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截稿日作品导读

跑酷截稿日作品
跑酷截稿日作品

《零重力》

“……”
“…..error…damage control system offline…”
“damage of the ship….70%…”
“upload datalink received…plan received successful…excuting…excuting…excuting…”
在数据组成的深蓝色海洋中,一个光团在无数的二进制数据的组合中缓缓成型,它不断地扭曲、变形,最终形成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人形。

《关于我不小心把靖鬼神社烧了的那点破事》

自从遇到张老夯这个老王八,我就没过上一天的安生日子。这个神秘的老东西总能从平行宇宙搞来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全方位无死角地坑我。接下来我就讲述一段他坑我的经历,在日本,那把火真不是我故意的……

《哨兵》

地面的摇晃越来越剧烈,刚刚跑过的地方,房子开始沿着地缝倾塌,被砖石砸到的人发出野兽一样的哀鸣。雨果背着一袋简易能源包,在林立的大厦间穿梭跳跃,这很危险,一旦踩错踩空就会从高空中坠落,像一袋水果一样摔烂在路面上。平时他是绝对没有机会这样冒险的,他只是个站岗的哨兵,奔跑不是他的特权。

《德普之坡》

莽撞的青年从近七十度的陡坡上一次又一次滑落,只为战胜和超越那个男人。遗落的废城在能源枯竭的死线前徘徊。传承,超越,自由的意志生生不息。为了生存,为了生活,他们被迫在城市中一次次逃亡。极限的一侧光鲜亮丽,另一侧是万丈深渊,胜利者全都是幸存者。英雄的荣誉是虚无的花,但总得有人付出成为英雄的代价。跑下去,活下去,让一切继续下去,只有活着才能称得上奇迹。

《作弊》

猎杀,在跑酷圈的术语意为战胜一座大厦,算是跑酷圈中最为刺激的一项运动,能够给人带来极致的愉悦,可是在猎杀之上,还有一种顶端,即跑酷圈几百年最终的终极。每当一次围猎完成,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

《最后的决斗》

高塔上是一场缺席的决斗,高塔下是一场无约的决斗。每个人都寻找着胜利的位置,但最后却落入了失败的陷阱。无论如何,这是属于我们的,无休无止的,最后的决斗。

《远方的奔跑者》

要是有一场无止境的跑酷比赛,哪里才算是终点呢?人类的高尚情感对于活动毫无用处,因为你只是机械:你重复地做着一样的事情,你重复地翻越着一样的障碍。总而言之,你也只能往前。

《勇敢的猫》

他们都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猫。我毛绒绒的头像随处可见,遍布世界。人们把我印在T恤上,帽子上,杯子盘子一切可以印刷的东西上,有人把我的照片设为墙纸,还有人在时代广场为我购买广告闪动播放。总而言之,我的风头很劲,无可抵挡。

《围猎》

猎杀,在跑酷圈的术语意为战胜一座大厦,算是跑酷圈中最为刺激的一项运动,能够给人带来极致的愉悦,可是在猎杀之上,还有一种顶端,即跑酷圈几百年最终的终极。每当一次围猎完成,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

《世界尽头的挽歌》

那个秋天,所有新闻都和恐怖分子和泄露的核武器有关。我才九岁,但连我也知道,往日生活的世界已经一去不回。核弹爆炸的第四天,有人的皮肤开始剥落,像墙上的苍蝇一样。很快,我们离开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

《猎杀》

跑酷用有的活力与创造力是人类宝贵的财富,或许,也是武器。
我们被那些程序、机器、机械奴役了一生,任凭它们宰割,在它们规范好的框架里玩扮演人类的游戏,没错,它们对人类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但我们怀抱着人类文明的叹息,利用技术拥有了超越了人类抑或机器本身的可能性。为了那种可能性,我们才战斗至今。那么现在,拿起你的枪……

今夜,祝你狩猎愉快!

《轻语》

他的肌肉扭曲着,似喜似悲而泪水流淌,随即骨骼关节噼啪作响,底下传来地板碎裂的震动声,人们朝反向轰作鸟兽散,他旁边的地板塌陷一块,而他成为一堆静止的机械,再也无动于衷了。

《覆巢之下》

房中的一个蜂鸣器响了起来。
赵天泽站起身走到窗边,轻声感叹:
“‘覆潮’终于来了……”
天空中,四方的积云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城市上空汇聚而来,如同陷入漩涡的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