。享用早餐。

“日复一日,”艾比西迪想,家佣套上围裙,裸露的光滑臀部在他眼前明晃晃地闪着,“甚至能使人和机器产生爱情。”

然而眼前更重要的是盘中的猪排。这无疑是又一场恶战,手持刀叉的艾比西迪紧紧凝视着狰狞的猪排,猪排亦凝视着他。这时候,艾比西迪总会想起幼时父亲语重心长的训戒:“艾斯比,小家伙,你瞧,这头猪耗费一生强迫自己接受猪的生存意义就是被吃掉的真理,并因此心甘情愿地自我肢解,躺上你的盘子。若非如此,它本可在猪圈里无忧无虑地拱着白菜,而你却嫌弃这高贵无上的灵魂。”艾比西迪眼眶有些湿润,他感到古老的话语中蕴含着神圣的力量,他已无所畏惧。于是他站起身,准备将猪排往垃圾桶里倒去。

“轰轰轰!”平凡的日子开始揭示它不平凡的真意。

艾比西迪仍在和猪排缠斗,它显然不愿接受意料之外的另一种命运,顽强地贴在盘子中巍然不动。艾比西迪于是一边使劲甩着盘子,一边恼怒地朝轰轰轰的窗外望去。轰,一只猪,艾比西迪平静地看到。轰,一只比房子还大的猪,艾比西迪不无惊讶地看到。轰,一只飞在天上正欲降落的比房子还大的猪,艾比西迪无比惊恐地看到。啪,猪排颓丧地摔进桶里;啪,飞猪稳稳地落在院子里;啪,盘子绝望地碎在重力里。

作为地球人类的一员,艾比西迪深谙待客之道,并懂得如何礼貌得体地欢迎不速之客。于是他开始尖叫。成百上千的飞猪同一时间在世界各地降落,于是整个地球开始尖叫。

那一天,人类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便秘支配的恐惧。艾比西迪痛苦地捂着肚子,尽管他并没有吃下那块猪排,但对猪排惯性的记忆和超现实的反差仍使他的肠子胀得生疼。

“人类,你好,请称呼我——浮土人。”

“我们显圣前来,向你们传授宇宙的真理。”

“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

“浮土与你们同在。”

匍匐在地上的飞猪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仿佛内部在产生不为人知的变形。艾比西迪突然满心期待从飞猪左右伸出强健有力,精心组装的机械臂,同时从那肥硕笨拙的后蹄折叠出流线型的长腿,那猪头将向胸口猛地折叠,腾出的洞口升起装点着神圣感的人形头颅。伟岸的身躯傲然站立起的一刻,他将跪伏在地,动情高呼:“为了塞伯坦!”至少不必面对这令人作呕的猪样。

自称浮土人的飞猪停了声响,后蹄一蹬,直接站了起来。牠看见这许多的人已远远地围在祂周围,就上了旁的山。盘腿坐下,高高的望着地上的人。

祂于是开口教训道:

(15分27秒)活着的人有福了,因真理是他们的。

(15分29秒)将被选中的人有福了,因天国是他们的。

(15分31秒)我的儿子,在你出生的那天。整个浮土世界都在轻声呼唤着你的名字——肉人。

(15分34秒)你的宇宙为我所造,你们因做我的食粮而有福。

(15分36秒)应当欢喜快乐,因你们在浮土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星球,浮土也是这样赐福他们的。

(15分39秒)人因我而失去生命者,将得永生,荣耀尽归浮土。

(15分41秒)我将在地上建起神的国。国的根基深植大地,国的阶梯直达浮土。

(15分44秒)宇宙的真理是食粮。食粮真义皆归浮土。浮土是道路,真理,生命。你们必须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15分48秒)不必惊慌,人类的生死将得平衡。众人的机会是平等的。你们每日所生下,所死去的盈亏,将与我们的食粮相抵。你们将是永生的,人类是受浮土赐福的永生的民族。

艾比西迪热泪盈眶,他受洗了。他一直以为生活不过是对你的尿道猛踹一脚,随后再猛踹一脚,他不禁抚摸了一下因过度惊吓而正胀得生疼的尿道。现在他有了荣耀,荣耀起于食粮,而荣耀归于浮土,尽管他并不明白这段话蕴含的深意,尤其是食粮,他想把它归为浮土人的俏皮话,也许是暗示神和人密不可分。艾比西迪仿佛想起了什么,赶紧回身翻动垃圾桶,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块还冒着热气的猪排,并细致地掸掉猪排上的灰尘。随后他双膝跪地,将猪排高高举起,虔诚地颂道:“吾主!”。

一个月后,自称浮土人的飞猪们如约建起了神的国。那是在世界中心珠穆朗玛搭起的延伸到天穹最深处的阶梯,一块块被称为浮土的台阶不依托他物,慵懒地衔接着,悬浮在半空中。阶梯尽头是一个扭曲的不可久视的空洞——浮土人称之为浮土城——地上人的目光一望上去,就感觉世界正绕着旋转,整个宇宙空间化为一张张二维纸片往脑子里折叠。有苦修者为考验信仰曾七窍流血而亡。

建成之日,浮土城即降下浮土的旨意:艾比西迪被选中为第一份踏上浮土,拜访浮土城的食粮。

如今,伟大的艾比西迪先行者站在浮土梯前,全地球的人类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如同盯着一块新鲜多汁的猪排。

他转过身,环顾着身前羡慕、嫉妒、鼓励的眼神,神色庄重,发表了人生最后一次演讲:“大地的走兽,天空的鸟禽,海洋的鱼鲸,浮土赐福的人类,这世界上所有的生灵啊,高举你们的双手,敞开你们的灵魂,请给我一点元气吧,不是为了我,荣耀皆归浮土!”于是他出发了。

艾比西迪坚定地踏上神奇的闪烁着微光的浮土。浮土微微下沉,随即又复归原位。他发现脚掌被紧紧吸附在浮土上,稳稳当当地随着浮土一起一伏。重力的旋律从足底沿着他的血液四处流窜,所有的细胞都张大着嘴巴,嘤嘤地奏起海浪的爵士曲,他快活得仰头高啸,吟起了诗。

然而浮土突然猛地一蹦,艾比西迪茫然无措,被重力摆布着呈抛物线向第二级台阶飞去,眼看着头朝下即将砸成红豆豆,又是一个诡异的重力场作用于身,艾比西迪感到头被海绵托着,轻轻往浮土上一扣。“当!”高昂的音符庄重地响起,福音传遍大地。艾比西迪辩出这是欢乐颂第一个音符,随后是第二个音符,第三个音符……艾比西迪被各种角度的重力场用各种姿势抛上台阶,时而脸着地,时而臀部一顿,时而第三条腿轻点带来一阵惬意。完美的音乐欢快地响起,朝圣者的坚忍和造物主戏谑的把戏杂糅成团,支配了艾比西迪混沌的大脑,往他脸上糊上了白痴般神圣的微笑。整个地球一片死寂,呆滞地目送着艾比西迪往浮土城舞去。

曲毕。

艾比西迪走完了浮土梯最后一阶,踏进了浮土城。他放眼望去,一片平坦,仿佛一张餐桌。只见四五个碗状的山丘零星整齐地排列在浮土城中,山丘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艾比西迪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象过的奇怪生物。艾比西迪心想这一定便是浮土大神,宇宙的真意就展现在我面前。艾比西迪赶忙拍尽身上的尘土,又扑通一声双肘双膝跪地,额头轻点光滑的地面,双唇也激动地向地面吻去。

“爸,这肉人在干什么?”

“不清楚,不必去揣摩肉人的举动。”

艾比西迪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山丘和大神急速地绕着他旋转,天空和地面交错进入视野,惊恐地一瞥中,他发现地面离他越来越远,他升了起来。他努力定住眼球,维持着视线的稳定,他看见他正被握在一只猪的蹄中,他看见浮土城旁坐着三只猪——两只大的,一只显小——正饶有兴味地看着他,那眼神就跟他盯着除猪排外的其他食物一样。旋即他被扔到一座山丘上,还未等到他终于定住神站起来,一团泥巴似的红色糊状物就猛地往他身上抹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不知何时被扒光,那糊状物均匀地涂抹他的全身,味道跟番茄酱很像。然后他终于被安定下来,疲惫地躺在山丘内凹处喘着气。

“爸爸,我不想吃这丑陋的东西。”那稚嫩的声音亟又响起。

所有的线索终于在他迟钝的脑子中串联起来,他在瞬间领悟了食粮的真谛。果然就是食粮,他想。果然就是餐桌和碗,他激动地悟道。

这时候,浮土爸爸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你瞧,这个人耗费了一生强迫自己接受人的生存意义就是被吃掉的真理,并因此心甘情愿地辛苦前来,躺上你的盘子。若非如此,他本可在地球上无忧无虑地蹲着马桶,而你现在却嫌弃这高贵无上的灵魂。”浮土男孩眼眶有些湿润,牠感到沉着的话语蕴含着神圣的力量,牠已无所畏惧。于是牠夹起艾比西迪,一口将头咬了下去。

艾比西迪弥留之际。

他感觉自己永远在坠落,他不停地翻滚着,他看到猪头和猪尾拖着流火在他身旁欢快地起舞。他看到真理在他眼前展开成猪肘,他看到无限时间中无限的猪,他们不分先后,不分因果地重叠成一只猪蹄。他看到无数空间中无数方向的猪,猪的肝脏,猪的宝贝在所有角度纠缠在一起。

他感叹此生无憾。显而易见,他一米八的身高和一米八的腰围无不昭示着这个真理。在临死的时候,他不禁唱起那长存的亘古长诗:“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浮土人的粮食而奋斗。”

……

摘下生命体验脑壳。起身。梳洗。穿衣。享用早餐。

平凡又不平凡的一天。

“日复一日,”艾比西迪盯着脑壳上的广告语,“无聊的日子何不死上一回。”

然而眼前更重要的是盘中的猪排,这无疑是又一场恶战。艾比西迪捋起袖子,扔开刀叉,咬牙切齿地啃起这面目可憎的猪排。

快意地咀嚼甚至掩盖了轰轰轰的巨响。

© 本文版权归 烫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头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