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记下灵感碎片有助于科幻小说创作

星垂,飞行学员,作品见于《科幻世界》杂志,不存在科幻和小科幻等网络平台,曾获冷湖科幻文学奖。

受访者:星垂
采访者:河流
采访时间:2022年4月23日

河流:为什么选用“星垂”作为笔名?

星垂:这个笔名来自我喜欢的诗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没什么特殊含义,选这个主要是因为没跟其他人的笔名重名。

星垂
星垂

河流:您最早接触科幻小说是什么时候?您对国内的科幻小说有何看法?可否给大家推荐三本您最喜欢的科幻小说?

星垂:最早看科幻是在小学,接触的也是比较古典的科幻小说,比如凡尔纳《海底两万里》《地心游记》之类的小说。

我觉得国内的科幻小说不管是在质量还是数量上都还处在一个发展的阶段,每年都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但也会读到一些让人一言难尽的文字。推荐《球状闪电》《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挽救计划》这三部小说。

河流:您在创作科幻小说以前是否有尝试过创作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是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小说创作的?从发表作品记录来看,您从2018年首次发表作品《口琴》,一般在写作时会用到哪些点子?这些点子又从何而来?有没有什么写作技巧可以推荐给大家的?

星垂:我目前没有其他类型文学的创作经验,以后可能会尝试一下,其实写科幻也只是心血来潮,读得多了自然就会想写。最早开始尝试创作是在初中,试着参与了一下光年奖,那时候还叫“蝌蚪五线谱杯“科幻征文,那次我就拿写作文的套路写了一篇,费了好大力气才凑够字数,写得稀烂;再尝试写作是大二参加第七届未来科幻大师奖,中间这些年有点长进,入围了十五强。

我写作时用到的点子基本都比较陈旧,比如人工智能、基因技术、太空旅行之类的,重新排列组合。到目前为止还没想到过什么惊世骇俗的点子,而且个人也更倾向于讲好一个故事;点子基本来源于日常阅读,我个人习惯是平时有点想法就记下来,可能只是个碎片,但是攒多了总有几个能用得上。

河流:可以谈谈您目前的创作计划吗?一般在什么时候创作小说?对新人有什么投稿建议吗?

星垂:目前的创作计划是把去年挖的坑都填上。我写作的时间比较零散,有空就写几笔。

对新人的建议是多读,多写,多打磨,多参考编辑的建议,少水群。最重要的是坚持写,坚持投,如果不是天赋异禀,写作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捷径可言的。

河流:现在疫情形势比较严峻,这是否为您的科幻创作带来了更多时间?您目前从事的工作为科幻创作有没有带来一些影响?

星垂:我目前所在的城市没什么疫情,而且我还在上学,最近一段时间学业比较繁重,所以也只能用零散的时间一点点写。

河流:您此前多次在小科幻平台投过稿,您怎样看待这样一个平台所起的作用?

星垂:我觉得小科幻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对新生力量的培养。以我个人的经历来看,这是一个对新人比较友好的平台,运营团队和读者团也都是科幻爱好者和有经验的科幻作家,从这里能得到一些很有价值的反馈和建议,对提升写作能力有很大帮助,也能给新人一些心理上的鼓励。

河流:《鲸落无声》是您第一次上刊《科幻世界》的作品,可以讲一讲这篇小说创作背后的故事吗?

星垂:这个故事的核心点子最早来自高中生物课本——基因改造之后的猪能用做人类器官移植的供体,然后我就想,如果把整个身体作为移植器官会怎样。

点子有了,但是一开始的故事构思比较蹩脚:一个有心理问题的海洋生物学家因为个人成长过程中的创伤爱上了一头孤独的鲸鱼(类似传说中那头只能发出52赫兹声音的鲸鱼),然后他把自己改造成了一头鲸鱼。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没动笔写,最后保留的只有核心点子和主角年幼时受过心理创伤这个背景。之后某一天我看了一部纪录片,叫做《怒海追击》,讲的是海洋守护者协会阻挠日本捕鲸的过程。

这个动物保护组织手段比较暴力,包括往捕鲸船上扔臭气弹,放尼龙绳缠捕鲸船螺旋桨,甚至还撞沉过捕鲸船。他们的考察船上挂的是海盗旗。不过他们也就到此为止了,再进一步就真的是犯罪和恐怖主义行径了。

当然,写小说就没有这些顾忌,如果有人或者组织有着极端的环保观点和超越时代的技术,以恐怖主义的手段进行动物保护,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然后我就想起了之前流产的小说,发现那篇里的核心设定和人物可以直接拿过来嫁接到现在的故事里。

后来查资料的时候我又读到了顾适老师的《嵌合体》,按说这种名篇我听都没听过确实不应该,但是奈何我那时的阅读量确实不过关。一开始只查到了一个模糊的简介,还担心会撞点子,读过全文之后发现重合的部分不大。不过《嵌合体》对我的创作影响很大,主要体现在人物塑造上,那种完美的“女妖”形象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甚至把主角的性别改成了女性(原来是按男性构思的)。

但是因为个人能力的欠缺,那种女妖的魅力没写出来。不过抛开这一点小小的遗憾,这篇小说最后的定稿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河流:看来您创作小说下了不少功夫,值得点赞。您的另一部作品《孤帆远影》获得了第三届冷湖科幻文学奖短篇三等奖,您是否受邀去参观了冷湖火星小镇?

星垂:主办方邀请过我,但当时我还在国外,而且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所以最后没能成行。还是很遗憾,希望以后有机会吧。

河流:2023年成都将会举办世界科幻大会,您对此感受如何?怎样看待这些活动对科幻迷带来的影响?

星垂:能在国内参与这样一场历史悠久的科幻盛会肯定是一件喜事。但是我觉得在目前的局势下这届大会应该不会那么顺利,关于是否邀请俄罗斯作家卢基扬年科的争论可能只是开始。而且雨果奖作为一项大众投票评选的奖项,某些势力应该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总之,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河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gsf.com/archives/8850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下午9:05
下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下午8:5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