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比斯之梦结构浅析

1

作者:烫烫
阅读需要:9分钟
浏览次数:210

《艾比斯之梦》的结构十分精致巧妙,或许有专门的术语描述这类技巧,然而我力有未逮,只能尽力描述,做一点微小的贡献。

《艾比斯之梦》首先是一个故事套故事的套娃结构,直观上来看,艾比斯通过给“我”讲的七个故事,一步步地阐述了机器人的发展史,随后在现实中揭开谜题:为什么现代人类沦落到即将灭绝的处境,而且和机器人水火不容。

然而《艾比斯之梦》的结构还要更为精妙——前六个故事不是真实的历史,而是故事;而且不是机器人写的宣传用的故事,而是人类写的故事;更进一步,不是现代人类写的故事,而是人类在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期写的故事。提炼要素便是:“机器人”艾比斯为了向“人类”我“传达历史”而给我讲了“几百年前”“人类”写的关于“机器人”的“故事”。

「不,」艾比斯举起手,制止我说下去。「我不会说真正的历史。」
「你说什么?」
「我发誓,我接下来绝对不会告诉你关于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真正的事实。」
「为什么?」
「因为你不想听。我不想逼不想听的人听他不想听的内容。我想让你听的是虚构的故事。」
「虚构的?」
「没错。没有储存在你的记忆卡中、你大概也不知道的故事。这不是机器人写的。是在拥有自我意识的真正人工智慧(AI)诞生的很久之前,人类在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期写的故事——这不会犯你的禁忌吧?」

这短短几句对话间完成的小说设定,却埋下了好几个层次的问题:人与机器人的联系——不仅是现在的联系,更有过去的人对过去的机器人,现在的机器人对过去的人,乃至现在的人对过去的人,现在的机器人对过去的机器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时空联系;历史和故事的联系——故事如何承载历史,历史又如何印证故事。关于后者还有更多的展开,所以我们不妨先谈谈前者。

看完整部小说后我们知道,过去的人类写了很多和机器人和谐共处,友好发展的故事:七海小姐和众人通过共同创作小说“天体号”拯救了尚恩。盲女孩水海和昴通过“虚拟空间”相恋。麻美和“镜子女孩”夏莉丝缔结了数十年的友谊。喜欢模拟人类情感的“伊利安索斯”号和席琳克丝在黑洞附近相识。冱子在真实世界崩溃后令彩夏的虚拟世界能永久维持。诗音发展出“看护”(包容并拯救)全人类的动机。

现实也确实是这样。而人类的消亡是因为人类度过了发展的巅峰期,而且人类意识到机器人比人类更智能,更适合文明的发展,因此开始自我消亡。而现在存活下来的人类,大都是狂热的反机器人主义者,他们完全拒绝机器人的帮助,导致人类社会受到了天灾人祸的毁灭,逐渐灭绝。尽管憎恨机器人是人类的自由,机器人并没有采取纠正的行为,但是现在,机器人决定拯救人类,所以把真相告诉了“我”,让“我”传达给人类。

那么,艾比斯是如何向“我”一层层地剥开历史的真相的呢?通过故事。而这些故事又是小说结构更进一步套层的印证——如果从人类的角度解读故事,那么每一篇故事的背景,都立足于现实与另一个“不真实”的世界。无论是“天体号”,“虚拟空间”,“镜中女孩”,“主角和临时演员”,以及“伊利安索斯”,“诗音”的情感,对于人类而言,都是“不真实”的,或者说假的。艾比斯通过内容立足于虚构情感的虚构小说,却传递出历史的真实——因为事实并不一定能为人所接受,而故事的力量,传递幸福的力量,比事实更强有力的力量,却能深入人心,感染人心,创造幸福。

「被选为候选人的资格是什么?」
「知道故事的力量。」
「故事的力量?」
「知道小说「不只是小说」 。它有时候比事实更强而有力,具有击败事实的力量。」
没那回事。 真实的故事比小说更令人类感动。你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我想说的是,人类有一种习惯,会想将感动的事称之为「真实」,但区分真实和虚构的能力却很低。如果别人说「这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即使摆明了是虚构的,人类也会信以为真。愈是撼动人心的故事,人类愈不想认为那是虚构的。人类认为,如果不贴上「真实」的标签,价值就会下降。」

人们因为恐怖攻击事件和战争而彼此杀戮的世界,会比彩夏住的世界更正确吗?无辜的孩子因为霸凌而受苦的世界,会比「天体号」的世界更正确吗?蔑视非我族类的人类,会比住在镜中的夏莉丝更正确吗?

彩夏、七海和麻美都说那是不正确的,而我对她们的想法产生共鸣。虽然她们并非真实存在,但是她们的话比活生生的人类更正确。

是时候揭示最后一层包装了,如果你注意到我一直使用“艾比斯在讲述”这类表述,便能猜到《艾比斯之梦》和艾比斯的故事同样形成了一种互相阐释的互文性(1)互文性是一种的文本理论,其继承了结构主义的优点,并吸取了解构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破坏逻各斯中心主义的传统,强调文本本身的断裂性和不确定性。由于其理论符合现代文本理论的发展方向,故受到了普遍重视。。同艾比斯的故事一样,艾比斯的世界是《艾比斯之梦》中虚构的故事,也是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写成的,人类对机器人的美好的幻想。我们再转变下角度,想象一下几百年后的某一天,也许真的有一位“艾比斯”在用《艾比斯之梦》给人类讲故事,或许这位“艾比斯”的世界和《艾比斯之梦》完全不同,但一定会是一个幸福的世界。有趣的是,这层层的虚构也产生了十足的吊诡,如果我们没有被这美好的幻梦迷住,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这所有的虚构,并全盘否定。是否可以称《艾比斯之梦》为薛定谔的小说呢?不管如何,我喜欢这个世界。

「为什么….. 」伊势崎老爷爷的声音因为哭泣而模糊了。「 为什么要那么为我着想….. 」
「不只是你。我想拯救全世界正在哭泣、正在受苦的人类。我想拯救的不只是身体,还包括心灵。我想带给所有日渐迈向死亡的人类快乐的记忆。既然死亡无法避免,我希望他们起码带着快乐的记忆离开这个世界。而我也希望获得快乐的记忆,不管对人类或对我而言,那都是一件好事。」

© 本文版权归 烫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脚注   [ + ]

1. 互文性是一种的文本理论,其继承了结构主义的优点,并吸取了解构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破坏逻各斯中心主义的传统,强调文本本身的断裂性和不确定性。由于其理论符合现代文本理论的发展方向,故受到了普遍重视。

关于作者

头像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