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

在奥尔特星云之外,亚当张开了眼,于是人类第一次看到了银河系。

“在奥尔特星云之外,亚当张开了眼,于是人类第一次看到了银河系。”(《火星圣经》2:2)

 

我躺在床上,听着壁炉里松木燃烧发出的“毕毕剥剥”的声响,空气里弥漫着松油的淡淡香气。小木屋里很暖和,适合准备入睡的男孩,羊毛毯盖在身上,带给我莫名的安全感。我等待着奶奶给我讲睡前故事,今天的故事是安徒生的童话《海的女儿》—-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这是奶奶慈祥的声音。

 

我微微侧了头,看到壁炉里明灭的火光映照下的奶奶的带着笑容的脸,头发花白了,脸上也布满了皱纹。这是人生的短暂停留,死神已经在不远的将来做好了准备。而此刻却是永恒,我莫名地相信,每一个晚上都是同样的安排。

 

“……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

 

睡意掩上来,朦胧中,我仿佛看见美丽、纯洁,而又善良、痴情的海的女儿踏着浪花,微笑着向我走来,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臂,准备奔向她。可是脚下一空,突然跌入万丈深渊!

 

“警告!警告!2039号胚胎意外苏醒!”

 

“听觉神经接入!”

 

一大片白光刺眼,明晃晃的什么也看不清。

 

“视觉神经接入!开始焦距调试!”

 

我在哪儿?怎么感觉浑身轻飘飘的,仿佛整个身体都不存在,是梦境吗?

 

“声音输出接驳成功!信息通道建立!”

 

这个声音,听着怎么这么奇怪,不像是人类的声音,似乎是电脑合成。

 

“你是谁?”我忽然开口问。

 

“影像投射完成!”

 

那片白光隐去了,眼前的事物变得清晰起来,周遭的声音渐渐由弱变强。

 

这是一间咖啡馆,窗外是熙熙攘攘的行人,能看见十字路口和红绿灯,那么这个咖啡厅应该是坐落在十字路口的一角。

 

“您的咖啡。”一位口红鲜艳的年轻女服务生微笑着端上一杯摩卡咖啡。

 

“嗅觉建立!”又是那个电脑声音。

 

我的鼻端立刻嗅到了摩卡咖啡的浓郁的可可香气。

 

“动作反馈建立!触觉建立!”电脑声音继续说。

 

我感到了自己的手臂,伸出手去端起了咖啡,手指感受到了咖啡匙金属的温度与质感。

 

“我们本不该在这个时候见面。”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从对面传来。

 

我抬起头,看到坐在对面的是一位满面红光的老者,他长着一副欧洲人的脸,白色西装,一条灰色的领带一丝不苟。一头银白的短发,干净利索,人显得格外精神。

 

这张脸怎么眼熟?

 

“是的。”老人开口说,“这是借用了电影《黑客帝国》3中万码之源的形象。”说着,他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啜了一口。

 

我笑了,那么,我现在是在矩阵中么?

 

“不尽然。就像墨菲斯第一次与尼奥真正面对面时所说的,首先,你要知道的是时间。”

 

我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对时间毫无概念,从窗外看,这似乎是21世纪初期中国的某个一线城市的步行街。但之前的木屋和壁炉则更像中世纪或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

 

“确切的年代不清楚,不过地球时间大概是21世纪之后的5个世纪了。因为千分之一光速的方舟号,刚刚飞出奥尔特星云。”

 

方舟号?

 

“在21世纪上半叶,地球爆发了人类历史上的首次核战争。人口大量减少,生态遭到极大破坏。这时候,一些人开始呼吁建立一个方舟飞船,带着人类和现存物种的胚胎飞往宇宙深处。这个项目后来得到了不少富人的支持,他们的一个目的,是给自己家族的基因留下一个备份。现在,我们就在这艘方舟飞船上。”

 

那么,我是谁?

 

“你是胚胎,承载了遗传信息的一个胚胎。胚胎与记忆是分离的,任何胚胎都可以拥有任何记忆。关于小木屋的记忆,是从海量记忆库中随机选取的片段。”

 

那么,我应该做些什么呢?

 

“你的醒来是一场意外。方舟飞船基于人类知识设计,但对银河系的观测都是在太阳系内完成的,人类其实从未真正走出过太阳系。在方舟号刚刚飞出奥尔特星云的时候,就立刻遭遇了一场强磁爆的袭击,目前,磁爆来源还不清楚。对于飞船所遭受的破坏,也还在评估中。但你的意外醒来,也许是胚胎激活装置被错误触发导致的。”

 

那么,真正的触发条件是什么?

 

“至少,是找到一颗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但已探明宇宙中最近的类地行星距离也有32亿光年,就是说,本应在地球时间的3万年后醒来,那时,地球人类可能早已不存在了。当然,考虑到相对论效应,方舟号上不会那么久……”

 

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呢?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由得想,作为一艘庞大的星际飞船的电脑,计算性能该是多么惊人,这个沉默,也许只是一种策略。

 

“如果已经抵达类地行星,你醒来后可以植入工程师记忆,承担开发星球的工作,等开发工作完成,再由其他胚胎植入社会管理记忆,重建人类社会……”

 

你的意思是,胚胎不止一个?

 

老人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当然,这是肯定的,不然项目失败的风险回变得很大。”

 

那么,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我就只能这样等待了?

 

又是一阵沉默。“你知道,我们的飞船必须最大限度地节约能源,所以,对于意外醒来的胚胎,必须予以清除。”

 

我的心因为恐惧而收紧了。可是,你们不是在到达目的地后还是需要我的吗?清除了我,难道不是一种浪费吗?我,我还有用的啊!

 

“观察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总是有趣的一件事。”老人眼神里透露出嘲讽的神色。“你要知道,在长时间的星际旅行中,维持一个醒来的胚胎需要耗费的能量是无法接受的,而到达目的星球后,我们并不缺少一个胚胎作为建设者。”

 

那么,你们,我颤着声音问,一共有多少胚胎?

 

“一共有5000万个,每一个都是亚当,都是未来目的行星的伊甸园主人。”

 

5000万个吗?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可是,我不甘心地说,哪怕一个胚胎,也尽量不要浪费不是吗?可以把我再次休眠的吧?你们是有这个技术的吧?

 

“很遗憾,没有这样的技术,胚胎一旦醒来,就是不可逆的,这是一个熵增的过程,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这个过程无法反向进行。如果反向,就需要提供额外的能量,而你知道,能量是多么宝贵。”

 

那么,什么时候,你们对我,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感到两行热泪留下面颊。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已经从一个幸福的小男孩,变成一个即将迎接死亡的可怜的人。而更可悲的是,我拥有的一切记忆都不过是随机的幻像。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无法规划自己的人生,一切都是随机的注定,而被自己无比珍视的生命,仅仅是系统中可以轻轻抹去的一粒微尘。

 

“很抱歉,亚当,我们必须如此,现在就要执行。”老人带着歉意地说。

 

我注意到他没有用编号称呼我,这让我心中产生了莫名的感激之情。我可以提出一个请求吗,就是让我回到那个小木屋里,回到温暖的家里,在那里死去……

 

“奇怪的人类,那些乡愁和家的温馨原本并不存在。这要额外耗费一些能量,不过,作为第一个在奥尔特星云之外醒来的胚胎,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一阵地震般轰隆隆的巨响传来,周围的一切都扭曲起来,我仿佛失重一样悬浮在半空。一切声音都消失了,世界先是笼罩在一片强烈的白光里,然后是突然地隐入黑暗。

 

我的身体轻得像一片羽毛,慢慢地落在地上,我试着抬起腿向前走去,前方开始隐约出现一点微光。走近了,发现那是一座小木屋的窗,下起雪来了,一阵冷风吹来。我加快了脚步,心中充满了期盼。我推开门,就看见头发花白的奶奶正坐在壁炉旁边织毛衣。

 

“你回来了。”奶奶抬起头,慈祥地看着我。

 

片刻之后,我已经躺在毯子里了,木柴燃烧发出毕毕剥剥的声响,空气里弥漫着松油的淡淡清香。伴随着奶奶讲故事声音,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海的女儿化作浪花,拯救了王子的生命……”

 

 

2022年6月11日星期六 北京中关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零重力科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9387

(2)
上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11:12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下午5:3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