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届零重力杯短篇《观察者会梦到吃人的黑山羊吗》

海报由Midjourney绘制
海报由Midjourney绘制

编辑导读:“新的姿势和丰满的XX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氛围,你难道是充气的XX娃娃吗?稍微配合的…发出一点声响可以吗?”“需要发出什么声音?”“自然一点就行?”“夏天的蝉叫那种吗?”
“不…”“那是燕子南飞的那种吗?”“等下…”“那…小狗的?猫咪的?”犹格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叹息……

氤氲的雾气模糊了视线,淋浴的水声里掺杂了男性的哂笑。

“不行啊不行啊, 伊弉亲,虽说是例行公事,但还是稍微配合一点如何?不然会影响工作热情哦。”

颇为柔和的少年音,随话音落下,声音的主人探出了白皙的手臂,缓缓绕过了某人的腰肢,指尖划过光洁的小腹,毫不踟蹰的再往前肆虐。

“还真是了不起呢。”顺着前伸的手臂,少年的身体也逐渐与身下的女性贴合,他将下巴抵在了那人的后背上,濡湿的蓝色长发也垂落在了泛起红晕的雪白肌肤上,像是蜿蜒的细小蛇身,肆无忌惮的攀附纠缠。

“配合?”被称为伊弉的女性侧过头,黑色的额发几乎快遮住了那双无神的黑眸。“该怎么…配合?”

少年指尖正试探性的拨弄着那丰硕球体上的凸起,听闻伊弉一本正经的提问后,不由得露出了些许无奈,随即似是失去了兴致一般,缩回手臂直起身来。

“伊弉亲,你觉得这类行为对人类来讲意义为何呢?”少年将额发捋开,注视着一丝不挂的白皙人形同样直起身子,缓缓转过身来。

“生殖。”伊弉面无表情,简要精确的进行了回答。

少年伸出一只手指晃了晃,否定道:“是淫乐,生殖不过是附带的余兴节目而已,在此前提下,你觉得我要求你配合是什么意思呢?”

伊弉歪了歪头,“新的姿势?还是说…”她缓缓用双手托起了丰满得有些过分的胸部,“不够大吗?”

“新的姿势和丰满的欧派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氛围,你难道是充气的性爱娃娃吗?稍微配合的…发出一点声响可以吗?”

伊弉愣了片刻,随即轻轻拍了拍手掌,“检索到相关的数据了。”

“真好,选一句适合现在场景的试试看?”少年满意的扬起了嘴角,面前的女性抬起头正视着他,视线交汇,随即以机械棒读的节奏开口道。

“可以了,射出来吧,我也要去了。”

伊弉无视已经傻掉的某人,自言自语到,“原来这就是配合,新知识呢新知识呢。”

“犹格先生?犹格先生?”片刻后,伊弉注意到了还没缓过神的少年。

“可以了,射出来吧,我也要去了?”再一次的机械棒读。

“求求你不要念了,再把那个该死的‘?’给我删掉!”

……

“像这样…的时候,你多少应该发出点声音。”

两人恢复了之前的姿势,犹格的手掌正托着那重量惊人的丰满,肆意揉捏着,将其挤压成颇为下流的形状,同时似乎完全没有放弃教学,仍旧向伊弉传达着“配合”的概念。

“需要发出什么声音?”

“自然一点就行?”

“夏天的蝉叫那种吗?”

“不…”

“那是燕子南飞的那种吗?”

“等下…”

“那…小狗的?猫咪的?”

“求求你读一段晨间新闻拜托了我会尽快完事的!”犹格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叹息。

随后浴室里传来了“x国总统检阅空军”与“多地水稻喜获丰收”等重要消息。

?

第一章 夏花

?

?

少女刷刷的在日记本上写着什么,字体纤细而工整,简直像印上去的一般,随着这一页逐渐被填满,她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她加快了书写的速度,笔尖遂带出了微妙的痕迹——有损工整,但是却显得格外流畅优美,有一手好字的人具有的特权之一。

终于,笔尖在段尾如蜻蜓点水般落下而又扬起,少女的动作停滞了片刻,遂合上了日记,将尚未锁上的抽屉拉开,熟练的将日记本塞入一众杂物之下,藏得严严实实,而后锁上抽屉,拔出了钥匙。

“大小姐,您这是要出门吗?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身着朴素女仆装的女子迎了上来,正在玄关换鞋的少女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将换下的室内鞋放在一旁,随手拎起了放置在身旁的提包。

“如果去镇上的话还是坐车去吧,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通知他们备车。”

少女用怀表确认了时间,转身拉开了门,刚拿起电话的女仆连忙将听筒放在了一边,从玄关的立柜里取出了雨伞,向少女追赶了过去。

“请至少带上…”女仆穿着室内鞋,踏出了玄关,正兀自迈步的少女总算停下了步子。

“伞…”女仆连忙递上了收束整齐的黑色雨伞。

“闭嘴。”少女冷声道。

闻言,女仆的身子微微颤了颤,愣在了原地,不由自主的扣紧了雨伞。

少女提包单手搭在了肩上,重新迈开了步子。

……

“嗯?伊弉亲,你要喝点什么吗?”少年站在吧台前,店员将一瓶冰镇过的汽水撬开盖子,放在了吧台上,而视线却不自觉的向着被呼唤的那人飘去。

那是一名容貌精致的少女,留着附近极为常见的学生短发,身上还穿着附近“远山高中”的制服,任谁都会觉得是翘课出来玩乐的女子高中生——虽说已经是周五的下午了,果然比起回家优先的是和小男友出来鬼混吗?

但使店员在意的是,这女孩漂亮得过头了,如果平时有这个样貌的学生出现,他不可能会没有印象的。此刻,那女孩子面无表情,笨拙的俯身击球,随着身体前倾,本就长度微妙的裙子也微微向上拉伸了一点,露出了白皙得有些耀眼的腿部。

“咳咳。”店员回过神来,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瞥了一眼正在用吸管啜吸汽水的少年,他倚在吧台上,似乎在窥伺同样的东西。

女孩没有抬头,轻声道:“纯牛奶。”

少年侧过脸来,店员向他点头示意可以提供纯牛奶,随即缩到了柜台后面。

这女孩十有八九是贵族女校的大小姐来着,肯定是偏不学好和这些二流高中的兔崽子们鬼混一处,弄件校服混进这边学校实在是常见不过的伎俩。

但是那喝汽水的小子是远山高中的吗?也没有印象来着。

店员将玻璃杯装的牛奶放上了吧台,又扫了那人一眼。

没有穿校服——再正常不过了,那白衬衣看起来是高档货,不伦不类的披着一件黑色的宽大西式罩衫,西装裤和中长皮靴,要是不披那件罩衫还有点像个富家子弟打扮,披上的话却有点像那些二流黑道了,但是这半大孩子怎么都不可能和那些人搭上线吧。

仅仅是基于衣着的考虑,最让人奇怪的是那少年扎着马尾,不是一般男性扎出来那种半长不长的小尾巴,而是用丝带束起的女式高马尾,要是把头发放下来肯定比那个正在玩台球的大小姐更长,说实话,要不是声音和衣着,还蛮难分辨的。

少年注视伊弉将球从网兜中取出,一一摆好,然后摆出了颇为标准的击球姿势。

他吹了一记口哨,店员苦笑着挪开了视线。

店里除了这两孩子没有别的客人了,虽说如此,店员还是取出了挂着小彩灯的夜间招牌,搬到门口时他瞥了一眼有些阴沉的天际,遂把招牌往店里挪了挪。

空气有些湿重,快要下雨了,但店里的两人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点了一些油炸食品在靠窗的小桌坐了下来。

店员有些坐立不安,他装作不经意的瞥了女孩一眼,遂更加坐立不安起来。

少年来要求店员换一张碟时,后者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说…”他开口道,尽量装得漫不经心。

“嗯?”少年示意他继续。

“你们…不回家吗?”店员瞄了一眼女孩,她自顾自的吃着炸薯条,完全没有留心这边在说什么。

“这不还早吗?”

“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吧?来这边玩的吧。”

“姑且可以这么说。”

“早点回家吧,晚上有晚上的麻烦来着。”

“啊…”少年低低的哼了一声,似乎有点认可的意思。

“带着你的小女友,早点回去,这儿的警察晚饭前后只巡逻一次的,小嘴甜一点让他们载一程也好。”

“这不还没来巡逻吗?”

店员皱起了眉,将手里的抹布随手往桌上一丢,似是没好气的往里面去了。

少年回到桌前,从盘中拾起一根炸薯条,向女孩伸去,对方微微张开了嘴,但那根薯条伸过来只是为了蹭掉她粘在嘴角的番茄酱。

女孩讪讪的合上了嘴,虽说依旧面无表情,但这次眼神却莫名多了一丝沉重在里面。

少年轻笑着,将薯条塞进嘴里。

天色渐暗,窗外开始起风了,很快就会有一场大雨,落得噼里啪啦作响的那种。

“我说伊弉亲,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虽说你现行的智能程度不一定能精确推算,但大致是知道的吧?”

女孩抬起头直视着少年,轻声道:“提示。”

“我不是已经给了提示了吗?要我特地强调吗?”少年揉了揉眼睛,而后一字一顿的道:“伊·弉·亲,这·里·要·叫·我·‘龙·马·龙·也’·哦。”

“‘龙马龙也’…”伊弉重复了似是名字的词组,随即正声道:“日之本…”

“加上‘四十年代’更好哦,下次也许我会试着升级一下指令的。”

豆大的雨滴溅落开了,最先的一瞬便扬起了无谓的烟尘,随后是密集无比的覆压阵势。 玻璃与雨棚被砸出了阵阵悲鸣,少年将左手按在了窗玻璃上,就着急速没去的暝光,视线总算捕捉到了在雨中向着此处疾行的某人。

少年打量着那人披散的长发与濡湿的衣裙,无声的展露了微笑。

?

?

“时间是19点14分,还有充足到令人发指的闲暇时间。”龙马龙也在纸上写到,然后将纸笺递给伊弉,对方工工整整的画了一个笑脸,然后将纸笺递了回来。

刚进到此处的是另一名女子高中生——虽说没穿校服,披散着黑色长发,容貌出众,右眼下是颇为醒目的一点泪痣,她微微撅着嘴唇,还是说本身就是这般高傲的生相,看起来很难以亲近,但着实是个漂亮女子。

骤雨并没有真的抓住她,虽说黑色的过膝袜上还是溅上了少许泥点,但这不影响某人的视线沿着她笔直的双腿往上挪移,似是在细细舔舐一般。

她要了一杯咖啡,然后转过身来,视线重重着落在了窗边的两人上。

那是她喜欢的位置,那对小情侣面对面坐着却用纸笔在进行交流,完全不打算挪窝。

惹人生厌——但无所谓了,反正也不知道会待到什么时候。

于是只好随意落座了。

……

“武藤晴子.”

“√”

“没有记录.”

“当然,这是第一次介入”

“是学生吗?”

“√”

“是大小姐吗?”

“√”

“快要死了吧?”

龙也没有在纸笺上写下回答,片刻后缓缓伸出右手,摸了摸伊弉的头。

“到此为止。”龙也轻声道。

伊弉坐直身子,十指交叉放在膝上,然后倚在了椅背上。

雨快要停了,少女的咖啡已经见底,店里还是没有新的客人来,店员用干的餐巾擦拭着架上的杯子,视线时不时的扫一眼门口。

不太正常,店员心里想到,这个时候附近的那些“朋友”应该会开始巡街了才是,虽说今天警察也没有来巡逻,于是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虽说那些人多半是有规矩的,但规矩也只是规矩而已,是他们内部的东西,多半是切切手指就能了事的程度。

“惩戒是个微妙的东西对吧?”龙也在纸上写到。“不为恶就没有名正言顺的惩戒,但对弥补损失却毫无作用。”

“以儆效尤&后不再犯.”伊弉写到。

“人永远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不是吗?”

“?”

“你难道把自己当成人啦,哈哈,抱歉抱歉。”

伊弉抬头看了他一眼,自然而然的——毫无愧疚神色。

“我记得有谁说过,‘怜悯自己乃懦夫行径’,但是怜悯别人有什么意义呢——你注视着他们,就像注视着一群五彩斑斓的蛾子,满心欢喜的往恶业上扑去。”龙也收起了笔,将纸笺推到了伊弉面前。

“雨停了,陪我散散步吧,伊弉亲,现在是20点32分,还是充裕着呢。”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开口说道。

“不用找了。”他将一张崭新的纸币放在了柜台上,正在清洗器物的店员甚至没有抬头。

伊弉将聊天用的纸笺折叠得整整齐齐,捏在手中。

雨停了,夏夜仅在这须臾间是凉爽的,伊弉将纸笺塞进了龙也的衣兜里,然后挽住了他的左臂。

就在此时,一身形高瘦的男子出现在了街角,撑着黑色的大伞,手里还攒着一柄——给某人送伞的,另一只手攒着脱下来的薄外套。

齐肩的黑色中长发,鼻梁上架着纤细的黑色眼镜,衬衫长裤,面容俊秀得有些阴柔,仅仅是就着店口的灯光初略一瞥,却格外引人注目。

是什么感觉呢,精明干练可靠的男性,总是格外讨人喜爱,更何况此君莫名的带着一丝雷厉风行的气质,正是某些女性中意的那一款。

他从两人身旁穿过,径直奔着店里去了。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等很久了吧….”

“没有的事,我也是刚到。”

“那你咖啡都喝完了。”

龙也自言自语了几句,活像在表演什么情景模拟,伊弉转过头来看着他,似是不解的样子。

“伊弉亲,这是你的优点来着,我要是和你约会迟到半小时,你肯定不会对我说‘没有,我也是刚到’吧。”

“没有前一句。”伊弉道。

“什么?”

“龙也不会说‘不好意思’。”

“啊…”龙马龙也点了点头,表示赞许,“当然,我哪里有空和‘你’客套呢。”

“龙也不会和我约会。”

“这就是‘欲加之罪’了,我们不正在约会吗?”

伊弉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道:“工作。”

这回轮到龙也苦笑了,“是了是了,今天的表现不错呢,如果再说一句‘我想和龙也约会,工作外的那种’就很完美了。”

“显得傻气。”

“不,这次是显得可爱。毕竟…”龙马龙也将空闲的右手搭在了伊弉的右手上,“工作就是工作,约会是不可能的。”

店员抬头去看那进门的客人,是熟面孔,而那两个生面孔总算走了,这样店里的气氛就和往常一般无二了,但都这个时间点了,他们不会停留太久的。这样想着,他伸手向吧台上的纸币,这才发现那扎马尾的少年留下的是一张崭新的异国百元钞票——上面是抿着嘴的“富兰克〇”。

?

?

从店里出来是环山的小路,白天的话,视线越过栏杆,可以窥见山下小镇的全貌,现在是看不见的,零星的灯光都快要被那一团黑暗掩盖过去了。

两人沿着小路漫步,像是时间真的充裕得花不完一样,雨后一时无风,两人的姿态很快由挽臂过渡到牵手再过渡到并排前行就好的程度。

“龙也?”女孩开口道。

“但说无妨。”

“为什么那个人会说‘早点回家’呢?”

“因为这附近有吃小女孩的妖怪咯。”

“为什么他没叫‘晴子’,早点回家?”

“因为‘晴子’是妖怪那一边的。”

“后面来的那人吗?”伊奘摆出了仔细思忖的样子,“这里的话,‘妖怪’是骗人的,吃小女孩是什么意思?需要提示。”

龙也轻轻拍了拍手,似是正中下怀,“伊奘亲没有更新这个含义吗,‘例行公事’在这里可以和‘吃’联络起来。”

“推定结果——‘例行公事’与‘吃’替换,那‘妖怪’就是龙也了,所以说之所以要早点回家,是因为这附近有‘四处寻找小女孩例行公事的龙也’。”伊奘点了点头,自我认可到:“推定完毕。”

“纠正逻辑错误,首先没有‘四处寻找’这一词汇,其次我也许算是‘妖怪’之一,但是用我来代称整体是不合逻辑的。”

“妖怪吃小女孩。”

“嗯。”

“意思是妖怪和小女孩‘例行公事’。”

“可以这么说。”

“龙也是妖怪。”

“硬要说…的确。”

“龙也和小女孩例行公事。”

“?”

伊奘面无表情的竖起了大拇指,“论证完毕——逻辑无误。”

“不行不行,这种逻辑纯粹是污染数据库的,删掉。”

伊奘停下了步子,转过身面向龙也。

“我是小女孩吗?龙也。”

对方露出了笑容,“不是哦,所以逻辑是错误的,我再怎么和你‘例行公事’都不会影响我在三十岁拿到魔法师执业许可。”

伊奘点了点头,正色道:“明白了。”龙也遂露出了教育成功的得意神色。

“负心汉。”

“噗!”

“龙也,负心汉。”

“等下,你从哪儿检索到这个词的。”

“我把龙也的话进行了模拟测试,数据库给出了推荐度68%的回答。”

“剩下32%是对我道歉的话对吧。”

“以优先度排行,以下是‘人渣’‘去死’‘臭虫’‘屑’…”

……

“半年后发生了‘日之本’近代最大规模的暴力事件,军警协力进行了应急处置,僵持十五日后,击伤击毙半数以上参与者,被逮捕人数超3000,由此展开了针对黑帮的大规模压制清洗,‘杉组’与‘龙众’成为了众矢之的。”龙也倚在栏杆上,漫无目的的张望着如墨的苍穹帷幕,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辰,毕竟要是有一条蜿蜒的银河横亘天际,那无论如何都不会是黯淡得让人绝望的夜晚了。

“不解,龙也是同情他们吗?”

“当然不,连他们自己都不会怜悯自己的,伊弉亲,工作就是工作,他们展现的恶过于集中和泛滥了,仅此而已,现在介入是极好的时机,而且是验证理论的绝佳实践——虽说也算不上‘实践’。”

“了解。”

龙也转过身来,摩挲着指节,摆出了一本正经的神色:“那开始公布情报,打起精神来,伊弉亲,你的判断至关重要来着。”

“嗯。”女孩点了点头。

“首先,本次关联的部分是‘夜莺之死’与‘龙杉落幕’,杉组与龙众是本年代日之本势力最大的黑帮,‘夜莺’是杉组高级干部,半年前因为休养而来到远山县,并在此认识了武藤晴子。”

“情侣。”

“在武藤晴子看来是这样,因母亲早逝,父亲忙于经营事业,武藤大小姐有的是机会出门与‘夜莺’厮混,说句题外话,我讨厌这些看起来就是迷人精的男人。”

“嫉妒。”

“非也非也,一个人只要理解自己具有非凡的魅力就往往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肆意的玩弄同类,实在是再低劣不过的行径。”

“偏见。”

“到此为止。”龙也干咳了两声,继续道:“武藤大小姐的快乐生活一直会持续到明日凌晨1点14分,直接的介入因素是两个龙众的年轻小鬼,其中一个带了枪。”

“不合理。”

“当然不合理,‘夜莺’是有来头的大人物,区区两个龙众的小毛贼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他呢。”

“…”伊弉的眼中似是隔着一层雾气,显得愈发无神,半晌后缓缓开口掉。

“死掉了。”

“对啊,‘夜莺’死掉了。”龙也微微眯起眼睛,似是在仔细咀嚼此事实的残渣。

“晴子。”

“是了,心高气傲的大小姐怎么样呢?被两个素不相识的恶心男人轮流奸污到天亮,玩弄那高贵身体的每一处,像只母猪一样趴在床上,什么精〇啊,口水啊弄得满身都是,还能看见房间角落里被人打爆了脑袋的男友。”

龙也咽下了唾液,继续道:“天亮时被人补了一枪,一塌糊涂的死在出租屋里,一星期后才被发现。”

“不合理。”伊奘重复了判断。

“这一节很合理,符合人类本性,说到底用暴力支配弱者的爽快感是难以言喻的美妙,孤立无援的大小姐,心里涌出奇奇怪怪的龌龊念头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夜莺?”伊奘轻声念叨着,龙也会意的露出了苦笑。

“哦,这个啊,夜莺君之所以殒命其实和晴子大小姐有必然的关系…”龙也挠了挠下巴,“今天她想和夜莺君玩个不得了的play,于是将夜莺君手枪里的子弹全部卸了下来,然后塞到了——”

“理解不能。”

“你要是理解了的话我会比较困扰,但人偶尔做点不符逻辑的事也很正常,大体情报就是这样,回避目标仅为‘龙杉落幕’,即避免双方以此为契机全面开战,最后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伊奘愣愣的伫立在原地,双臂无力的垂下,连瞳孔都涣散了,龙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像是在评鉴一具造型精美的人偶。

“尽情模拟吧,事实,逻辑,契机,策略都是虚假的,但想要掩盖的恶确是实实在在的,所谓‘恶戏’不就是怎么一回事吗?”龙也伸出手去,似是要抚摸伊奘的脸颊,在触碰到肌肤的前一刻,少年却露出了有些凄然的浅笑。

?

?

龙也整了整衣领,制服的外套明明大了一圈,但内衬的领口却紧得快把脖子勒断了。透过窗户的灯光有些黯淡,剩下的警员不到十人,左数几位纯粹是半大孩子,右边末尾才有一位四十岁许精明干练的警员。少年将手缓缓搭在了玻璃上,身体却向后退去,像是要缩回黑暗中一般。

刺耳的振铃随即打破了寂静,接待处的警员猛一个激灵,连忙抓起了听筒。

“警察先生!警察先生!”电话那一头的女仆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家小姐,咳咳…我家小姐被……绑架了!”

“请您说清楚一点,是哪一位?”接线的警员紧紧攒住了听筒。

“晴子小姐!武藤家的晴子小姐!”

凑过来的的警员一把拽过了电话,正声道:“请冷静一下,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下午大小姐才出门的,刚刚有个孩子送来了信,信里说要老爷立即准备赎人的钱,今天之内就要。”

仅剩的警员们喧闹起来,但很快他们就会安排人去搜索行踪不明武藤晴子,那样的话,也就能验证女孩的决断是否正确了。

此刻,名为伊奘的女孩蜷缩在武藤家的软椅中,小口啜着热茶。

目标是回避“杉组”与“龙众”的决战,作为最后稻草的“夜莺”真的是这一众残局的中心吗?还是说另有其人,但回避两人的悲惨结局是具有各种意义上的合理性的,那样的话,适度拨弄一下命运,就能窥见效果了吧。

……

“是他吧?”男人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发红的双眼瞄着那独栋的公寓楼。身后的高瘦男人咳嗽两声,确认道:“应该没错,之前说他搞了一个这边的小骚蹄子,惬意着呢。”

“动手吗?那女的好像是武藤家的女儿,搞不好还能从那边捞点油水。”

“捞点油水。”高瘦的男人挤出了扭曲的笑容,攒紧了衣袋中的枪柄。

就在两人打算靠近公寓时,背后传来了喝止声,“前面的人,站在原地!远山警署执勤公干!”手电的白光刷过,两名男子愤愤的啐了一记,拔腿往下山的方向奔去。

“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就在高瘦男子侧头的一瞬间,枪响了。

原创文章,作者:零重力编辑部,如若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下午9:0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