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后面

太空风光

小时候

 

秋风徐徐,橘红色的夕阳映红了天空。用画笔在田野里染上一层橘黄。夕阳所到之处,枯黄的玉米秆正在倒去,蚂蚱蟋蟀没有了夏日的喧嚣,躲在了秸秆废墟之中,黄土路上的行人正在晚归……一切都在凋零逝去。几个小孩脚不停歇兴奋的向着夕阳跑去,仿佛那才是回家的路。直到夕阳慢慢消逝,追逐的脚步越加飞快,直到夕阳彻底躲到山的后面,直到山后的金色光芒消逝……

 

 

 

太阳系高速交通

 

时光荏苒——

 

36岁的我,如愿以偿成为了一个物理博士工程师。

 

“你好,王博士,我是光明报记者:苏子涛,打扰您一会儿可以吗?”一位穿着深色西装工作服套装的年轻女人,脸上洋溢着青春活力,尤其是那双微笑的眼睛闪耀着动人的乖巧。

 

 

 

“哦..没关系,我这一整天基本都在闲着。有什么尽管问。”我腼腆的说道。

 

 

 

“呵呵呵,你一紧张、搞得我都紧张了,不说笑了。好,摄像开始!大家好,我是光明报的记者、你们的小涛,我身边这位就是咱们自携带自循环激光帆最初的构想者以及工程设计者——王博士。首先关于激光帆的原理,您能为我们做一些通俗简单的介绍吗?”

 

 

 

“激光帆的概念在上个世纪早已提出,激光帆是利用激光的光压进行宇宙旅行的一种想法。光是由没有静态质量但却有动量的光子构成,可以对帆表面形成反射作用力,从而推动激光帆飞船前进,起初的构想是在月球地球建立激光阵列。虽然一开始速度很小到忽略不记,但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加速度,速度将越来越大。但随着激光帆距离越远,所得到的机构能量就越小,始终速度有限——那么自携带自循环激光帆与上个世纪构想的区别在于。它是一个封闭的圆锥结构,在其圆弧形顶部为激光反射层,而四周壁为光子吸收层(利用光电效应,特制金属来做激光帆四壁吸收层,将反射过来的激光吸收,然后转变为电流存储到底部中心的能量转换区),在四周壁上安装有数百个激光发射器阵列,圆锥尖部连接着人类活动舱(活动舱呈圆环状,依靠离心力来替代重力。整个帆体结构是可以折叠成一个圆柱体结构。反射后的光子会被四周壁吸收,通过尖部的转换装置,将光子能量转换后,再次传输到各个激光发射器阵列,形成循环利用,最大限度的减少飞船固定能量的消耗。随着时间的推移,帆船速度将无限趋近于光速。”

 

 

 

苏子涛刚才专注着我的眼睛转向手中的脚本,继续问到:“接近于光速,那到达目标星球怎么减速呢?”

 

 

 

“两种减速方式:

 

1.通过关闭部分激光发射器,并调整发射器方向,来达到转弯或减速的目的

 

2.两个圆锥激光帆在地球轨道就尖部对接,启动其中一个激光帆A前进,当到达目的地后,启动相反方向的激光帆B来达到减速的目的”

 

“谢谢王博士给我们的解答,那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激光帆的初始速度非常小,那它又如何突破地球的引力呢?”

 

 

 

“关于自循环激光帆进入太空,我们有两种方案:一种是通过火箭发射零件,在空间站组装。另一种是在激光帆顶部安装氦气球升到一定高度后,启动超高激光阵列(可以在较短时间内释放巨大的激光能量,使得帆面短时间接受巨量的光子动量,从而能摆脱地球引力),然后升入外太空,向太空深处进发”

 

 

 

“非常感谢王博士。我们现在知道,激光帆已经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建立激光帆太阳系高速交通网络,让人类首次进入了真正的太阳系时代。能否为我们再次系统的讲解一下什么是太阳系高速交通网络”苏子涛冷静的说到。

 

 

 

“太阳系高速交通航线:一艘激光帆飞船通过第一次漫长飞行时间的积累,被加速到极快的速度,并不再降速停下来。高速穿过地球轨道—月球轨道并利用引力弹弓效应—谷神星—火星—天王星等系内重要殖民星球。

 

而后在每个星球轨道有一个中心空洞的圆盘结构慢速在轨运行,就是俗称的“圆客舱”。整个圆盘除了靠近中心空洞区域为推进动力结构,剩下其他区域都是客舱,中心空洞部分则是对撞缓冲结构。当高速激光帆飞船接近时,会关闭其激光阵列并折叠帆体结构,利用惯性撞击对接锁定同方向行驶的“圆客舱”的中心缓冲结构,从而带动“圆客舱”前进(乘客一定要注意,必须按照规定服用“高速药”来抵抗强大的加速度,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的)。在对接成功后,可以根据费用标准:高速舱、超高速舱,来决定是否再次展开帆体结构,开启激光阵列加速。在泊入目标星球轨道后,激光帆会通过解锁加速来脱离“圆客舱”,然后顺势去对接在轨道另一边的低速等待的“圆客舱B”。

 

以前人类从地球到火星,需要等几年的窗口期,整个来回航程又需要一两年的时间。经济成本、效率都非常不合适。只是偶尔探索才会进行这个项目。但现在地球到火星,最短需要5分钟,最长也是是半小时。”

 

“另外我多说一点。激光帆所带来的革命性改变是巨大的。它不仅改变了人类活动的范围,也可能会解决人类能源问题——利用现有火箭或者激光帆飞船( 1 .帆上自携带激光发射装置 2 .在地球或者月球建立激光发射阵列),将一份一份的“激光动力太阳电池板”(其面向太阳那边装有高存储率太阳能电池板,背向太阳那边是可反射激光的帆面材质)推向太阳(直到融化的临界点距离)然后,等太阳能电池板充满电以后,再让其调整方向自动返回到地球轨道。再让现有飞船或者激光帆飞船将多个数量的太阳能电池板运回地球表面前提:现有火箭发射“激光动力太阳电池板”的成本要足够低或者成功研发自携带激光帆飞船”

 

 

 

“好,非常感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人类的未来,您是如何想的?”

 

 

 

“未来是一个时间概念,相对于空间来说,就是太阳系以外更宽广的存在,我们从哥伦布到全球化,从全球化到太阳系化,很明显的人类天性始终应该向外走,而不是向内,往内走最终只能故步自封,我认为宇宙的答案不只是地球以及太阳系,更可能是在遥远的宇宙空间。”

 

 

 

“谢谢王博士接受我们的采访……”

 

 

 

采访结束后,我随即订了两张太阳系两日游,邀请苏子涛一同前往。想带她去欣赏一下壮丽的行星们。

 

“你见过土卫二上面的喷泉吗?有数百公里之高,一直曾听到去过的人回来后表示震撼难忘,我到现在也没去过。刚好我有两张同事送的太阳系十日游。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王博士笨拙的说道。

 

“哦…好吧,我考虑一下,再见!”苏子涛尴尬一笑,然后转身离去。

 

我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懊恼到:唉,不该这么鲁莽的,才第一次见面,都怪自己太冲动了。但随即电话声音响起。

 

“喂,请问您是?”

 

“是我呀,我已经请假,明天就能出发!”

 

“好啊阿”

 

 

 

太阳系旅游

 

第二天,我们乘坐无人大巴车去往激光帆发射场,大巴车自动播放着这次旅行的各种注意事项和简介视频。我和苏子涛挨坐在一排的椅子上,她靠着窗户,托着腮歪头望向车外一排排缓缓而过的绿树行人,微风吹动着长发,一抹清香从鼻子涌入我心底。我不自觉的打量起她那纤弱的身躯、俊俏的脸庞以及闪闪魅力的双眸,仿佛纯洁中透露着一种倔强,而倔强又衬托了纯洁。

 

“你喜欢理论物理学吗?”我微笑道。

 

“还行吧,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物理学的发展,科技让生活更美好嘛,哈哈。”苏大笑着说道。

 

“物理学的目的不是为了服务于人类这一渺小种群,它应该是有更崇高的目的,宇宙赋予了人类意识思考,得以让我们能通过物理学一窥宇宙背后的真理面纱,人类文明会至始至终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我斩钉截铁的说。

 

“我觉得你应该更关心一下自己,关心一下周围的人,生命的美好也是宇宙所赋予人类的”苏微笑着说道。

 

“是呢,你说的很对!”我大笑着说道。

 

 

 

我与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转眼我们就已经来到激光帆发射场,这个发射场在太阳系中顶多算个中等规模。车上的一行人在一个圆柱状机器人导游的带领下,进入了前方的等候厅。通过等候厅的大玻璃,可以看到一排排折叠状态的激光帆矗立在高约1000米的发射大厅里,而激光帆的高度也足有900米,看着激光帆升起,仿佛有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飞的错觉。在发射大厅一边就是100层的等候厅,每层都有巨大玻璃窗,使得人们可以看到发射时的震撼场景。在激光帆发射时,会开启大厅顶部对应的发射窗口,每一个激光帆在大厅顶部都有一个对应的圆形窗口。我们这一等候厅是第12层的16号,两个小时后才能出发。

 

“还有20分钟出发,请16号等候厅的乘客开始登车”另一个更大声音更亮的圆柱机器人广播道。人们跟随着它,乘坐电梯到一楼,然后转乘大巴车,来到激光帆底下开始进入飞船内部。等所有人都进入后,激光帆上方对应的发射窗口打开,帆船顶部的氦气球随即充满起来,激光帆飞船徐徐升起,经过大约半小时后,帆船到达了30千米的高度,氦气球不再上升,这时激光帆展开了它的帆体,并启动了巨量型激光帆阵列。一阵眩目的光芒穿透帆体,刺过乘客们的眼睛,只得开启滤光窗。

 

过了几分钟,激光帆飞船到达了太空。虽然在太阳系时代,已经出入过许多次地球了,但每次太空带给我的震撼,依然存在。当离开地球的那一刹那,总有一种被释放的感觉,像是从黑暗狭小的衣柜里钻出来、像是从闷着头密不透风的被窝里爬出来、像是摘下VR眼镜的瞬间。一种突然清醒透彻回到现实的感觉。仿佛在地球上的人类,都活在梦境里,活在沉闷里,活在只有几十平米的监狱里。转头望去,那是银河系,它就在那里,近在咫尺,可人类几千年都无法触碰。或许人类早该觉醒,早该抬起头思考问题。

 

激光帆到达地球轨道后,就直接前往与“圆客舱”进行对接,随后乘客转到“圆客舱”上面,激光帆再次回到地球。五分钟后,高速激光帆来临并对接,我们的旅行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come on准备好了吗?”我十分微笑的对她说道。

 

“那必须那当然,yeah!准备好咯”苏哈哈大笑道。

 

我们的第一站是土星,在高速激光帆到达土星轨道后,派出了子激光帆飞船去降落,以便于游客们观赏它的壮美。到达对流层的时候,抬头看见了太阳系里最壮观的光环结构,几条通天的纯白色冰环悬于半空,冰环的反光照亮了土星地表。

 

“像是给土星安装了个电灯泡,呵呵”苏调侃到。

 

“咦…再好的景色,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都变味了”我鄙夷道。

 

“好啦,开玩笑嘛,不要生气了”

 

土星的景色差不多就到这里了,不能再往下飞了,在其地表是遍布全球的液态金属氢海洋,飞船无法在那么高密度高压强的表面降落,但在土卫六上有人类度假基地。这些度假基地总是有人来往,很多人喜欢上某个星球的风景,就决定留在度假基地,一待就是好几年。那些太空采矿区域,稀有元素采集区域,都长久驻留着人类的足迹。

 

离开土星,我们来到了木星,提起木星就不能不提到它的灵魂之眼,大红斑。它是整个太阳系里最大的反气旋,尺寸庞大到足以塞下两个地球。我们的激光帆飞船绕着大红斑转圈圈,从而能全面窥探它的每一处。大红斑高出周围的云层好几千米,像是矗立在天宫里的建筑物天坛。震耳欲聋的打雷声向我们袭来,许多闪电的光芒闪耀在大红斑的底部。像是巨人壮汉的咆哮,让人敬畏。

 

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木卫二。乘客们换上了喷气式背包,在木卫二的表面飘来飘去。突然像是地震,轰隆隆的,有东西在地下窜动。而后,一阵喷发涌上了星空,巨大的喷泉从地表喷出,以每小时1600多千米的速度将冰晶粒喷向太空。

 

“浪漫吗”

 

“不浪漫呀”

 

“逗你的,真的很美!”苏歪头说道

 

“哈哈”

 

 

 

星际遭遇

旅游结束后,我对苏说:“在很久以前,人类还未激光帆技术革命以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几百人到达过太空,像我这种普通人想都不要想。但我对宇宙的向往,从小时候一直没变,小时候我一直想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我翻过山之后,能不能到达一个夕阳永垂不落的天堂。

 

所以我常常仰望星空,当我能轻易到达太空,太阳系各个角落后,我对宇宙更加的向往了。现在我想知道太阳系外用肉眼可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而现在,就有这样一个机会。政府启动了一项“激光帆深空释放计划”。这份计划就是以太阳系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前后,发射1000艘激光帆,永不停歇的加速,直到接近光速,一直散射开来。飞船会通过将子船降落在沿途的星球上采集能源,或者吸取沿途恒星能量,来补充飞船动力。每艘激光帆飞船会把遇到的各种探测数据,发送回地球联邦总部,直到距离太过遥远,这些数据回馈会跨越人类文明好几个世纪甚至上万年。我参与的那艘飞船,是垂直于银河系螺旋臂,在短暂的前期会对银河系旋臂区域的星体进行探测,后期会飞出银河系,去往深空。参与这项目的所有人都将一去不复返,将地球人类的种子撒向四面八方。你愿意与我前去吗”

 

“像蒲公英跟随风一样,我愿意随风而飞,随风而逝”

 

 

 

距离激光帆深空释放计划的这一天到来了。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激光帆,不论陆地上的海洋上的,一起发射而上到地球轨道,每一艘激光帆都像绽放的花朵,地球顿时成了一团耀眼的圆形花簇。

 

经过10年,我和苏乘坐的这艘飞船“探索号708”达到了约一半的光速,又5年,激光帆速度趋近于光速。这时距离冲出银河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不知道现在太阳系怎么样了,我越来越觉得人类文明是那么的珍贵脆弱,仿佛黑夜里的微弱烛火,随时都会因一阵小小微风而熄灭。”苏说道。

 

“你要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不就是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火种。”

 

 

 

在趋近于光速的一周后,飞船成功冲出银河系,冲向了无尽的星系空间。

 

“现在太阳系已经过去数万年了,我们就是新的文明”我对苏说道

 

“你一直想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

 

 

 

趋近光速大概一个月,飞船一直在黑暗中孤零零的行进。我躺在床上被噩梦惊醒。醒来后,看到大厅里的灯依然亮着,仿佛刚刚还是人来人往。我寻遍每个房间大厅,人们都消失不见了,焦虑充满我的脑袋,我关闭激光阵列,穿上防护服到达帆体里,空旷无人,任我声嘶力竭的喊着。回到舱体,我又穿上另一套防护服,爬到飞船外表面,还是一无所有。恐惧绝望笼罩了我,回到舱体,我翻看着航行日记。一份来自地球的信息,在屏幕上闪烁着,显示时间为飞船出发的第一天。点开后,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形干练,身着西装笔挺。戴着一幅透明框眼镜,站在发言台前讲到:“王满,这里是地球联邦总部。你偷盗飞船的行为已经损害了“激光帆深空释放计划”以及危及公共管理系统。请立即调转航向,如将激光帆飞船“探索号708”驶回地球站、火星站,或高速中继站。将会酌情处理。”

 

回忆如洪水般汹涌无情的冲向脑袋,我呆呆的盯着屏幕,一声不吭,眼睛虚虚无神。我想起来了。我的真正身份只不过是航天院的一名保洁工,我并不是什么博士。都是虚幻的,博士身份、苏,都是自己妄想而已。但只有一件事是真的,我对星空的向往,所以我才会偷盗激光帆飞船踏上自己的路,因为我想知道,那山后面到底是什么?太阳系外面到底是什么?银河系外面到底是什么?我会追根溯源,直到宇宙的终极真理摆在面前。

 

一束光透过飞船窗体,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我在操控台上查看了激光阵列并没有开启。这是一个月以来,第一束光照在飞船外表面上,像晨光照亮还在睡懒觉的飞船。

 

一会儿后,这些光变得清晰起来,这是全息影像,我在激光帆飞船里转身望去,奇怪的生物来来回回行走着,某种操控台,像是一艘飞船重叠镶嵌在我的飞船里一样,但伸手去触碰,又会透过落空。这越加让我肯定是全息影像,于是我操控激光帆侧着角度飞出一定距离。

 

在与全息影像保持一定距离后,我清楚的看到了这个怪异全息影像的全貌。这是一艘飞船,飞船整个结构包括里面的船员都时隐时现。这时,在我面前的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些全息影像汉字,

 

“你好”“你来自于哪里?”

 

“你好,我来自银河系猎户座左旋臂太阳系,你们来自哪里?”我神色坦然的说道,因为我深信宇宙深空总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并不会对这样的事感到激动。

 

“我们来自一颗孤独的恒星系,也来自于你们的银河系。在120亿年前,我们的恒星系位于银河系的边缘,因为一次意外天体事件,被甩到了星系之外,成为一个孤独的单恒星系。”

 

“我想亲自看看你们,不通过影像的方式”

 

外星人全息影像出现在我面前。

 

“影像就是我们,我们就是影像”

 

“难道……难道你们的文明是一片光影吗?”

 

“不是。我会用你们文明的科学话语来解释。

 

希格斯场,剥离飞船上的希格斯波色子(在宇宙诞生的第一秒内初期,所有粒子均以光速运动,直到希格斯场的出现,使除了光以外的粒子都被赋予了“质量”运动慢了下来,而希格斯波色粒子就是希格斯场的微观组成结构,剔除某个物体的希格斯波色粒子,可以使这个物体失去质量,从而实现:“光速运动和反重力引力”——通过撞击粒子,可以剥离希格斯波色子,在飞船出发的时候,会经过一个环形结构,这个环形结构会扫描并撞击飞船粒子,并设置有特殊微滤网装置,把希格斯波色子过滤出来,让其他的微观粒子穿过环形结构,最终就是将飞船质量剥离开来),从而让飞船脱离希格斯场。。飞船以及上面的船员,失去质量,都会变成光影,暂时的光影化 以及透明化(灵魂),物质剥除质量后,只剩下了信息(影像)留存在宇宙。等到达目的地,再让粒子实质化(依然经过环形结构,将希格斯波色子塞入飞船粒子中,让飞船恢复质量)”

 

“那你们的目的地是哪里?银河系吗?”

 

“不。我们在寻找另一个维度的文明。我们的文明由于周围一片虚空,没有任何靠近的天体,所以我们的科学方向朝着另一个与你们不同的方向发展:就是对空间以及时间的不断研究。经过长久的探索,我们知道茫茫空间并不空,时常有高维文明穿过咱们的四维时空。我们现阶段的难题,就是追寻着高维文明的足迹,并捕捉它,跟你一样,为了弄清楚宇宙的终极真理是什么。宇宙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尚且不知道。但生命文明的存在目的是什么?我们知道,是为了解开第一句话宇宙存在的目的。”

 

“你们就是什么眼中的神啊”我在心里默想到。

 

“在蚂蚁眼中,你们人类也是他们的神”半空中全息影像陡然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不应该感到惊讶,以我们目前的科技文明程度,做到这点并不难”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跟我大脑感应?”

 

“怕你无法接受,需要慢慢来。该走了,太阳系人。”

 

“不……我还有很多问题……”

 

 

 

全息光影渐渐消失,光影的点点滴滴,像雨水一样洗涤了我的心灵、我的过去。我重新振作起来,朝着光影消失的方向全功率启动激光阵列。单恒星系人,你们所追寻探索的文明,一样是太阳系人所追寻的。蚂蚁的目的不是成为人类一样的神,当越过人类之后,蚂蚁的目的又会改变,只有宇宙终极真理才会让奔走的好奇心停下脚步。

 

因为激光帆的最大速度是亚光速,只能无限趋近于光速,所以始终在靠近“单恒星系人希格斯飞船”尾部的位置,但永远都不可能追赶上。这样也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一旁观望是最好的选择。

 

我紧盯着观察屏幕,随时第一眼见证更高维的文明出现。在浩瀚漫黑无际的虚空中,两团微小光亮显得格外微弱又醒目。激光帆好似希格斯飞船的一条不会摆动的小尾巴,希格斯飞船体积远比激光帆要大上百倍。我试图与希格斯飞船上的外星文明沟通,启动意念,大声叫喊:“喂!请回复我!请求你们了!!”但都不再有回应。

 

无尽的黑暗虚空,无尽的缄默,让我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存在。好似激光帆飞船是整个宇宙的全部了。而激光帆前面的希格斯飞船似另一个宇宙,闪耀着其巨大的光芒,照亮我这座孤寂的坟墓。我必须保持镇定!!

 

终于出现了。在单恒星系人希格斯飞船的前方,突然出现一个怪异的不规则物体,看起来不像是金属岩石,也不像固体液体气体,有一点点像等离子体,但又完全不是,它在不断变换着各种形态。时而消失、时而出现在不远的别处。

 

我想这就是高维生命了吧。像神一样的超能力。完全跨越了人类的理解极限。这时,单恒星系人希格斯飞船的光芒渐渐褪去,暗了下来。我想他们应该恢复飞船的质量了,我也让激光帆减速停下来。单恒星系人的飞船飞出有上百个长条状的圆柱形物体,两边都是尖尖的头。从各个方向朝着那怪异物体出现的方位极速飞去。瞬间那物体被上百个圆柱所穿透,怪异物体一闪一闪,像是在挣扎,但最终稳定下来。这时一个全息影像出现在我面前

 

“你好,太阳系人类。这就是高维度物种,我们会经常遇到的,但要捕捉是个困难的事,很快他就会挣脱,我们现在在做观察与数据记录,把所有信息一同分享与你”

 

但不等我回复,单恒星系人飞船突然受到来自虚空中某个方向高维度物种身体另一部分带来的重重冲击,然后被狠狠的包裹捏紧。在那一刹那,一团飞船光影从高维物种紧紧包裹的身体中飞了出来,然后突然飞离消逝在太空中。高维物种的另一部分在太空中闪来闪去拔出来了那上百个长条状物体。朝我的激光帆扔了过来。此时的我只身着宇航服,千钧一发,只能马上弹出激光帆飞船。飘入了无尽的太空之中。很久很久,高维物种消失了。单恒星系人也没有再出现。

 

我被困在了宇航服里,在太空中漂浮,此时的我凭借着一颗好奇心走到了现在,追寻着真理的脚步。回头望,已经离人类文明太过遥远了,向前看只有死亡向我敞开怀抱。我像一个离家的孩子困在风雨洪水中。。。。。。。我已不再是地球摇篮的人类婴儿,我是恒星,用光照亮了黑暗。我是黑洞,用全力撕开了宇宙。我是行星,用一堆原料做出了丰盛的晚餐。我是星系,组成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脑海中熠熠生辉,我就是整个宇宙的缩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零重力科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949

(0)
上一篇 2022年4月30日 下午3:42
下一篇 2022年5月1日 上午9:3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