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3

他醒了,在公元2008年,闻了闻周围的味道,确认是一股劣质花精提取液的味道,泥构建的土砖房处处弥漫着金属润滑液的作呕味道,他怔了一下,随即坐了起来,这并不是现实世界,在他最初的世界,位处于公元2093年。

公元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纪年方法将在3000年后由元后纪年所替代,在2090年,人类早已创造出梦行电游,是互联网在新时代的升级品,由此人们创造出了梦游机,人们可以使用梦游机,在进入深度睡眠期一分钟内,人脑的δ波发散并开始对接,并在快速眼动睡眠期完全链接人类大脑与梦行电游,人就可以通过梦游机来体验各种时期的正常生活,但梦游机无法主动关闭,要么人脑多次受创后主动断接,要么在到达自己所设置时间后自动短接,梦想公司作为梦行电游的掌控者为提供更加良好的体验,在用户进入梦游机后,会丧失对梦游机的认知,但会记得自己的部分信息与部分知识,这是基于《新律》的公民迷失法所规定。

当他初次用手打开门的时候,他被这种奇怪的感觉吸引了,这种感觉新奇,刺激,使他无法抑制的深呼吸,他虽来自2093年,但现在2093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他没有对这件事的概念,他更喜欢用梦立质数来计算年,随着梦想公司与政府的连接,大量梦想科技进入社会,人们更愿意称梦想科技公司创立日为梦立一,梦行电游创立日为梦立二,通过人脑植入的梦脑程序来以一和二进行二进制来以质数重新命名各个年份,他自己的大脑并不需要记录,其大脑中所植入的梦幻系统会主动记录所见所闻。

他像个初生的孩子,对周围的一切感到好奇,仿佛是来自石器时代的原始人,对一切都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好奇心,在这是,他在2008年的母亲回来了,虽然好像从未见过,但他对他的“母亲”有着天然的好感,他的母亲在给他利用绿色蔬菜以及谷类做出一桌子的丰盛大餐,这让他感到饥渴,当他尝了之后,随着食材触碰到口腔的第一微秒,他就已经无法控制的进食,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肌肉上的细胞,每一个细胞的原子,好像都在下达食用的命令,那位名叫“母亲”的人一边让你慢点吃,一边喃喃道“这孩子,今天怎么了”。

当他吃完了饭,他选择下楼,当他将感知集中在走时,他才感觉出,与重力牵引所不同的走,那是一种依靠自身肌肉细胞肌群与骨骼的配合才能催动的动作,每一步都让他感到踏实,到了楼下,四周除了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铁锈味,每一幕都让他无比的喜爱,美丽的花,挺拔的树,他的家附近很安静,什么都没有任何行人,但有一种静谧的美,当他回家时,在楼道底下有一位小妹妹,她盯着他,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大脑晕眩,于是他便快步向楼上走去。

回到了家,总是好些了,他躺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从刚刚的昏黄变成了深邃的黑,他也决定睡觉了,这是第一次他不利用催眠微波来睡觉,但奇特的是,他很快睡着了,在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长着尖状角质的哺乳生物,在地上吃草,他是第一次做梦,人在利用催眠微波助睡的过程中不会做梦,但他做了,他很开心,于是,他醒了。

他觉得这次的星际旅行很棒,他的朋友曾告诉他,在时空旅行时,需要返航时,只需要从高楼跳下,在过程中通过梭翼便可以实现穿梭,至于哪个朋友告诉的,他不记得了,那也不重要,他毫不犹豫,不顾“母亲”的阻拦,一跃而下。

他醒了,在医院的病房里,他的母亲趴在他身边痛哭,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偌大的医院中,没有一个医生和护士来看他,于是,在“母亲”出去后,他跳了出去。

他醒了,在公元2093年,周围大厦林立,可能是初回本纪元,他竟然连身边的很多东西都不会用,于是他打开了梦脑,一种植入大脑皮层的电子助手,同样依靠梦行电游,为他一步步操控身边的各类机械,于是一步步的,他变得熟络,很快便适应了周围的机械,为自己装上外接肢,以方便各种行为,操控这些要依靠名为梦肢的一个微芯片,在2070年,人类宣布正式攻破微技术领域,梦肢就是其中之一,一枚重约五毫克的,外形酷似小铁片的便是梦肢主体,只需将其放在大脑背后的磁吸通道便可以传入大脑,期中没有任何不适,梦肢可以计算并合理指定时间,三维空间,以及梦想科技的大部分机械,所以基本全部人类都装上了此芯片,物美价廉。

他点开了一艘光轨光锥时,他又闻到了熟悉的铁锈味,这使他不爽,于是他狠狠的关上了门,在宇宙间狂飙,当然《新律》只允许在地球的周围进行宇宙航行,要去别的星球需要官方的量子传送器,光轨光锥只是一种新时代的交通工具,外形酷似有棱角的钟乳石,又像一颗由光组成圆锥,又因依靠光轨来定准方向,故叫此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的大脑先梦脑一步做出反应后,他决定进行星际旅行,但梦脑不断的发出指令“警告,外周行星伽马辐射较重”“建议返航”“您已到达梦想公司所订最大外围,请立即返航”他没有听,他选择继续沿直线前进,确实他的大脑距离地球越远,越晕眩,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离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做出这样决定,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消散……他泯灭了,泯灭在宇宙暗物质的瀑布中……

他醒了,在一个崭新的机器上醒来,但周围一片残垣断壁,他询问他的梦脑今夕是何年,他的梦脑告诉他,“您好,现在位于梦立二的第三年”“公元纪年呢”“2093年”他出门看去周围黄沙皑皑,与他刚刚所见高楼大厦的一片科技不夜城完全不一样,他问梦脑人类怎么了,梦脑回答他“自2090年梦想公司所创梦行电游出现,于2091年,梦想公司宣布丧失主控权,使用梦行电游的人就都陷入大脑宕机”“为什么”他问了,但梦脑回了一句毫无逻辑且无法破译的话,他不明白,他问梦脑,我在公元2008年时是否做过了梦,什么是梦,“梦是别人以你的大脑为中枢所进行的思控旅行”“什么是思控旅行”“无可奉告”他陷入了崩溃,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现在在做梦吗”“无可奉告”他沉默,他望向黄沙,他启动了梦脑的自杀程序,嗡的一声后,他躯壳中的旅行者走了。

他醒了,在公元2093年。 他醒了,在公元2008年,闻了闻周围的味道,确认是一股劣质花精提取液的味道,泥构建的土砖房处处弥漫着金属润滑液的作呕味道,他怔了一下,随即坐了起来,这并不是现实世界,在他最初的世界,位处于公元2093年。
公元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纪年方法将在3000年后由元后纪年所替代,在2090年,人类早已创造出梦行电游,是互联网在新时代的升级品,由此人们创造出了梦游机,人们可以使用梦游机,在进入深度睡眠期一分钟内,人脑的δ波发散并开始对接,并在快速眼动睡眠期完全链接人类大脑与梦行电游,人就可以通过梦游机来体验各种时期的正常生活,但梦游机无法主动关闭,要么人脑多次受创后主动断接,要么在到达自己所设置时间后自动短接,梦想公司作为梦行电游的掌控者为提供更加良好的体验,在用户进入梦游机后,会丧失对梦游机的认知,但会记得自己的部分信息与部分知识,这是基于《新律》的公民迷失法所规定。
当他初次用手打开门的时候,他被这种奇怪的感觉吸引了,这种感觉新奇,刺激,使他无法抑制的深呼吸,他虽来自2093年,但现在2093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他没有对这件事的概念,他更喜欢用梦立质数来计算年,随着梦想公司与政府的连接,大量梦想科技进入社会,人们更愿意称梦想科技公司创立日为梦立一,梦行电游创立日为梦立二,通过人脑植入的梦脑程序来以一和二进行二进制来以质数重新命名各个年份,他自己的大脑并不需要记录,其大脑中所植入的梦幻系统会主动记录所见所闻。
他像个初生的孩子,对周围的一切感到好奇,仿佛是来自石器时代的原始人,对一切都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好奇心,在这是,他在2008年的母亲回来了,虽然好像从未见过,但他对他的“母亲”有着天然的好感,他的母亲在给他利用绿色蔬菜以及谷类做出一桌子的丰盛大餐,这让他感到饥渴,当他尝了之后,随着食材触碰到口腔的第一微秒,他就已经无法控制的进食,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肌肉上的细胞,每一个细胞的原子,好像都在下达食用的命令,那位名叫“母亲”的人一边让你慢点吃,一边喃喃道“这孩子,今天怎么了”。
当他吃完了饭,他选择下楼,当他将感知集中在走时,他才感觉出,与重力牵引所不同的走,那是一种依靠自身肌肉细胞肌群与骨骼的配合才能催动的动作,每一步都让他感到踏实,到了楼下,四周除了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铁锈味,每一幕都让他无比的喜爱,美丽的花,挺拔的树,他的家附近很安静,什么都没有任何行人,但有一种静谧的美,当他回家时,在楼道底下有一位小妹妹,她盯着他,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大脑晕眩,于是他便快步向楼上走去。
回到了家,总是好些了,他躺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从刚刚的昏黄变成了深邃的黑,他也决定睡觉了,这是第一次他不利用催眠微波来睡觉,但奇特的是,他很快睡着了,在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长着尖状角质的哺乳生物,在地上吃草,他是第一次做梦,人在利用催眠微波助睡的过程中不会做梦,但他做了,他很开心,于是,他醒了。
他觉得这次的星际旅行很棒,他的朋友曾告诉他,在时空旅行时,需要返航时,只需要从高楼跳下,在过程中通过梭翼便可以实现穿梭,至于哪个朋友告诉的,他不记得了,那也不重要,他毫不犹豫,不顾“母亲”的阻拦,一跃而下。
他醒了,在医院的病房里,他的母亲趴在他身边痛哭,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偌大的医院中,没有一个医生和护士来看他,于是,在“母亲”出去后,他跳了出去。
他醒了,在公元2093年,周围大厦林立,可能是初回本纪元,他竟然连身边的很多东西都不会用,于是他打开了梦脑,一种植入大脑皮层的电子助手,同样依靠梦行电游,为他一步步操控身边的各类机械,于是一步步的,他变得熟络,很快便适应了周围的机械,为自己装上外接肢,以方便各种行为,操控这些要依靠名为梦肢的一个微芯片,在2070年,人类宣布正式攻破微技术领域,梦肢就是其中之一,一枚重约五毫克的,外形酷似小铁片的便是梦肢主体,只需将其放在大脑背后的磁吸通道便可以传入大脑,期中没有任何不适,梦肢可以计算并合理指定时间,三维空间,以及梦想科技的大部分机械,所以基本全部人类都装上了此芯片,物美价廉。
他点开了一艘光轨光锥时,他又闻到了熟悉的铁锈味,这使他不爽,于是他狠狠的关上了门,在宇宙间狂飙,当然《新律》只允许在地球的周围进行宇宙航行,要去别的星球需要官方的量子传送器,光轨光锥只是一种新时代的交通工具,外形酷似有棱角的钟乳石,又像一颗由光组成圆锥,又因依靠光轨来定准方向,故叫此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的大脑先梦脑一步做出反应后,他决定进行星际旅行,但梦脑不断的发出指令“警告,外周行星伽马辐射较重”“建议返航”“您已到达梦想公司所订最大外围,请立即返航”他没有听,他选择继续沿直线前进,确实他的大脑距离地球越远,越晕眩,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离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做出这样决定,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消散……他泯灭了,泯灭在宇宙暗物质的瀑布中……
他醒了,在一个崭新的机器上醒来,但周围一片残垣断壁,他询问他的梦脑今夕是何年,他的梦脑告诉他,“您好,现在位于梦立二的第三年”“公元纪年呢”“2093年”他出门看去周围黄沙皑皑,与他刚刚所见高楼大厦的一片科技不夜城完全不一样,他问梦脑人类怎么了,梦脑回答他“自2090年梦想公司所创梦行电游出现,于2091年,梦想公司宣布丧失主控权,使用梦行电游的人就都陷入大脑宕机”“为什么”他问了,但梦脑回了一句毫无逻辑且无法破译的话,他不明白,他问梦脑,我在公元2008年时是否做过了梦,什么是梦,“梦是别人以你的大脑为中枢所进行的思控旅行”“什么是思控旅行”“无可奉告”他陷入了崩溃,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现在在做梦吗”“无可奉告”他沉默,他望向黄沙,他启动了梦脑的自杀程序,嗡的一声后,他躯壳中的旅行者走了。
他醒了,在公元2093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零重力科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9273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8:43
下一篇 2022年5月29日 上午11:0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